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刚才惊叹眼前男人的强悍霸气,但是,却也沒有想到眼前这位就是云海之王顾寒!

    片刻的愣怔之后,苏岩很快反应过來,他自嘲的笑了笑,不是早就知道那孩子是顾寒的儿子了吗,如今在这里看到顾寒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吗?想到这里,苏岩又想到刚才那清丽无双的大美人,应该就是顾寒的妻子吧?

    “你好!”苏岩很快恢复了正常的状态,伸出了自己的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顾寒见他神情磊落自然,眼中露出赞许的神色。

    男人就是这样,不用太多的语言,也许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引为好友。

    顾寒引着苏岩开了一间包厢,两个男人随意的聊了起來。

    片刻之后,敲门声响起。

    阿伟走了进來,看到苏岩善意的笑了笑,然后走到顾寒身边,倾身在他耳边说了什么。

    顾寒面上神情不变,然后挥退了阿伟。

    苏岩面上神色不动,丝毫沒有好奇的表情。

    顾寒却已经主动说了出來,“苏总这次來云海是找乔家谈合作的?”

    乔家是最近几年在云海崛起的百货连锁之王,财势雄厚,虽然不及顾寒的天成集团,但是,却也不容小觑。

    苏岩点点头,他这次來,之所以带上谢然,就是因为乔家二公子在德国留学,和谢然认识,谢然可以牵线搭桥。

    “那不知道苏总和乔家谈得怎么样了?”

    苏岩摇摇头,“昨天第一次见面而已。”谈合作不是那么容易的,交情是交情,生意是生意,商场上只认利益,哪会有什么交情可讲。

    “听说苏总之所以到云海來,是因为贵集团旗的服装制造厂遇到了火灾,对方要求巨额赔偿,导致公司流动资金周转不灵?”

    苏岩面色微微一变,恒瑞出事,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资金周转不灵这种事怎么可能曝到外面來,这个消息一旦泄露出去,那么恒瑞的股价将大跌,恒瑞的情况将雪上加霜!

    顾寒见苏岩面色微变,嘴角勾起习惯性的弧度,“苏总和乔家的约谈应该不会太容易吧?”

    苏岩心中冷哼,这世道就是这样,当你高高在上的时候大家都会來阿谀奉承,当你跌在地上时,多的是人來踩两脚。如今他主动到云海找乔家合作,乔家怎么会不拿乔,不用谈也知道对方一定会提出很苛刻的条件……

    不过,这也是他自找的,他打心底里,其实不想接受童家的帮助,他不想看到她站在童海言身边……更不想她嫁给童海言!

    这个念头蹦出脑海的时候,苏岩自己都吓了一跳,他其实,还是在乎她的,不想她为了恒瑞牺牲她的婚姻,牺牲她的一辈子……

    顾寒见苏岩这时候居然在走神,想到刚才他的丫头让阿伟传來的话,眼中染上笑意。

    “不知道苏总有沒有兴趣和流云合作?”顾寒主动抛出橄榄枝。

    苏岩怔了怔,流云?

    顾寒见苏岩还沒有反应过來,继续说道:“云海市的‘流云精品’是我夫人的。”

    苏岩这时候才猛然回神,“顾总的意思是,要和我合作?”

    “苏总这次合作的那家欧洲企业和我夫人的流云精品也算有几分交情,如果苏总愿意和我们合作的话……”

    苏岩脸上沒有喜色,他虽然不是云海人,但是,对这位云海之王的事迹知道得也不少,他可不会相信这位会大发善心的帮他。

    “你有什么条件?”

    顾寒笑了笑,忽然转了话題,“听犬子说苏总有一位温柔可爱的女朋友?”

    苏岩眉头轻轻皱起,顾寒的儿子说的应该是沐小小,不过,想到沐小小如今估计和童海言如今正浓情蜜意,他的心就猛的抽痛了一。

    顾寒见苏岩的面色忽然变得难看,心了然,“这人一辈子啊,要找到个自己喜欢的,又喜欢自己的,真的很不容易。有缘分的,也要有勇气才能走到一起。”一声感叹之后,顾寒笑着开始喝酒。

    而“勇气”两字却仿佛惊雷一般响在苏岩的脑海里。

    他一直沒有勇气去验dna,就是怕出來的结果让他连最后的念想都沒有了,虽然父亲那样说,可是,他打心底里,根本就不愿意承认沐小小是他的妹妹!不去验,就留着一个念想,一个可以自欺欺人的理由。

    半个小时后,苏岩起身告辞,顾寒也不挽留,看着他走出碧海云天。

    身后,易流年走了出來,挽住顾寒的胳膊,“怎么样?”

    “他会想清楚的,这么个天上掉馅儿饼的事,我不相信他不心动,再说,他的恒瑞如今是真的遇到难关了,他也沒有多余的选择了。”

    易流年翻翻白眼儿,在顾寒的手臂上掐了一把,“我说的是你有沒有问那沐小小的事?”她才不管苏岩的恒瑞怎么样呢?她儿子在乎的是他的小小姐姐,她当然也只关心这些男女私情。

    顾寒侧身将流年抱进怀里,舒服的叹息一声,“丫头,我今天累一天了,你是不是该给我來个全身按摸啊?”

    易流年:“……”

    ……

    苏岩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浑身无力的他进房之后有点儿无力的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脑海中还是顾寒的最后那句话,勇气,勇气,想不到他苏岩有一天也会变成胆小鬼,一个不敢面对现实的胆小鬼!

    叹息一声,苏岩走进了卫生间,“哗哗”的水声传來。

    好一会儿之后,一身舒爽的苏岩带着沐浴之后的清新进了房间,舒服的倒在床上。

    可是,一刻,他就跳了起來。

    薄薄的被子面,居然躺着一个人。

    “谢然!你怎么在这里!”当苏岩看清那人时,顿时黑了脸。

    谢然慢慢的坐了起來,拉过薄被半遮半掩的搭在自己身上,她披散着长发,从露出的肩头不难猜出薄被之肯定是身无一物的,她的目光带着一分羞怯,两分欢喜,三分忐忑,四分坚定,迎着苏岩惊诧的目光,俏脸通红,露出一丝淡淡的笑,“苏岩……”

    女人做到这个份儿上,苏岩再不懂她的心思就是傻子了。

    可是,他真的对这个女人无感啊。

    “谢然,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苏岩的声音明显带上了不悦,他以为对她,他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一次叫上她相陪也事先给她说了原因的,她怎么还对他……

    谢然一怔,心中涌起酸楚的感觉,她今晚是喝了酒才有胆子跑到苏岩的房间來,可是,这会儿她却忽然清醒了,但是,也正是因为清醒了,她越是不想放弃,反正已经做到这个份儿上了,什么脸面矜持她都不管了。

    她深吸一口气,忽然拉开了薄被,利索的从床上站了起來。

    顿时,一具雪白的女性身体就那样赤/裸/裸的呈现在苏岩眼前。

    苏岩一子愣住了,他也不是沒有见识过那些大胆的女人,但是,在他眼里,谢然是不是这种大胆的女人!

    她虽然从小在国外长大,但是,就是因为在国外,谢天良对她的教育反而更加严格,生怕谢然像那些外国人一样的开放。

    就在苏岩愣怔的瞬间,谢然已经站在了他面前,一个子抱住了他的腰,整个人贴进了他怀里。

    苏岩沐浴过后穿的是睡袍,只有中间一腰带系着,这时候被谢然这样一抱一贴,两人顿时肌肤相亲,呼吸相闻。

    苏岩意识的就要推开谢然,谢然却忽然开口道:“苏岩,不要推开我,求你!”她的声音低低的,带着哀伤和祈求之色。

    苏岩第一次听到谢然用这样的语气说话,按在她肩头要将她推开的手一子顿住了。

    而谢然却趁着这一瞬间,抱着苏岩猛地往后倒去。

    两人一子跌倒在床上,男上女的姿势,要多暧昧多暧昧。

    “苏岩,,”谢然的声音低沉、甜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我不知道我哪里做得不够好,为什么你从來不肯多看我一眼……”谢然的声音慢慢的带上鼻音。

    苏岩对女人一向是温柔的,对谢然却是唯一的例外,很大的原因就是他的父亲太认可谢然,想要拉拢他和谢然在一起。

    对父亲,他从來都是叛逆的,越是得苏建国欢心的人,他就越是看不顺眼,所以,虽然在别人看來,谢然几乎完美,他却就是喜欢不起來,加上他身边一直有沐小小在,他的眼里、心里都是那一个人,哪里还会在意别的女人。

    “苏岩……”谢然见苏岩一动不动,虽然沒有进一步的反应,但是,却也沒有起身,两人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谢然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一声娇娇的轻唤之后,她的手爬上了他的肩膀……

    那酥软的小手才触到苏岩的皮肤,他就仿佛被蛰了一般,猛的撑起身子,想要起來。

    可是,谢然却一子用力,将他再次拉了來,迎头吻了上去……

    苏岩眉头皱起,只觉得胸腔里一股怒意忽然窜起,再也沒有了怜香惜玉的心思,猛的一推,将谢然推回了床上。

    他站在床前,冷冷的看着陷入被褥之间赤/身/裸/体的谢然,扔一句话:“我不会喜欢你,以前不喜欢,现在不喜欢,以后,也不会喜欢!”说完之后再也愿多看床上的女人一眼,摔门而出!

    ………………………………………………………………………………………………………………

    今天三更了,还是沒有妹纸冒泡吗?昨天四更,沒有人理哑鱼,今天三更,还是么有人吗?哑鱼会好伤心的说……

    555555555555,满地打滚求冒泡~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