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期盼太多,期盼太大,失望的时候就会加倍的痛苦。

    虽然沐小小不确定她是不是爱着童海言,但是,她已经选定了他要过一辈子,就打算一心一意的守着他过日子,可是,现实却是那般的残酷!

    她的新婚之夜,估计是全世界最无稽的新婚之夜,新娘被她名义上的哥哥**,新郎和他的前女友在一墙之隔翻云覆雨……

    从童家老宅出来后,沐小小并没有上童海言的车,“我还有事,你忙你的吧。”沐小小面无表情的说。

    童海言看着沐小小冷着脸,心里满是愧疚,“小小,蜜月的事……”

    “你看着办吧。”沐小小并没有取消蜜月的打算,她如今冷着脸,不仅仅是因为昨夜童海言和李芸儿的事,更多却是她自己理不清自己的思绪,她并没有怪童海言,毕竟,她和童海言彼此彼此而已,他和李芸儿纠缠不清,她和苏岩何尝不是如此呢。

    可笑她还以为和童海言结婚之后就会有一个新的开始,其实,她的生活,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上了出租,沐小小去了上次belle带她去的那个拳击俱乐部,这时候的她,特别的需要发泄一,不然,她觉得自己会被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弄疯的!

    掏出vip卡,沐小小当然得到了最好的接待。

    “沐小姐,你好。”意外的是,接待她的居然是上次那个陪练。

    不过,沐小小却并没有记住他的名字,有点儿小尴尬。

    那陪练似乎也知道沐小小没有记住他的名字,丝毫不介意的笑着再次介绍自己:“我叫向征。”

    沐小小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今天是想做健身训练还是……”

    “发泄!”沐小小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

    向征一看她的心情不太好,赶紧引着她去了发泄部落!

    熟门熟路,沐小小不选择摔东西了,直接戴着拳击手套对着向征就是一阵毫无章法的乱打。

    她打得很用力,打得很疯狂,小脸上渐渐露出伤心和绝望的神色,打到最后,她浑身无力,趴在地上,号啕大哭起来。

    向征看着地上痛得惊天动地的女人,心中忽然一疼,她到底遇到了什么伤心事,居然哭得如此伤心欲绝……

    向征没有劝她,只是在一边静静的陪着她。

    人就是这样,越是难过的时候,越是需要将情绪发泄出来,不然,终究伤的是自己,如今她这样大哭,比刚才疯狂的踢打其实更好,至少,情绪得到了宣泄,哭过之后,她应该就会好点儿的吧。

    不过,这位沐小姐是belle小姐的朋友,这时候是不是应该通知belle小姐一声呢?

    沐小小哭到声音嘶哑了,才慢慢的停了来,缓缓的爬起来,向征扶着她坐了来,“眼睛是不是很难受?”哭得时间太长,眼睛自然变得干涩红肿。

    沐小小的呼吸还不太顺畅,向征扶着她坐到椅子上,“我去给你拿点儿水,再取点冰敷一眼睛。”

    沐小小点点头,很快向征就拿着东西回来了,让沐小小躺在长椅上,向征小心翼翼的拿着冰袋在沐小小的眼睛上来回的敷着。

    沐小小这时候才平复了情绪,接过向征手中的冰袋,“谢谢,我自己来吧。”

    当沐小小娇嫩的手指触到向征的大手时,他的心狠狠的狂跳了几,他赶紧松手,将冰袋让给沐小小,然后局促的站在一边,目光热切的望着躺在椅子上的沐小小……

    门外,一个高大的身影静静的矗立着,看着里面的一切,眸光深沉……

    沐小小恢复了点儿体力之后,去淋浴收拾一番,当温热的水洒在她身上带着汗水时,她觉得浑身都舒畅了!

    ……

    二楼的小包厢里,沐小小看着坐在沙发上姿态优雅的流年时,脸上忽然扬起了笑容。

    流年也不说话,将一杯酒向前推了推,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

    沐小小走过去坐,拿起流年递给她的酒,认真的看了起来,鸡尾酒,七种颜色,一层一层,颜色分明,绚丽至极。

    “它的名字叫彩虹!”流年看着她拿着酒杯认真看酒的样子,淡淡的笑着说,“这是我们碧海云天的招牌鸡尾酒,这种酒虽然很多人会调,但是,一般人最多只能调出五种颜色,很少有人能调出七种颜色,而且,每一种颜色还如此分明,就和最绚丽的彩虹一样。”

    “是真漂亮。”沐小小拿着酒,有一种舍不得喝的感觉。

    “人生就像这彩虹一样,有很多种颜色,有得意,也有失意,有成功,也有失败,但是,一切的一切,总归会过去的。”流年意有所指的说。

    沐小小看着流年淡然的笑,拿起酒杯,慢慢的喝了一口,甜中带着酸,片刻之后却又泛着微微的苦……

    “果然如此。”沐小小笑着说,然后看向流年,“谢谢。”

    “我们是朋友不是吗?”流年笑着回了一句,看向沐小小的目光很温暖。

    沐小小很喜欢这样淡然的流年,两人不仅随意的聊了起来,流年毕竟年长几岁,社会阅历也比沐小小丰富很多,虽然说的话仿佛只是不经意间说出来的,但是,一番闲聊来,沐小小却觉得获益匪浅。

    她想,良师益友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想到流年的先生顾寒,沐小小心中有点儿好奇,她如今对顾寒也是有所了解的了,但是,上次看到顾寒看着流年的眼神,那种宠溺那种疼爱,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爱意,她能清晰的感觉到。

    同样是霸道强势的男人,流年却将顾寒收拾得服服帖帖的,而她却被苏岩吃得死死的,被他威胁,被他逼迫,她很好奇,流年是怎么做到的?

    沐小小小心翼翼的问了出来。

    流年看着沐小小叹息一声,“听过一句话吗?怕老婆的男人其实是爱老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沐小小却明白了,这其中的关键,还是在于男人,男人愿意宠着、爱着、疼着,那肯定就会对女人百依百顺,服服帖帖,如果这男人不在乎这女人,不喜欢、不爱,他又怎么会依着女人呢?

    沐小小苦笑了一声,不再说话,一边慢慢的品尝那杯彩虹,一边思考着要怎么处理她的婚姻!

    ……

    沐小小和童海言分房了,可笑的是,他们的分房就是从新婚之夜开始的。

    不知怎么的,童海言答应分房而睡的时候,沐小小心中松了一口气。

    童海言是痛苦的,好好的一场婚姻,却因为那个意外变成如今的模样,他恨李芸儿的同时,也恨他自己!

    但是,沐小小完全没有想到,她的分房而睡反而便宜了某人。

    晚上,因为例假来肚子有点儿不舒服的沐小小早早的洗了澡,躺上了床,一时睡不着,找了本书看。公司里她已经不方便去上班了,今天和流年聊过之后,流年说可以让她到俱乐部去上班,做客户经理,不过,前提是要懂点儿管理知识,所以,她回来找了本书看看,临时补一补。

    别墅里很安静,二楼只有她和童海言两人住,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童海言选择了和她的房间相隔最远的一个房间。

    沐小小也不多想,她如今还不知道怎么面对童海言,要她和过去一样当朋友吗?她做不到。当丈夫,更做不到,陌生人,也不可能。所以,她决定先不管这些烦心事了,顺其自然吧,该咋咋地!

    好久没有看书了,加上今天精神不是太好,看了一会儿沐小小手中的书就滑落了去……

    苏岩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靠在床头,手边一边企业管理的书,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肩头,脸色还不太好,整个人陷在薄被中,看起来异常的娇小可怜。

    想到昨晚的乌龙事件,苏岩心中又是气又是心疼,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女人每个月来事儿居然那么吓人,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她是有身孕流产了呢。

    当然,其实是苏岩不知道,为了婚礼,沐小小最近是累到了,所以,例假却忽然提前,而且,量多得吓人。

    苏岩走到门口,将门反锁,然后才回到沐小小身边,将她手边的书拿起来放到桌上,然后脱了外套,掀被上了床,小心翼翼的将沐小小搂进怀里。

    也不知道是累的,还是苏岩的动作太轻柔,总是,一番动作来,沐小小并没有醒,反而在苏岩的怀里扭动了两,寻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苏岩看着她贪恋着他怀里的温度,唇角不自觉的勾起,眼中满是宠溺的色彩,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

    妹妹又怎么样?嫁给别人了又怎么演?她始终是他的女人,这辈子,就只能属于他!

    苏岩很满足的拥着沐小小,大掌隔着睡衣在她身上一番抚摸,低头轻吻她的唇瓣,却只能浅尝辄止,因为,他怕吵醒了她。

    不过,这一番轻抚之,他的身体还是很快起了反应,苏岩暗暗叫苦,不敢再乱来,老老实实的抱着沐小小,一只手放在她的小腹,这是昨天晚上宋梓鸣说的,女人来例假的时候,腹部保暖很重要,所以,他的大手带着惊人的热力熨烫着她的腹部,希望让她舒服点儿……

    而睡梦中的沐小小觉得全身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