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兰很气愤的将女儿带回去了,她一直以为女儿嫁了个好男人,却沒有想到,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居然出了那么大的事,怪不得女儿都不经常回來,一定是太伤心、太难过、太憔悴,所以不想回家被她看出端倪,不想她担心。( 平南文学)

    沐兰这几天各种脑补,越想越气,又越想越替女儿难过。

    沐小小看着妈妈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无奈的笑了笑,抱着正在为她煲汤的沐兰,“妈,你别气了,那天晚上是意外,海言也是被人设计的,他并沒有错。”

    “还说不是他的错,那女人不是他以前的女朋友吗?不是他招惹的吗?既然要和你结婚了,那么以前的账是不是就该结清楚,那些不清不楚的关系就应该全部断掉,他一定是沒有和人家说清楚,所以才弄成这样的!”

    “妈,你别听苏岩在那儿胡说八道,他可不是好人。”

    童海言拖泥带水,沒有处理好感情纠纷,所以才会引发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苏岩这几天就是这样责怪童海言的。

    听沐小小这样说,沐兰忽然沉默了,女儿说苏岩不是好人。可是,是她欠苏家的,也欠苏岩的……

    “小小啊,我们欠苏家的……”

    “妈,我们以前是欠苏家,可是,现在不欠了!”沐小小说完之后转身走出了厨房。

    沐兰愣了一,“小小,你什么意思啊?”

    沐小小站在门口,回头看了沐兰一样,“因为我为苏岩做了一件事,苏岩说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了。”

    沐小小撒了个谎,苏岩沒有这么说,但是,她却从简一峰那儿知道了一件事,恒瑞的服装厂出事,遭遇高额索赔,资金周转不灵,是童家最初注资到恒瑞,解了恒瑞的燃眉之急。后來,她和童海言分手,两家联姻不成,童家就要求签订高额股金的补偿协议,苏岩不同意,说联姻继续,童家这才放弃补偿协议。

    恒瑞出事,苏岩要她和童海言在一起,后來,他在云海和顾寒谈妥了合作,多了条资金來源,于是,就又回來缠着她,强/暴她,害她无奈之和童海言分手,后來,童家提出要签订补偿协议,苏岩不肯,所以又逼着她再次和童海言在一起!

    这就是苏岩这段时间对她反反复复的原因,她只不过是他手中的棋子而已。

    如今,她终于和童海言在一起了,苏家和童家联姻了,他应该省不少钱吧?

    可是,他还是不放过她……

    厨房里,听着女儿如是说的沐兰愣了愣,不知道女儿到底是为苏岩做了什么事,可是,看女儿心情不好的样子,她沒有再多问了。

    不是她太开明,而是她太了解女儿,女儿不肯说的,就算她逼着,女儿也不会说,而且,她如今算是看出來了,女儿和苏岩之间似乎也沒有如她想象那般断得干净,这几天在医院里,她看的很明白。

    想到女儿夹在两个男人之间,她就替女儿担忧,感情这种事,是最不能掌控的东西。

    沐小小拜托戴菲菲帮她买了很多管理方面的书回來,打算等手好了之后去找流年,开始新工作。

    所以,在家的时候,她总是窝在房里看书。

    沐兰心疼女儿,这几天总是换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

    “小小,别看了,看妈给你炖的土茯苓猪骨汤,先别看了,來喝一碗吧。”沐兰殷勤的端着一碗汤进來,笑眯眯的对沐小小说。

    沐小小放书,一脸无奈的笑意,“妈,我估计过不了几天,小肚子就要吃出來了。”

    “你还说,你看你现在瘦成什么样了?浑身上沒有二两肉,只剩皮包骨头了。”沐兰一脸心疼的样子,眼中露出责备的深色。

    新婚一个月,女儿看起來就瘦了一大圈。

    沐兰当然不知道沐小小这一个月是担惊受怕,焦虑不堪,所以才会这样的啦。

    沐小小吐吐舌头,不再说什么,接过了妈妈沐兰递上來汤。

    可是,明明很香很浓的汤,沐小小却忽然觉得胃里一阵翻腾,她猛的捂住嘴,将碗放,冲进了卫生间。

    一阵阵干呕的声音从卫生间响起,沐兰站在门口,看着女儿抱着马桶一阵干呕,脸上神色变幻。

    好一会儿之后,沐小小才缓过气來,瘫坐在地上直喘气。

    “小小,你……是不是……有了?”不怪沐兰会这样问,童氏夫妇早就想抱孙子了,在不多的几次接触中,那两夫妇都表示希望沐小小早点为童家生个孩子。如今看着沐小小这干呕的样子,真的像是有了!

    还在喘气的沐小小听着妈妈这样问,一子震住了,好一会儿,她才面色苍白的转头看向她妈妈,“妈,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不是怀上了?”沐兰上前扶起女儿,再次道。

    沐小小脑子里轰的一声巨响,身子一晃,差点儿再次摔倒在地。

    怀孕!她怀孕了!

    不!不会的!她不能怀孕!

    她不能怀上苏岩的孩子!

    沐小小浑身颤抖着,反手抓住妈妈沐兰的手,“妈,我不能怀孕,我不能怀孕的!”

    沐兰沒想到沐小小这么激动,而且,还说出那样的话。

    “傻孩子,怀孕是好事!”沐兰拍着沐小小的手,笑着说。

    沐小小的眼泪却一子就來了,抓着沐兰的手,摇头,“妈妈,不行的,我不能怀孕的!”

    “什么叫不能怀孕,你现在说不定已经怀上了。”沐兰看着女儿慌张的样子,心中疑惑重重。

    沐小小慌慌张张的伸手抹掉眼泪,“妈,我现在和童海言这样,怎么能怀孕呢?”

    经过沐小小这么一提醒,沐兰才想到她的女儿如今和童海言是处于分居的状态,弄不好就会离婚,那,孩子的问題就的确很麻烦……

    沐兰叹息一声,拍拍女儿的手,“先确认一是不是真的怀孕了再说吧。”

    沐小小这才回神一般,露出一个脆弱的笑容,“对,也许只是肠胃不好!肠胃不好!”

    ……

    沐小小再三叮嘱了妈妈沐兰,这件事不能告诉任何人,沐兰看着女儿惶恐不安的样子,终究还是答应了,她得站在女儿这边,虽然说孩子是维系夫妻关系最好的良方,但是童家不是一般人家,如果女儿和童海言本身感情不好,孩子就算出生了,很可能就被童家抢走,到时候……

    想到这个可能,沐兰觉得女儿的做法是对的,至少,要等她和童海言和好之后,才能说孩子的事,不然……

    沐小小并沒有要妈妈跟着,坚决要求一个人去医院,沐兰哪里肯,最后沐小小说会找戴菲菲陪她一起去,沐兰才放心一些,这时候,有个知心的朋友在身边比她这个母亲更有用。

    不过,出了门的沐小小并找沒有找戴菲菲,而是一个人去了医院!

    等待的间隙,她心中七上八,忐忑极了。

    “沐小小!”当护士叫她的名字时,她整个人几乎跳了起來,奔到窗口,拿起化验单,当看到化验单上“阳性”的印章时,顿时眼前一黑!

    “诶,你怎么了?”身旁的小护士赶紧扶住她。

    沐小小撑着墙,好一会儿才缓过來,她居然真的怀孕了!

    她居然真的怀了苏岩的孩子!

    沐小小恍恍惚惚的走出医院,双眼无神,心中无限悲痛,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沐小姐。”忽然,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接着,她落入一个柔软的胸膛。

    沐小小这才回神,眼睛有了焦距,这才看清,扶着她的人是易流年。

    “流年……”沐小小喃喃的唤了一声,眼泪就汹涌而出了。

    流年看着沐小小神情悲伤,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二话不说,扶着沐小小上了车。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流年看着她一脸死灰的样子,关切的问道。

    沐小小这时候却忽然扑进流年怀里,号啕大哭起來。

    流年看她情绪激动,也不再说什么了,打算等她哭够了再说。

    不过,沐小小这一哭,就直接哭得晕了过去。

    流年看着这样的沐小小,想到刚才是在医院门口遇到她的,于是立刻吩咐去,要人马上去医院查查,沐小小到底是怎么了。

    十分钟后,消息传了回來,沐小小怀孕了!

    流年眉头皱了起來,怀孕不是好事吗?为什么她会这么伤心?

    流年耐心的等待着,直到天黑,沐小小才幽幽的转醒,流年地上一碗酸梅汤,“虽然不是夏天,不过这时候应该是合你胃口的。”

    沐小小看着递到她面前的酸梅汤,苦笑了,“你都知道了。”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要去打探的。”这怎么说也是沐小小的**。

    “沒关系。”沐小小接过酸梅汤,慢慢的喝了去。

    “你有什么打算?”流年问得很平淡,沐小小肚子里的孩子显然是不受欢迎的,不然,她会开心的昭告全世界,而不是伤心的哭泣!

    沐小小闭上双眼,手轻轻的抚上小腹,这里,已经有了一个小生命了,这个小生命,和她血脉相连,是这世上除她妈妈之外,和她最亲的存在,可是……

    眼泪从眼角滑过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