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芸儿,你想干什么?”沐小小脸色苍白,但是,神情还算沉着稳定,面对李芸儿的步步紧逼,她缓缓的向厨房退去。

    “哈哈哈,干什么?我要杀了你!”李芸儿一边说一边癫狂的笑,“杀了你,海言就会娶我了,他就会娶我了……”

    沐小小看着李芸儿疯狂的样子,微微皱眉,“难道你不知道杀了我,你也要赔命的吗?”虽然李芸儿看起来已经毫无理智了,可是,她还是想要和她讲道理。

    “你是坏女人,我杀了你是天经地义的,警察不会抓我的,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李芸儿说着举起手术刀就扑向了沐小小。

    “李芸儿!”童海言看到这一幕心胆俱裂,想也不想,大吼一声,冲了过去。

    童海言的声音让李芸儿顿住了,她回身,看到童海言, 原本充满恨意的脸一子扬起灿烂的笑容,“海言……”才喊了一声,摔在地上的沐小小就已经爬起来,扑过去,抢她手中的手术刀。

    “小小!”童海言却惊骇的大叫起来。

    “砰”的一声,李芸儿被沐小小扑倒在地,两人都拼命的争夺那一把手术刀。

    “啊!”一声尖叫,一道长长的血痕从沐小小的手腕延伸到手掌,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小小!”已经冲过来的童海言看着那鲜血淋淋的手,顿时就急了,一脚狠狠的踢在李芸儿拿刀的手腕上!

    “喀嚓”一声,伴随着李芸儿的尖叫声响起。

    手术刀终于跌落在地上,童海言赶紧将沐小小扶起来,看着她的手,一脸的担忧心疼之色,“你怎么样?”说着扶沐小小坐,然后慌慌张张的开始找药箱。

    沐小小痛得眼泪直流,但是,她的目光却落在捧着手惨叫连连的李芸儿身上,很明显,刚才童海言那一脚,直接踢断了她的手腕,那惨叫声让她都听得渗人,童海言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

    沐小小透过泪眼看向童海言,原来,这个男人并不只是她看到的那般阳光温暖而无害,他也有凶狠暴戾的时候!

    “来了来了。”童海言拎着药箱快的跑来,手忙脚乱的翻出棉球、双氧水和纱布,小心翼翼的说:“我先给你消毒,痛的话你就叫出来好了。”

    沐小小咬着牙,手上痛得她浑身都颤抖起来。

    童海言一边处理沐小小的伤口,一边脸色越来越难看,她的伤口太深了,伤口上的血根本就止不住,双氧水的泡沫冒得满手都是,可是,很快就被血液浸染,鲜血滴落,很快在地上积起一小摊血。

    童海言满头大汗,一边给沐小小包扎,一边说:“我们去医院吧,伤口太深,家里处理不了。你怎么样?”童海言看着因为失血而苍白了脸的沐小小,心慌得不得了。

    “那她怎么办?”沐小小抬着巴指了指地上翻滚的李芸儿说。

    童海言转头看着地上痛苦不堪的女人,很快掏出手机,“人在我家,你们过来吧,她手腕断了,带她去医院吧。”

    童海言交代完之后就扶着沐小小离开,连多看地上的女人一眼都没有。

    “海言,我的手好痛啊,海言,芸儿的手痛痛,海言……”李芸儿这时却忽然坐了起来,往童海言这边靠。

    “海言,要不,我们带她一起去医院吧。她手断了一个人在这儿……”

    “不行,一辆车上一会儿她又想害你怎么办?”童海言坚决不同意,刚才那一幕已经吓得他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他死也不能再让李芸儿接近沐小小了!

    “她手腕已经断了,而且,我看她精神状态也不太好的样子。”沐小小的脸色越加的苍白了,手上包扎的纱布再次浸出了红色的血液,而且,她觉得手掌真的好痛,可是,她却又不忍心将断了手腕的李芸儿一个人留在这里,“我坐后面,你让她坐副驾上吧。”

    童海言见沐小小手上的纱布再次染血,焦急得不行,可是,看她却一副不带李芸儿一起走,她也不走的架势,最终还是妥协了。

    “好,都依你!快走吧,你流了好多血。”童海言这时候再顾不了那么多,将她打横了抱起,向外面跑去。

    “海言,海言,不要丢芸儿啊,海言……”身后,看着童海言抱着沐小小速离开的李芸儿哭喊了起来,那伤心的模样,哪里还有一点儿刚才要杀沐小小时的凶狠样子,简直和被抛弃的小孩子一样。

    童海言充耳不闻,很快将沐小小安置在后排,然后返身回了,拉着哭喊不已的李芸儿往车上跑。

    李芸儿上车之后一直抱着自己的手腕向着童海言哭,言语间仿佛三岁幼童。

    “她怎么会这样?”沐小小疑惑的问道,不是她问题太多,而是她太痛了,如果不关注点儿其他事,她觉得她会受不了的。

    童海言沉默了,其实对于李芸儿被吓疯这件事,童海言心中是很复杂的,一方面,他恨李芸儿破坏了他的婚姻,可是,另一方面,他又觉得将她吓疯是不是太过了点儿,这时候沐小小问起,他反而不知道如何说,他在沐小小眼中一直都是阳光善良的形象,他不想破坏这种形象!

    “她精神有点儿失常了。”良久之后,童海言才低声说。

    沐小小沉默了,精神失常?是因为不能接受童海言另娶别人吗?

    ……

    到医院的时候,童海言惊恐的发现,沐小小已经昏迷了过去,手上的纱布已经全部被鲜血染红了!

    童海言顾不得李芸儿,抱着沐小小冲进了急诊室,“医生,医生!”

    很快就护士来帮忙,引着童海言将沐小小抱进了急症室。

    “医生,她的手被手术刀划伤了,伤得很深,血流不止……”童海言焦急的说完,很快被护士推了出来。

    童海言狠狠的抓了一把头发,一拳打在雪白的墙壁上!

    好一会儿之后,沐小小才被推出了急诊室。

    “医生,我太太怎么样了?”童海言抓着医生的手,担忧而焦急的问。

    “血已经止住了,伤口很深,现在还不知道有没有伤到神经,要等她醒过来之后才能知道具体情况。”

    “伤到神经?”

    “是的,她的伤口很深,手上的神经很可能被手术刀划断,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就要安排手术,不然,她的手很有可能就废了!”

    童海言身子摇晃了一,眼中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废了?

    “医生,求求你,一定要治好她的手,她还这么年轻,如果手废掉了……”童海言不敢想,原来健健康康的人忽然变成了残废,会怎么样,但是,只是他自己想想都觉得受不了,何况是当事人的沐小小!

    “我们会竭尽全力。”医生安慰性的说了一句之后离开了。

    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沐小小,童海言脸上满是自责和愧疚之色,都怪他,都是他没有照顾好她,都是他没有处理好李芸儿的事,都是他害的……想到沐小小可能会变成残废,童海言就恨死了自己!

    这时候,病房门忽然被推开,一脸盛怒的苏岩走了进来。

    “童海言,你怎么照顾我妹妹的,好好的人怎么被你照顾得进了医院?”苏岩眼睛都要冒火了,他正在开会,却收到沐小小进医院的消息!

    童海言自知理亏,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站了起来。

    苏岩走到病床的另一边,看着沐小小苍白的脸,包成粽子的手,脸色黑如锅底。

    “你出来!”苏岩说完之后转身离开了病房。

    童海言看了沐小小一眼,跟了出去。

    病房门才关上,苏岩的拳头就落在了童海言脸上,在童海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又狠狠的补上了一拳!

    走廊上响起人们尖叫的声音。

    两拳来,童海言阳光帅气的脸上挂了彩,可是,他并没有还手,他反而觉得被苏岩打了两拳之后,心情的愧疚少了一点儿!

    “童海言,你永远都是这样婆婆妈妈、拖泥带水,永远就不能将自己的事情处理得干干净净!”苏岩恨声道,“这次连累小小受伤,次呢?”

    童海言沉默了片刻,“我发誓,绝对不会有次了!”

    “哼,当然不会有次了,等她的伤好了之后,我要带她回苏家!”苏岩冷声道,语气强硬,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不同意!”童海言当即反对,“这次的事是意外,我发誓,以后我会好好保护她,不让她受一丁点儿伤害的!”

    “你保证,你拿什么保证!”苏岩冷声道,童宅所在的别墅区安保工作太差劲儿了,他每天出入童家如入无人之境,如果有像他这样的歹人,那沐小小在童家还有什么安全可言!

    苏大总裁这时候有嫌弃起人家的安保工作了,前几天还满意得不得了,觉得那么松懈的安保,对他来说太方便了!

    “我是她丈夫,我会保护她,不劳大哥操心!”童海言将“丈夫”和“大哥”两个词咬得极重,眼中更是一抹坚决的神色。

    苏岩的脸色更难看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