这一翻转。让苏岩彻底的惊醒了。看着沐小小满脸泪痕又绝望的样子。苏岩简直心痛得无法呼吸。

    不可以。

    她是他妹妹。

    他们不可以。

    清醒來过的苏岩狠狠的钳住沐小小的双手。要将她推离自己。

    沐小小透着泪眼。看着男人瞬间变得冷漠的样子。再也支撑不住。哀伤的哭了起來。

    “苏岩。”沐小小狼狈的坐在苏岩身上。哭喊着他的名字。“不要推开我。苏岩。求你。不要推开我……”

    “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为什么要在我确定你之后。才发现上一代的恩怨。为什么。”沐小小低低的哭泣着。哀述着。

    一声声的“为什么”让苏岩想要推开她的动作停了來。

    是啊。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们。明明他们深爱着彼此。老天却要让他们走到对立面上去。

    为什么。。

    苏岩的手缓缓的放了來。沐小小猛的扑到他怀里。紧紧的抱着他。大声的哭了起來。

    她的泪水很快浸湿了他的衣服。透进他的胸口。流进了他心里。一片**。

    ……

    “小小。你真的确定吗。”医院里。戴菲菲听说沐小小打算嫁给童海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有点儿难以置信。

    “你觉得海言不好吗。”沐小小笑着反问。

    戴菲菲眉头皱起。“也不是不好。只是……你心里真的已经放苏岩了吗。”

    沐小小脸上的笑容不变。只是眸光变得黯然。“放不也得放。要不然。还能怎么办呢。”沐小小的语气带着无奈。

    昨天苏岩提出那样的要求。她抱住苏岩狠狠的大哭了一场。难得苏岩那时候也温柔了來。还轻轻的抱着她。

    那时候的苏岩。那么温柔。他的大掌落在她的后背上。那么宽厚。带着让她安心的感觉。那时候。她差点儿以为他们又回到了以前。她还是被苏岩宠着的女人。她还是被苏岩呵护疼爱的女人……

    情不自禁的。她抬头吻住了他。

    她能感觉到苏岩也很动情。温柔的回应了她。

    可是。当她的手解开他衬衫纽扣。触上他结实的胸膛时。苏岩忽然怔住了。猛的推开了她。

    那时候。他眼中露出的是厌恶的神色。

    是的。是厌恶。

    对于她的碰触。他厌恶。

    被那一抹厌恶的眼神刺激到的沐小小却忽然不管不顾的扑了上去。可是。苏岩却狠狠的将她扔到了沙发上。冷酷的说。“路摆在你面前。要么你给我补偿。嫁给童海言。要么。你妈妈给我补偿。以命赔命。”

    沐小小再次低低的哭泣起來。惶恐的哀求道:“我嫁。求你。不要伤害我妈妈。”

    可是。苏岩听到她妥协的话。面色又变得更加难看。却沒有再说什么。绝然离开……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她就知道。他和她。终究是回不到过去了。

    既然再也回不去了。那么。就嫁给童海言。拯救恒瑞吧。

    “那你对童海言是什么感觉。”戴菲菲握住了沐小小的手。脸上满是担忧的神色。

    沐小小见她这样。笑容越加的灿烂了两分。“菲菲。感情是可以培养的。而且。我觉得童海言也很好的。对我也不错。虽然他沒有说。但是。我也觉得他似乎对我也是有意思的。别人不是说了吗。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那么就和喜欢自己的人在一起。那样会比较幸福。”

    “可是。如果这样说的话。为什么不是沈师兄呢。”戴菲菲忽然提到了沈杰。

    沐小小有点儿愣。上次她发高烧住院那次之后就沒有再见过沈杰。也沒有联络过。如今听戴菲菲忽然提到她。沐小小想起。那天沈杰走的时候神情有点儿不对。想來。她终究还是伤害了他吧。

    戴菲菲见沐小小忽然发愣。第一时间更新 摇晃了一沐小小的手。重重的叹息了一声。“那天。沈师兄离开之后。君纬那王八蛋追上他。然后两人打了一架……”

    沐小小一惊。然后马上想到上次君纬看到沈杰时一脸醋意的样子。她噗嗤一声笑了出來。“怎么样。两人打得狠不狠。”

    戴菲菲见沐小小居然这样问。一脸的郁闷之色。“沈师兄要知道你居然这反应。一定会伤心的。”

    沐小小叹息一声。“我从來都只当他是师兄。是哥哥……”

    “知不知道你这句话是世界上最无情的话。”戴菲菲毫无形象的翻白眼。

    “拜托。他们打起來也是因为你好不好。那天君纬那醋啊。感冒鼻塞的人都能闻到。你敢说他找上沈师兄不是因为吃醋。”沐小小笑着打趣。

    “可是。我觉得。沈师兄那天心情真的很不好。按说。君纬找上他。他只要和君纬说清楚就好了啊。为什么还要和君纬大打一架。”戴菲菲拧着眉头分析。“我觉得那天沈师兄估计也想打一架。发泄发泄吧。两人可都沒有留手。打的鼻青脸肿得。”

    沐小小脑补着两位大帅哥鼻青脸肿的样子。忽然很沒良心的笑了笑。

    “菲菲。既然感情是可以培养的。那么。干吗不给沈师兄一个机会呢。”戴菲菲毕竟和沈杰认识的时间比较长。当然倾向于认识的人。“而且。沈师兄知根知底的。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们都知道。这么多年。他对你可是一直沒有变心。而且。他家里条件也不差。虽然比不上童家。但是。在我看來。也已经是豪门了。”

    听着戴菲菲的话。沐小小忽然觉得心中苦涩。如果按照戴菲菲的说法。其实。沈杰真的是更好的选择。可惜。这一次。她沒有选择。

    ……

    沐小小住院的事她沒有告诉童海言。但是。戴菲菲离开之后。他还是出现了。

    童海言來的时候。就看到沐小小头上缠着纱布。一脸虚弱的靠在病床上发呆。脸色很苍白。清丽的小脸显得更加的娇弱。惹人怜爱了。

    童海言不禁心中一疼。拎着水果走进來。轻轻的唤了她一声。

    沐小小这才回神。笑了笑。坐起身來。“你怎么來了。”

    “苏岩说你住院了。怎么回事啊。”昨天看到她的时候还好好的。今天就住进了医院。刚才得知消息的时候。吓得他连闯了好几个红灯。如今看到她精神还算好。心中才放松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我沒事的。谢谢你來看我。”沐小小看着童海言拎來的东西。客气的说。心中却别扭得很。本來。她和童海言是朋友。要在昨天以前。他來看她。她会觉得无所谓。可是。今天……

    童海言坐在她的病床边。仔细的看了看她包着纱布的头。一脸的心疼。“怎么伤到头了。”

    “在卫生间滑了一跤而已。沒事的。其实昨天就可以出院的。”沐小小无所谓的说。

    童海言忽然想到什么一般。认真的问:“昨天在恒瑞。不是说好等我的吗。”

    听童海言提到昨天的事。沐小小心中忽然再次痛了起來。卫生间里苏岩以命赔命的话再次在脑海里响起。

    “昨天就是在恒瑞的卫生间滑倒的。然后晕倒在里面了……”

    沐小小的话还沒有说完。童海言脸上就露出自责的神色。他一子握住沐小小的手。“对不起。小小。都怪我。我昨天看你不在。还以为你自己离开了……我该给你打个电话确认一的……”

    “不关你的事。海言。只是意外而已。”沐小小见他自责的样子。赶紧安慰道。

    可是。不管她怎么说。童海言都觉得沐小小如今这样。都是他的疏忽造成的。

    然后。童海言就开始忙前忙后的照顾起了沐小小。更成了沐小小和她妈妈两人之间的传话筒。

    如此三天。沐小小终于出了院。

    而在这三天。童海言也终于知道沐小小的确被苏建国收养的事实。

    ……

    医院门口不远处的黑色房车里。苏建国看着忙前忙后、对沐小小照顾周到的童海言。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希望阿岩能真的放就好了。”苏建国心中既无奈又心痛。这段时间。儿子被沐小小的身份折磨得整个人瘦了一大圈。也憔悴了不少。在那天知道真相之后。苏岩就什么也沒有说过。一切似乎都变成了沒有认识沐小小之前。可是。苏建国还是感觉到了儿子身上的变化。他身上的气息变得更加的冷了。

    这种冷在他高中时。那个叫唐蕊的女人离开时出现过。如今。再次出现了。而且。比之以前更甚、更惊人。

    “少爷是个做大事的人。既然知道那是错的。断不会继续错去的。”林伯叹息着说。他是看着苏岩长大的。这段时间。沐小小的事。公司的事。都让苏岩累心。如果沐小小真的能和童海言在一起。那苏岩应该是会彻底的死心的吧。

    “海言这孩子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温和有礼。在国外几年。也沒有大的改变。倒也是个好男人。小小如果真跟了他的话。也是不错的。只是……”苏建国说着眉头皱了起來。

    “老爷是担心小姐心里还喜欢少爷。所以不愿意接受童家公子的示爱。”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