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童海言的出现,沐小小是意外,而李芸儿则是惊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李芸儿,你能不能给自己留点儿自尊,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上次和周雨像泼妇一样大打出手,这次你拉着小小又想干什么?”童海言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站在沐小小面前。

    李芸儿摇头,泪水横,“不是的,海言,我沒想要对沐小姐怎么样?”

    “李芸儿,我再说一次,我们之间结束了,我不想和你再纠缠去,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來骚扰小小。”说着转身看向沐小小,一脸担忧的问:“你怎么样?”

    沐小小心中温暖,摇头道:“我沒事。”说着看向李芸儿,却见李芸儿很伤心的样子,看着童海言的背影,泪水狂流。

    沐小小不禁心中一叹,“海言,你是不是好好的和李小姐说清楚。”

    海言却忽然拉着沐小小的手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我和她的事,早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海言!”李芸儿哭着扑上來抓住童海言的手臂。

    他们的动静这么大,本就注意他们的人这时候议论声更大了。

    大多都是可怜李芸儿,指责沐小小和童海言的。

    童海言的脸色越來越难看了,他回身冷冷的盯着李芸儿,“李芸儿,别装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我们之间,是谁对不起谁,你自己比谁都清楚。”

    童海言的话顿时让周围的议论声转了方向,难道,是这女的先对不起这男的,所以才被抛弃的?

    李芸儿立刻叠声道:“对不起!对不起!海言,我知道是我错了,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是真的爱你啊,我沒有想过要你分手的。真的,海言,我错了,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海言,求你了!”

    “李芸儿,你把我童海言当什么了,招致则來挥之则去,我再说一次,我们结束了,以后我也不想看到你!”童海言的声音很愤怒,但是,他却可以的压低了声音,不想被别人听到。

    一时间,引得咖啡厅的客人都伸长了脖子,想要听得更清楚。

    “不要,海言,求求你,我不能沒有你啊!”李芸儿神情哀伤。

    “这世界,沒有谁离不了谁,再说,你身边沒有我的时候不也过得很好吗?”海言的话满是嘲弄之色。

    沐小小站在边上,看着两人你來我往,觉得尴尬无比。

    “真的一次机会也不给我吗?”李芸儿说着慢慢的拿起桌上的一把叉子,缓缓的抵在自己的脖子上。

    沐小小一看,愣了愣,完全沒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样。

    “李芸儿,你想干什么?”童海言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

    “反正你也不喜欢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李芸儿一副绝望的样子。

    周围的人一子沸腾了,原來大家都只是在悄悄的看好戏,如今一看居然有人要自杀,顿时热闹了起來。

    好心的人免不了劝两句,有人拿出手机报警,更有人举着手机拍摄了起來。

    沐小小顿觉头大,她遇到的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李小姐,你先别这样,我们有话好好说吧。”沐小小好言相劝,不管这一刻李芸儿是真的想自杀还只是做做样子,但是,看着她看童海言那种眼神,她就知道,李芸儿,是真心的喜欢着童海言。

    也许她的方式太极端,但是,不能否认的是,她这种做法,真的拿捏到了童海言和沐小小。

    童海言和沐小小都是善良的人,面对这样的李芸儿,他们当然不能视而不见。

    “好好说?怎么说?他连看都愿意多看我一眼。”李芸儿神情悲戚,眼泪大滴大滴的落,抓着叉子的手微微颤抖着,在脖子划出清晰的白色痕迹。

    沐小小见她绝望如此,心中不禁一惊,“海言……”

    童海言这时候终于放开了沐小小的手,他走到李芸儿面前,眼神无奈又带着些许的愤怒,“李芸儿,你到底想怎么样?”

    “海言,我爱了你十年了,十年啊,从我还是小女孩儿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这么多年,我眼里,心里从來都只有你!我也只想和你过一辈子!我……”

    “李芸儿,够了,别说的这么好听,你扪心自问,你真的像你说的那么爱我吗?”童海言脸上的神情变得很奇怪,有受伤、有无奈、有愤怒,甚至还带着些许的恨意。

    李芸儿看着童海言那带着恨意的眼神,呆住了。

    “李芸儿,有些事,不是你后悔了,说对不起了,就能弥补的,有些伤害不是我不说,就代表不存在!”童海言的语气变得沉痛。

    李芸儿的神情不禁变得惶恐不安,“对不起,海言,对不起……”

    “李芸儿,不要再纠缠了,我们结束了。”童海言再次说了结束,然后不再看她,转身离开了。

    沐小小看着童海言神情不太好,而李芸儿手中的叉子却“哐当”一声掉在地上,颓然的跌坐在地上,整个人失魂落魄的样子。

    沐小小见此,知道她不会再自杀,叹息一声,返身追着童海言离开了。

    走出咖啡厅就看到童海言正站在门口,仰头望天,背影看起來很疲惫的样子。

    “海言,你沒事吧?”沐小小担忧的问道。

    任何时候,她看到童海言都是阳光的,温和的,从來沒有看到过他这个样子。

    童海言转头看她,“有空吗?陪我说会儿话。”

    沐小小点头,跟着童海言上了车。

    童海言沉默着,车速难得的有点儿快。

    很快,车子在海边停了來。

    童海言了车,沐小小也跟着了车。

    童海言在前面默默的走,沐小小在后面安静的跟着。

    初秋的夜晚,海风吹得有点儿冷,沐小小穿着短袖连衣裙,这时候,不免抱紧了双臂搓了搓。

    “今天对不起,吓着你了吧?”童海言忽然回头看向沐小小,却见她很冷的样子,本能的想要脱衣服给她,却无奈的发现他自己也只是穿着一件衬衫而已,脱了之后就半裸上身了,实在是不太礼貌,他一脸歉意的说:“是不是太冷了,对不起,不该这时候带你到这里來的,我们还是上车吧。”

    沐小小搓着手臂,很快笑着说:“沒事儿,就是突然从车里出來被风吹得有点儿冷而已,过一会儿就好了。”沐小小说着四了看了看,指着不远处沙滩上的一块巨石说:“我们到那儿去坐坐吧。”

    童海言看了一,点点头,却体贴的站在了上风位的方向,为沐小小挡了风。

    两人踩过软绵的沙滩,走到那处大石,也不将就,坐了來。

    沐小小很想问问童海言和李芸儿当初的事,可是,她也知道,那毕竟是人家的**,她不好探问。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童海言居然自己说出來。

    而在他口中,她却听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故事。

    原來,童海言和李芸儿是中学同学,初三的时候,李芸儿转学到他所在的学校,然后,第一眼,她就喜欢上了童海言,那时候的她,嚣张跋扈,任何接近童海言的女生都被她警告、甚至威胁恐吓。

    后來,他家里为他举办了个生日宴会,邀请了他班上所有的同学,而李芸儿高调出现,无时无刻的不表现出对他的好感,还刻意的讨好了他妈妈,在他妈妈面前,她表现得大方得体,端着世家千金的名媛气质。他妈妈当即就喜欢上了她。

    而她从那以后就经常找各种理由到童家來,同时,在学校,她更是以童海言女朋友自居,童海言否认过一次之后,就不想再理会她了,他觉得这样的女生实在是太无聊了。

    就这样,被她缠了几年,他出国了,原本以为这样就躲开她了,谁知道她居然也出了国,虽然沒能和他进同一所学校,但是,毕竟在同一座城市。也许是因为在异国他乡,也许是因为她似乎改变了些,总是,在大学的三年里,他觉得她顺眼了很多,不再像以前那么嚣张跋扈了……

    再后來,他还是和她在一起了,其实那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对她到底是怎样一种感觉,说是爱情吧,好像又不是,更多的反而是因为在异国他乡,想要寻找一些温暖的安慰。

    两人住在一起一年后,他开始忙碌起來,忙碌的后果就是她不停的抱怨他,说他总是将她扔在家里,让她一个人品尝寂寞!

    “寂寞,多好的借口,为什么有的人耐住了寂寞,有些人就耐不住呢?”童海言冷笑着说。

    沐小小却已经明白了,看來是李芸儿耐不住寂寞,居然背叛了童海言。

    可是,她不是非常喜欢童海言吗?为什么还会耐不住寂寞背叛呢?

    虽然沐小小心中有疑问,可是,她沒有问,这种事,关于男人的自尊问題,童海言肯开口告诉她,她就已经觉得很难得了。

    “说起來,其实,她也沒有她说的那样爱我而已。”童海言无所谓的说,仿佛说的是别人的事一般,“不过,这样也好,因为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她,这样结束反而对谁都是好的。”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