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在包厢坐后都沒有说话。气氛有点儿尴尬。就为着刚才那女人最后的那句话。

    李芸儿和周雨大打出手。很可能就是因为童海言。李芸儿是童海言的前女友。两人有四年多的感情。童氏夫妇在不知道她是苏建国养女的时候。中意的儿媳妇也是李芸儿。如今。她住院了。因为两家的关系。童海言都可能去看她。

    沐小小不是小气的人。但是。这种事。她觉得是童海言的事。她似乎不方便说什么。或者提什么意见。

    而童海言帮她殷勤剥虾的同时总用那种询问的目光看她。似乎想要听她的意见。

    最后见她不提那事。童海言心中有点儿小郁闷。不知道沐小小心中是介意还是不介意。

    两人心中都有心事。一时沒注意。一碟醋被弄翻。倒在沐小小的裙子上。深色的污渍很快晕染开。脏了一大片。

    “我去洗手间洗洗。”还好是在群摆上。洗洗也很方便。

    童海言想要陪着去。却被沐小小按住了。“好了。你先给我剥着。我一会儿就回來。”

    童海言也沒有勉强。看着沐小小很快离开。

    她问了路。很快进了卫生间。却沒有看到身后走廊尽头。一个男人看到她的背影后愣怔的表情。

    卫生间沒有人。沐小小撩起群摆。在洗手台上认真的洗了起來。醋刚撒在群摆上。被水打湿之后。很快晕染的范围扩大了很多。

    沐小小接了点儿洗手液。搓洗了起來。

    忽然。她从镜子里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苏岩。”她惊得手一抖。水淋淋的群摆一子落。紧紧的贴在大腿上。

    身后。苏岩眉目深沉的望着她。慢慢的。目光移。锁在她的大腿上。

    看着他的目光。沐小小心头一跳。想到上午在疗养院他的霸道和强制。厉声道:“苏岩。这里是女洗手间。你进來干什么。”

    沐小小的声音不算低。可是。苏岩却丝毫不在意。依然淡定的站在那儿。反问道:“你和童海言在一起。”

    “我和谁在一起和你沒关系。现在。你滚出去。”现在。她对这个男人。是又恨又怕。

    “怎么沒有关系。”苏岩却露出一个邪肆的笑。缓缓逼近。“苏小小。你可是我妹妹。我关心自己的妹妹。有什么不对吗。”

    沐小小沿着洗手台慢慢后退。这个男人给她太大的压力了。很快。她被逼到了最里面的角落里。

    “苏岩。少拿什么兄妹來说事。我和你沒有半毛钱的关系。”沐小小不知道为什么苏岩提到这个。心中满是警惕。

    “怎么沒有关系。你的证件上现在都是姓苏的。”苏岩猛的站在了沐小小面前。伸出双手。将她锁在洗手台和胸膛之间。

    沐小小伸手推他。厉声道:“苏岩。你再这样。我大叫了。”

    “叫啊。叫你的海言來救你啊。让他看看你现在的模样。”苏岩才说完一手猛的揭开她**的群摆。覆在她的大腿上。

    沐小小顿时尖叫起來。可是。一刻。苏岩已经低头封住了她的唇。

    所有的声音被吞沒。只剩她挣扎捶打的声音。

    可是。男人不动如山。

    两人的情况又和早上一样了。第一时间更新 沐小小心中又恨又恼。挣扎得越加厉害起來。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能被苏岩欺负了去。童海言还在等她。

    可是。她的挣扎换來的是男人更加狠决的对待。他掐着她的腰。将她抱坐在洗手台上。一手环着她的腰。一手按住她的后脑。将她牢牢的控制在怀里。用力的吻了來。

    “啊。”忽然。一声惊呼从门口传來。苏岩转头看去。门口站着一名身材丰满的中年妇女。一脸惊诧的看着眼前激情香艳的一幕。

    苏岩目光冷厉。狠狠的瞪着那中年妇女。那女人本想发作。但是。在苏岩那骇人的目光。不禁腿肚子哆嗦了一。猛地转身离开了。

    沐小小眼中的期盼之色消散。对眼前男人的怕又加了一层。

    闲杂人等离开之后。苏岩再次低头吻住了她。

    他的吻。热烈而激狂。仿佛想这样将两人都燃烧掉一般。环在腰间的大掌开始辗转游弋。带着无比的热力熨烫着她的肌肤。

    沐小小被夺了呼吸。被紧紧的禁锢在男人的怀里。挣扎得力道越來越小。最后。双手缓缓的垂了去。

    她。放弃了。

    她的反抗对苏岩來说。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这种无力感让沐小小绝望。心中浓浓的悲哀散发出來。眼神变得空洞。第一时间更新

    她的反应终于让苏岩停了來。看着怀里眼中毫无神采的女人。心底一惊。“小小……”他依旧抱着她。扶在脑后的手移到她脸上。轻轻的抚摸起來。

    沐小小仿佛沒有听到他的呼唤一般。双目低垂着。红肿的唇微微勾起。一个凉薄的笑呈现在苏岩面前。

    “又想强/暴我。”她的声音低低。带着几分自暴自弃的颓废感觉。

    苏岩见她这般神情。说出这样的话。心中顿时揪痛起來。上次的情不自禁。终究是伤害到她了……

    “小小。你听我说……”

    苏岩话还沒有说完。就见沐小小挣扎着去拉裙子的拉链……

    苏岩按住了她的手。“小小。你别这样。我不想伤害你。”

    “不做是吗。”被按住了手的沐小小再次笑了起來。然后抬头看向苏岩。“不做就滚。”

    她的声音很轻、很柔。但是。眼底浓烈的恨意却仿佛一把最厉的刀。狠狠的刺向他。

    苏岩被她带着恨意的眼神看的后退一步。“小小。我无意伤害你的……我上次说的话都是真的。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重新开始。”沐小小仿佛听到天间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再次凉薄的笑了笑。“你不是恨着我吗。恨着我妈妈吗。现在又來缠着我。不怕你妈妈说你不孝吗。”

    苏岩的面色再次难看了起來。无数个夜晚。他都在仇恨和爱情之间煎熬。如今被沐小小这样问出來。他心底的痛再次翻涌出來。

    沐小小缓缓的从洗手台上來。整理好衣裙。抬头。望着脸色有点儿发白的苏岩。眼中的恨意丝毫不加掩饰。“苏岩。你醒醒吧。我和你已经。结-束-了。”

    沐小小说完推开苏岩。离开。

    才拉开洗手间的门。就看到童海言站在门口。一脸深沉的样子。

    沐小小神情一愣。眼底有一丝慌乱之色。“你怎么來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看你好久沒有出來。过來看看。”童海言柔声说。目光却已经落在了沐小小的唇上。她的唇。微微红肿。娇艳如花瓣……童海言不是傻子。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沐小小也察觉到了童海言的目光所在。心一沉。却沒有解释。而是快步离开了。

    童海言站在原地。看着沐小小离开的背影。又看了看卫生间紧闭的门。好一会儿之后。才离开。

    沐小小的心已经沉到了深渊。再次回到包厢。面对满桌的海鲜美食。她沒有了丝毫的食欲。

    本來今天和童海言说开之后。决定要好好的在一起。可是。有苏岩那个男人。她这辈子想要过安省日子恐怕是不可能的了。

    两人再次回到包厢。却都沒有了食欲。

    “海言。我们……分手吧。”好一会儿之后。沐小小终于说了出來。她不能在和苏岩纠缠不清的时候还招惹童海言。

    童海言沒想到沐小小居然忽然说分手。但是。抬头看着沐小小红肿的唇瓣。他苦笑一声。终究。她心里还是只有苏岩。

    “好吧。分手。”

    ……

    沐小小的精神很不好。夜里总是恶梦连连。无数次惊醒之后。她忽然接到了戴菲菲的电话。

    电话里。戴菲菲的声音很低落。而且。明显口齿不清。仿佛是喝醉了的样子。

    沐小小心中一惊。一看时间。凌晨三点。

    这时间。戴菲菲怎么会在喝酒。

    沐小小赶紧爬了起來。一边哄着他。一边换衣服。

    到了出租车上。沐小小才大概知道了戴菲菲的情况。

    那女人。心情不好。自己一个人喝闷酒。半夜醒來又接着喝。越喝心情越差。这才给她打了电话。

    当沐小小赶到戴菲菲家的时候。按了半天门铃。她才來开门。却是醉眼朦胧。站都站不稳了。

    沐小小赶紧扶住她。“菲菲。你怎么喝成这样。”戴菲菲一个人住。如今。子里一片狼藉。沐小小连脚的地方都找不到。

    倒是戴菲菲好不在意。摇摇晃晃的踩着一地的东西。走到沙发上。倒去。到处都是喝得空空的易拉罐。沐小小微微皱眉。

    “你和君纬怎么回事。”沐小小一边说。一边放包包。然后开始收拾。

    戴菲菲却忽然拉住了她。“别收了。陪我一起喝。”

    沐小小看着戴菲菲满脸通红的样子。无奈摇头。看着一地的啤酒罐子。沐小小心中忽然也生出几丝愁绪。“好。我陪你。”

    戴菲菲将一罐啤酒塞到沐小小手中。然后自己拿了一罐。用力的一碰。“让全天的花心男人都不举。”

    沐小小:“……”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