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小小和童海言只不过吃一顿饭而已,可是,这个消息却仿佛长了翅膀一般,苏建国知道了,童家二老也知道了。

    当然,沐小小是不知道的,不过,当她第二天看到报纸上那超大幅的照片时,默了。

    那是一张她和童海言离开餐厅时的照片,童海言很绅士的为她开门,脸上神情温柔极了,然后,童海言新欢的传言一子就传开了。好在报纸上是沐小小的侧面,不太清楚,不是熟悉的人,应该是认不出來的。

    不过,有一个人却一子就认出來了。

    “沐小小,我是李芸儿。”李芸儿的声音在电话里透着些许的羞恼。

    童海言的母亲说童海言已经和沐小小分手了,她还心中欢喜,说实话,对于周雨和潘家的那个小丫头,她还是很有信心的,毕竟,她和海言在一起四年了,她觉得她比任何女人都了解童海言,也只有她才有资格站在童海言身边。

    可是,她沒有想到童海言居然又和沐小小走到一起了,看着报纸上他温柔的笑容,她就觉得恨。

    “嗯,有事吗?”沐小小完全沒有想到李芸儿会给她打电话,说实话,她一点儿也不喜欢这个李芸儿,不是妒忌,就只是单纯的觉得李芸儿配不上童海言。

    “我们见一面吧。”明明应该是商量的语气,可是,由李芸儿说出來,却像命令一般。

    沐小小笑了一,“我觉得沒有必要吧,我和你既不是朋友,如今也算不上敌人。”

    “我们当然不是朋友,不过,却是情敌!”李芸儿好不犹豫的宣示了自己的立场。

    “情敌?李小姐,你说笑了吧。”沐小小觉得这李芸儿的眼神儿还真好,她们也就见过一次面而已,报纸上也仅仅是一个侧面而已,她也能认出來了。

    “我可沒空和你说笑,晚上七点,花语咖啡厅见,如果你不來,我就到你公司等你。”李芸儿几乎是耍赖的说。

    沐小小失笑,想到李芸儿和周雨在格调大打出手的事,她更加觉得这女人配不上童海言了。

    不过,她还是决定要去。

    她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嫁给童海言,那么,李芸儿这个“情敌”也当真是要见一见的。

    想到要嫁给童海言这件事,沐小小就觉得无奈,沒想到,转來转去,一切又回到了原來的地方。

    ……

    花语咖啡厅是一间中式风格的咖啡厅,沐小小到的时候李芸儿已经到了。

    其实李芸儿长得也是很不错的,不过,也许是一个人的性情影响了一个人的面相,所以,沐小小总觉得李芸儿配不上童海言。

    李芸儿看到沐小小走來,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其实她也在担忧,怕沐小小不來。很快,她脸上就露出的淡淡的微笑,恰到好处那种,不太热情,也不会让她觉得冷漠。

    沐小小倒是有点儿诧异,上一次见到李芸儿的时候,她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以为自己得童海言母亲的喜爱,就一定会成为童家的大少奶奶,对沐小小语言上满是嘲讽,如今,她这样“亲切”的微笑简直让沐小小觉得惊悚。

    演戏吗?其实她也会的。

    沐小小露出温和的笑容,走了过去,坐,两人仿佛普通的好朋友一般。

    叫了咖啡之后,沐小小就不说话了,只是打量着李芸儿。

    两个女人都面带微笑,可是,眼神中却满是刀光剑影,一片肃杀。

    好一会儿之后,终究是李芸儿收回了目光,“沐小小,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不是已经和海言分手了吗?为什么又缠着他?”

    沐小小低头搅动着咖啡匙,“这句话应该是我问李小姐才是!你和海言在国外就分手了,后來,海言独自回国,而你却在半年后才回來,你回來的时候,我已经和海言在一起了,你却來缠着海言。”

    李芸儿被沐小小说得哑口无言,愣了好一会儿之后,她却忽然低头哭了起來,虽然沒有声音,但是,眼泪却大滴大滴的往落。

    沐小小看着李芸儿忽然变脸,倒是微微诧异了一,却沒有说话,看李芸儿接來要怎么演。

    “海言是我的初恋,我从十六岁就喜欢上了他,我的眼里只有他,我这一辈子也只喜欢他。”

    沐小小慢慢的喝了一口咖啡,“李小姐今天叫我來,就是为了对我说这些的吗?”

    李芸儿却仿佛沒有听到沐小小的话一般,“海言是个温柔的男人,对每个人都很友好,喜欢他的女人也很多,那时候,他在学校比苏岩和君纬还要受欢迎……”

    沐小小沒有打断她,静静的听着。

    “……海言的嘴很挑剔的,他从來不吃外面的东西。”

    沐小小听到这里,却挑了一眉,她记得她第一次请童海言吃饭的时候就是在家里做的家常菜,她还记得那天他吃得很多,还说吃撑了……

    “后來,我一周去一次童家,去向他们家的厨师学厨艺,做海言喜欢吃的菜……”

    沐小小有点儿意外,她一直以为李芸儿这样的大小姐,是不屑于做那些讨好男人的事的,特别是进厨房那种油烟之地,却沒有想到,这李芸儿为了童海言居然做到了这一步,也许,这就是童海言的母亲喜欢她的原因吧。

    “所有人都知道我喜欢海言,但是我从來不敢表白,因为我怕他拒绝我。不是我沒有自信,而是我看到太多对他表白的女生被拒绝了,而一直沒有表白的我,还能经常见到他,和他在一起,我怕如果表白被拒绝之后仅有的相处也会沒有,所以我一直拖着!可是,让我措手不及的是,他要出国!要留学!”

    “我彻底的慌了,我不知道他要离开几年,但是,我知道他这一离开,我就什么机会都沒有了,所以,我也跟着出了国,但是,我沒能进到他的学校,只好选择了同城市的另一所学校就读。不过,也许是因为在异国他乡,我们的感情反而开始慢慢的好了,虽然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受欢迎,但是,那些外国女孩子沒有人会做他喜欢的菜啊,所以,最后能留在他身边的人,只有我。”

    “在国外的第三年,他终于接受了我的感情!”

    “那段日子是我这辈子最快乐、最开心的日子。虽然我们不在同一所学校,但是,毕竟在同一所城市,我们很自然的住在了一起。”

    “只是,后來,他临近毕业的时候越來越忙,越來越忙,根本就沒有时间陪我,也怪我那时候太黏人,让他烦了我,然后我们终于有了第一次的吵架。”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渐渐的,他回家得越來越晚,再然后,他开始不回來,说是忙……”

    “在然后,我们……我们分手了。”

    沐小小听到这里,不禁心中感叹,她沒有想到李芸儿和童海言在国外的那几年居然是这样的,两人的生活和婚姻生活几乎沒有区别了。

    “可是,说分手的时候我也只是一时气愤,我根本就沒想和他真的分手!”李芸儿擦掉眼泪,神情凄楚,那模样当真是被负心汉抛弃的可怜女人。

    沐小小诧异,原來当初说分手的居然是李芸儿吗?她还以为是童海言提出的分手呢?

    “他很绝情的就从我们的公寓里搬了出去,我去找他的时候,他说想要冷静冷静,我不敢太逼着他,于是暂时沒有去找他,可是,他这一冷静就是两个月,这两个月里,我日日夜夜的想着他,却不敢却打扰他……”

    “后來,他扔我,一个人回了国。”

    ……

    李芸儿终于说完了,眼泪汪汪的望着沐小小,“沐小姐,我喜欢了海言整整十年了,十年啊,我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他身上,这辈子我都不可能喜欢别的男人了。求你不要抢走他好不好?”

    沐小小被李芸儿满脸泪水,哀伤无比的模样惊了惊,硬的不行來软的了。

    “李小姐,我想你误会了,我和海言如今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当然,以后会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爱情从來不是祈求就可以得到的,海言也不是我想让给你就能让给你的,他喜欢你或者不喜欢你,更不是我能决定的,ok?”

    “我知道我的要求很过分,甚至是无理取闹,但是,我已经沒有办法了,沐小姐,我真的不能沒有海言,求你,成全我们吧?”李芸儿忽然站起來,走到沐小小面前,作势就要给她跪去了。

    她一脸泪水的模样和要跪的动作顿时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咖啡厅里顿时议论纷纷起來。

    沐小小顿时眉头皱了起來,她有一种她是插足人家幸福家庭的可恶小三的错觉。

    沐小小却并沒有去拉李芸儿,她就不信李芸儿能真的给她跪。

    果然,李芸儿拉着她的手,只是哭,声声哀求,双膝始终沒有落在地上,但是,那样子却依然很可怜,沐小小听到周围的议论声指责她了。

    沐小小心中冷笑,刚想开口说话。

    身后就传來一个冰冷的声音,“李芸儿,你想干什么?”

    沐小小回头看去,是童海言!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