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她回了苏家。苏建国已经将百分之二十的恒瑞股份给了她。等我也去了苏家。恒瑞迟早是我们母女的……”

    “……小小如今已经和童家那小子分手了。凭苏岩对她的感情。再从苏岩手中拿些股份也不是不可能的……”

    “……你以为只有上床才能拴得住男人的心吗。凭小小的手段。抓住苏岩的心。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

    苏岩面色发青。眼中露出狂怒之色。英俊的脸变得狰狞。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手背上青筋暴露。

    转瞬。他手臂一挥。将办公桌上所有的东西都扫落在地。

    “沐兰。”

    ……

    走出咖啡馆的沐兰忽然觉得浑身一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心中升起不好的感觉。

    她抬手擦擦汗。刚才和江大海见面。她的神经一直绷得紧紧的。说的那些话。也不知道对他有沒有用。但是。她已经沒有办法了。

    江大海是个疯子。她们母女俩势单力薄。哪里斗得过他。如今将苏家拉水实在是逼不得已。

    她不知道江大海会不会因此去对付苏家。但是。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本來以为小小能和童海言在一起。嫁到童家之后就会得到童家的庇护。

    可是。如今。小小和童海言分手。她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苏家了。第一时间更新

    只是。如果苏建国知道小小不是他的女儿……不行。不能让他知道。不然。就沒有人保护她的小小了。

    ……

    东余市的秋天。最多的就是雨。

    沐小小已经去正常上班了。让她庆幸的是。苏岩之后都沒有來过公司。但是。公司里对于她和苏岩的议论却依然在流传。女同事看她的目光带着点儿妒忌和羡慕。男同事看她的目光带着点儿惋惜和无奈。对此。沐小小不以为然。

    不过。汪副总却对她很好。总是给她轻松的活儿。为此。沐小小既无奈又感叹。

    不管怎么说。她在公司里虽然成了话題人物。但是。日子过得还是逍遥的。

    那天和童家见面之后。虽然还是确定了她和童海言分手的事实。但是。童家注资到恒瑞的资金换來了比原來多五个百分点的资金回报。于是。童家也算满意了。

    唯一沮丧的还是苏建国。因为沐小小已经很明白的告诉了他。她和童海言分手是因为苏岩的纠缠。所以。回到苏家的苏建国整日的紧锁眉头。思考着要怎样掐掉苏岩的那份不伦之恋。

    林伯看着为此茶饭不思的苏建国。小心翼翼的提议道:“老爷。这事。我觉得我们去说。不合适。第一时间更新 少爷一直和您反着來。你越是阻止他和小姐在一起。他越是要和小姐在一起。所以……”

    “你有什么办法就说吧。”苏建国是心力交瘁啊。

    “少爷一向听夫人的……马上就是夫人的祭日了。我们可以……”

    ……

    九月。对于苏岩來说。是一个焦躁的月份。这么多年來。每到九月。他的心情就会不好。原因就是。他的母亲。就死于九月的一个大雨天。

    那天本來是母亲的生日。但是。二十年前。父亲的背叛让母亲心灰意冷。在她生日这天。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那个大雨天。是他永远的梦魇。

    这几天他脑海里盘桓的都是那天收到的音频信息。那个女人得意而张狂的话让他心中的怒意高涨。

    沐兰。沐小小。

    好一对看似柔弱却无耻贱的母女。

    苏岩双拳紧握。心底的愤怒让他整个人都要快爆炸了一般。

    坐在车里。看着外面雨丝连绵。心情不好到了极点。无意识的开着车漫无目的的转了很久。当车子终于拐进了一条绿树成荫的笔直大道时。他才恍然回神。心中满满的安定了來。

    车子慢慢的往林荫大道的尽头开去。最后。停在了山脚。

    打开车门。第一时间更新 迎着绵绵雨丝。苏岩拾阶而上。往山上走去。

    这是一块墓地。也是他母亲长眠的地方。

    每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他就会來这里。坐在母亲的墓前。诉说心中的不快。

    可是。让他意外的是。远远的。他就看到母亲的墓前矗立着一个身影。而且。那身影是那么的熟悉。即便隔着迷蒙的雨丝。他依然能认出那人是他的父亲。

    苏岩安定來的心再次浮躁起來。这二十多年來。他从來沒有和父亲一同出现在母亲的墓前。在他看來。母亲是父亲害死的。这么多年來。他一直不原谅父亲。每年过年的时候回一次苏家。第一时间更新 也只是因为苏家供奉了他母亲的灵位。他一年回去上一炷香。

    二十年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父亲站在母亲的墓前……

    苏岩缓缓的走了过去。站在了不远处。

    “阿雨。我來看你了。”苏建国说着叹息了一声。“时间过得真快啊。二十多年了。如今阿岩也长大了。儿子很优秀。也很能干。将恒瑞打理得很好。”

    苏建国的语气满是骄傲和自豪。可是。转瞬。他又叹息了一声。“只是……唉。他的感情就不那么顺了。前几年。他身边的女孩子一个有一个的换。去年。好不容易真心喜欢上一个。却是……却是……”

    苏建国说道这里说不去了。不禁老泪纵横起來。

    “阿雨。报应啊。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啊。可是。为什么要报应在阿岩身上啊。阿雨。你教教我。我该怎么办啊。阿岩喜欢的。是他的亲妹妹啊。阿雨……”

    “这都怪我。当年。是我鬼迷心窍。做了对不起你的事。谁知道沐兰居然是怀着孩子离开的……”

    “如今。那孩子已经被我收作了养女。阿雨。我知道你一定会怪我。可是。孩子是无辜的。那孩子什么也不知道。甚至不知道我是她父亲。阿岩是她亲哥哥……”

    “可是。阿岩知道啊。他知道小小是他亲妹妹。可是。他居然还想要和她在一起。阿雨。那是乱/伦啊。乱/伦啊。阿雨。我该怎么做才能让阿岩醒过來啊。阿雨……”苏建国说到这里。已然泣不成声……

    不远处的苏岩浑身僵硬着。听着苏建国的话。眼中一片赤红。“亲妹妹。乱/伦。”

    这两个词仿佛一柄冷剑狠狠的刺中他的心脏。将他这段时间努力忽略的东西再次挖掘出來。呈现在青天白日之。

    苏岩身子摇晃着。靠在傍边的一块墓碑上。满脸的痛苦之色。

    “阿雨啊。我要怎么做。才能让阿岩打消那可怕的念头啊。”那边。缓过气來的苏建国再次唏嘘起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阿岩继续错去啊。阿雨……”

    苏岩靠在墓碑上缓缓的软倒了去……

    雨。慢慢的变大了。另一边。林伯打着伞赶了上來。默默的站在苏建国身边。

    苏建国忽然咳嗽了起來。林伯赶紧扶着他。“老爷。雨大了。回去吧。”

    苏建国又站了一会儿。咳嗽着跟着林伯离开了。

    而另一边。苏岩靠坐在墓碑之上。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

    苏岩病了。这一病还很严重。直接躺在家里就起不來了。宋梓鸣去的时候。他已经烧得迷迷糊糊的了。嘴里却还叫着沐小小的名字。

    宋梓鸣不禁摇头。他这位发小啊。这辈子是栽了。只是。两人的关系……唉。

    宋梓鸣虽然心中感叹。却还是手脚麻利的给他打针。用药。

    “阿岩。阿岩……”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苏岩努力的睁开眼睛。眼前之人……是妈妈。

    “妈妈……”苏岩挣扎着想要坐起來。

    谁知刚才还和蔼可亲的妈妈却突然变了脸色。站得离他远远的。眼中满是责备之色。“阿岩。你太让妈妈失望了。”

    苏岩爬起來就想去抱妈妈。可是。他越追。妈妈却离得越远。

    “妈妈……”苏岩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那个阴雨天……

    “阿岩。你忘记妈妈是因为什么才离开你的吗。你怎么能喜欢那个女人的女儿。你太让妈妈伤心了……”

    “妈妈。阿岩沒有忘记。阿岩错了。妈妈。不会要……”

    “妈妈。”一声惊呼。苏岩猛地从床上坐起來。傍边。窗户大开着。夜风吹动着纱帘。“哗哗”的响着。原來是梦。

    苏岩擦擦额头上的汗。心中却一片冰凉。他怎么能忘记母亲是怎样绝望的死去的呢。

    ……

    苏岩这一病就病了一个星期。恒瑞暂时有老总裁苏建国在管理。

    等到苏岩再次回到恒瑞的时候。已经快十月了。

    雨。依然在。苏岩站在窗前。仍然时不时的咳嗽两声。

    脑海中。女人张狂得意的话和父亲哀伤的话交替着响起。还有梦里妈妈失望伤心的模样……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脑袋发疼。

    “叩叩叩”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他的沉思。

    “进來。”苏岩很快收敛了情绪。揉了揉眉心。

    进來的是简一峰。“苏总。童氏來人了。说要谈投资协议的事。”

    “和他们的协议不是已经谈好了吗。”

    “他们拿來一个补充协议。说老总裁已经同意了。所以……”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