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小小顺利的和童海言建立了恋爱关系。

    沐兰很高兴。童海言对女儿的好。她都看在眼里。童海言气质温和。和苏岩偶尔冷酷霸道相比。沐兰觉得还是童海言更适合女儿。而且。童海言这种温柔体贴的男人也更容易打动女儿的心。她相信。女儿有了童海言之后。应该很快就能走出情殇。

    虽然两人天天都见面。一起吃晚饭。但是。每天童海言还是会时不时的发个短信。早上的时候会提醒沐小小注意天气。增加衣服。简直就是最好的天气预报。中午也会一个短信问候一句。有时候是个笑话。晚上睡觉之前也会说点儿让人脸红心跳的情话……

    面对童海言的温柔体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沐小小的回报就是努力的让自己忘掉苏岩。

    这一天。沐小小刚走出妈妈沐兰的病房。就被人拦住了。

    抬头看去。却是一名穿着体面的中年男人。男人很有礼貌的给她道歉。然后指着不远处的高级房车告诉说。童海言的母亲要见她。

    ……

    童海言的母亲是一位标准的贵妇。看起來温婉大方。只是。看着沐小小的目光却带着几分的审视和不认同。

    而且。她身边还有一个微带笑容的女人。看起來二十出头。年轻漂亮。一身名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一副名媛千金的派头。名媛虽然带着笑。但是。看向沐小小的目光却带着敌意。

    沐小小不是傻子。太明白她们的目光所代表的含义了。因为和苏岩在一起的时候。她就看到过这样的目光。而且。她在之前也见识过她们这样的贵妇千金的嘴脸。她至今还记得在去年圣诞节在商场遇到君纬妈妈的事。

    “童太太。”不过。沐小小依然保持了该有的风度和礼貌。就算眼前的女人看起來不喜欢她。不待见她。因为她是童海言的母亲。她相信能教育出童海言那样好的男子的母亲。也一定不会太差的。

    “你就是沐小小。第一时间更新 ”童海言母亲明知故问。目光有点儿冷。

    沐小小点头。“是的。”

    对面。童海言母亲身边的名媛却已经殷勤的扶着她坐了。“伯母。这里的茶是全东余最好的。你尝尝。”

    “伯母”这个称呼让沐小小微微皱眉。想到刚才她带着敌意的眼神。沐小小瞬间脑补了如今的情况。

    看來是童海言的母亲知道她和海言的事了。然后。很明显的。童海言母亲看中的儿媳妇是眼前这位名媛千金。所以。今天带着她看中的儿媳妇找上门來了。

    沐小小有点儿想笑。又是门当户对的原因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听说你和海言在交往。”童海言母亲坐之后浅浅的喝了一口名媛递过來的茶。很满意的对名媛笑了笑。以示赞许。

    名媛得意的看了沐小小一眼。然后坐在童海言母亲身边。一副亲昵的样子。

    沐小小面色淡然。“是。我们交往一个月了。”

    “沐小姐。我们海言这个人呢。人比较心软。富有同情心。看见人家伤心呢。就想帮助人家。”童海言的母亲说到这里。停了來。看着沐小小的反应。

    沐小小脸上一直保持着得体的微笑。虽然她已经听明白了童海言母亲话中的意思。可是。她不觉得童海言对她是同情、是怜悯。“是啊。海言是个很有爱心的人。”沐小小顺着她的话接了一句。

    童海言母亲皱起了眉头。看了身边的名媛一眼。那名媛对她回以安慰的笑容。

    “沐小姐。海言在国外的时候是有女朋友的。你知道吗。”名媛一子抛出了个犀利的问題。

    沐小小倒是愣了愣。她的话什么意思。童海言脚踏两船。

    那名媛见沐小小愣住。笑了笑。接着说:“沐小姐。你们家的事我们都知道。你妈妈的事我们很遗憾。不过。海言帮得了你一次。却不能帮你一世啊。”

    沐小小看着眼前故作怜悯的名媛。笑道:“这位小姐是。”

    名媛面上的神色一僵。又很快恢复了自然。“我就是海言在国外时的女朋友。我和他在一起已经四年了。”名媛这样说的时候。巴微微抬起。一副得意的样子。

    沐小小眉头一挑。还真敢承认。不过。她并沒有动怒。反而转头看向童海言的母亲。似乎是在等她确认一般。

    童海言的母亲见沐小小并沒有激动发怒。倒是沉稳得很。心中反而对她有了一丝激赏。

    “沐小姐。我们海言将來要继承的是海云集团。他需要的是一位能帮助他的贤内助。”童海言的母亲很明确的说了出來。

    沐小小面上神情依然沒有变。淡然的问:“童太太。你是海言的母亲。肯定希望海言的婚姻生活每天都能幸福快乐。是吗。”

    童海言母亲点点头。这是每个当母亲的愿望。

    “那你觉得门当户对就能让苏岩过得幸福快乐吗。”沐小小接着问。

    童海言母亲沒有想到沐小小还会反驳她。一时倒愣住了。

    “我和海言在一起是两情相悦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沒有谁勉强谁。我们觉得在一起很快乐。很幸福。童太太为什么要扼杀这种快乐和幸福呢。”

    “你少在这儿假惺惺的。什么两情相悦。沐小姐。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也不过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而已。在大学的时候。跟了一个叫杨瑞的男人。出來工作后。看上恒瑞的苏总。死乞白赖的爬上苏岩的床。立刻就把相恋两年的男朋友给甩了。如今被苏岩厌了。甩了。转眼又看上海言了。你不就是看中了海言的钱吗。”那名媛这时候却忽然发了飙。提高声音喊道。然后从包里掏出一张支票推到沐小小面前。“五十万够不够。”

    沐小小面上顿时显出怒意來。那种侮辱的感觉在胸腔里仿佛燃了一把火。但是。她很快压制住了这种怒意。深吸一口气。心中默默的数着数。平复了一情绪。才沉声道:“这位小姐。就算我看中了海言的钱又怎么样。和你有什么关系吗。我喜欢海言。当然喜欢他的所有。包括钱。”

    沐小小这一番直白得毫无保留的话让对面的两个女人都愣住了。

    好一会儿她们才反应过來。名媛拉着童海言母亲的手。摇晃着:“伯母。你看这女人。简直无耻至极。当着你的面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來。”

    “我这个人有什么说什么。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从來都是当面讲清楚。从來不会背后说人坏话、议人是非。”沐小小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她不是那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

    “你什么意思。”名媛更怒了。差点儿沒有拍桌子。

    “字面上的意思。”沐小小却一直很淡然。“童太太。相信你更看中的是海言自己的感受。如果海言说他和我在一起不开心。不快乐。那么。我二话不说就和他分手。”

    童海言的母亲沒想到沐小小看起來温温柔柔的一个人。说起话來这么的掷地有声。她心底倒有两分喜欢这样的女子。只是。“沐小姐。我想你误会了。”

    沐小小见她语气变软。也不再凌厉。平静的看着她。等待着她接來的话。

    “海言和芸儿的确已经相恋四年了。他们是真的两情相悦。只是半年前。因为一些事。意见不合。海言就独自回了国。而芸儿继续在国外做完项目。直到最近才回国。谁知。回來的时候她找到海言。海言却说要分手……”

    沐小小听了童海言母亲的话。面上一子变得难看起來。童海言母亲的话是什么意思。说她是第三者吗。

    那三个字冲入脑海的时候。沐小小心头一痛。她深吸一口气。“好。既然你们这样说。那就把海言叫來。今天这事。大家就当面说清楚。”

    童海言母亲和那名媛对视一眼。眼中都露出犹豫的神色。沐小小却沒有看她们。已经掏出手机要给童海言打电话。

    “沐小姐。海言这会儿在上班。”童海言母亲忽然开口阻止沐小小打电话。

    沐小小看两人迟疑的神色。心中忽然明了几分。看來是海言坚决要分手。而眼前的两位都不愿意了。

    “那我们就去找他好。从这儿过去。离他班也快了。”沐小小一副要童海言來裁决的样子。

    对面的名媛却沉不住气了。她将手中的支票往沐小小面前一扔。“你别给脸不要脸。”

    沐小小眼中怒火再也压不住了。这里是公众场合。名媛这拔高的音量顿时就引來了无数好奇的目光。那些目光大多落在她身上。八卦、探究。甚至鄙夷。沐小小虽然不会太在意别人的目光。但是。她也不是那种被欺负了一声不吭的人。

    她一子站了起來。“童太太。看來今天我们是沒有必要谈去了。我和海言是一定要在一起的。你们想要用钱來买我的感情。对不起。我不卖。你们也买不起。”

    沐小小说着头昂起。挺直着脊背。脚生风。款款离开。将身后两人惊诧愤怒的目光抛在了身后。

    走到大街上。阳光洒來。沐小小仰头。给童海言打了电话。“海言。我想你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