俱乐部的工作真的很悠闲,唯一让她不适应的是童海言每天殷勤的接送,两人明明是夫妻,可是,两人之间横隔着太多事,让沐小小心中别扭得很,可是,又不愿太过绝情,伤害童海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另一方面,苏岩也经常跑到俱乐部來,但是,沐小小让向征紧紧跟着,苏岩也找不到机会和她单独相处。

    沐兰也知道了童海言每天接送沐小小的事,偶尔也会让童海言进,但是,却依然沒有好脸色,童海言也不在意,反而亲自买了很多东西送來,一副绝世好女婿的模样,对于新婚之夜的事,谁都沒有再提,但是,童海言的积极行为却让沐兰松了一口气。

    在她看來,这人嘛,哪有不犯错的,况且,沐小小也给她说了,那晚的事是童海言被人设计了才会那样的,沐兰心中的不快在童海言殷勤的攻势,也慢慢的消了。可是,她却有点儿不明白女儿对童海言的态度。

    沐小小的早孕反应越來越明显了,口味越來越差,人一子瘦了好多。沐兰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不过,她也是当妈的人,知道这是正常的反应,只是看着女儿那样受罪,心疼不已而已。

    为了怕其他人发现她的情况,沐小小对饮食万分的小心起來,特别是在童海言和苏岩面前。

    吃什么吐什么的她,唯一不吐的是玉米馒头。

    于是,最近,她的三餐就变成了玉米馒头。

    易流年看了不禁摇头,却也沒有说什么,只是让人在俱乐部备了其他口味的馒头。

    在俱乐部工作了半个月之后,沐小小已经彻底的适应了这里,大家也很照顾她,让她觉得很自在。

    这天,苏岩午早早的就來了,可是,直到沐小小班,他也沒有找到机会和她独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走出俱乐部的时候,天却忽然起了雨,童海言还沒有來,沐小小站在门口,用手却接那些细密的雨丝,冬季的雨带着涩然和冰寒,让她不禁哆嗦了一。

    向征站在她身后,和她一起等待着。

    苏岩终于还是走了过去,站在她的另一边,看着外面迷蒙的雨丝,忽然开口道:“我和谢然要订婚了。”

    低低的一句话,很快就揉进了雨里,可是,沐小小还是听到了!

    订婚?

    心猛的揪痛了一,一阵寒风刮來,仿佛一子割破她的衣襟、划开她的胸膛,倒灌进她的胸膛……

    好冷!好痛!

    沐小小的身子僵直着,面色变得灰白,美丽的大眼中瞬间涌起哀伤……

    向征看着忽然浑身笼罩着哀伤的沐小小,眼中滑过一抹疼惜,却很快被他按奈去,小心翼翼的后退半步,和沐小小保持着一段距离。

    苏岩虽然沒有看她,但是,同样感觉到了她的哀伤,那种浓浓的,让人窒息的哀伤!

    感同身受的苏岩忽然觉得心中涌起丝丝甜蜜,她还是在乎的,她还是在乎他的,不然不会在听到他的婚讯之后如此的哀伤!

    “小小,只要你不同意,我马上取消订婚仪式。”苏岩的话再次响起,带着些许的期盼之色。

    沐小小这才从刚才的震惊和哀伤中回过神來,她呆呆的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眼中浓重的哀伤被一抹嘲弄代替!

    只要她不同意?他什么意思?难道,她说不许他和谢然订婚,他就不订吗?他会在乎自己的感受吗?不,他从來就不在乎自己的感受,他从來就是霸道强势的人,他的决定,任何人都改变不了,包括她!

    苏岩看着她苍白的脸忽然扬起一抹淡然的笑,那笑容在细密的雨丝前,仿佛盛开的青莲,洁白中带着可爱的翠色,美不胜收。

    “恭喜苏总!”轻轻的四个字从她嘴里吐出來,将苏岩的期盼彻底的打碎!

    她居然祝福他!她居然敢?苏岩脸上显出怒意,但是,想到刚才她那一瞬的哀伤,他又忽然笑了,口是心非的女人,明明很在乎,却表现得丝毫不在意。

    “多谢!”苏岩嘴角含笑,眼神变得意味深长,静静的锁定着她的容颜,深深的望进她的眼眸,似乎想要洞察她的所有情绪,可是,她却很快的转开了脸,那边,童海言的车來了。

    沐小小很快走进了雨里,向童海言走去。

    童海言看着向他走來的沐小小,看着站在门口的苏岩,心中涌起奇怪的感觉。很快的车,给沐小小开了门,上车之后赶紧递上毛巾,给沐小小擦拭头发,装作不经意的说:“苏岩也在啊。”

    “嗯,他來通知我他要和dmc的谢小姐要订婚了,邀请我们去参加订婚仪式。”沐小小语气平淡的说,刚才的哀伤和嘲弄都消失不见了,留的只有漠然,仿佛她口中说的只是不相关的陌生人一样。

    “哦,他怎么也不先给我张请柬。”童海言的语气带着喜色,心中也是真的高兴。

    “他也沒有给我,只是今天遇到了,他随口说起而已。”沐小小说完之后,扯开了话題:“好了,回吧。”

    到了小区面的时候,沐小小拒绝了童海言送上楼的提议,看着他的车子离开,她忽然走进了细雨里,慢慢的向小区的花园走去,因为着雨,四周都沒有人,沐小小一个人慢慢的走着,感受着那雨丝落在身上、脸上。

    心里,一股汹涌的绝望翻起滔天巨浪……

    脸上,雨水变得温热,带上咸味……

    胃,也在这个时候疯狂的揪在了一起。

    痛,很痛!

    沐小小双手按在胸起,身子弯了去!胃里好痛好痛!她这才想起今天俱乐部的馒头不合她的口味,她午就沒有吃过东西……

    可是,她为什么要受这样的罪,那个男人已经要结婚了,为什么她要在这儿一个人受这样的苦,受这样的罪!为什么!

    绝望的沐小小终于嚎啕大哭起來。

    ……

    人是很奇怪的动物,爱着的时候,那人就是一切,恨的时候,就恨不得那人去死,可是,如果那人真的去死了,又会觉得很难过!就像有的人,明明不喜欢那个追求者,可是,如果那个追求者去追别人了,心中又会觉得失落。

    如今沐小小就是这样,明明知道和苏岩是不可能的,也恨着苏岩,可是,当她得知苏岩要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时,她还是难过了。

    原本她还想着要瞒着所有人,生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如今,她仿佛万念俱灰了一般。

    孩子,她为什么还要孩子,这个孩子根本就不该出现在这世界上,这个孩子的存在无时无刻的不提醒着她,她是个背着丈夫和前男友偷情的肮脏女人!

    沐小小忽然就发了狠,第二天给流年请了假之后,一个人去了医院,这个孩子,她不能要,也不想要了!

    胎儿才两个月,医生说可以流掉。

    沐小小毫不犹豫的签订了手术同意书,等待排期。

    走出医院的时候,沐小小虽然觉得心中难过,却又觉得一子轻松了。

    以后,她和苏岩,真的就一点儿关系也沒有了。

    不过,这样,很好!

    ……

    不远处的车里,一名男子拿着相机对着沐小小一阵狂拍,后座上忽然传來女人的声音:“去看看她來医院干什么。”

    那男子收好相机,很快了车。

    车里安安静静的,只有轻轻浅浅的呼吸声,“沐-小-小!”

    女人的声音带着妒忌和恨意,接着又传來低低的笑声,“他再爱你又怎么样?最终,他要娶的,也还是我!只有我才有资格站在他身边,只有我!”女人的声音带着几分傲然。

    片刻之后,车门打开,刚才的男子回來了。

    “怎么样?”

    “小姐,她看的是妇产科,刚才签了一份手术同意书,是要流产!”

    “流产?”

    “是的!”

    “流产……她如今和童家关系不好,虽然说是因为李芸儿的事,但是,如今有了孩子对于她來说,不是更大的筹码吗?有了这个孩子,以后她在童家的地位就稳固了!既然这么有利,她为什么还要流掉孩子呢?难道说……”想到她刚回国时那个月,她查到苏岩夜里总是不知所踪,难道……女人忽然浑身颤抖起來,“不,不会的,不可能!不可能!”女人疯狂的叫嚣起來,声音中满是惶恐之色,那怎么可能是苏岩的孩子?怎么可能!

    “小姐,你怎么了?”看着女人面上神色变了又变,男子担忧的问。

    “她的手术是什么时候?”女人却很快冷静來。

    “还在排期。”

    “排期……这样,你去,马上给她安排手术,去给我找最好的专家,还有……”

    “是,小姐,我这就去安排!”男子虽然有点儿迟疑,但是,还是沒有拒绝。车之后,他看着不远处,缓缓步行离开的女人,心中一叹。

    女人坐在车里,看着沐小小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沐小小,最终你还是我的手败将!这一次,我要你永世不得翻身!哈哈哈哈哈……”

    慢慢走着的沐小小忽然觉得背脊一阵阵的发凉,不禁浑身哆嗦了來。

    ……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