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童太太今天见了小姐。”

    苏家二楼的书房里。苏建国正在写字。林伯进來轻声的说。

    苏建国手停顿了一。接着将字写完。放笔。拿起边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道:“是不是带着李家那丫头一起去的。”

    林伯笑了笑。“老爷料事如神。”

    苏建国摆摆手。坐了來。“海言这孩子是软了点儿。霸气不足。做事未免拖泥带水。感情上如此。商场上也如此。少了几分霸气和魄力……”苏建国一脸可惜的摇摇头。然后接着问:“小姐怎么样。”

    “小姐虽然有点儿生气。但是。倒也沒有吃亏。”林伯说起來一脸欣慰的笑。

    “那是。我苏建国的女儿哪能让别人欺负了去。”苏建国老怀安慰的说。

    林伯陪着笑了笑。一刻。却看到苏建国一脸的遗憾之色。“只可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听她叫我一声爸爸。”

    “会有那么一天的。”林伯笑着安慰。

    苏建国叹息一声。“给童家帖子。请童家夫妇吃顿便饭。”

    “老爷是要给小姐正名。”林伯马上就明白了苏建国的意图。

    苏建国笑笑。“我不能让我苏建国的女儿受委屈了。”

    “是。那我这就去安排。”林伯笑着应。转身离开。

    “对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给阿岩说一声。”

    “老爷。这恐怕不妥吧。万一少爷……”

    苏建国却摇摇手。“有些东西。注定了是逃脱不了的。唯有坦然面对。才是真正的放。”

    ……

    苏建国为沐小小筹谋的时候。沐小小正和童海言在咖啡厅。

    咖啡厅里。沐小小一边搅动着咖啡。一边看着对面的男人。

    童海言在她平静的目光变得有点儿不自在。清了清喉咙。童海言开口了。“小小。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妈会突然跑去找你。吓到你了。”

    在童海言眼中。沐小小就是那种柔柔弱弱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需要人保护的女孩子。虽然他觉得自己的母亲也算是讲理的人。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他妈妈居然会带着李芸儿去找沐小小。

    “我沒有生气。海言。真的。”沐小小微笑着说。端着咖啡细细的喝了一口。面色平静。当真沒有一点儿生气的样子。

    “你真的不生气。我妈妈带着李芸儿找你。”童海言依然很忐忑。

    “海言。我相信你不会伤害我。”沐小小认真的看着对面的男人。脸上的笑容在灯光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童海言见沐小小如此说。心中松了一口气。这种被信任的感觉让他越发的觉得选择沐小小是正确的。

    童海言抓过沐小小的手。握在掌心。“这事是我不好。是我沒有处理好。放心好了。以前的事我会处理好的。”

    沐小小点头笑了笑。心中却觉得有点儿难受。谁沒有个前任呢。她心里这时候不也是放着另一个男人吗。

    想到苏岩。沐小小心中就爱恨交织。她如今终于也尝到了这滋味。想必。当初。苏岩也是如此的难过吧。所以。他才做出那样的事來。让她也亲自去品尝一这种爱恨交织的痛苦……

    “小小……”童海言见沐小小发呆。手指在她的掌心挠了挠。

    沐小小这才回神。想要抽回手。却被童海言握得更紧了。“想什么呢。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刚才林伯打电话來。说苏老先生晚上请吃饭。叫我们过去。”

    沐小小眉头皱起。她这位名义上的养父想干什么。

    沐小小不想去。自从在签订收养手续那天见到苏岩之后。沐小小就发誓。绝不踏进苏家半步。

    “你是不是不想去。”童海言仿佛看穿她心中所想一般。笑着问道。

    沐小小点点头。“我要陪我妈妈。不想去。”

    “好。那我们就不去。”童海言笑着说完。然后低头嘀咕了一句。“反正我们也不是主角。”

    “你说什么。”沐小小沒有听清。凑近了问道。

    童海言看着忽然凑近的清丽面孔。微张的红唇泛着诱人的色泽。忽然觉得喉头一紧。情不自禁的倾身。蜻蜓点水一般在她唇上触了一。

    沐小小如遭点击。整个人愣住了。

    她如今虽然和童海言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但是。一直以來。两人之间似乎横隔着什么东西。两人除了牵手。再沒有任何更加亲密的举动。如今被偷袭成功。沐小小一时之间倒沒有了反应……

    不远处的角落里。一双深邃的眼睛看着刚才那一幕。眸光升腾起浓烈的怒火。

    桌上的一双手紧紧的握着。青筋暴露。虽然极力控制、压抑。但是。那单薄的咖啡桌却还是微微的晃动起來……

    ……

    瑞格大酒店。第一时间更新

    童海言牵着沐小小的手走进无人的电梯。笑道:“不是说不來的吗。怎么忽然改变主意了。”童海言心情颇好。

    沐小小叹息一声。“我妈逼的。”沐小小沒好气的说。

    身边的童海言看着她撅着小嘴的样子。心中一动。意识的将她一拉。轻柔的拥进怀里。

    沐小小对于童海言的亲昵意识的想要挣扎。但是。童海言的话却让她顿住了。

    “小小。还记得这里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童海言的声音很温柔。仿佛春风划过静湖。带起浅浅的一圈涟漪。

    沐小小本來僵硬的身子一子柔软了很多。

    一子想到了那个圣诞节。那个又惊又怒又伤心的圣诞节。彼时。她在这里见了她的亲生父亲……

    “那时候的你。哭得很伤心。仿佛被抛弃的小猫一般。那么柔弱无依。让人心疼……”童海言陷入了回忆。想起那时候电梯里偶遇的小姑娘。伤心的垂泪。抬头的瞬间却惊艳了他的心……

    电梯一开。陷入回忆的两人都还保持着亲密相拥的姿势。

    站在电梯前面的苏岩一子就看到了两人。眼中的怒意顿时升腾起來。目光凌厉如刀。落在拥着沐小小的那一双手臂之上。

    沐小小这时候才猛然惊醒一般。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意识的挣扎起來。

    童海言却已经先一步放开了她。只是依然牢牢的握着她的手。目光沉稳的迎上苏岩带着别样情绪的眸子。“苏岩。你也在啊。”

    苏岩沉着脸。双拳握紧又松开。三秒之后才开口道:“正准备去透透气。”

    而沐小小却直接愣住了。医院那次分开之后。她已经有段时间沒有看到苏岩了。心底首先冒出的是欢喜的情绪。可是。转瞬她就想到了那段视频和那条短信。无限的恨意很快将那份欢喜捣碎。

    她迎上苏岩的目光。声音带着点儿讥屑的味道。“他现在是我哥哥。一家人吃饭。他当然应该在啊。”

    苏岩一听。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眼中的怒火更加的浓烈了。几乎爆出了火星子。

    童海言有点儿意外的看向沐小小。沒想到她会用这样语气说话。

    “好了。我们不要站在这儿了。过去吧。”童海言赶紧出声。不知道怎么的。他不想看到沐小小和苏岩这样的相处。

    苏岩侧身让到一边。看着童海言牵着沐小小的手。从他面前走过。目光却死死的落在他们交握的手上。努力的压抑着想要扯开两人手的冲动……

    沐小小挺直着脊背。努力的无视身后那灼人的视线。

    ……

    当沐小小看到苏建国身边站着的人时。整个人愣住了。

    而童海言却伸手环住了她的肩。沐小小转头看去。迎上他带着歉意、带着鼓励、带着安慰的笑容。

    而苏建国身边的妇人脸色却变了变。有点儿疑惑的看向自己的丈夫。

    苏建国无视大家的反应。对着两人招招手。“小小。海言。快來快來。”

    童海言拥着沐小小走了过去。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苏伯父。”然后才看向苏建国身边的两人。“爸、妈。”

    沐小小身子有点儿僵硬。她不是傻瓜。当然明白如今是个什么情况。虽然苏建国此番是好意。但是沐小小却心中排斥。她当初签订收养协议的时候。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她被苏建国收养只是为了让她妈妈回來而已。其他的一切都和苏家沒有任何关系。

    如今。苏建国却充当起了父亲的角色。约见她男朋友的父母。这种做法。她实在是不赞同。

    她更不明白的还是她妈妈的想法。为什么一定要她來呢。

    “小小……”看着沐小小愣怔的样子。不知怎么的。童海言心中有点儿不安。握着她肩膀的手意识的紧了紧。

    沐小小很快回了神。看着童海言的父母。深吸一口气。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你们好。”

    苏建国见沐小小直接无视他的存在。心中有点儿难过。但是。看她沒有扭头就走。又很快恢复了镇定。

    倒是童海言的父亲。看着眼前端庄秀雅的沐小小。满意的点点头。转而看向苏建国。“建国兄啊。好福气啊。居然有一个这么漂亮可人的养女。”

    ……

    房中气氛慢慢变得热络起來。而门口站着的苏岩却感觉整个人一会儿被放在火上烤。一会儿被放在冰里冻。体内那喷薄的怒意让他简直要失去了理智。

    她真的要嫁给童海言了。真的要嫁了。

    可是。这不是他希望的吗。用她换取恒瑞渡过难关的资本。这不是他想要的补偿吗。

    可是。为什么。他会这么愤怒。

    为什么。他会这么难过。

    为什么。他会这么伤心。

    不。不可能。他怎么会难过、怎么会伤心。

    这一切。不都是他一手安排的吗。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