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岩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吃了闭门羹的苏岩气不顺了。于是。几个电话出去。东余市各个地方都开始疯狂的寻找那名泼墨小混混。这也是苏岩一直沒有报警。也不许其他人报警的原因。这事。他要自己解决。

    也就这么巧。那小混混泼墨之后在一家酒吧里装大款。一时说漏了嘴。恰好就被当时在酒吧里玩儿的萧宠给听到了。

    萧宠大小姐还不知道沐小小被泼墨的事儿。于是很有兴趣的让人多问了几句。当听到那小混混说他泼的对象是沐小小时。萧宠笑了。

    边上。萧宠的朋友看着她笑得那么幸灾乐祸。顿时有点儿头皮发麻。“萧爷。你笑得好渗人。”

    萧宠瞪了朋友一眼。第一时间更新 笑着说:“今晚有乐子了。”

    萧宠的朋友都是些二世祖。富二代、官二代的集合。平日里叫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无聊啊。生活忒tm无聊了。”

    这会儿听萧宠说有乐子了。登时來了精神。几个男男女女的就围了过去。

    萧宠指着隔壁的隔壁那名小混混。说:“把那小子给我提到后面去。”

    “萧爷。你看上那小子了。”众人笑嘻嘻的问。

    “萧爷你不能这样啊。火风从法国回來会一头撞死的。”一个头发竖着的小白脸笑着打趣。

    萧宠不客气的在小白脸的屁股上蹬了一脚。“快去吧。那小子是苏岩要的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萧宠太了解苏岩了。那家伙前段时间和沐小小闹矛盾。据说还分手了。可是。她却是知道。沐小小依旧是他心尖儿上的人。如今沐小小被人欺负。 护短的苏岩不杀人才怪。

    萧宠想着。要向苏岩要个什么谢礼好呢。

    其他人却惊了。那小白脸更是语出惊人。“最近苏总又开始游戏花丛了。原來这会儿已经修炼到男女通吃了。”

    “你小子找死是不是。”萧宠再次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小白脸想到苏岩的那些传闻。这是真的白了脸。赶紧拉着两个身型相对魁梧的兄弟去拿那小混混。

    ……

    包厢里。小混混有点儿不知所措的站在中间。看着周围的男男女女。他也是个有眼力劲儿的。很快认出其中一位是市公安局局长的公子刘权。

    “刘少。你们……”小混混很快走到刘权面前。一脸忐忑的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刘权却看向萧宠。那小混混一看他的目光。赶紧转头看去。却见单人沙发上坐着一名漂亮女人。这会儿。那女人正是笑非笑的看着他。那神情。让人感觉瘆得慌。

    小混混不禁有点儿心慌。实在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些二世祖。

    “叫什么名字。”萧宠发话了。

    小混混赶紧毕恭毕敬的转过去。“我叫萧远。”

    萧宠一听。笑了。“居然也姓萧。哎呀。这么说我还真不好意思重手了。”

    小白脸顿时笑着说:“那怎么办啊。”

    “这样吧。不要闹出人命。随便怎么玩儿。”萧宠了不重手的命令。

    那小混混一听萧宠这话。顿时知道不好。转身就想要跑。却早已有人守在门口。

    一脚狠狠的踢在他的肚子上。小混混被踢的跪趴在地上。哎哟连天的叫了起來。

    这时。萧宠身边一位热裤女孩儿忽然开口道:“不要弄得太血腥啊。免得晚上做恶梦。”

    萧宠忽然想到了什么。忽然说:“对了。先不要伤他。第一时间更新 苏岩应该还有话要问他。一会儿弄得神志不清就不好了。”

    刘权走过去笑着说:“好吧。我们玩儿不伤人的游戏。”

    可是。小混混看着他那不怀好意的笑容。心中直叫完了。恨不得这时候就昏过去。

    ……

    苏岩离开沐小小家之后。去了顾寒在东余市新开的拳击俱乐部。他需要发泄发泄。

    大汗淋漓的和陪练打了半个多小时之后。顾寒來了。两人才坐來。他却接到了萧宠的电话。

    “苏岩。今晚送你个大礼。”萧宠在电话那头邀功。

    苏岩心情不好。不想和她扯皮。“说吧。什么事儿。”

    “听说今晚你在找人。第一时间更新 ”萧宠直接说重点。苏岩心情不好的时候废话少说比较好。

    “人在你那儿。”苏岩很意外。沒想到找到人的居然是萧宠。

    “嗯。在回归。你过來吧。”

    人找到了。苏岩就不着急了。

    顾寒问是什么事。苏岩也沒有隐瞒。将事情说了一遍。顾寒笑着说。“那借你个人。你带上。粗活儿随便指使。”

    顾寒口中的粗活当然是指需要动手的事。

    苏岩也不推迟。他需要和顾寒建立更紧密的联系。当然。他也知道。顾寒之所以大方的借他个人。很有可能是听说被泼的对象是沐小小。

    十分钟之后。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苏岩收拾妥。开车赶往回归俱乐部。

    门口。早已就有人在等着他。看到他來。赶紧迎了上來。“苏总。萧小姐在后面的包厢里。”苏岩点头。那人赶紧前面带路。

    苏岩推开包厢门。看到里面的情景时愣了一。

    萧宠看到苏岩愣怔的模样。拍着沙发大笑了起來。“刘权。有你的。”

    刘权笑着拍手道:“好了好了。愿赌服输。都给钱吧。”

    接着。除萧宠意外。包厢里的其他人都各人掏钱出來递给刘权。

    苏岩这才走进來。看向萧宠。道:“谢了。”

    萧宠站起來。“别。说谢多沒有诚意啊。我个月想去欧洲玩儿。你包吃包住包玩儿包机票吧。”萧宠也不客气。开口就要四包服务。

    苏岩一丝犹豫都沒有。点头应了。

    萧宠这才笑嘻嘻的带着自己的朋友离开。

    清场结束之后。包厢里就只剩苏岩、顾寒的手。和那小混混了。

    那小混混如今全身赤/裸着。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跪在地上。头发被黏糊糊的东西塑造成“懒羊羊”的发型。但是。却只有顶头那一坨。其余地方被全部剃光。画着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图案。当然。脸上身上也全是涂鸦作品。特别是三点被特别照顾。画得尤其精彩。

    当然。最亮眼的还是面的命根子上系着大大的粉色蝴蝶结……

    地上堆着乱七八糟的画笔、颜料、啤酒、冰块儿……

    顾寒的手走上前。踢了踢那小混混鼓鼓的肚子。顿时。小混混嘴里就溢出不少液体。

    苏岩眉头一皱。走到刚才萧宠的位置上坐。还沒有发话。那顾寒的手就已经掏出一支匕首。割断了绑着小混混双手的绳子。然后。将他拖到苏岩面前的小几上。将他的双手按在小几上。抬头看向苏岩。“苏先生。要见血吗。”

    那被折腾得浑身无力的小混混一听这话。顿时吓得挣扎起來。

    可是。不管他怎么挣扎。那人抓着他的手都纹丝不动。

    苏岩点点头。“当然要见血。”

    话音才落。手起刀落。惨叫声猛然响起。

    匕首穿过小混混双手的中指。将他的一双手钉在了小几上。

    苏岩目光却闪过激赏之色。顾寒的人果然不一般。那小几是玻璃小几。按说被这样刺破很容易就破了的。可是。那匕首插在小几上。却仿佛插在木头上一般。玻璃小几周围连龟裂的纹路都找不到。速度和力道控制得恰到好处。

    那小混混惨叫着瘫软了身子。嘴里口齿不清的喊着救命。

    苏岩却冷声道:“在东余的地界儿上。我苏岩要动一个人。还沒有谁救得了。”

    那小混混顿时面色灰白。“苏岩……你是苏岩。”

    “说吧。谁叫你去泼墨的。”苏岩神情高深莫测。小混混却满眼恐惧之色。因为他知道。苏岩刚才说的话是真的。他真的会杀了他。

    想到小命不保。小混混顿时痛哭流涕。“苏总。苏总。我也不知道是谁啊。”

    苏岩沒想到这时候他还不说实话。眉头一挑。看向顾寒的手。

    那男人嘿嘿一笑。匕首顿时被抽了出來。惨叫声伴随着鲜血喷溅而出。

    接着。又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响起。刚才刺穿双指的匕首这时候插在了小混混的小腿上。很巧妙的位置。伤势不重。失血不多。但是。却绝对很痛。

    苏岩这一次连问都懒得问。只是出口赞扬顾寒的手。“位置真好。”

    顾寒的手笑着说:“人的身上有很多不伤性命却又痛得恨不得去死的地方。我今晚可以一一演示。”说完伸手就要拔出匕首。

    那小混混听到两人的对话。叫得更大声了。“我说我说我说。”

    苏岩嘴角勾起一抹笑。“早点说就不用吃这么多苦头了。”

    那小混混痛得满脸狰狞。“是个女的。她给了我三万块钱。叫我泼一个叫沐小小的女人。并警告沐小小。让她离你远点儿。”

    “看來还不够通啊。”苏岩忽然又冷冷的说了一句。

    顾寒的手听了手又握在了匕首上。小混混却已经尖叫着喊了出來。“是裴市长的女儿。”

    苏岩顿时变了脸色。裴敏荔。居然是裴敏荔。

    “你沒有看错。”苏岩再次确认。

    “是她。是她。虽然天黑我看不清她的脸。但是。她给了我钱之后我悄悄的跟了去。然后我看她上了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那车牌号码我知道。就是裴市长女儿的车。”

    苏岩记得。裴敏荔的确有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

    裴敏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近很伤心的说。一点儿推荐都沒有了。妹纸们也不冒泡。都抛弃哑鱼了吗。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