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海言的笑容阳光而灿烂,可是,在这样的夜晚,在这样的房间里,他的眼眸似乎拢了一层水汽,带着点儿朦胧的蛊惑味道。

    沐小小忽然就觉得房间的温度似乎升高了些。

    “这是我妈给我准备的。”沐小小一时之间有点儿找不到话说。

    童海言难得看到沐小小这样的神情,忽然愉悦的低笑了一声。

    沐小小被他这一笑,心一慌,差点儿落荒而逃。

    “那个,那你就休息吧,我回去了。”沐小小说着就要离开。

    童海言却忽然拉住了她的胳膊,“这么早你睡得着?”

    沐小小浑身紧绷着,“那个,明天的是户外训练,早点儿休息。”

    童海言看着沐小小紧绷的样子,叹息一声,“小小,和我在一起你很紧张吗?”

    沐小小的情绪被他说破,脸上顿时露出尴尬之色,意识的否认:“我沒有。”

    “你有!”童海言忽然靠近了她。

    沐小小吓得后退一步,后背直接抵在了门上。

    “还说不紧张?”童海言笑着说,伸手撩起她的一缕发丝,在手中把玩。

    沐小小完全沒有想到童海言觉得也会调戏女人,一时之间有点儿反应不过來。

    童海言看着她呆愣的样子,忽然笑了笑,忽然倾身凑近了她,作势要亲吻的样子。

    沐小小忽然闭眼侧头,双手前推,很明显的拒绝动作。

    童海言眼中滑过一抹失落,一个吻落在她的脸上,然后很快后退了两步,“好了,赶紧回去睡吧,养足精神,明天早起。”

    周身的压迫感消失,沐小小心中松了一口气,尴尬的笑了笑,“那你也早点儿休息。”说着逃也似的离开了童海言的房间。

    童海言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嘴角一抹苦笑,叹道:“任重道远啊!”

    ……

    沐小小很快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之后,她才大口的喘息起來。

    刚才的感觉,真的很危险,男人眼中的征服**那般的强烈,她忽然觉得,现在的童海言好像有点儿不一样了。

    重重的叹息一声,沐小小这才想到将房卡插到卡槽里开灯。

    灯一亮的瞬间,沐小小觉得一个黑影当头罩。

    一声尖叫被封在了嘴里。

    沐小小惊慌失措的挣扎,却很快看清,眼前之人居然是苏岩!

    他紧紧的将她压制在门板上,一手按住她的肩,一手扶住她的脸,粗暴的吻着她!

    沐小小心中的惊惧很快被愤怒代替,想也不想的提膝就要撞向男人的某处。

    苏岩却眼明手快的按住了她的腿,然后放开了她的唇!

    “苏岩,你这个疯子,你怎么会在我房里?”沐小小对他又打又踢,像个小疯子。

    苏岩也知道刚才吓坏她了,可是,想到她和童海言刚才在房中也许也做着他对她做过的事,他就觉得受不了!

    沐小小说得对,他是要疯了!

    他不能娶她,可是,又做不到让她嫁给别人,一想到她可能会承欢在别的男人身,他就浑身疼痛难捱!

    所以,就算难受,他还是跟了來。

    苏岩的手指轻轻的在她唇上摩挲,“他刚才有沒有亲你?嗯,有沒有?”苏岩的目光落在她嫣红的唇瓣上,心底升起熟悉的渴望,那渴望却又带着浓烈的妒忌。

    “苏岩,你这个变态,谁让你进我的房间的,你给我滚!”沐小小低吼着,脸上满是愤怒的神色。

    她的房间虽然在尽头的位置,但是,对面和左边都是公司的人,她怕她的声音高了让别人听了去!

    苏岩面色难看,看着她愤怒的神情,看着她推拒的模样,心中又痛又恨,那浓烈而交织的复杂感觉让他心口发疼!

    终究,他再次狠狠的低头,擒住她的唇,死命的吮吸起來。

    沐小小对着他又打又踢,却丝毫不能撼动他。

    他强势而霸道的品尝着她,不顾两人口中那弥漫的血腥气,他不想放开她,不想放开!

    沐小小心中又气又恨,可是,身体却在他的挑/逗,变得火热起來……

    “苏岩,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放不仇恨,你不要我,还要我嫁给海言,好,我嫁,可是,你这样对我又是什么意思?”嘴巴得到自由的时候,沐小小满脸苦涩的问。

    苏岩却仿佛沒有听到她的话一般,唇舌在她的颈脖间流连,落一朵朵娇艳的红梅……

    “苏岩,你到底要怎么对付我?”好一会儿,得不到苏岩回答的沐小小再次问道。

    男人埋首在她的胸前,对那两捧雪,爱不释手!

    “苏岩,海言不是你的好朋友吗?你就这样对待他的女人吗?”沐小小忽然冷笑着说。

    “他的女人”四个字仿佛一道惊雷,一子让苏岩清醒了过來。

    可是,清醒过來的男人脸上却是暴怒的神情,“你是我的女人,这辈子都是,就算嫁给了童海言,你也永远是我的人!”苏岩低吼着说完,将沐小小猛的抱起扔到床上!

    虽然沒有摔痛,但是沐小小也被摔得七晕八素,还沒有爬起來,苏岩高大的身型就已经压了來。

    他的强势与霸道让沐小小心中害怕,上一次被强/暴的可怕经历再次浮现在脑海里,沐小小禁不住尖叫了起來。

    沐小小的反应让苏岩一愣,不过,他很快俯身捂住了她的嘴巴!

    沐小小却趁机一口咬住了他的手掌,很用力很用力的咬着!

    苏岩“嘶”了一声,却沒有动,任她死死的咬着。

    很快,鲜血一滴滴的落在她的衣领上,浸入、晕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沐小小觉得两颊酸软了,她才放开他。

    他手掌的方的位置上,一个深深的牙印,有鲜血在缓缓的流出……

    沐小小看着那深深的印子,一时之间有点儿反应不过來。

    苏岩却看着她微张的唇瓣,染上了鲜血之后,带着一种妖艳的魅惑,让他禁不住的喉头一动,再次俯身去,轻柔的、带着让人心颤的珍惜,吻住了她!

    而沐小小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刚才那带血的痕迹吓到了,还是被他忽然的温柔迷惑了,她沒有动……

    女人难得的安静让男人心中越加的温柔起來,他的动作越加的轻柔起來,一边亲吻着,一边低喃着她的名字,那一声声,饱含着无尽的深情和无奈,极爱和极恨,那么矛盾,却又同时出现在他的声音里。

    沐小小仿佛被这样极至的矛盾蛊惑了一般,脑海中浮现出往日两人的甜蜜和幸福,仇恨和伤害都远去了……

    她缓缓的伸出双手环在了他的脖子上……

    (以省略三千字,各位妹纸自己脑补吧,随便你是香艳也好,火爆也好……)

    ……

    一夜纵欢的后果就是早上沐小小连床都起不來了,浑身的酸软让她想起了昨夜的一切!

    她恼恨的捶打着枕头,恨自己这次居然沒有拒绝苏岩!

    可是,不管她怎么不愿意起床,童海言却已经在外面敲门了。

    用了厚厚的一层遮瑕膏遮住脖子上的红印之后,沐小小拉开了门,童海言看着她睡眼惺忪的样子,笑道:“怎么了?昨晚沒有睡好?”

    “嗯,有点儿认床,半夜才睡着。”沐小小随口扯了个慌。

    “走吧,吃了早饭,训练就要开始了。”童海言很自然的去拉她,沐小小也沒有躲,她现在浑身酸软得不行,一步都不想走。

    这时候,苏岩迎面走了过來,看着两人交握的手,他的眸光闪了闪,却先看向了沐小小。

    “苏岩,早。”童海言笑着打招呼。

    苏岩面上挤出一丝笑容,“今天的活动量稍微大了点儿,海言,你照顾好我妹妹。”

    童海言面上笑容不变,他身旁的沐小小却顿时苍白了脸。

    妹妹!

    他刚才居然叫她妹妹!

    哈哈哈,如果她是妹妹,那他昨晚为什么还要爬上她的床,为什么还要将她压在身!!!!

    沐小小身形不稳,摇晃了一,靠在了童海言身上。

    童海言一怔之,搂住了她的腰。

    而苏岩的眸光却是一沉,忽然转身离开了,双手紧紧的握着,指尖狠狠的掐在掌心,他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

    沐小小望着他的背影,心中又痛又冷!

    “小小,你怎么了?”童海言这时候才发现沐小小面色苍白得吓人。

    沐小小调整了一姿势,轻轻的摇摇头,“沒事,估计是饿了,血糖低了。”

    童海言担忧的看着她,“那赶紧去吃饭吧。”

    沐小小点点头,站直了身子,童海言轻轻的牵起她的手,向餐厅走去。

    身后,嘉敏看着两人相偕离开的背影,眼中是羡慕妒忌恨啊。

    “别看了,走吧。”嘉敏的男朋友看着她又盯着童海言看,满脸的不悦之色。

    “你刚才听到了吗?原來苏小小居然是苏总的妹妹?”嘉敏挽着自己的男朋友,八卦的说,“我就说嘛,看苏小小就不是一般人,苏总那冷漠的样子,我看得都觉得冷,她却能若无其事的面对他,搞了半天,他们居然是兄妹!”

    “得了吧,还兄妹呢,情妹妹吧,沒看刚才你们苏总看她的眼神,那是妒忌,如果不是情妹妹,他能妒忌童海言?”

    “你是说,他们是三角恋?好复杂啊!”

    “嘘,这种事,可别乱说,那可是你老板,当心炒你鱿鱼!”

    “我知道,我又不是傻子,这种事,心中yy就好了,我才不会说出來呢。”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