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佛是不让沐小小有后悔的机会一般,从医院里回家之后,沐小小一子感冒了,沐兰着急得不得了,孕妇感冒是大忌啊,弄不好就会胎儿不保,沐小小却一点儿也不着急,向流年请了假说明了情况之后,她除了安慰,并沒有苛责她一句,让沐小小心中越加的感动了,不禁问起妈妈,家里是不是有这样一个亲戚,不然人家为什么对她那么好呢?

    沐兰却笑着说:“妈倒想有一个对你这么好的姐姐。”言之意,她和流年是真的沒有关系的。

    沐小小心中却想起流年上次送她回來时说过的话,她相信,流年对她这么好,肯定是有原因的,只是,人家不愿意明说,她也不好多问,也许只是人家的**而已。

    沐小小吃药毫无顾忌,看着妈妈沐兰诧异的眼神,她镇定的说:“妈,我想过了,这个孩子,我不要!”

    沐兰却皱起了眉头,眼看着最近这段时间童海言对女儿如此的上心,她还想着,女儿再傲娇几天,就让她回童家的,可是,却沒有想到今天女儿居然说出这样的话來,“你不要孩子?那你和海言……”

    沐小小深吸一口气,仿佛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她低低的说:“这个孩子,不是海言的!”

    沐兰整个人震住了,“你……你说什么?”沐兰严重怀疑自己的听力出现问題了。

    “妈,你沒有听错,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海言的。”沐小小抬头看着她的妈妈,眼中的泪水却已经奔涌而出,接着一子扑到沐兰的怀里,抱着她大声的哭了起來。

    这时候沐兰才反应过來,又是焦急又是心疼的抱着女儿,拍着她的背,颤抖着声音询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不相信她的女儿是个乱來的女人。

    这几个月來,压抑着沐小小的痛苦仿佛山洪暴发一般,宣泄了出來,所有的痛苦,所有的委屈,所有的害怕,这一刻,在妈妈温暖的胸膛里,她毫无顾忌的大哭起來……

    沐兰抱着哭到嘶声力竭的女儿,只觉得心疼不已,她们母女为什么这么命苦啊!

    怪不得女儿不让童家知道她怀孕的事,原來……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沐兰听着女儿渐渐的安静來,她才轻声的问:“那这孩子是谁的?”

    沐兰虽然心中有一个答案,可是,她还是要问清楚。

    沐小小沒有说话,脑袋在沐兰的怀里蹭了蹭,“妈,这已经不重要了,我昨天已经去了医院了,现在等手术排期。”

    沐兰听沐小小这样说,心中有点儿生气,难道女儿就这样白白的被人欺负了去吗?

    “妈,那天你陪我去,好不好?”沐小小的声音前所未有的脆弱,让沐兰心中难受。

    有多少年了,女儿沒有这样了,似乎从她高中开始,她就总是用稚嫩的臂膀抱着她,青涩的脸庞带着自信的笑,说以后会保护她,说会好好的孝敬她……

    沐兰不忍再多问什么让那女儿难受,将怀里的女儿抱得更紧了些,“好,妈陪你,妈一直陪着你!”

    ……

    沐小小的情绪很不好,连带着感冒也一直不好,童海言知道之后,拎着东西前來探望。

    望着这个好女婿,沐兰心中一时百感交集,还以为是女婿欺负了女儿,对不起女儿,却不想,是女儿做了对不起女婿的事。

    童海言看着沐兰望着他的眼神复杂至极,心中惊疑,只是小心翼翼的询问:“妈,小小怎么样了?听俱乐部的人说她感冒了。”

    “嗯,在房里休息呢。”

    “我可以去看看她吗?”童海言的目光带着几分期盼之色。

    沐兰心中有点儿不自在,别过头,“去吧。”

    童海言见沐兰松口,觉得是不是最近的表现终于打动了岳母大人,可以将小小接回去了?

    看着童海言眼中欢喜的神色,沐兰心中一叹,转身进了厨房。

    沐小小正在睡觉,孕初期就是这样,嗜睡是另一个最大的反应,加上不用上班,沐小小真的是睡的天昏地暗的,童海言进來的她也不知道。

    童海言看着床上侧躺着的娇小身影,怔怔的站在原地,说起來,他和沐小小从來就沒有太亲近过,即便是恋爱约会的时候,亲吻也只是浅浅的,他们可以牵手,可以拥抱,但是,却从來沒有真正的拥有过彼此,虽然他心中又有点儿介意,觉得和沐小小恋爱的时候她不够热情,但是,沐小小说她是认真的想要和他一起,想要和他过一辈子,他就不那么执著于她是否热情了。

    他其实是知道的,在她心中,有另一个男人的存在,那个男人就是苏岩!

    开始的时候,他疯狂的妒忌苏岩,可是,当沐小小说要嫁给他的时候,他释然了,沒有爱情又怎么样?从此之后,站在她身边的人会是他,有资格拥她入怀的也是他,他将是她的亲人,将是他一辈子最亲近的人,他将有一辈子的时间來改变她,來占据她的心,來打到她心中的苏岩……

    可是,他沒有后來会发生那些事,让他们的婚姻变成了如今这个模样……

    童海言思绪万千的想了很多,最后,他轻轻的叹息了一声,不管怎样,沐小小说了,他们的婚姻将继续,不管她的目的是什么,这个决定都给了他希望,给了他时间,给了他机会!

    他缓缓的走过去,坐在她的床边,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抚上她的脸。

    触手光滑细嫩,仿若美玉。

    他一直知道她的皮肤好,很滑很嫩,所以他总是喜欢牵她的手,有一种手握暖玉的感觉。

    手指轻柔的将她脸上的发理开,拢在耳后,露出清丽淡雅的容颜,他的目光落在她脸上,舍不得移开,有多久,他沒有这样好好的看她了。

    目光温柔如水,轻轻的滑过她的眉眼、秀鼻、红唇,手指也跟着摩挲着那娇嫩如花瓣的所在。

    被扰了好眠的沐小小嘤咛一声,吓得童海言赶紧缩回了手,却见她忽然皱起眉头,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

    童海言眼中露出心疼之色,再次伸出手想要抚平她紧皱的眉头,可是,手还沒有伸过去,就见她忽然痛苦的**了一声,“不要打我,不要……不要打我……爸爸,不要……”

    声声梦呓响起,她双手乱挥,似乎在阻挡着什么,童海言细看之,那却是被人打头时意识的双手护头的动作!

    “爸爸……不要打我……小小会听话……不要打……”

    沐小小的梦呓忽然变成尖叫,童海言意识的将她搂进怀里,“小小,醒醒,小小,我是海言,你醒醒,你做梦了,小小!”

    门在这时候开了,沐兰一脸紧张的跑了进來,看着童海言抱着沐小小在唤她,急忙跑了过來,“小小怎么了?”

    “做恶梦了!”童海言一边说一边摇晃着她。

    沐小小终于被摇醒了,她双手护头,有点儿茫然的看着抱着自己的人,“海言……”

    “小小,你可吓死妈妈了。”沐兰说着也坐了來,眼中却已经落泪來。

    “妈,怎么了?”沐小小揉揉额头,想要从童海言怀里坐起。

    童海言却紧紧的抱着她,“沒事了沒事了,醒了就好了,恶梦而已,沒事的。”一边抚摸着她的长发,一边安慰着说。

    沐小小皱起眉头,脑子里有点儿糊,肯本就想不起自己做了什么样的梦。

    好一会儿之后,沐小小才轻轻的推了推童海言,“我沒事了。”

    丈母娘在身边,童海言也不好和沐小小太过亲热,只得扶着她,给她后背垫上枕头。

    “你怎么來了?今天不用上班吗?”

    “只得你感冒了,过來看看。怎么样了?严重吗?有沒有发烧?严重的话就去医院,不要在家拖着。”童海言开口就是一大堆的话。

    看着这样的童海言,沐兰心中越加的难过起來,这女婿多好啊,可惜,天意弄人啊!

    沐兰很识时务的出去了。

    童海言心中对这丈母娘是感激万分啊。

    而沐小小同样很难过,这个男人总是对她这么好,好得她舍不得说那些绝情的话,舍不得去伤害他,可是,她和苏岩的纠缠不清,注定是要伤害到他的……

    沐小小一想到童海言只得了真相之后会伤心会难过,她自己就恼恨起自己來,

    童海言看着沐小小一脸难过的样子,眉头皱了起來,手抚上她的额头,“怎么了?是不是很难受?”

    “海言,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我……”

    “小小,你说什么呢?你是我妻子,我是你丈夫,这辈子,我不对你好,我对谁好啊?”童海言一脸宠溺的笑,大掌落在她的发顶,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发。

    沐小小的眼泪却一子出來了,“海言,我不值得的,我沒有你想象的那么好,我……”

    童海言却忽然按住了她的唇,“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是,我们的婚姻是不够完美,我也知道你不爱我,可是,小小,你自己也说了,我们的婚姻还将继续,那么,让我爱你好不好?我会双倍的爱你,将你不爱的那一份也,那样,我们的婚姻里,还是有两份爱……”

    听着童海言深情的话,沐小小的眼泪落得更厉害了。

    童海言却接住她的泪滴,“这滴眼泪,是为我而流的,是吗?”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