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周雨想要发作的时候。一个有点儿冷、有点儿惊诧的声音忽然响起。

    “海言。你怎么在这儿。”

    随着这个声音。一名打扮入时的女人出现在众人眼前。

    她分开人群。走到中间。看了看selena和周雨。脸上露出疑惑之色。“你们是谁。”

    说话的同时已经将童海言的手从selena掌中拉了出來。

    “海言。你喝醉了。”说着一脸担忧的抹了抹他的脸。

    童海言醉眼朦胧。却还是认出了眼前之人。“芸儿。”一声略带着诧异的呼唤。

    來人正是李芸儿。听见童海言如此叫她。她脸上露出欢喜的神色。“好了。我们回家吧。怎么一个人跑到这儿來喝酒。”说着扶着童海言就要离开。

    selena却在这时候站了出來。拦在了李芸儿面前。“你是谁啊。”

    周雨站在一边冷笑道:“李芸儿。海言刚才说。已经和你分手了。”

    李芸儿面色微微一边。转头看向周雨。她不相信她和童海言的事童海言会告诉别人。但是。眼前这个女人却一脸笃定的样子。

    周雨笑着走到李芸儿面前。和selena站在一起。道:“海言已经把你甩了。你还死皮赖脸的來找他干什么。”周雨说着就伸手却拉童海言。

    selena见周雨和童海言当真很熟的样子。心中涌起不快。但是。面对李芸儿。面对李芸儿对童海言的熟稔。她心中对李芸儿更加不喜欢。于是。意识的站在周雨一边。“是啊。海言哥哥说不要你了。你还巴巴的跑來干什么。你放开海言哥哥。”selena说着也伸手却拉童海言。

    “你们才放手。莫名其妙的女人……”

    一时间。三个女人都拉着童海言不松手。三女争一男的狗血戏码上演。

    童海言被三个女人拉扯着。本來就有点儿醉的他一子不耐烦的甩开三个女人。“好了。你们谁喝赢了我跟谁走。”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呆住了。

    再一看。童海言已经瘫回了沙发。整个人无力的靠着。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看着面前的三个女人。他的眼神却很悠远。仿佛根本就沒有看任何一个女人一般。但是。他那句掷地有声的话却让三个女人一子安静了來。接着。很快。周雨豪气的叫了酒。当真要和李芸儿、selena斗酒……

    酒吧里的男男女女一子就围了上來。看着眼前斗酒争男人的狗血戏码。

    三个女人。各不相让。第一时间更新 斗志昂扬……

    ……

    另一边。沐小小缩在被子里。跟本儿就不知道“江湖”酒吧里的狗血一幕。她的脑海中还混乱着。不断的想要将苏岩驱逐出脑海。可是。越是这样。却记得越清楚。白天的一幕幕不断的回放。让她几乎崩溃……

    第二天。她顶着个熊猫眼出现在镜子前。“沐小小。别想了。和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矫情什么呢。就当被狗咬了吧。”收拾好狼藉的卫生间之后。沐小小木然的了楼。可是。才出门就看到那个人站在外面。手中还拿着热乎乎的早餐。看到她來。快步的迎了上來。

    沐小小心中恨极。眼中却全是漠然的神色。看着他过來。低头绕道。根本就不打算面对他。

    苏岩虽然知道这时候沐小小肯定还在气头上。可是。他却还是忍不住。昨天他走出了沐小小的家门。却并沒有离开。他在等她出门。她妈妈还在疗养院住着。她不会一直呆在家里。最主要的是。他不放心她。

    如今看着她漠然样子。他虽然心痛。却也因为她走出家门而松了一口气。

    沐小小沒有理会苏岩。她要去疗养院。她还决定了重新找份工作。

    深吸一口气。沐小小忽略身后某人的目光。去了地铁站。

    路过报刊亭的时候。沐小小忽然停住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报纸上大特写的照片。还有“童海言”三个字让她心头一跳。她这时候才想起。昨天童海言一天都沒有动静。沒有短信、沒有电话、也沒有出现在她面前。这是两人交往之后从來沒有发生过的事。

    可是。如今在报纸上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沐小小有一瞬的愣怔。

    帅哥。有钱的帅哥。美女。吃醋的美女。谁喝赢了男人归谁。

    一个三女争一男的狗血戏码呈现在沐小小面前。

    沐小小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

    那是童海言。不是苏岩。海言一向洁身自好。怎么可能掀起那样的闹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可是。他昨天一天沒有动静、沒有消息……

    沐小小忽然觉得早上才清醒一点儿的脑子再次乱了起來。

    难道。童海言昨天真的……

    沐小小很快摇摇头。“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海言不是那样的人。他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沐小小一边摇头却一边拿起了那报纸。

    翻开报纸。沐小小看到上面的照片时愣住了。三女中有一个她认识。李芸儿。

    童海言曾经相恋了四年的前女友。那两位两位又是谁呢。

    沐小小说不出这时候心中是什么感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她心中沒有丝毫的妒忌和不舒服。只是觉得难以置信。

    这则八卦占了整整一个版面。说了昨晚的狗血事件。然后分别介绍了童海言、李芸儿还有其他两女的身世背景。

    沐小小有点儿哭笑不得。一夜之间。她的男朋友从一个温良的好男人。变成了个花心情圣。

    童海言在东余一直是低调的。虽然他是家族企业的继承人。但是。他面还有两个妹妹。如今。兄妹三人都在童家的海云集团做事。相较于两位妹妹。童海言是最后一个入住海云的。但是。他的两个妹妹是他父亲外面女人生的孩子。是私生女。虽然所有人都知道。但是。童家海云集团却早已指定了童海言为继承人。

    虽然外界一直很好奇这位童家公子。但是。童海言却从來沒有出现在众人眼前。沒想到。如今却是以这样一种方式。这样一种形象出现。

    沐小小不难想象。这时候。童海言的父亲一定很生气。要童海言自己搞定这事带來的不利影响。

    童海言首先要树立的形象应该是在商场上。而不是这种风月场合上的形象。

    沐小小放报纸。想着要不要给童海言打个电话。可是。打电话说什么呢。问他昨晚是怎么回事吗。虽然报纸上说得煞有介事。但是。以沐小小对童海言的了解。他绝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來。三个女人斗酒也有可能是其他的原因。她相信。就算谁赢了。童海言也不会真的跟谁回家的。

    心中叹息一声。沐小小马上又想到了昨天她和苏岩的事。这样一想。她更不好意思给童海言打电话了。不管昨天童海言有沒有和哪位美女回家。但是。她却真真实实的和苏岩做了。就算是背叛。也是她先背叛童海言。是她先对不起童海言。

    想到这里。沐小小只觉得越想越乱。

    ……

    沐小小对于昨天一天沒有到疗养院陪妈妈沐兰的理由是准备找工作。

    沐兰听了之后点点头。沐小小离开恒瑞之后。就沒有工作了。这好几个月了。发生了那么多事。如今事情都告一段落了。也是该找工作的时候。

    见妈妈支持她去工作。沐小小心中松了一口气。她生怕妈妈不同意。她却不知道。她妈妈沐兰并不知道苏建国送了沐小小百分之二十恒瑞股份的事。

    “小小啊。这半年多……”眼看着妈妈沐兰一脸感叹的样子。沐小小就已经先抓住了妈妈沐兰的手。轻轻的拍了拍以示安慰。

    “妈。什么都不用说。”

    沐小小才说完就看到妈妈沐兰看着房门口。脸色有点儿奇怪。

    沐小小疑惑的转头看去。正是今天的新闻人物。童海言。

    他神情有点儿复杂的站在门口。看到沐小小转头看他。勉强的露出个笑容。

    “你來了。沒有去上班吗。”沐小小微笑着站起來。仿佛根本就不知道报纸上那些八卦报道一般。

    童海言见沐小小微笑如宜。不知怎么的。心中堵堵的。很不舒服。

    “伯母。我有事找小小。”他站在门口说。明显沒有要进來的意思。

    沐小小看了看妈妈沐兰。跟着童海言离开了。

    ……

    小花园里。两人并肩而行。说有事的男人这时候却异常的沉默。而沐小小这时候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两人沉默着走了好一会儿。在一棵大树停了來。

    童海言仰头。看着眼前枝繁叶茂的大树。声音幽幽的传來。“小小。你喜欢夏天还是冬天。”

    沐小小不知道童海言要说什么。只得乖乖的说:“我喜欢秋天。”

    童海言愣了一。笑道:“马上就是秋天了。”

    沐小小轻嗯了一声。两人之间再次沉默了來。

    好一会儿之后。童海言再次开口了。“小小。你沒有话要问我吗。”

    沐小小一子愣住了。问他什么。问他昨晚在酒吧的事吗。

    可是。她又有什么资格去问呢。她比他更恶劣啊。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