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连他自己都觉得最近他的做法很幼稚。可是。如今沐小小既然问了。他当然要说出自己的初衷。

    “我知道这段时间我很幼稚。但是。我这么做也是希望你的心能真正的放在我身上。”

    沐小小一愣。转头看去。却见童海言目光深沉。往日明朗的容颜这一刻却带着几分哀伤之色。

    沐小小心头涌起愧疚之色。错开目光。不敢看他的眼睛。有点儿不自在。却不知道怎么答话。

    童海言见她如此神情。心中一痛。仰头望着眼前的大树。“小小。你现在对苏岩是不是还……”

    童海言话沒有说完。就停住了。可是。沐小小心中猛跳。刚才的愧疚之色更浓了。

    “海言。对不起。我……”沐小小不知道说什么好。童海言如此问。肯定是知道了什么。想到今天在走廊里的一幕。沐小小心中对苏岩的恨意就加深了一层。“我和他已经分手了。已经沒有任何关系了。如果我这时候非要说我对他一点儿感觉都沒有。你肯定也不相信。但是。海言。我可以告诉你。我现在对他的感觉绝对不是你想象的那种。”

    童海言还以为沐小小会沉默。却沒有想到她会这样说。她沒有否认对苏岩还有感觉。但是。她又强调那感觉不是他以为的那种。童海言心中疑惑。如果沐小小如今不喜欢苏岩。那。为什么那天他会看到两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

    转瞬他又想到沐小小和苏岩如今怎么说也是名义上的兄妹。虽然沒有血缘关系。但是。如果真的有什么的话。似乎也不太好听。而且。如果两人还喜欢彼此的话。苏岩就万不可能让沐小小成为他的妹妹。

    脑子一直转不过弯來的童海言想通了这一层之后。心中松了一口气。不再纠结沐小小对苏岩到底是怎样一种感觉。反正。看今天沐小小的态度。对他。也该是认真的。这样就好。

    想通之后。童海言为自己这一周來的荒唐行为道歉。第一时间更新 “小小。对不起。这段时间是我太钻牛角尖……”

    “不。海言。是我不好。”沐小小却争着先道歉。她心中的确愧疚。她相信童海言不是那种随便胡來的人。而她却是真真实实的和苏岩发生了关系……

    童海言笑着将沐小小拉到面前。“好了。我们不要道歉來道歉去了。进去陪伯母说会儿话。一会儿去吃饭。”

    沐小小点头。主动的伸手抱住了童海言。整个人窝进童海言怀里。低声道:“海言。我知道是我做的不够好。请给我点儿时间。我会做得更好的……”

    童海言在她低低的叙说中心中渐暖。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环住她纤细的腰肢。巴放在她的头顶。“嗯。我也做的不够好。以后我会更加努力。”

    沐小小忽然“噗次”一声笑了起來。“好了好了。刚才争着道歉。这会儿争着表决心。”抬头。在他巴上落一吻。

    童海言浑身一怔。刚才。刚才……

    他还沒有回过味儿來。沐小小已经笑嘻嘻的退出了他的怀抱。拉着他往回走。“好了。去陪我妈说话的呢。”

    童海言心中惋惜。刚才那么好的气氛。实在是应该做点儿什么的。

    不过。想到一会儿要吃晚饭。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晚饭之后再安排点儿节目。今晚应该是个愉快的夜晚吧。童海言心中无限期盼。

    ……

    看到女儿和童海言手牵手回來。沐兰脸上露出释然的表情。这段时间。她一直担心着。如今看來。两人之间就算有什么误会也是已经解除了吧。

    童海言坐之后。先就道歉。沐小小赶紧为他解释。说公司事多。太忙。所以才沒有抽出时间來疗养院。

    童海言感激的看了沐小小一眼。沐小小会以一笑。

    沐兰看着两个年轻人的互动。心中慢慢放心來。“既然海言來了。那今天妈妈就说个事。第一时间更新 ”

    看着妈妈一本正经的样子。沐小小脸上也严肃了起來。“什么事啊。妈。”

    “我的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想出院了。”

    沐小小看了看自己的妈妈。又看看童海言。道:“那。等医生做过检查之后再说。好不好。”

    童海言也点头道:“是啊。伯母。医生检查了。他说你能出院。我们就出院。好不好。”

    沐兰点点头。“海言。这次麻烦了你这么久……”

    “伯母。你太见外了。你是小小的妈妈。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好好的照顾你的。除非。你不想将你的宝贝女儿交给我。”童海言这样说的时候。紧紧的握着沐小小的手。

    沐小小脸上一片晕红之色。童海言这话。怎么听起來像是求婚啊。

    沐兰看看他。又看看女儿。眼睛不禁微微泛红。“好。好。好。有你照顾我家小小。我就放心了。”

    “妈……你说什么呢。”沐小小万沒有想到。她妈妈这时候居然也说这样的话。脸上又红了一层。

    沐兰看着女儿害羞的样子。心中顿时感概万千。“海言。你去帮我问问医生。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童海言万般不舍的放开沐小小。转身离开了。

    而沐兰却已经拉着沐小小坐了來。伸手将她耳旁的一缕发丝拢到耳后。长叹一声。感概道:“小小。海言是个好男人。你和他一起。妈妈也能放心了。至于……”

    沐兰说到这里。忽然停了來。似乎在思考着要怎么说一般。

    沐小小疑惑看着自己的妈妈。她知道妈妈将童海言支走。一定是有话和她说的。

    “至于苏岩。”沐兰皱着眉头继续说道:“你放不也要放。那孩子太霸道、太强硬。和他在一起。你会受伤的。妈不管你心中对他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是。你相信妈妈。婚姻和爱情是不一样的。有时候相爱的两个人并不一定适合结婚。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而海言。绝对是很好的结婚对象……”

    沐小小沒想到她妈妈这时候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來。

    “妈。我和苏岩沒什么的……”虽然嘴里这么说。可是。沐小小的心里却在发虚。她怕苏岩还会纠缠她。

    沐兰拍了拍她的手:“小小啊。人要学会放。才能走得更轻松。当年。你妈妈我。就是放不。最后……”

    沐兰的话虽然沒有说完。沐小小却也知道。

    当年。她妈妈沐兰。对她爸爸江大海是一片深情。一心一意的对那个男人。甚至可以说是掏心掏肝的付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可是。得到的却是怀疑、辱骂、责打……

    那几年。不管她妈妈如何解释。那个男人。就是不相信她妈妈。他认定了她不是他的女儿。认定了她妈妈背叛了他。不仅对她们暴力相向。更是经常带不同的女人回家。羞辱她妈妈。

    她还记得那时候毫无反抗之力的妈妈抱着她默默落泪……

    沐小小很快甩甩头。将脑海中那些不愉快的记忆甩掉。“妈。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的。放心好了。我会好好的和海言在一起的。”

    听着沐小小这样说。沐兰眼底露出欣慰的神色。“那就好。”

    ……

    离开疗养院之后。沐小小和童海言在街上转悠了一圈。就去了一品鲜。

    这是一家海鲜酒楼。据说老板是云海人。

    两人要了楼上的包间。不过。还沒有走上楼。就被人拦住了。

    來人是一名长相一般。身材却非常火辣的女人。一身黑色的裙子紧紧的裹在身上。胸前露出一大片雪色肌肤。脖子上挂着一条铂金项链。链坠陷在深深的沟里。看起來。异常香艳。

    “童大少。”女人几乎撞进了童海言的怀里。瞬间。沐小小就被那刺鼻的香水味儿弄得喷嚏连连。眼泪都要打出來了。

    那女人沒想到一靠近就惹來沐小小这么大的反应。顿时有点儿愣。

    而童海言却已经趁机后退一步。然后侧身站到沐小小身后。将她整个人的环在怀里。既阻挡了那个女人的投怀送抱。也同时护住了沐小小。

    一张纸巾很快递到面前。童海言的声音略带担忧之色。“怎么样。难受吗。”说着将沐小小按在自己怀里。免她再受那女人香水的荼毒。

    那女人这时已经恢复了正常。笑眯眯的说:“一天沒见。童大少身边又换人了啊。”

    童海言脸上顿时露出尴尬之色。赶紧低头看怀里的人儿。

    沐小小并不抬头。只是埋首在他怀里。低低的说:“自己惹的烂桃花。自己解决。”说着居然心安理得的靠在童海言怀里。脸都懒得露出來。

    软玉温香在怀。童海言心中欢喜。但是。看到面前的女人时。童海言脸色沉了來。“这位小姐。请让让。”语气冷冷的。眼神带着警告的以为。那样子。明显连话都不想和那女人说。

    那女人也是个识趣的。并不说什么。笑笑侧身。当真让开了道。童海言搂着沐小小擦身而过。谁知。那女人忽然又说了一句:“对了。听说今天午。李芸儿和周雨在格调会所又大打出手了呢。打得很激烈哟。如今两个女人都进了医院呢。不知道童大少会不会去探望佳人呢。”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