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小小对童海言忽然积极了起來,剩的两天时间里,她和童海言几乎形影不离,除了睡觉,任何时候,有沐小小的地方就会有童海言,是个人都能看出两人的感情在升温。

    沐小小完全无视了公司里那些羡慕妒忌恨的目光和议论纷纷,她心中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和童海言重新开始,用最快的速度嫁给童海言!

    对于沐小小忽然的转变,童海言心中又是欢喜又是忧虑,因为她的转变太突然,不过,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小心翼翼的维持着这样的亲密。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结束了,最后的三个小时是自由活动时间,沐小小和童海言决定一起去骑马。

    沐小小从來沒有骑过马,这里有一个小小的马场,虽然那些马看起來不太神骏,但是,沐小小还是很有兴趣。

    童海言耐心的给她讲解着骑马的一些注意事项,边上的工作人员也笑着说:“小姐不用担心的,我们马场的马都是最温顺的,不会有事的,而且,你要是害怕的话,我们的工作人员可以帮你拉缰绳的。”

    听他们这样说,沐小小心中也就不那么害怕了。

    童海言一边给她戴安全头盔,一边鼓励的笑笑。

    开始的时候,沐小小还是比较小心的,坐在马上让工作人员牵着马慢慢的围着马场走,马场里全部都是沙子,就算摔來其实也不会痛的,一圈來,沐小小胆子也放开了点儿,让工作人员骑马牵着她的马慢跑,两圈來,沐小小虽然屁股被颠得有点儿痛,但是,兴趣却更大了。

    看着后面单人独骑,英俊潇洒的童海言,沐小小忽然觉得豪气顿生,要求自己拉缰绳,自己骑。

    工作人员离开之后,童海言很快骑马跑到她身边,两人齐头并进。

    沐小小有点儿小兴奋,倒是童海言还微微有点儿紧张,生怕沐小小出事了,眼睛一眨不眨的注意着她。

    沐小小看着童海言紧张的样子,笑着说:“沒事的,再说我做好了安全措施,倒是你,只戴了个头盔。”

    童海言笑笑,在国外的时候,他最喜欢的一项运动就是骑马,技术熟稔的他戴着头盔就已经可以了。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驱马慢行,心情都不错。

    忽然,不远处响起尖叫的声音,接着,一辆卡丁车忽然冲出了水泥路,向着马场的方向重來……

    轰鸣的发动机声音让马儿们不安的躁动起來。

    “轰隆”一声,卡丁车狠狠的撞击在马场的围栏上,停了來。

    一截栏杆“砰”的被撞出來,狠狠的打在沐小小马儿的屁股上,马儿痛嘶一声,猛的奔跑了起來。

    沐小小尖叫起來,被那马儿带着奔了出去。

    “小小!”童海言大惊之色,一抖缰绳,一夹马腹,就追了上去。

    沐小小的马儿却卯足了劲儿的奔起來,沐小小坐在马背上东倒西歪,随时都会掉來。

    童海言脸都白了,驱马跑得更快了,慢慢的追上了沐小小的马。

    可是,很快,马儿就跑到了弯道的位置。

    童海言眼中露出惊恐的神色,以沐小小的姿势,这个弯道肯定就会被摔來啊!

    马场中的工作人员也很快追了上來,但是,却始终追不上沐小小的马。

    离她最近的,终究还是童海言。

    马儿习惯性的围着马场奔跑,很快进了弯道。

    沐小小脸色煞白,脑海里一片空白,怎么想也想不起刚才童海言说的那些注意事项。

    “小小,伏身子!”童海言终于在外围追上了她,大声的提醒她。

    可是,一声尖叫过后,沐小小因为马儿的颠簸和惯性,被甩了出去。

    童海言也顾不上控自己的马儿了,脚一蹬,伸手就去接沐小小。

    沐小小脸儿惨白,紧闭着双眼,可是,却很快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还沒有來得及睁开眼睛,就跌落在地上,溅起无数沙。

    作为肉垫的童海言还沒來得及询问,就看到后面无数匹马儿奔來,心中大惊,意识的抱着沐小小一个翻身,又将她护在身。

    随着马儿的一声长嘶,一匹马儿人立而起,之后跳转了方向,落碗口大的蹄子,其他马儿从两人身边奔而过!

    一时间,沙无数,弄得地上的两人满头满脸。

    “先生,你们沒事吧?”工作人员很快马來扶两人。

    而童海言看着身满色苍白如纸的沐小小,不禁心疼的问:“小小,怎么样?有沒有受伤?”

    尘埃落地,沐小小这才从惊吓中缓过神來,眼泪一子就出來了。

    “怎么了?是不是伤到哪儿了?”童海言一子急了。

    沐小小这才摇摇头,“我沒事。”只是吓坏了。

    童海言松了一口气,赶紧拉着沐小小起身。

    “两位还是先去医务室让医生检查一吧。”工作人员听说沒有受伤,松了一口气,却还是不放心的说。

    童海言点头,扶着沐小小在工作人员的带领,去往医务室。

    而苏岩这时候也得到通知赶了过來,看着两人灰头土脸,一脸狼狈的样子,心中一紧,“海言,怎么回事?”

    “沒事,出了点儿意外。”童海言沒有多说,“我们先去医务室。”

    苏岩见两人能走能动,也放心來,只是看着沐小小面色苍白得吓人,心中担忧,却沒有再说什么。

    一行人去了医务室,这时候,沐小小才看到童海言的膝盖受了点儿伤,有点儿肿。

    医生建议到医院去做个详细的检查,因为怕伤到筋骨,这不是小事,这里的医务室毕竟条件简陋,医生暂时只开了点儿活血化瘀的药,有外敷的、有内服的!

    沐小小看着童海言的膝盖,想到医生说可能伤到筋骨,心中难受极了,抱着他的胳膊,眼泪大滴大滴的落了來。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痛?”看着沐小小忽然哭成这样,童海言一子急了。

    沐小小却忽然扑进童海言怀里,大哭了起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医生,他的腿会不会变成瘸的啊?”

    医生:“……”

    苏岩始终一言不发的站在一边,面色沉沉的。

    留汪副总带领公司的员工,并找人來解决这次的意外事件后,苏岩开车先带着沐小小和童海言离开了。

    车上,沐小小依偎在童海言怀里,眼中一片氤氲的水汽,小脸依然煞白煞白的,咬着唇不说话,如果刚才那马场工作人员的骑术不是那么好的话,那碗口大的马蹄落在他身上,肯定会踏碎他的骨头的……

    童海言也一言不发,看着怀里的小女人,想着刚才惊魂的一幕,他现在还觉得胆寒,如果刚才沐小小真的甩來,那么,受伤的肯定就是她了……

    “海言,以后不要做那样的傻事了,知道吗?刚才多危险啊,那马蹄要是落在你身上……”沐小小说不去了,她连想都不敢想。

    “好了,乖,都是意外,意外知道吗?最重要的是,你,沒事就好了。”童海言抚摸着她的头发,脸上露出阳光般的笑容,是的,还好她沒事!

    而开车的苏岩从后视镜上看着两人你侬我侬,相拥在一起的模样时,脸色变得前所未有的黑,手死死的扣在方向盘上,青筋暴露,胸腔里有一团火在燃烧,仿佛要将他整个人都烧掉一般……

    一个小时后,苏岩将两人送到了解放军医院,门口,沐小小看着苏岩,道:“谢谢苏总了,到这儿就不麻烦你了,我会照顾好海言的!”

    说着,扶着童海言离开。

    苏岩坐在车上看着两人相偕离开的背影,眼中一片赤色。

    他妒忌,疯狂的妒忌!

    可是,妒忌又怎么样?

    他什么也不能做!

    这一刻,苏岩简直痛得呼吸都沒有了……

    ……

    走进医院之后,沐小小将童海言扶到椅子上坐好,然后她去排队挂号。

    而童海言这时候才回头透过玻璃门看向外面的苏岩,他看到苏岩脸上闪过的妒忌之色,看到他不甘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心中有点儿不悦,却又觉得欢喜。

    沐小小果然说得沒有错,她对苏岩的感情,不是他以为的那样。

    而苏岩,他能看出他依然喜欢沐小小,不然,他不会用那种妒忌的眼神看他,可是,童海言看不懂的却是他的痛和无奈!

    到底沐小小和苏岩之间是怎么了?

    看过医生之后,沐小小放心了些,还好沒有伤到筋骨,不过,看着童海言走路都不利索,沐小小心中又心疼了。

    打车将童海言送回他的高级公寓, 沐小小却沒有打算离开。

    扶他上床躺之后,沐小小就开始在他家里忙碌了起來,收拾东西,然后专门出去了一趟,买了很多的食材回來,最多的是各种爪子,猪蹄、鸡爪、鸭掌等等……

    童海言躺在床上无聊,单脚跳出房间,看着忙前忙后的沐小小,心中忽然涌起欢喜之色。

    “你怎么出來了?快进去休息!”沐小小正在厨房煲汤,忽然看到童海言站在客厅里,赶紧來扶他。

    “小小,我沒有那么娇弱。”童海言说着坐在沙发上,“再说,躺床上太无聊了。”他更喜欢坐在这里,这样才可以看到她的身影。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