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就那么想站在那个男人身边?想到刚才在面看到她笑颜如花的站在童海言身边,小鸟依人的模样,他心中的怒火就再次高涨了起来!

    “该死的女人,你给我记住,你是我苏岩的女人,这辈子都别想逃脱!”苏岩发狠的说。

    “哈哈哈,是啊,真可笑,我居然是你的女人,苏岩,别忘了,如今我也姓苏了,就算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你也是我名义上的哥哥,我想东余市肯定没人知道,堂堂苏大总裁是个意图强/奸妹妹的混蛋!”苏小小冷笑着说,每一字每一句都仿佛利剑一般刺向苏岩。

    “贱/女人,记住,你叫沐小小,别以为冠上了苏姓,你就真的是苏家的千金大小姐!”苏岩面上狂风暴雨一般的狠厉之色,“强/奸?当初是谁主动爬上我的床来勾引我的!果然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

    “是,我勾引你怎么了,我还勾引了海言……”苏小小几乎自虐一般的刺激着苏岩,心疼得她几乎窒息,她忽然觉得,干脆就这样死了算了,她太累了,她坚持不去了……

    她和他之间横隔了太多的东西,经历了那么多,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他呢?他还爱她吗?不爱了吧,不然怎么会逼着她嫁人呢。

    “住口!”苏小小媚笑的模样彻底的激怒了男人,苏岩猛的低头咬上她的后颈。

    疼痛袭来,苏小小禁不住尖叫一声,接着,身一热……

    疼痛,深入骨髓的疼痛伴随着那温热袭来,沐小小脑海中顿时一片空白,有什么东西在离开她……

    而怒意滔天的男人却丝毫没有发现她的异常,狠命的惩罚着她……

    门外,去而复返的新郎听到房间里异样的声音,眉头紧皱,一边拼命的扭动门把,一边使劲儿的拍门,“小小,你怎么了?开门!小小……”

    沐小小痛苦的被男人按在门上,脑海里一片空白。

    门外的童海言越听越心惊,忽然不顾一切的开始撞门……

    门里的沐小小几乎要昏厥了过去,身后,苏岩正狠命的要着她,门外,她的新婚丈夫终于发现了不妥,开始疯狂的撞门!

    “沐小小,你说他要看都你和我在办事儿会怎么样?”苏岩一边邪恶的说,一边狠狠的撞击着她。

    沐小小却觉得小腹坠痛得厉害,她浑身冰冷,意识变得模糊起来……

    苏岩的激动和兴奋很快消失了,因为沐小小的双腿间,鲜血淋漓,那颜色,让人心惊。

    苏岩的性致一子没有了,这才看到沐小小脸色苍白,已经昏迷了过去……

    ……

    当沐小小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阳光灿烂。

    她有点儿茫然的看着那一大片阳光,脑海里一片空白。

    “醒了?”头顶传来熟悉的声音,沐小小在一瞬的恍惚后很快惊恐的挣扎起来,可是,浑身无力的她怎么挣得过男人的桎梏。

    “你怎么在这里?”沐小小满脸的惊恐之色,本就苍白的小脸这时候简直都透明了。

    苏岩看着她惊恐防备的眼神,心中一痛,却还是温柔的抱着她,“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昨晚他是被吓坏了,焦急之,他叫来了作为宾客的宋梓鸣,这才知道,沐小小是忽然来例假了,他还以为她是……

    不过,经过昨晚那一出乌龙,苏岩心中已经有了新的计划,或许他们应该有一个孩子……

    这个想法,一经出现在苏岩的脑海里,就再也抹不掉了。

    沐小小被苏岩这么一问,沐小小这才想起她昨晚再次被这个男人**了!

    她的新婚之夜,在她的新房里,她被她名义上的哥哥强/暴了!

    沐小小顿时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她以为她可以和童海言幸福的在一起,过平静的日子,却没有想到,在离幸福一步之遥的地方,她被狠狠的拖入了深渊!

    苏岩看着她一子神色灰败,眼中的神采顿时就消失了,心中忽然闷闷的。

    “海言呢?”沐小小看了一,她还在新房里,可是,为什么她的丈夫没有回来?

    苏岩听沐小小问到童海言,忽然诡异的笑了笑,手一抬,按了遥控器,墙上的电视忽然开了,画面上,一男一女正激烈的亲吻着,正在做“晨间运动”,虽然没有看到正面,但是,沐小小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两人,一个是童海言,另一个,是李芸儿。

    “小小,别以为童海言是真的喜欢你,他和李芸儿四年,你以为一点儿感情都没有吗?”苏岩看着画面中的活春宫,意有所指,“他们就在隔壁!”

    沐小小这一刻,只觉得心都麻木了,原来,童海言的爱情,也不是真的。

    可笑她还以为童海言是真的喜欢她……

    “童家和苏家的联姻,其实受惠最大的还是童家!”苏岩不紧不慢的说。

    沐小小却无所谓的笑了笑,忽然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

    原来,爱情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相信的东西。

    “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沐小小忽然冷声说道。

    身后的苏岩愣了愣,看着怀里一动不动的女人,哪里舍得放手,可是,一刻,沐小小就忽然爬起拉开抽屉,将一把开信刀握在了手上,轻轻的抵在自己的脖子上,目光冷然的看着苏岩!

    苏岩完全没有想到这时候的沐小小居然会用自杀来威胁他!

    明明知道她不可能真的自杀的,因为她不会丢她的母亲,可是,他却不敢冒险,“小小,别这样,我们好好谈谈!”

    “你走!”沐小小目光死死的盯着他,没有丝毫的感情,手却用了力,一丝血痕出现在刀尖之上,映着血色肌肤有一种诡异的冰冷感觉。

    苏岩眸光一沉,起身,穿衣,离开,那自若的样子仿佛这里是他的家一般。

    ……

    童海言头昏脑胀的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了,睁开眼睛就看到怀里睡的香甜的女人,童海言眼中染着笑意,抬起女人的巴,想要亲吻她,却在一瞬吓得猛的跌了床!

    他像是见了鬼一般,面色难看之际,他四了看了看,才发现,这里根本就不是他和沐小小的新房,而是一间客房!

    可是,他怎么会在这里?更重要的是,他怎么会和李芸儿睡在一起?

    他记得昨天他发现新房中的沐小小似乎有点儿不对劲儿,想要强行撞门进去,这时候,却有一位客人拉着他,给他说恭喜,然后,还敬了他一杯酒,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那杯酒!

    看着床上睡得一脸满足的李芸儿,童海言只觉得心中大恨,他爬起来拼命的摇晃着李芸儿,地吼道:“李芸儿,你怎么在这里?”

    李芸儿是被童海言摇醒的,睁开眼睛就看到童海言阳光帅气的脸上满是阴霾之色。

    “海言,早。”李芸儿却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对童海言露出了个甜美的笑容。

    童海言却将她狠狠的从床上拖了起来,“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李芸儿痴痴的笑了两声,“海言,你是不是更想问为什么我们会睡在一起?”

    童海言面色铁青,一刻,他已经将李芸儿摔在了地上,大步往外面走去!

    他心中满是恐慌,昨晚是他和沐小小的新婚之夜,可是,他却……

    想到沐小小昨晚一个人独守空房,童海言感觉这事简直是太糟糕了!

    猛的拉开房门,却看到沐小小穿戴整齐的路过,两人都愣住了。

    沐小小看着童海言衣衫不整,想到早上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画面,心中忽然涌起厌恶的感觉,但是,她垂眼帘,掩住了万般情绪,“去收拾一吧,爸妈让一会儿回家。”沐小小嘴里的爸妈指的就是童海言的父母。

    这幢童氏豪宅是两人的婚房,童氏夫妇住在不远处的另一个别墅区里。

    沐小小脸上的神情很淡漠,那是一种让童海言感觉心慌的淡漠。

    她说完之后也不管童海言,往新房走去。

    “小小,昨晚……”童海言拉住沐小小的手,想要解释点儿什么,可是,开口之后却不知道怎么解释,说他被人药,被李芸儿**?不,这话说出去谁也不会相信的。

    沐小小回头冷冷的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说:“昨晚喝得那么醉,连房间都摸错了,赶紧去洗个澡,清醒一吧,我已经叫欢姐给你煮了醒酒汤了!”

    沐小小说完之后甩开他的手,毫不迟疑的离开了。

    童海言看着沐小小冷冷的神情,看着她挺直的背影,心中一子沉了去,昨晚的事,她都知道了!

    童海言忽然抬手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耳光,颓然的靠在墙上!

    完了,他和沐小小这一次,是真的完了!

    童海言心中又痛又恨,忽然回身将客房门关上。

    坐在地上听着门口童海言和沐小小的对话,李芸儿嘴角勾起得逞的微笑,可是,一刻,童海言却沉着脸走了进来,眼中一片狂风暴雨……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