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过后的沐小小小脸红扑扑的,汗水湿了头发,一缕缕的贴在她的双颊边,倒是别有一番韵致。

    那陪练不仅看的心中一动,可是,转瞬想到她是belle小姐的朋友,他赶紧收回了自己的小心思。

    “小小,你好了沒?”忽然,belle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沐小小缓缓的撑起身子,气喘吁吁的说:“嗯,好了。”

    belle却已经走了进來,看着她浑身湿透的样子,张大了嘴巴,“你是淋雨了还是洗澡了?”

    沐小小有点儿不好意思的爬起來,可是,运动过度,手脚有点儿发软,边上的陪练赶紧扶住她,“小姐,你沒事吧。”

    沐小小摇头,“好久沒有运动了。”

    “那你休息一会儿吧,洗个澡,一会儿上二楼找我。”belle说着拍拍陪练的肩膀,“照顾好沐小姐。”

    “放心吧,belle小姐。”

    ……

    俱乐部的二楼是休闲娱乐区,沐小小才上去就看到belle坐在左边吧台的位置上,看到她上來,立刻招手叫她。

    看着她灿烂的笑容,沐小小只觉得心中温暖,人就是这么奇怪,也许是磁场相合了,明明前一刻还是陌生人,一刻却已经成了知己好友。

    沐小小过去坐,belle很贴心的帮她叫了一份巧克力,“补充一能量。”

    沐小小笑着道谢,belle又开始仔细的打量起她來,“嗯,越看越像了。”

    沐小小:“……”

    其实沐小小觉得她和belle那朋友不怎么像,人家那么漂亮,和她哪里像了。

    仿佛看穿了沐小小心中所想一般,belle说:“一会儿流年就來了,你看到她本人你就知道了,你们的外表只有五成像,但是,气韵却像了八成。真的,如果你们站在一起,别人一定以为你们是姐妹。”

    听belle这样说,沐小小心中好奇得不得了,真有这么像吗?

    “唉,流年,这里。”belle却已经向楼梯口挥手了。

    沐小小转身看去,只见一名身材高挑,穿着一袭蕾丝半袖民族风裙子的女人站在楼梯口,长发随意的披在肩头,素面朝天,更显五官精致如画,眼睛又大又亮,特别有神采,浑身散发着一种特别的灵气。

    沐小小不禁看得呆了呆,这真人比刚才手机上看到的更漂亮几分呢。

    易流年看到也看到了belle,含笑着款款而來,当她看到belle身边的沐小小时,眼中露出几分好奇之色,“belle,这位就是你带來的朋友。”

    “你好。”沐小小落落大方的站起來,“belle小姐硬说我和你很像,其实,我哪有你漂亮啊。”

    “其实的确很像。”易流年上打量了沐小小一番,伸出手:“你好,我叫易流年。”

    “我叫沐小小。”沐小小也礼貌的伸出手。

    易流年却眉头微皱,“你就是沐小小?”

    沐小小疑惑,“我们见过?”可是,她怎么不记得什么时候认识这么漂亮的女儿了。

    “那倒沒有,不过,我儿子和你见过。”易流年说着坐到沐小小身边。

    沐小小脸上的疑惑更深了。

    “我儿子叫顾天意!”易流年笑着说。

    顾天意?

    沐小小回想又回想,好一会儿才终于想起,“哦,天天小正太!”

    易流年笑道:“是啊,虽然那次和你相处了沒多长时间,但是,他回來之后就一直念叨着你这位‘小小姐姐’,还老说要來东余市看你。”

    想到那个可爱的小正太,沐小小嘴角就不由自主的翘起,“嗯,天天很可爱啊。”

    因为有了这一层的交集,接來三个女人就围绕着天天小朋友聊了好一会儿。

    直到一位帅得人神共愤的男人出现,才打断了三个女人的闲聊。

    “顾寒,这就是天天经常挂在嘴边的‘小小姐姐’。”易流年笑着解释道:“小小,这是我先生顾寒。”

    “你好,沐小姐。”顾寒脸上带着笑,可是,沐小小却觉得他眼中根本就沒有笑。

    “你好,顾先生。”沐小小礼貌的打招呼。

    打了招呼之后,顾寒就将流年拐走了。

    “这男人占有欲之恐怖,生怕别人抢了他老婆似的,一有空就來黏着。”belle在一边瘪瘪嘴说。

    沐小小倒觉得羡慕不已,因为,她刚才看的清楚,这顾寒看着别人时那目光都是淡淡的,带着几分冷意,只有看到易流年的时候,那目光顿时就化成了一摊水,柔软得不得了,看的出來,这顾寒对他老婆就打心里喜欢着、宠爱着的。

    “嘿嘿,羡慕了吧,其实不用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缘分,只要缘分到了,你也会有一个疼你爱你的男人的。”belle笑着说。

    沐小小却沉默了,每个人都有吗?她也会有吗?

    想到刚才在公司里苏岩说的那些话,她的眉头就皱了起來。

    正在这时,刚刚离开的顾寒夫妇陪着一名男子走了上來。

    “帅哥啊。”对面的belle顿时双眼放光。

    沐小小也意识的回头看去,却顿时变了脸色。

    苏岩!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她到哪里都能遇到他?这世界就是这样,越是怕什么越來什么。

    “喂,小小,这男人不错啊,长得帅,身材又好,而且,看顾寒两口子对他的态度,身份应该也是不简单的……”belle一脸花痴的说,“诶,小小,他看过來了呢。”belle拉着沐小小的手,使劲儿的摇,那花痴的样子,真不知道她丈夫看到了会怎么样。

    当然,云蓝很快就看到了,因为他跟在顾寒夫妇和苏岩身后,取墨镜的他脸上轮廓分明,一眼就看到了吧台边一脸花痴的belle,云蓝冰冷的脸一子就黑了,大步走过去,拉起belle就走。

    沐小小才一愣神的功夫,身边就已经沒有了人。

    而那边,苏岩也很快收回了目光。

    沐小小却浑身僵直着,不敢回头。

    片刻之后,易流年坐到了她身边,“belle呢?”

    “嗯?”沐小小有点儿愣,想了一才反应过來,“刚才她先生将她带走了。”

    易流年嗯了一声,却有意无意的观察着沐小小的表情。

    “你和苏岩之间是怎么回事啊?”易流年忽然问道。

    沐小小有点儿措手不及,慌张的抬头看向易流年。

    “我记得天天回來说,你和苏岩非常相爱……”

    “易小姐,我不想说他。”沐小小却直接打断了易流年的话,并起身站了起來,“我还有事,先走了,今天很高兴认识易小姐和belle小姐。”

    易流年见她如此排斥,也不挽留,只是说:“有空來这儿玩儿吧。”

    沐小小点头,刚才上來之前,那位陪练给了她一张钻石vip卡,说是belle小姐吩咐的,她沒有拒绝,她不是那种矫情的人。

    回身时,后面已经沒有了苏岩和顾寒的身影,她心中不知怎么的,松了一口气。

    到一楼的时候,却遇到刚才陪她的那位陪练。

    “沐小姐,有什么吩咐吗?”陪练很快迎了上來。

    “不了,今天谢谢你。”沐小小由衷的说,在发泄部落的时候,他照顾得很细心。

    “不客气,这是我的工作,次沐小姐再來玩儿的时候记得找我就可以了。”陪练说着指着自己胸口的一个牌子,道:“我叫向征。”

    “嗯,好的,次我一定找你。”沐小小笑着说。

    向征跟在她身后殷勤的送到了门口。

    沐小小走出俱乐部,看着外面时间还早,决定走一走。

    不过,才走了一会儿,她就发现了不对劲儿,回身看去,却见一辆车子正缓缓的跟在她后面,那车子,她很熟悉,是苏岩的车。

    沐小小顿时沉了脸,她几步走过去,苏岩也停了车,摇了车窗。

    “苏岩,你想干什么?”沐小小很气愤,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苏岩却笑着说:“刚才真可惜啊,你前脚走,童海言后脚就去了顾寒的俱乐部。”

    “苏岩,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沐小小骂完之后转身就走。

    苏岩继续开车跟在她身后,“我只是想告诉你,已经帮你约了童海言晚上一起吃饭!”

    沐小小急促的脚步一子就停了。

    “苏岩,你把我当什么了。我不是你手里的提线木偶,你想怎么指挥就怎么指挥!”沐小小大声的吼道。

    她的情绪很激动,那样毫无形象的大声吼叫,顿时引來了路人的指指点点。

    “我说过你有选择的!”苏岩无视沐小小愤怒的样子,一脸笑意的说。

    沐小小看着他微笑的样子,只觉得他就是地狱里爬出來的恶魔!恶魔!

    沐小小脸色苍白着,慢慢后退,后退,看着眼前逼她的男人,忽然笑了,“好,选择!有选择!好!好!”

    沐小小一边低喃着一边转身,“提线木偶,提线木偶……”

    苏岩看着她摇摇晃晃的背影,嘴角的笑意慢慢敛去,眼底神色复杂。

    他现在也弄不清对这个女人到底是怎样的感觉了。

    爱吗?应该也是爱的吧,如果沒有上一代的恩怨,如果她不是他妹妹,他也是会娶她的吧?

    可是,这世界上偏偏就沒有如果!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