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他们进來吧。”苏岩有点儿头疼的揉揉眉。当初。童氏还是对恒瑞注入了资金。解了恒瑞的燃眉之急。虽然后來他和顾寒夫人的“流云精品”建立了合作关系。就暂停了童氏的后续资金注入。但是。毕竟最初帮助他的。还是童家。

    童氏來的人不是童海言。这一点。让苏岩微微感到意外。可是想到沐小小和童海言的关系。苏岩觉得。童海言不來也许是对的。估计他们彼此都不想看到对方吧。

    不过。当他看了童家送來的补充协议之后。他眉头皱了起來。“五个百分点。”

    童氏來的是一位副总。看着苏岩眉头紧皱的样子。赶紧道:“这是我们总裁和贵集团老总裁谈好的。”

    “恒瑞如今的决策人是我。这份协议。我不同意。”

    “可是……”

    “可是什么。前几天我父亲只是代为管理。他做的任何决定我都权利不予通过。”苏岩语气坚定的说。五个百分点。童家这是在抢钱呢。

    那副总见苏岩语气不容置疑。一点儿商量的余地都沒有。为难的沉默了一会儿。终究是离开了。

    半个小时候。童海言父亲的电话就打了过來。

    “苏岩。恒瑞是什么意思啊。过河拆桥吗。这补充协议是你父亲同意的。”童海言的父亲语气不悦。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很生气的样子。

    “童伯父。如果是你。这份补充协议你会同意吗。”苏岩反问道。

    童海言的父亲沉默了会儿。接着说:“话不是这样说的。当初。我们同意注资恒瑞。是因为你们答应了两家联姻的。可是。现在。海言和小小分手了。联姻不成。我们要多一点儿的补偿。不为过吧。”

    联姻。联姻。想到这个词。苏岩心中就冰冷一片。虽然这几天他已经重新了决定。但是。如今真要开口说出來。他还是觉得痛苦不堪。可是。他沒有选择不是吗。他不能让妈妈失望。不能让妈妈伤心。

    “童伯父。在商言商。如果联姻继续。那这份补充协议是不是就可以取消了。”苏岩忽然开口道。

    电话那头一子沉默了。“你什么意思。”

    “我妹妹和海言分手不就是因为前段时间海言闹得太过分。她心里不高兴吗。女孩子嘛。只要海言好好的哄哄就成了。不过。你们得保证童海言以后再不能做那些荒唐事。”苏岩一副关心妹妹的好哥哥模样。

    童海言父亲沉默了好一会儿。“这事……”

    “童伯父放心好了。年轻人谈恋爱。总是会闹点儿小矛盾的。海言是个好男人。第一时间更新 我妹妹心里明白。她会懂得珍惜的。”苏岩笑着说:“童伯父还是先收回这份补充协议吧。”

    挂断电话后。苏岩眼中已经裹上了一层寒冰。

    前段时间。他是疯了。他怎么能不顾一切的想要和母亲仇人的女儿在一起呢。

    ……

    苏建国得知苏岩不同意补偿协议的时候。脸上露出轻松的笑。

    边上林伯笑着说:“老爷。这姜。还是老的辣啊。”

    原來苏建国一边在亡妻的墓前痛哭流涕。转身又和童氏商议了补偿协议。提出五个百分点这种几乎不可能的补偿要求。第一时间更新

    他就料到儿子一定会清醒过來。为了母亲。为了恒瑞。他也不会继续和沐小小纠缠不清。

    这好了。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

    沐小小很意外。苏岩居然好长一段时间沒有出现在公司了。更沒有來找他。她一方面心中担忧。一方面又期望着他就这样消失就好了。

    不过。她才祈祷完。就看到汪副总陪着苏岩出现在公司。

    沐小小的心一子就提了起來。苏岩却看都沒有看她一眼。和汪副总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顿时议论了起來。大家的目光时不时的看向沐小小。沐小小却仿佛沒有看到一般。低头做自己的事。

    片刻之后。汪副总走了出來。满脸笑容的走到沐小小面前。弯腰。敲了敲沐小小的办公桌。“苏秘书。苏总叫你进去。”

    沐小小深吸一口气。说了声谢谢。起身走进了苏岩的办公室。

    “坐。”苏岩头也不抬。简简单单的说了一个字。

    沐小小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是想到这里毕竟是公司。心中也就沒有那么害怕了。乖乖的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

    苏岩这时候才抬起头來。面无表情。仔细的打量着她。仿佛要重新认识她一般。

    沐小小被他看的心中直发毛。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听说你和童海言分手了。”苏岩忽然开口了。

    沐小小不去看他。只是脸上露出嘲弄的神色。“这不都是拜你所赐吗。”

    “这么说來。其实你并不想和童海言分手。”苏岩的语气带着凛冽之意。不大的办公室里仿佛瞬间降温了好几度。

    沐小小意识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却依然挺直着脊背。“你想干什么。”

    苏岩冷冷的看着她。脑海里是那音频短讯中沐兰的话。“……凭小小的手段。抓住苏岩的心。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他眼眸半眯着。看着眼前娇小的女人。心底涌起浓烈的恨意。

    他如此珍视她。可是。她和她那无耻的母亲却只想着霸占恒瑞。霸占苏家。

    他。不会让她如愿的。

    “海言是个好男人。错过了他。你会后悔的。”苏岩忽然状似关切的说了一句。

    沐小小惊诧的抬头看向他。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岩看着她惊诧的模样。忽然露出一个嘲弄的笑。“怎么。还真的以为我要和你重新开始。”

    沐小小听着他这样的话。面色顿时变了。

    苏岩看着她变了脸色。嘴角勾起一抹魅惑的笑。“你跟海言分手不会是因为我吧。”

    沐小小心中那个恨啊。胸口堵着一口气。让她恨不得给他几巴掌。

    “啧啧啧。原來你对我用情这么深啊。我说要重新开始。你就马上和童海言分手。可是。怎么办呢。我只是说说而已。你居然就当真了吗。”苏岩站起來双手撑在桌子上。身子前倾。凑近了看着沐小小。“其实我不介意你做我小情儿的。虽然你床上功夫不怎么样。但是。这皮肤倒是很好。让人爱不释手。”

    苏岩说着伸手抚上她的脸。指尖滑嫩的触感让人**不已。

    沐小小却忽然起身狠狠的打掉他的手。“苏岩。你让我觉得恶心。”

    “恶心。不会吧。在床上的时候。你可是很享受的样子。”苏岩笑得邪肆。目光带着侵略之色。一寸一寸的扫过她的身体。沐小小有一种她沒有穿衣服的错觉。

    “苏岩。你真是我见过。最差劲儿的男人。”沐小小说完之后。后退两步。“苏总。还有什么吩咐吗。沒有的话。我出去了。”

    苏岩定定的看着她。脸上的神情变化莫测。刚才调笑的神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冷漠。“马上和童海言和好。你们的婚事不是你和他能决定的。”

    “笑话。我要嫁给谁。和谁在一起还轮不到你來做主。”沐小小冷笑道。

    “想自己做主。”苏岩眼底寒光寸寸。逼视着她。“看來你还不知道不听我的话是什么后果。”

    沐小小心头一跳。顿时想到裴敏荔的车祸。“你威胁我。”

    “不不不。我怎么会威胁你呢。你眼前明明有两条路。一。乖乖的嫁给童海言。做童家少奶奶。富富贵贵的过半辈子;二。走你自己想走的路。但是。你母亲能不能陪着你一起走。就不得而知了。毕竟。她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

    “苏岩。你混蛋。你要敢动我妈妈一根汗毛。我不会放过你的。”沐小小面上一片狠厉。心中却一片惊惧。因为她知道。苏岩这个人真的什么都做得出來。而且。上次妈妈的车祸……

    “别着急啊。这不是两条路吗。”苏岩重新坐。丝毫不把沐小小的愤怒放在眼里。

    沐小小咬牙切齿。气得浑身颤抖起來。这个男人是在报复她。玩弄她的感情、玩弄她的身体。如今。又用她的母亲來威胁她。

    “人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睡过大半年了。我也是为你好。童海言那样的男人有什么不好。放眼整个东余市。想嫁给他的女人多了去了。你看看前段时间。他才泡了几天夜店。就惹來多少桃花债。那些女人。哪个比你差了。人家要家世有家世。要长相有长相。有学识有学识。但是。现在却只有你有这个资格。你不是该高兴吗。还是。其实你更愿意做我的女人。”苏岩再次换上了调笑的模样。

    沐小小恨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她身子摇晃了一。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她怎么那么傻啊。前段时间即便知道了他那样对待她妈妈。她还依然放不开他。为此。还伤害了海言。却想不到。从头到尾。她在他心中。都只是一个玩弄的对象而已。

    她是他仇人的女儿。他那么爱他妈妈。怎么可能放过去的仇恨呢。连她都放不。他又怎么可能放呢。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