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小小醒了之后就看到两个男人斗鸡眼儿一般瞪着对方,病房里气氛诡异得让她觉得是不是还沒有完全清醒过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平南文学)

    一声极轻极轻的痛呼却让两个人的注意力都转了过來。

    两人一个箭步扑到窗边,焦急的看着她。

    “怎么了?是不是还痛?”苏岩已经抢先一步开口。

    “小小,你怎么样?”童海言也不甘落后。

    两个男人说完之后又瞪向对方,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小小醒了,麻烦大哥去请代大夫过來看看。”童海言这会儿只想让苏岩离开。

    “小小,你感觉怎么样?手是不是很痛?”苏岩却丝毫不理童海言满含不悦的眼神,小心翼翼,想碰又不敢碰的样子。

    沐小小好一会儿才反应过來,看向苏岩,皱眉,“你怎么來了?”

    “你都弄成这样了,我怎么就不能來?”苏岩沒好气的说,说完之后还不忘再瞪童海言一眼,“也不知道你老公是怎么照顾你的,让你伤成这样。”

    童海言的脸上一子露出愧疚之色,站在一边,有点儿不安,“小小,对不起,我沒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苏岩在一边冷哼一声。

    沐小小忽然觉得头疼,她其实很心虚,她不想面对童海言,更不想在同时面对他们两个男人!

    幸好,宋梓鸣及时出现了!

    原來,苏岩知道沐小小进医院的时候就已经给宋梓鸣打了电话了。

    可是,当宋梓鸣看了沐小小的伤势之后,眉头就皱了起來,“怎么会这样,伤得这么重?”

    沐小小不知道自己伤得到底有多重,她只知道手很痛,很痛,就算一动不动,依然很痛。

    “梓鸣……”苏岩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而童海言也是一脸凝重的神色。

    “你们不用这样,也许沒有那么糟糕。”宋梓鸣看着两个男人都变了脸色,也只得心中一叹,他最好的两个朋友,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居然喜欢上了同一个女人!

    虽然说沐小小如今已经和童海言结了婚,可是,苏岩对沐小小的感情,从头到尾他都是看在眼里的,虽然他们之间有那么一层关系,但是,他相信,以苏岩霸道的个性,真的不顾一切的话,血缘关系又怎么拦得住他呢。

    沐小小和童海言结婚的时候,他还心中担忧,生怕苏岩出事,而今,看着沐小小伤成这样,他不禁担忧,苏岩会不会将沐小小抢回去,自己照顾!

    “那快给她检查检查吧。”童海言面色煞白,想到医生说的那个可能,他就自责的要死。

    这时候,病房里涌进了更多的人,沐兰、苏建国,童氏夫妇,还有戴菲菲和君纬,大家仿佛越好了似的,同时赶來!

    “小小,小小……”沐兰满脸焦急,看着沐小小包得粽子一样的手当即落泪來。

    苏建国也是眼睛湿润,眼中满是关切之色。

    童氏夫妇也是一脸担忧,看了沐小小一眼,然后很开看向童海言,眼中露出询问之色。

    戴菲菲站在沐兰身后,扶着她的胳膊,“你这丫头怎么搞的,想吓死我们是不是?”

    君纬站在戴菲菲身边,目光却看向宋梓鸣和苏岩。

    病房里一子被挤得满满的,沐小小一子觉得心中暖暖的,被这么多人关心中着,那感觉真好。

    “妈,好了,我沒事的,只是划伤了手而已,皮外伤,你不用担心,倒是我该担心了,到时候肯定要留疤了,好丑啊!”沐小小劝慰着妈妈沐兰。

    “好了,大家先出去吧,不要都堵在病房里。”这时候,有护士走了进來,看着病房里挤满了人,不悦的清场!

    最后,沐兰和童海言留了來,本來苏岩也想留的,但是,他不想看到沐兰。

    ……

    沐小小还算幸运,手部的神经沒有受伤,皮外伤好了就可以出院了。

    本來安排好的蜜月旅行再次押后。

    出院的时候,为着沐小小应该回那儿,童海言和苏岩再次争吵了起來。

    沐小小看着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泼妇骂街的争吵样子,不禁头疼起來,“那个,你们是不是应该问问我的意见?”

    沐小小的声音虽然很低,那种脆弱的声音却成功的让两个大男人住了嘴。

    两人同时转头看向她。

    “我这段时间想回家和我妈妈住!”沐小小的语气很坚定,笑话,她再回童家,苏岩肯定依然天天出现,去苏家,那死得更惨,羊入狼口,所以,还是和妈妈在一起比较安全。( 平南文学)

    那房子是童海言的小公寓,楼层相对较高,苏岩不能爬窗户,门钥匙只有她们母女和童海言有,她不相信这一次苏岩还能搞到钥匙!

    “你们该忙什么就去忙吧,这里有我妈妈就好了,你们都走吧。”沐小小明显不想看到眼前的两只,有点儿心烦的挥挥那只健康的手。

    即便在不乐意,苏岩和童海言看着她一脸疲倦的样子,也舍不得继续打扰她了。

    ……

    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童海言和苏岩每天出现,沐小小的态度一如既往,对两人都不怎么理睬,不过,她的心中不再那么纠结了,有些事,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題的!

    “海言,我有话和你说。”沐小小看着忙前忙后的童海言,出声招呼。

    童海言放手中的水果,看着沐小小严肃的样子,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有什么话我们回去说吧。”不知道怎么的,童海言有一种想逃开的感觉。

    “海言!”沐小小又叫了一声,拉住了童海言欲离开的脚步。

    童海言心中一叹,终究还是坐了來,却沒有看沐小小,只是盯着地板上的一块深色污渍。

    沐小小看他这样子,终究是叹息了一声,“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真的沒有缘分,沒结婚之前都好好的,一结婚就什么都变了……”

    童海言听她这语气、这话,心中一子就紧了,“小小,那些都是意外,我保证以后再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我相信你,海言。”沐小小柔柔的说,脸上露出淡淡的笑。

    她其实一直都不怪童海言,特别是在知道了李芸儿的事确有蹊跷之后,她更是觉得童海言无辜。

    不过,也从另一方面说明,她对他,始终不是爱吧,不然不会这么不在乎。

    看着沐小小微笑的脸,童海言有一瞬的愣怔,他已经好久沒有看到沐小小这样的笑容了。

    “小小,你原谅我了?”童海言脸色带着三分欢喜,七分不敢相信。

    “我从來就沒有怪过你,海言。”沐小小忽然伸出沒有受伤的手,握住了童海言的手,“我怎么会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不知道和苏岩纠缠不清的她怎么面对他而已。

    童海言被她的手握着,心中忽然生出无限的感概來。

    “我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而已,对不起,这段时间,我的情绪伤害了你!”沐小小柔柔的说。

    童海言却忽然上前,小心的将她搂进怀里,“小小,不要这么说,都是我的错,和你沒有关系,都是因为我自己处理得不好,才让你受伤的。”

    “海言……”肩头忽然的湿意让沐小小心中震惊,这个男人,居然在这时候哭了?

    轻轻的拍着他宽厚的背,沐小小心中的歉意更深了,她这段时间不知道如何面对他,他却一定以为他自己的行为伤害了她,她在傍徨自责愧疚的时候,他亦在傍徨自责愧疚……

    想到这里,沐小小叹息一声,“海言,李芸儿的事和你沒关系,感情的事不是乱麻,说砍断就能砍断的,何况,人心是任何人都算计不到的,她会怎么做,谁也不知道!所以,不要自责了,海言!”

    “小小,谢谢你!”

    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低低倾述着……

    门外,苏岩双拳紧握,面色难看的看着那相拥的人影,眼中露出浓浓的妒意,好一会儿之后,才转身离开!

    好一会儿之后,童海言的情绪稳定來,才不好意思的放开沐小小。

    沐小小看着这样的童海言,一时觉得心中柔软,可是,该说的话她却必须说。

    “不过,最近发生的事都不太愉快,这次出院之后,我想和我妈住在一起,当然,你也可以经常來看我们。”沐小小说得很委婉。

    但是,童海言还是听懂了,“你要分居?”结婚到现在他们一直分房睡,这次居然要分居了?

    童海言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小小,你还是在怪我,你还是沒有原谅我。”

    “不是的,海言,不是的!”沐小小赶紧澄清。

    “小小,你别安慰我了,这种事,谁会不在意呢。对不起,小小,对不起,我……”童海言真的不知道除了对不起他还能说什么。

    “不是的,海言,你听我说,我真的沒有怪你,李芸儿的事我真的不在意。”

    “你真的不在意吗?新婚之夜,你的丈夫和别的女人睡在一起,你真的会不在意?”童海言几乎是用吼的叫了出來,眼中露出痛苦之色!

    身后,哐当一声,什么东西跌落在地。

    两人回头,沐兰一脸震惊的站在原地,身子摇摇欲坠……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