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尖叫顿时从沐小小口中溢出,一刻,就被苏岩用唇给封住了。

    沐小小脑袋里轰的一声,一片空白之后,她意识的拼命挣扎起來,拳打脚踢,能用上的全部都用上了,可是,落在男人身上却仿佛是挠痒痒一般,不能撼动他丝毫。

    男人的身子如山一般将她包裹在门和胸膛之间。

    触手之间,结实而有弹性的肌肤带着让人眩晕的火热温度,吓得沐小小不禁缩回了手,可是,她越是缩,他越是逼近,直到最后,他火热的胸膛直接压在她的柔软上,将她死死的按在门板上,一双不知道放在哪儿的手被他禁锢着按在头顶。

    后脑被男人的大掌掌控,她仰着头,被迫承受着他的掠夺。

    他的吻,带着急切和焦灼,在她柔嫩的唇瓣上碾磨,似乎想要借着这种力道感觉她的存在,灵动的舌钻进她的口中,肆意横扫,追逐她的小舌,纠缠不休,吮吸、再吮吸,拼命的吸取她的芬芳和甜蜜。

    这样略带着粗暴的吻很快让她的唇瓣红肿了起來,直到两人都呼吸不过來了,他才放开她,将她按在自己的胸膛,感觉她幼滑的小脸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膛之上。

    “我的小小……”一声带着点儿满足的叹谓从他口中溢出,振荡在胸腔,传到她的耳中,让她有点儿分不清状况。

    鼻端充盈着男人身上独有的带着点儿烟草味的香气,沐小小大口喘息着,脑袋有点儿发懵,耳边是男人强劲有力的心跳声,一一,无端的让人觉得安心。

    就在沐小小还沒有从刚才激烈的亲吻中回过神來时,男人再次抬起她的颚,吻了來。

    这一次却又无比的温柔,像那春风拂面,轻得触摸不到,又像那冬日暖阳,让人沉迷。他轻柔的描绘着她的唇线,一遍又一遍,细致而认真,带着让人心颤的珍视和宠溺。

    不知怎么的,沐小小忽然恍惚起來,仿佛看到以前的苏岩又回來了,那个她爱着的,也爱着她的苏岩,回來了。

    不知道怎么的,解放了的双手就慢慢的环上了他的脖子,她轻轻的闭上双眼,青涩的回应了起來……

    虽然只是很小很小的一个动作,可是,对于苏岩來说却是滔天的惊喜。

    要知道,从她和童海言结婚之后,他虽然和她睡了一个月,但是,每天晚上不管他如何的热情似火,如何的温柔以待,她都沒有主动的回应过他。开始的时候,对于他的强迫,她总是用带着恨意的目光看他,即便是被**所主宰,她宁愿咬破舌头,也不愿发出一声吟哦,即便那时候偌大的童宅除了他们之外,一个人也沒有!

    后來,她连看都不愿意看他,不管他如何的撩拨,她都闭着双眼,不看他,也不管他,那种挫败无力感让他又气有恨,却沒有丝毫的办法,他痴迷着她的身体,即便她不配合,他也总是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如今,好多天沒有碰她了,他是真的想的紧了,他知道她的行踪,更知道她要在这里上班,所以,今天一大早他就赶了过來。

    看到她的时候,他心中积压多日的思念就狂涌翻腾起來,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住,于是,毫不犹豫的吻了她。

    食髓知味是什么感觉?就是他如今的感觉,虽然只是一个吻而已,可是,他体内的欲/火却已经熊熊燃烧了起來,全身每个细胞都在咆哮,连头发丝都在颤抖着尖叫,想要她,想将她吃进肚子里!

    仅仅是吻已经不能满足他对她的渴望了!

    一双火热的大掌急切的在她身上游弋,沿着曼妙的曲线,如最高雅的舞者,一一滑过……

    拳房里,此起彼伏的喘息声变得沉重而急促,男人的吻离开她的唇,流连在她的耳后颈脖之间,一双大手握着她的腰肢将她抱起……

    沐小小只觉得徜徉在一片火热的海洋中,安心极了,却又有一种得不到满足的空虚感觉在体内蔓延,她闭着眼睛,感官上也越加的敏感起來。

    “小可爱,好想你!”男人呢喃的声音忽然钻入她的耳中,接着胸前一凉,皮肤在瞬间起了细小的颗粒,身的某处被某样火热坚挺的东西抵住,沐小小浑身一颤,仿佛被冷风吹醒了一般,她忽然清醒了过來。

    第一时间感觉到自己正以一种淫/荡的姿势缠在男人身上,沐小小脑海里“轰”的一声响起一道炸雷!

    她是怎么了?怎么会和苏岩……

    一股羞恼之意猛然从心底升起,窜向四肢百骸,沐小小尖叫一声,然后用力挣扎起來!

    苏岩沒想到刚才还乖顺的女人忽然尖叫挣扎起來,被弄得措手不及。

    两人动作激烈,将门撞得“哐哐哐”的响,等苏岩反应过來要将她抱走的时候,门外已经响起了敲门声。

    “沐小姐,你在里面吗?沐小姐,沐小姐!”是向征的声音,刚才他虽然离开了一小会儿,但是,毕竟还是要听从易总的吩咐,照看着沐小小,所以,当服务员带着她來拳房的时候他就已经跟了过來,只是默默的守在外面,这会儿听着里面传來尖叫和碰撞声,当然焦急起來,但是,他也听服务员说了,拳房里的人是苏岩,所以,他并沒有破门而入,只是焦急的敲门呼喊。

    苏岩心中大恨,狠狠的一拳捶在门边的墙壁上。

    沐小小见苏岩停止了对她的侵略,惊慌的心稍微安定了來,只是用一双美丽而倔强的眼看着苏岩,无声的要求他放开她。

    苏岩浑身**燃烧,这会儿虽然被打断,却依然沒有熄灭,这让他整个人简直要爆炸了一般。

    沐小小见苏岩脸上神色阴霾,紧紧相贴的胸膛因为呼吸起伏越來越大,刚刚安定來的心再次提了起來,“放开我!”她的声音因为不安而气势不足,这苏岩听來,就带着一种欲拒还迎的娇媚。

    苏岩心中狠狠的一跳,不顾一切的再次低头,擒住她的唇,用力的厮磨起來。

    沐小小惊呼一声,几乎是毫不留情的,用力咬了去。

    鲜血顿时就出來了,腥甜的味道弥漫在两人嘴里,让人有一种绝望的感觉。

    可是,男人却依然不放开她……

    沐小小心中又气又怒又无奈,这个男人总是这样,总是这么霸道。

    任何地方,任何时候,他都这样肆意,从來不顾及她的感觉,不管她愿不愿意,他总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沐小姐,沐小姐,你在里面吗?你不出声的话,我就撞门进來了,沐小姐?”门外的向征眉头紧皱,心中担忧不已,易总千交代,万嘱咐,要他好好的照顾沐小姐,最好寸步不离的,这会儿万一沐小姐出了什么意外的话……

    向征说完之后居然就真的开始撞门了。

    沐小小的背就靠在门板上,向征这样一撞,震动的门板狠狠的震在她背上和后脑,她痛苦的闷哼了一声,眼泪一子就出來了。

    苏岩沒想到外面那男人居然敢真的撞门,而且,一看沐小小被撞得眼泪都出來了,顿时心疼不已,赶紧一个旋身,抱着她转到一边,同时怒吼道:“找死啊!”

    这一声怒吼一子让门外的向征更激动了,越加的用力撞门了。

    “向征,我沒事!”沐小小及时的开了口,如果向征真的撞门进來,看着她衣衫不整的和几乎半裸的苏岩抱在一起,她还有什么脸见人啊!

    向征撞门的动作一子就停住了,“沐小姐,你真的沒事吗?”

    “沒事,你先等我一。”沐小小说完之后狠狠的瞪着苏岩,她沒有叫向征走,反而是让他等她,很明显就是要苏岩不敢在这时候、这地方乱來。

    苏岩那个火大啊,看着沐小小倔强的眼神,他抱着她的手臂不断的收紧、收紧,那力道大得几乎要折断她的腰一般。

    沐小小死咬着牙,一声不吭,只是倔强的瞪着苏岩。

    好一会儿之后,苏岩才放开了她,并细致的帮她整理好衣服,弄好了头发,缓缓后退。

    刚才的挣扎让他腰间围着的浴巾几乎散落开,沐小小赶紧转开目光,不去看他健壮有力的身体,“苏岩,我被你利用得已经够彻底的了,你别再逼我。”

    沐小小说完之后拉开了门,走了出去。

    站在门后的苏岩却半眯起了眼睛,这个女人的话是什么意思?利用?他什么时候利用她了?

    可是,这时候他已经无暇多想了,低头看着小腹的帐篷,苏岩狠狠的咒骂了一声,再次转身进了拳房的淋浴间……

    门外,向征看着走出來的沐小小,眼神一跳,虽然沐小小绷着脸,但是,那微微红肿的唇瓣却娇艳得让人想要犯罪。刚才,在里面,她和苏岩……

    这个想法一跳出來,向征心中就忽然痛了一,接着,他自嘲的笑了笑,虽然不知道眼前的女人是什么身份,但是,能让顾寒夫妇如此上心的人能是简单人物吗?他一个小小的打工仔,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沐小小对向征感激的笑了笑,“谢谢你,向征。”

    向征有点儿憨的挠挠头,“易总交代我要好好照顾沐小姐的。”

    沐小小心中感动,流年对她真的太好了。

    ,,,,,,,,,,,,,,,,,,,,,,,,,,,,,,,,,,,,,,,,,,

    好忐忑,不知道这章会不会又被锁~握拳,泪目,望天……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