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苏岩沒有见到谢然。估摸着见面也尴尬。所以沒有多问。早餐的时候接到顾寒的电话。约他在天成集团见面。想到昨天在碧海云天顾寒说的那些话。苏岩一子來了精神。

    收拾妥当之后。走出酒店。却看到迎面而來的阿伟。他彬彬有礼。却不卑不亢。“苏先生。顾总让我來接你。”

    苏岩有点儿意外。顾寒对他是不是太客气了点儿。

    阿伟看着苏岩有点儿疑惑的样子。笑着解释道:“小少爷是顾总和易总的心头肉。上次在东余。多谢苏岩照顾我们小少爷。”

    苏岩这才明白。原來。顾寒对他这么客气。是因为他曾经照顾过人家的儿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想到昨天那个小正太。苏岩不自觉的就想到了沐小小。他还记得当初。是沐小小捡到了顾寒的儿子。然后坚决要带回去。他开始的时候还不同意。想要交给警察解决。想不到。当初的一件小事。如今却给了他这么大的回报。他的小小……

    “苏总。请。”

    ……

    天成集团。苏岩站在天成大厦面。仰头看着眼前的摩天大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跟着阿伟的脚步走了进去。

    当他走进顾寒的办公室时。他整个人愣住了。

    这真的是传闻中那个冷酷的**太子的办公室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办公室很大。但是。很明确的被区分成三块区域。中间的一块儿。灰色大气。带着沉稳的气质;另一边靠窗的地方又隔出了很明显的两块儿区域。这两块儿区域相对中间的那一块儿显得有点儿凌乱。其中一块办公桌上堆满了画纸。还有各种彩色的笔;最角落的一块儿除了一张小小的书桌。还有许多乱七八糟的玩具。

    很明显的。这一家三口经常在这里。丈夫处理公务。妻子设计图纸。儿子做作业……

    一眼看去明明很混乱很无序。可是。转瞬又觉得温馨无比。

    苏岩愣神的功夫。左边的一扇门忽然拉开。顾寒从里面走出來。看到站在门口的苏岩。笑着招呼。“苏总。请进。”

    站在苏岩身边的阿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苏岩这才回神。走了进去。

    “是不是感觉很乱。”顾寒笑着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不过。我喜欢这样。我喜欢工作累了的时候。一抬头就能看到她们母子。那是一种近在咫尺的幸福。”

    苏岩愣了愣。他沒有想到顾寒居然回先说这些。

    他心中忽然也多了一些感触。他的办公室就是那种严肃的、一本正经的设计。虽然是他的风格。但是。长久的一个人在里面做事。他也会觉得疲惫。如果他也像顾寒这样。将办公室划分出两块儿区域。一块儿是她。一块儿是他们的儿子或者女儿……

    脑海中。沐小小的身影在晃动。她正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为他将文件文类……

    顾寒看着苏岩陷入沉思。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

    好一会儿之后。苏岩才回了神。一边心中暗自恼恨自己为什么还惦记着沐小小。一边抬头看了看顾寒的神色。见他正低头整理文件。不知道怎么的。苏岩松了一口气。然后坐了來。

    很快。两个男人就昨天在酒吧里说的合作事宜开始了具体的商谈。

    顾寒给的条件很优厚。苏岩心中感动。今天的意外。实在都是沐小小带给他的……

    两人很快谈好。第一时间更新 并签了合同。

    苏岩的电话也在这时候响了起來。苏岩低头一看。是萧宠。抱歉的对顾寒笑了笑。起身走到窗前。接起了电话。

    “宠儿。怎么了。”一般情况。萧宠是不会这么早给他打电话的。这位大小姐在恒瑞上班也是经常迟到的主儿。按照正常情况。这位这时候应该还在睡觉吧。

    “苏岩。我看到童海言了。”萧宠的声音带着点儿幸灾乐祸的感觉。

    苏岩觉得后背上有点儿凉凉的。这位大小姐看到童海言和他说什么啊。意识的他就知道一定有事。

    “我看到他在买戒指。”萧宠继续说道。“知道什么戒指吗。订婚戒指。他一个月前就订了的。南非粉钻啊。粉钻……”

    苏岩脑海里轰的一声。萧宠的声音忽然变得远了。听不清了……

    他脑海中只有两个字在不断回响。戒指。戒指。戒指。

    童海言要向沐小小求婚了。

    这个想法一子冲进苏岩的脑海。让他的心顿时绞痛了起來。

    他有点儿颓然的放电话。目光茫然。

    顾寒见苏岩接了电话。脸色眼神都变了。顿时皱起了眉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好一会儿之后。苏岩才走到顾寒面前。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沒有了一般。

    顾寒看在眼里。想到阿伟调查的事。心中一叹。“苏总。合作谈好了。你如果有要紧事的话。可以先回东余。后续的事我会派人到东余和你洽谈的。”

    苏岩看向顾寒的目光依旧茫然。仿佛沒有听到顾寒的话一般。

    顾寒看了摇摇头。这男人太沒有担当了。太沒有勇气了。

    顾寒正感叹着。苏岩忽然抬头定定的看着顾寒。“顾总。今天的事。谢谢了。我有事就先告辞了。”说着风一般的离开了。

    顾寒看着仿佛忽然开窍的男人。再次笑着摇了摇头。

    ……

    苏岩用最快的速度飙回了东余。开到了沐小小家楼。他不知道她有沒有在家。但是。他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叫嚣。不能让童海言求婚。不能让童海言求婚。

    了车。苏岩很快的冲了进去。看着电梯跳动的数字。他的心前所未有的焦急。生怕去晚了。就一切都不可挽回了。

    按响门铃之后。听到里面传來沐小小的声音。苏岩的心忽然狂跳起來。他忽然有点儿后悔了。后悔自己不该來的这么突兀。他应该去买一束花的……

    而里的沐小小透过门镜看到门外站着的赫然是苏岩事。她愣了愣。手紧紧的握着门把。却沒有打开。

    她不知道苏岩怎么会忽然找她。她心里一子思绪万千……

    要在沒有知道那些事之前。她看到他站在外面。一定会很开心的。可是。如今……

    想了一会儿。沐小小还是开了门。只是。脸上的神情有点儿冷。

    门外。刚才还焦急的苏岩。在面对这沐小小那种微冷的面孔时。一子冷静了來。

    “苏总。有事。”沐小小的语气和她的神情一样冷。

    苏岩想着上次见面的时候。她还在他怀里痛哭失声。那时候的伤心欲绝如今还历历在目。如今。再次相见。她的神情冰冷的让他有点儿不适应。

    她在怪他。怪他逼她嫁给童海言吗。

    不。他后悔了。他不想她嫁给别人。

    “小小。不要嫁给海言。”苏岩深吸一口气。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沐小小愣了愣。她完全沒有想到苏岩今天一早來找她。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

    “苏总不管恒瑞了。”当初他要她嫁给童家。是为了挽救恒瑞。如今怎么他又放弃了。

    “不是。我刚和云海是的流云精品合作了。我不需要童家的资金了……”

    “可是。我已经喜欢上海言了。”沐小小忽然嘴角含笑。淡淡的说。

    苏岩整个人一子愣住了。“你说什么。”

    沐小小看着苏岩难以置信的样子。心中忽然觉得痛快。清丽的小脸上笑容灿烂。“其实。我还是要多谢苏总。如果不是你。我还沒有勇气走进海言。也不会海言是那么好的男人。”

    苏岩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身子轻轻的摇晃了一。“你喜欢上他了。”

    “是啊。海言人品好。家世好。对人又温柔。最重要的是。他对我是真心的。不会有其他乱七八糟的心思。他是真心的疼爱我……”

    “不。不是这样的。”苏岩一子情绪激动起來。一步冲了进來。将沐小小猛的抱住。

    沐小小被他的激动吓了一跳。意识的疯狂挣扎起來。

    “苏岩。你发什么疯啊。你放开我。”沐小小很生气。这个男人总是这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从來不顾别人的感受。

    “小小。小小。你听我说。我……啊。”苏岩的话还沒有说完。就痛呼一声。

    低头一看。却是沐小小狠狠的咬上了他的胳膊。

    苏岩痛呼一声。不再说话了。却也沒有放开沐小小。依然紧紧的抱着她。

    沐小小死死的咬住他的胳膊。嘴里慢慢的有血腥气在弥散。可是。她还是沒有松口。脑海中。是那段视频在不停回放……

    苏岩低头看着她小小的头颅。手臂上很痛。可是。他却感觉到了她的伤痛。还有……恨意。

    她恨他。

    如他也恨着她一样吗。

    苏岩有点儿茫然的想着。低头吻上她头顶的发。“小小。不要嫁给海言。”

    沐小小心中剧痛。眼泪一子模糊了视线。

    门外。一道高大的身影静静的站在走廊上。看着内紧紧拥抱在一起的男女。眼中露出深沉的痛意。手中火红的花束猛然跌落。一只精美的绒盒从花束中滚落出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