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海言的膝盖在沐小小的精心照顾,终于慢慢的好了。

    走路已经正常了,上台阶也没有丝毫问题了,只要暂时不要做剧烈运动,都是没有问题的了。

    对此,沐小小心中是彻底的放心了来。

    两人也算是恢复了正常的工作,最近一段时间,公司里对于她和童海言之间的议论各式各样,女同事一面恭喜她将来要嫁入豪门,一面用羡慕妒忌恨的目光看她;男同事也恭喜她将来可以嫁入豪门,然后又用遗憾的语气说门不当户不对,以后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生活也会不容易……

    沐小小听了之后,笑笑,并不说什么。

    这天,戴菲菲忽然找到她,说两人好久没有聚聚了,晚上聚聚。沐小小当然门口答应,然后分别给家里和童海言打电话报备了一。

    班之后,两人在老地方见面,两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而让沐小小意外的是,戴菲菲居然说到了苏岩。

    “苏岩离开了东余,君纬说他去了云海。”戴菲菲一面观察着沐小小的神情,一面小心翼翼的说:“你和他之间,断干净没有?”

    沐小小叹息一声,“断没断干净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我和海言结婚了,和他的一切就成为了过去!”

    “唉……”戴菲菲这时候却忽然叹息了一声。

    “怎么了?你可不像是多愁善感的女人?”沐小小笑着打趣戴菲菲,听着她一声一个君纬的,想也知道她和君纬又和好了,但是,想到上次她和君纬之间的事,她不禁问道:“你和君纬又好了?那个怀孕的女人呢?”

    戴菲菲一听沐小小这样问,难得的居然脸红了,“嗯,君纬上次给我解释清楚了,后来,他的一个哥们站了出来,说那晚是他睡了那女人……”

    沐小小摇摇头,“菲菲,你真的打算和君纬在一起吗?”沐小小还是不看好她和君纬,君纬那男人和戴菲菲想要嫁的人完全不一样,甚至是背道而驰的,而且,君家势大,君纬妈妈和菲菲又不对付……

    “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也许恋爱个一两年分手吧。”原来,戴菲菲心中对这段感情也是没有信心的!

    一时之间,两人都沉默了来。

    “唉,这气氛我可不喜欢,不说那王八蛋,还是说你吧,马上就要成为童家少奶奶了,小小,以后你可是土豪了啊,我要好好的抱紧你大腿。”戴菲菲嘻嘻哈哈的说。

    沐小小嘴里塞的慢慢的,“好的,姐罩你!”

    戴菲菲笑得嘴角都列到后脑勺了,不过,很快,她又敛去了笑容,“唉,小小,你遇到的都是好男人,当然,除了那个杨瑞!”

    沐小小笑着摇头,“还有苏岩!”

    戴菲菲听了,却不同意了,“我觉得苏岩也是真心喜欢你的,只是他放不上一代的恩怨而已。”

    沐小小叹息了一声,“那种仇恨的确不容易放,不过,现在,我和我妈也不欠他什么了。”

    戴菲菲疑惑的看来,沐小小想了很久,终于道:“还记得裴敏荔的车祸吗?”

    戴菲菲点头,那天她和沐小小亲眼所见,后来从君纬那儿得知,是苏岩为沐小小报仇来着。

    “我妈在南湾也是出的车祸。”沐小小忽然转了话锋。

    戴菲菲一听沐小小这样说,眼睛顿时瞪大了,“你这意思,你妈的车祸也是苏岩干的?”

    “觉得不相信是吗?其实我也是不相信的,可是,后来,有人传了一段视频给我,原来,我妈妈回到东余在疗养院的时候,苏岩去看过我妈妈,当时他说,你这样的女人怎么可以这么命大,这样都不死,不过,我就不信你次次都这么好运……”

    戴菲菲捂住了嘴,眼中露出惊恐的神色,“怎么可能,苏岩他……”

    “我本来想要补偿他的,可是,你知道他说什么吗?他说要补偿的话,就以命赔命,赔他一条命,他就原谅我妈妈……”沐小小说道这里的时候眼泪忽然落了来。

    戴菲菲坐到沐小小身边,将她揽进怀里,好一会儿之后,她忽然说:“小小,苏岩应该不会买凶去害你母亲……”

    沐小小抬头看她,“什么意思?”

    “我记得你母亲失踪的那段时间,君纬说苏岩根本就没有派人去找伯母,那时候,他很痛苦,他不想他父亲收养你,那段时间,他除了拼命工作,就是烂醉如泥,而且,君纬说,那时候,他好像还自杀过……”

    “自杀?”沐小小一子愣住了,她完全想象不出苏岩那样的男人,居然会自杀?

    难道,她成为他妹妹,真的让他那么难受?

    可是,为什么签订收养协议那天,他在乎的却是苏建国给她的那百分之二十的恒瑞股份。

    “嗯,自杀,还是君纬忽然半夜去找他,才发现他居然吞了一整瓶的安眠药……”戴菲菲低声的说。

    “他……怎么会?”

    “而且,你还记得吗?你妈妈车祸的事,警察也查得很清楚,是酒驾惹来的意外。”沐兰出车祸的那段时间,戴菲菲陪着沐小小,知道一切调查的情况,“而且,你记得吗?童海言还专门去了警察那儿,了解情况的。”

    “那么说,我妈妈的车祸,和苏岩没有关系?”

    “嗯,你说苏岩和伯母的车祸有关,是有什么证据吗?”

    沐小小摇头,“没有证据,我只有那个视频。”

    “给你发视频的是谁?”戴菲菲关心的是这个。

    沐小小摇头。

    戴菲菲眉头皱起,“你那怎么觉得伯母的车祸和苏岩有关?就是那段视频吗?”

    “不是,那人先给我发了那视频,然后,他又给我发了短信,说,你以为你妈妈的车祸真的是意外吗?”沐小小急切的掏出手机,翻那个信息。

    戴菲菲面色却凝重了起来,“看来这人很懂得人的心理,他先给你发视频,让你看到苏岩对伯母说了那样的话,然后又反问了你那句话,让你意识的就会觉得,你妈妈的车祸是和苏岩有关!”

    戴菲菲的一番分析清晰有理,让沐小小的脑子清醒了一些,不过,“可是,苏岩的确也是有动机的啊,他恨我妈妈,想要以命赔命,裴敏荔只是泼了我墨水,他就让她出车祸!在他眼中,我妈妈是害死他妈妈的凶手,这么大的仇恨,他要杀我妈妈,也是想得通的啊!”

    沐小小一番分析也有道理,戴菲菲不说话了。

    沐小小这时候也翻出了上次收到的视频和短信,戴菲菲很快纪录了来:“我们应该找出这个发视频的人,也许他知道得更多。那时候就能知道苏岩到底有没有害伯母了。”

    沐小小沉重的点点头,如果真的不是苏岩的话,那……她和她妈妈,还是欠着苏岩……

    ……

    苏岩如今跟狗没有什么区别了!

    他完全没有想到,云青那个女人那么狠,他开始还以为她只是个文职教官,没想到她居然就是顾寒手的第一猛将,基地的魔鬼教官,当然让苏岩刮目相看的还是她的功夫!开始还不相信,但是,短短几天他就算是见识到了云青的厉害!

    基地有一个擂台,云青是擂台的不败擂主!开始的时候,苏岩还不相信,后来,有幸见识过云青的一次擂台比赛之后,苏岩的心肝儿都颤了颤。这女人真tm厉害!

    云青这女人不禁自己厉害,设计的训练方法也比较变态,他本来只是来玩玩儿的,但是,却没有想到被云青这女人押去跟着训练。其实说起来他的素质也是不错的,但是,放在这里,就……太不够看了。

    头一天,他被练得差点儿昏过去。第二天,他几乎起不来床,云青一阵嘲讽之后,他还是起来了,继续训练,然后……真昏了!

    第三天,训练依旧,他虽然难受,但是却开始慢慢的习惯了……

    就这样,每天被训练得跟狗一样,他再也没有时间去想沐小小了,晚上回到营房睡的跟猪一样!

    这样猪狗不如的日子,他过了半个月。

    晒黑了,变瘦了,但是,却更有力量了!

    这一天晚上,云青却忽然让人来营房找他,说有人打电话找他。

    在这里,学员当然是不能和外面联系的,教官却是例外。

    苏岩跑步去了云青的教官宿舍,云青正在上,见他来,指了指桌上的电话,“找你的。”

    苏岩疑惑,如今恒瑞有他父亲看着,不会有事,还有谁会找他呢?

    接起电话,电话那头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苏总,你好,我是李芸儿!”

    苏岩一愣,李芸儿,是谁?

    不过,这女人居然能找到这儿来还真是不简单的。

    “李小姐有事?”苏岩对不认识的人不想多说什么。

    “沐小姐马上就要和海言结婚了,苏总真的放得吗?”李芸儿的声音带着笑。

    沐小姐、童海言!这两个名字一子窜进苏岩的脑子,让他整个人愣住了,心却在这时候狠狠的揪痛起来,半个月没有想那个名字了,半个月心没有痛过了,如今,才一听到她的消息,心还是这么痛!

    苏岩这时候才想起这个李芸儿是童海言的前女友,全段时间和别的女人抢童海言弄得得满城风雨。

    “我的事不需要李小姐操心!”苏岩说着就要挂断电话。

    “我们可以合作!”李芸儿忽然急急的叫了起来,“我知道童家和苏家的联姻势在必行,可是,婚姻都是给别人看的。我们可以合作,你要沐小小,我要童海言!”

    好一会儿之后,苏岩才沉声问道:“怎么合作?”

    ……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