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余市大明山,半山腰,童氏豪宅。

    灯火辉煌,宾客如云,豪车云集,童宅外面聚集了东余市所有的媒体,镁光灯不停的闪烁着,不停有人惊呼出声,气氛异常热烈,门口大大的喜字透着喜庆的气息。

    今天是东余市海云集团公子童海言和恒瑞集团千金苏小小喜结连理的大喜日子,今天之前,童海言是东余市数一数二的钻石级单身贵族,风流倜傥的他绯闻女友说有半城也毫不为过。

    而,新娘苏小小,在今天之前,没有人知道恒瑞集团有过这样一位千金小姐,可是,就是这样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女人却捕获了童大公子的钻石心,于是,今天更多的人是想来看看这位苏家千金到底有多美丽,让风流倜傥的童大公子浪子回头,走进婚姻的坟墓。

    白天的盛世婚典,苏家和童家是严防死守,狗仔都被拦在了外面,新郎新娘来去都是护卫重重,根本就拍不到什么。

    晚上都舞会是狗仔们最后的期待了。

    这一场婚礼,他们如果什么也拍不到,那顾及就要被炒鱿鱼了。

    当一辆亮银色兰博基尼爱马仕驰而来时,顿时惹来狗仔一阵狂拍。

    车停之后,苏岩一身银色西装了车,然后,绅士的拉开副驾的车门,牵着一位女士了车。

    在东余,苏岩从来都是闪光灯的焦点,当然,他身边的女人也棉不了被一阵狂拍。

    不过,很快就有人惊呼出声,“是李芸儿!”

    苏岩身边的女人赫然就是童海言的前女友,曾经在格调会所为了争夺童海言和周雨大打出手的那个女人。

    她怎么会和苏岩在一起?

    李芸儿看着眼前盛大的场面,眼中露出恨意,这一切本来应该属于她的,可是,如今却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野女人也占有了!

    不过,她是不会就这样放手的!她没有接到苏家和童家的邀请,于是,她才成为了苏岩的女伴,这样,她才能顺利的走进这幢豪宅。

    苏岩的嘴角挂着笑,可是,心头一样憋闷得难受,他这才发现,即便在顾寒的基地被折腾得跟狗一样,一回到有她的地方,他的心还是禁不住的被妒忌所控制,特别是看到她和名字和他的名字紧紧的挨在一起时,他嫉妒得恨不得毁掉眼前的一切!

    两人相偕着走进了别墅,欧式大厅里,衣香鬓影,大家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话,正中的位置上,大家都热情的和新郎新娘和童家苏家人拍照。

    新娘沐小小,哦,不,苏小小一身鱼尾款的金色礼服,小鸟依人般靠在一身白色礼服的新郎童海言的怀里,她一脸幸福的笑,美丽的眼睛里仿佛落满了星光,璀璨逼人。

    苏岩被她一脸幸福的笑容被刺激得心痛难耐,每走一步都仿佛在尖刀上起舞!

    最终,他没有上前,拉着李芸儿去了后面的花园,花园里被灯光照得亮如白昼,客人也不少。

    “苏总脸色不太好啊。”李芸儿“咯咯”的笑着说。

    “你也好不到哪儿去。”苏岩语气嘲讽。

    “好了,一会儿她会回房换礼服,我们分开行动吧。”

    ……

    新房里,苏小小侧躺在床上,头埋进枕头里,连一个手指头都不想动,今天一天实在实在是太累了,虽然知道结婚是件很累人的事,但是,她却没有想到这么累!笑了一天,脸上的肌肉都僵硬了,这会儿她简直想就这样睡过去,不再起来参加那让人郁闷的舞会了。

    忽然,窗口一暗,一个人影跳了进来,悄无声息的落在地上,看着床上娇小的女人,身上订制的白色旗袍勾勒出完美的曲线,胸前鼓鼓的饱满简直有撑破衣服的趋势,高高的开叉,修长莹白的腿弯曲着,露出底/裤边缘的蕾丝边,性感妖娆。

    那人影眸光一暗,被禁锢、被压抑太久的**仿佛被一子点燃了,在他体内“砰”的爆炸了……几步上前猛的扑在了苏小小身上。

    苏小小大惊,正要呼救,嘴巴已经被堵住了,她圆瞪着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眼睛,这是一双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眼睛,苏岩。

    就在苏小小愣怔的瞬间,男人已经拉开了旗袍的拉链……

    苏小小这才反应过来,在他怀里挣扎起来。

    “苏岩,你想干什么!放开我!放开......”刻意压低的声音惊慌失措中带着乞求之色,她就知道他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她,这几天她都心中不安,但是,今天白天一天都没有看到他,她心中才放松来,却没有想到,这男人居然在这时候出现在这里。

    苏岩终于停了来,却并没有离开,望着身愤怒又惊慌的女人,抡起拳头狠狠的砸在边上的枕头上,眼中又恨又怒,仿佛嗜血的野兽,狠狠的看着苏小小。

    “苏岩,你疯了吗?你难道不知道今天是我和海言……”

    苏小小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再次被苏岩的吻堵住了。他不想听到她的名字和童海言的名字一同出现,他不喜欢!不喜欢!

    不同于刚才的霸道蛮狠,这一次,他万分的温柔,苏小小却尝到了心痛和不舍的味道。

    他心痛了,他不舍了,可是,这一切不是他的决定吗?不是他逼着她嫁给童海言的吗?

    “沐小小,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好一会儿之后,苏岩在气喘吁吁的苏小小耳边誓言般说道,苏小小抬头对上他眼眸,他眼中的情绪又恢复成了以往的深沉如海,仿佛一切尽在掌握。

    “你是我的女人,这一辈子都休想逃开!记住,你叫沐小小!”

    苏小小苦笑,“苏岩,你到底想怎么样?是你非逼着我嫁给童海言,如今你却说我是你的女人,有你这样迫不及待给自己戴绿帽子的男人吗?”

    “住口!”身上的男人恼怒的低吼,猛的擒住她的唇,又深又用力的吻了起来!带着惩罚的意味,却不知道是惩罚这个该死的女人,还是惩罚他自己!

    “是你来招惹我的,是你对不起我!”

    “苏岩,你混蛋!你走开,你把我当什么了!”苏小小低泣着控诉,却无力反抗。

    “当什么,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你和你那狐狸精的妈一样,贱!”苏岩低吼的怒骂,说出来的话完全不经大脑。

    苏小小眼泪汹涌而出,侧过头,不敢面对他,是,他们两人之间,是她对不起他在先,是她目的不纯的接近他,可是,那时候,他不也只是玩玩儿而已吗?既然大家都不是真心,为什么她要受到这样的对待!

    “叩叩叩”,敲门声却在这时忽然响起。

    “小小,你怎么样了?好了吗?”童海言温柔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带着几分关切。

    苏小小一惊,慌忙的抹着眼泪推搡着身上的苏岩。

    “你的新郎来了,你再不说话他就会开门进来了!”苏岩好听的声音这时候万分的邪恶,一边说一边侧头含住她的耳垂,吮吸、齿咬……

    “海言,你等一,我马上就好!”苏小小的敏感点被男人攻击,浑身颤抖着,声音暗哑的不像话。

    “小小你怎么了?”海言听出她声音有异,更加担忧的问,似乎一刻就要拧着门把开门进来。

    苏小小面色大变,一把推开苏岩,跌跌撞撞的扑到门上,将门抵住,幸好她刚才锁了门,“没什么,就是有点累了!”

    身后,苏岩已经贴了上来,火热的吻落在了她的颈脖之上,苏小小浑身颤抖着,几乎站立不稳,却死死咬着唇,回头狠狠的瞪着身后笑得邪肆的男人。

    门外,就是她的新婚丈夫,门里,她被另一个男人羞辱着,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

    “小小,你真的没事吗?”童海言站在门口不放心的再次询问。

    “唔——”刚要开口说话的沐小小却被苏岩狠狠的堵住了嘴!

    眼泪如雨而,耳边是男人带着邪笑的声音:“开门啊,开门让你的新婚丈夫看看你现在的淫/荡模样?”

    “求你,不要这样!求你……”苏小小惊慌失措,低低的哀求起来。

    “小小——”童海言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关切和担忧,一边喊一边敲门。

    “我没事,我再休息一会儿,一会儿来找你。”苏小小的声音已经变形了。

    “嗯,那你再休息一会儿吧,舞会还有一会儿才开始。”海言听着她小猫儿一般的声音,微微皱眉,温柔的嘱托道。

    “嗯,我知道了!”苏小小的声音低低的,带着一种怪异的感觉。

    门外的童海言眉头皱得更紧了,暗道,可能真是累坏她了。

    随着苏岩的亲吻,苏小小浑身颤抖着,心中却无限悲凉。

    “拜托,要做的话你就快点儿,一会儿我还要参加舞会。”苏小小咬紧牙关,拼命的压抑着,忽略男人在她身上点的火,声音冷漠,就当被狗咬了吧,反正,她从来都挣扎不过他。

    苏岩停顿了一,这该死的女人,居然叫他快点儿!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