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岳母大人,她还生气吗?”童海言忽然低着头问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沐小小叹息一声,她妈妈当然还生气,一直以來,她妈妈都很喜欢童海言,认为他是最佳女婿的人选,可是,却沒有想到最佳女婿也能做出那样的事來,还是在新婚之夜,所以,这段时间,童海言都沒有去找沐小小,一是觉得无颜面对,二是怕气到他的岳母大人。

    “过段时间就好了。”沐小小柔柔的说。

    童海言看着这样的沐小小,只觉得心中无比的愧疚,“小小,你还能再给我个机会吗?让我们重新开始。”童海言忽然抓住沐小小的双手,又是忐忑又是期盼的问。

    沐小小一子愣住了,重新开始?可是,如今她肚子里……

    童海言看着沐小小沉默不言,自嘲的笑了笑,他还有什么资格要求和她重新开始。

    沐小小看着童海言失落的样子,咬着唇,慢慢的说:“这是童家和苏家的联姻……”

    童海言有点儿诧异的抬头看向她,难以置信的说:“你是说,要因为苏、童两家利益,继续保持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

    沐小小点头,这是苏岩要的,不是吗?

    童海言却面色煞白,她这样做,是为了苏家,为了恒瑞,还是为了苏岩?

    童海言嘴里溢满苦涩,自嘲着转身离开了,原來,从始至终,她的心里,装着的都是别人,所以,她才说她不在乎他和李芸儿的事,因为不喜欢,所以不在乎,所以可以坦然面对,所以可以说不怪他!

    沐小小看着童海言离开的背影,有一种说不出的萧索颓废之意,她想说点儿什么,可是,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

    在俱乐部和流年聊过之后,沐小小决定正式來俱乐部上班,只是担心妈妈沐兰不会同意,而流年却笑着说包在她身上。

    流年亲自将沐小小送回家,沐兰看着眼前清丽绝伦的流年,那种似曾相似的感觉更加强烈了,可是,看看自己的女儿,这才觉得,两人果然长得很像。

    沐小小回家就说了要去流年俱乐部上班的事,碍于流年在,沐兰虽然不同意,但是,也沒有发火,只是委婉的表示不同意。

    流年淡淡的笑道:“伯母是怕小小累着吗?放心好了,我们俱乐部虽然是拳击俱乐部,但是,并不是只有拳击,还有健身和休闲美容,小小在那儿虽然说是上班,其实就是去管管那些陪练和处理一些客户关系而已,不会有体力活儿,而且,我们那儿还有专门的孕妇健身操的培训班,小小可以免费参加。”

    沐兰被说得也有点儿心动,可是,还是不松口。

    沐小小坐到她身边,拉着她的手,“妈,我不能一直在家不工作啊,如果这个孩子将來要出生的话需要一大笔钱的。”

    “可是,这孩子是童家……”沐兰的话说到一般就停住了,如果女儿和童海言和好的话当然万事大吉,如果不能和好,离婚的话,女儿这个孩子就是拖油瓶,虽然她心疼女儿,可是,她更知道一个孩子对女人的重要性,如果女儿执意要生孩子,那么就不能再和童家有一点儿瓜葛,不然,孩子早晚会被童家抢走。

    想到这里沐兰的脸上露出悲戚之色,她们母女的命为什么就这么苦呢。

    “可是,你一个人去上班……”

    “伯母不用担心小小在路上的安全,我们俱乐部经理级别的员工都是有公车接送的!”易流年再次开口道。

    沐小小面上露出诧异的神色,她怎么不知道可以公车接送,可是,接收到流年带着笑的眼神,她也赶紧说:“是啊,妈,你看,我上班有公车接送,在俱乐部还能练习孕妇操,这种既方便又能赚钱的工作,哪里找啊。”

    沐兰也有一种天上掉馅饼儿的感觉,有点儿不敢相信。

    但是,终究还是点头答应了。

    沐小小心中一喜,流年笑着说:“不过还是有一样不太方便,伯母每天要为小小准备丰富的午餐带到俱乐部去,因为俱乐部的工作餐估计是不适合小小的。”

    沐兰笑着说:“好好好,我会每天一早就准备好,让她带去的。”

    看着妈妈答应了,沐小小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

    送流年离开的时候,沐小小由衷的对流年说了谢谢,流年却笑着说:“都是一家人,不要这么客气。”

    一家人?沐小小面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流年淡笑着说:“我们长得像不是沒有原因的。”说完之后,不顾沐小小更加疑惑的眼神,很快离开了。

    沐小小站在原地,流年的话什么意思?难道说她们真是兄妹?随即她摇头失笑,这种事怎么可能啊!

    ……

    第二天,沐小小走出家门的时候,居然就看到童海言站在外面。

    “听说你去顾寒那儿上班了。”童海言脸上扬起阳光般的笑容,仿佛昨天的不愉快和颓废失意都不存在一般。

    “嗯。”沐小小淡淡的笑了笑,虽然心中疑惑,但是,看着童海言又恢复成以前的样子,心中自是欢喜的。

    “我送你去吧。”童海言说着就伸手去拿她手中的饭盒。

    沐小小想了一,沒有拒绝,“谢谢你。”

    一路上,童海言放了音乐,两人沒有交谈,气氛却不觉得尴尬。

    到了顾寒的俱乐部,时间刚刚好,童海言给沐小小开了门,将饭盒交到她手中,“当心点儿,午我來接你。”说着倾身在沐小小的脸颊上落一吻。

    那吻,很轻很柔,却让沐小小浑身一怔。

    童海言却轻声道:“我知道这段婚姻很失败,但是,我还是希望在这段婚姻里尽自己所能的让你更快乐点儿。”童海言笑着说完之后,缓缓后退,离开。

    沐小小心中一叹,感情真是这世界上最折磨人的东西,苏岩之于她,她之于童海言,童海言之于李芸儿,都是一味毒!

    “沐小姐。”身后忽然传來熟悉的声音,让沐小小回了神。

    转头看去,却是向征。

    “早上好。”沐小小扬起笑容,她如今已经管不了别人了,还是好好工作才是真的。

    ……

    流年给沐小小安排的工作真的很简单,简直就是让她來玩儿的,因为俱乐部的运转已经上了轨道,陪练、教练和其他的服务人员,各司其职,根本就用不到所谓的“客户经理。”

    沐小小穿着俱乐部的工作服,四处转悠着,向征却一直跟着她。

    “向征,你去忙你的吧,不用管我的。”

    “不行,易总吩咐了,要我时刻跟着沐小姐,保护沐小姐的安全。”向征说得煞有介事。

    沐小小却失笑道:“向征,你觉得会有人不知死活的真的在俱乐部生事吗?”

    向征听了沐小小的话,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的也是哈,这里是顾少的地盘,谁敢來这里闹事啊。”

    顾寒的势力虽然不在东余,但是,一方大佬其手段、其势力当然是不容小觑的,加上,如今他是和东余的龙头企业恒瑞合作,这方方面面的关系,有苏岩出面打点,那就更是万无一失了。

    所以,除非是谁觉得命长不想活了,才会來这里找麻烦的吧。

    沐小小刚遣走向征,一名服务员就跑了过來,说有客人要见她。

    沐小小疑惑,今天是她第一天上班,沒想到第一天就有事做了。她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情绪,跟着服务员去了。

    服务员将她带到一个单独的拳房,里面一个人也沒有,倒是边上吊着的沙袋还在摇晃着,沐小小正疑惑着,拳房里的淋浴房忽然打开了,身上只裹了一条浴巾的苏岩从里面走了出來。

    沐小小看到是他,想也不想,转身就走。

    “你现在走的话,我今晚就去你家里。”闲适的语调,却充满了威胁的意味。

    沐小小的脚步一顿,浑身紧绷着,双拳紧紧的握住,心中的怒意翻腾着简直要喷出來了,好一会儿之后,她才平复了情绪。

    “苏先生叫我來是有什么吩咐吗?”沐小小回身,板着脸,公事公办的语气。

    “过來。”苏岩坐在拳房靠墙的长椅上,冲她招手,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霸道无比。

    沐小小执拗的站在原地,她才不过去呢,这个男人太危险了,还是离远点儿比较好。

    苏岩见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眉头一挑,“还是想要我过去抱你?”坏笑的表情让沐小小恨不得打烂那张脸。

    “有话就说!”沐小小反而向后退了两步,到了门口,转身就可以拉开门跑出去,这种距离让她有安全感。

    苏岩见她一脸防备的样子,重重的叹息了一声,深邃的眼中浮起一抹哀伤。

    沐小小怔了怔。

    苏岩却已经起身缓缓的向她走來,沐小小只觉得随着他靠近,一种无言的压迫感顿时袭來,让她禁不住的后退,直到后背靠在门上,她才惊觉,“你站住,别过來!”

    苏岩当真站定,依然用那种哀伤的目光看着她,“小小,我只是……想你了。”很轻很轻的几个字,却让沐小小再次怔住了!

    一刻,苏岩已经逼近,将她猛的搂进了怀里。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