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小小一夜无梦,好眠到天亮!

    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外面的阳光倾泻进來,温暖舒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沐小小闭上眼睛,慢慢的深呼吸,静静的享受着晨光。

    好一会儿她才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面不远处的游泳池里,一个矫健的身影在水中滑动,正是童海言。

    沐小小的好心情一子沉静了來。

    童海言在游了几个來回之后,上了岸。

    阳光,修长健美的体魄,每一寸肌肉都充满着力量。肌理分明,线条优美,皮肤的颜色看起來很健康,一滴滴水珠折射着阳光,为他浑身上陇上了一层莹莹光芒……

    就算沐小小不是花痴,这时候也不禁看的愣住了。

    童海言拿起大大的毛巾裹在身上走出了沐小小的视线。

    沐小小这才回了神,暗骂自己花痴。

    本來想等童海言离开她再去的,可是,童海言却敲响了她的房门,“小小,我们能谈谈吗?”

    沐小小沒有开门,只是淡淡的说:“海言,再过几天吧,我想冷静冷静。”她想好好的思考这一段婚姻应该怎么走。

    门外的童海言叹息一声,离开了。

    沐小小静静的呆在里,听着他的脚步声越來越远,心中松了一口气,这时候,手机却响了,是短信息。

    沐小小拿起來一看,是童海言发的。

    “小小,我知道这时候什么样的解释你都不想听,可是,我还是要说,那晚的事是一个意外,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那样!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但是,我还是要说,对不起。”

    对不起?不,他沒有对不起她,因为她那晚也和苏岩在一起,她……

    她也背叛了他。

    可是,她要怎么和他说呢?

    心烦意外的沐小小将手机扔到一边,楼吃饭。

    就这样,住在一起的两个人,因为沐小小的刻意避开,整整一周,都沒有碰过面。

    这段时间,她都是去顾寒的拳击俱乐部打发时间,在里面玩儿一会儿,然后和流年说会儿话,越是和流年接触,她发现自己越是喜欢她,流年的美丽,流年的设计才华,还有流年的幸福,都让她羡慕!

    这时候,看到别人幸福,她才觉得人生还有希望,还有点儿期盼吧。

    离开俱乐部的时候已经不早了,流年让人送她,她也沒有推辞,却意外的在停车场看到了苏岩,正和一名身材高挑、性感的女人热吻!

    沐小小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感觉,却很快的转开了视线,她不想多看那个男人一眼!

    回到家的时候,欢姐告诉她说,童海言打电话回來说晚上有应酬,会回來得很晚,让沐小小不要等她!

    沐小小淡淡的笑了笑,也许沒有那一晚,他们的婚姻真的会很幸福!

    可惜,这世界上,,沒有如果!

    沐小小一个人吃了饭,在院子里走了走,然后才回了房。

    谁知,一进房门就看到一个不该出现在她房中的人。

    “你怎么会在这儿?”沐小小看着苏岩惬意的坐在她的床上,一脸的防备之色。

    沐小小忽然觉得这幢房子太不安全了,怎么这个男人任何时候都能踏入她的私人领域。

    苏岩看着沐小小防备的样子,眉头微微一皱,“我天天晚上都在这里,只是你沒有发觉而已。”

    是的,这几天其实他天天都睡在她身边,只是,他总是在她睡着之后出现,在她醒來之前离开。

    沐小小眼中滑过疑问,“你什么意思?”

    “你沒觉得这几天晚上你睡得特别香甜吗?”可怜的是他而已,天天抱在怀里,看得到、摸得到,却偏偏不能吃,那种煎熬……不过,那也是他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你对我药?”沐小小脑海里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要不然,一个大男人睡在她身边,她怎么不知道。

    “你觉得我舍得对你药吗?”苏岩说着站了起來,走向她。

    沐小小却吓得后退,新婚之夜那些不堪的回忆一子拥入脑海,这个男人是疯的!意识的转身就想要逃走。

    可是,苏岩却大步上前,按在了门上,将她困在方寸之间。

    沐小小的心一子就提了上來,眼中露出惊恐之色,那晚,就是在这里,她被这个男人……

    “苏岩,我和海言已经这样了,你到底还想要怎么报复我?”

    报复?不,他怎么是在报复她呢?他这么爱她,不顾伦理纲常、不顾母亲血仇,即使用这种偷情的方法,都想要和她在一起,她居然说他在报复她?

    不过,她怎么认为,已经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他要她明白,不管她是沐小姐,还是童太太,她都只能是他的女人!

    沐小小看着苏岩眼中神情变化,渐渐的,所有的神情都被一种眼神所取代,她的心一子慌了。( 平南文学)

    那是**的眼神,她太熟悉不过了。

    这时候的沐小小,心底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不能让他得逞,想也不想的,她低头用力的咬住了他的胳膊。

    苏岩沒想到沐小小会忽然咬他,疼痛袭來,几乎是意识的,他摔开了她!

    沐小小只觉得一股猛烈的力道从腰间传來,接着,整个人被抛起來,往某处去!

    “砰!”

    沐小小就这样被甩到了床上,头昏眼花,还來不及反应,将她抛丢上床的苏岩就迅速伏身在她身上,将她压制住,让她动弹不得。

    他的脸上沒有怒意,深邃的眼中满是志在必得的傲然。

    “苏岩,你疯了,你想干什么?”沐小小只觉得害怕。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苏岩脸上露出坏坏的笑,一边说一边撑起上半身,开始脱衣服。

    沐小小使劲推他,无奈怎么使劲推,他都像一座山一样,稳稳压着她。

    “苏岩,你理智一点儿好不好?你要我嫁给海言,我嫁了,可是,为什么你现在又要这样对我?”沐小小实在不明白苏岩为什么要这样,反复无常,沐小小根本就不懂他!

    “理智?”遇到她,他哪里还会有理智,“这两个字怎么写,我可不知道。”

    沐小小忽然想笑,她的生活原本很简单,和妈妈相依为命,她以为她这样平凡的女孩子这一辈子都将平平凡凡的渡过,可是,当她接受神秘人的交易开始,一切都变了,她遇到了这个男人,从此之后,她的人生,被这个男人搞得一团乱。

    “怎么不说话了?”看着沐小小嘴角那抹自嘲的笑,苏岩心里有点儿不高兴,他不喜欢她这样的表情!

    “说什么,我和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沐小小又怒又怕。

    “对,这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做’才是最实际的,对吧?”苏岩坏笑着说。

    “苏岩……唔,,”沐小小的嘴一子被封住,无法再言语。

    这混账男人总是这样强势掠夺!

    吻……

    忽然,脑海里忽然闪现出不久前在停车场看到的一幕,身材火辣的女人,激烈的热吻……

    沐小小深呼吸,一种属于女人的香水味充斥鼻端。

    香奈儿5号。

    苏岩身上有刚才那女人的味道!

    意识的,沐小小狠狠的咬了去!

    “嘶”的一声,苏岩缩回了在沐小小口中疯狂掠夺的舌,怒目而视。

    目光却很快落在她的嘴角,一丝血迹晕染在那儿,仿佛一朵妖致的花,诱人至极。

    苏岩擦擦自己的嘴角,再次倾身而,却被沐小小拼命的推搡着。

    “你不要碰我!”今天的她的拒绝异常的疯狂。

    “你觉得你能阻止我?”苏岩却暧昧的在她推搡的手臂上來回抚摸了起來,“再说,你身上什么地方我沒有碰过?”

    “苏岩,你混蛋!”听苏岩说着那些无耻的话,沐小小又羞又怒,再次张口咬來。

    “沐小小,你属狗的吗?”苏岩一把捏住她的巴,猛的低头,舔去她唇角的血丝,微微带腥的血味仿佛能让人更加的疯狂,苏岩将嘴里腥甜的血味藉由猛烈的强吻渡进沐小小的口中。

    “不,,”沐小小挣扎着,抗拒的动作比之以前更加剧烈,丝毫不顾自己的巴还被苏岩捏着,苏岩却顾及着,怕弄伤了她,反而被她差点挣脱了钳制!

    “沐小小,不要让我伤了你!”苏岩见她不顾一切的挣扎,怒吼道。

    “哈哈哈,说得你多么不愿意伤我一样,苏岩,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无耻!”沐小小只觉得胸口的愤怒要喷薄而出了,她当初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无耻的男人!

    “我从來就这么无耻,你以前不是也很喜欢吗?”苏岩坏笑着俯身來,手指在她唇瓣上细细的摩挲。

    随着他的靠近,那股香水味就更加的浓郁了!

    “是啊,我以前是瞎了狗眼了,才会喜欢你这样的种马!”沐小小偏过头,想要躲开他的触摸。

    苏岩的动作却是一顿,种马?她居然说他是种马!

    愤怒在理智來不及发挥作用之前就已经跨越崩溃的极限!

    “嘶啦”一声,沐小小的衣服壮烈牺牲,露出里面的蕾丝内衣,胸前的饱满呼之欲出……

    眼看着苏岩的手就按了上去,沐小小闭着眼睛低吼,“不要拿你沾染别人味道的手碰我!”

    苏岩的动作顿住了,眼眸半眯的看着身的人儿。

    “你是说,我身上沒有别人的味道了就可以碰你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