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欲绝的沐小小很快哭得睡过去了,沐兰看着女儿一脸泪痕的样子,长叹一声,给女儿擦了脸之后,起身去找医生了,这事,她不能闹大了,不能被童家知道,也不能被苏家知道!可是,她又必须要医院给一个说法!

    可是,沐兰前脚走,有人后脚就进了病房。

    苏岩看着病床上一脸苍白,眉头紧皱的女人,心中怒火在攀升!

    为什么?她为什么要瞒着他,这么大的事,她居然自己就作了决定,他怎么说也是孩子的父亲,她却连告诉他一声都不曾就自作主张的來流掉了他的孩子,明明是这么柔弱的女人,却这么狠。

    苏岩深吸一口气,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握住沐小小的双肩,摇晃了起來。

    “沐小小,醒醒。你醒來,醒來!”苏岩的手劲儿很大,窝在她肩膀上仿佛两只钢爪一般。

    沐小小痛得醒了过來,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男人!

    “你为什么要流掉我们的孩子?为什么?”苏岩满脸的怒气在沐小小睁开眼睛之后一子宣泄了出來,对着她低吼起來。

    沐小小浑身发软,被苏岩这样使劲儿的摇晃,只觉得浑身都被摇得散架了一般,听他提到孩子,再次伤心难过了起來,眼泪顿时落了來。

    苏岩看着她的眼泪,顿住了,然后放开了她。

    沐小小嘤嘤的哭着,声音低低的,却是掩饰不住的伤心和难过。

    苏岩看着她哭得伤心,浑身的怒意似乎一子就泄了一般,意识的伸手,想要擦去她的眼泪,温热的之间触到她的脸。

    她却忽然躲开了,将头转到一边,使劲儿的抹了两把眼泪,“我的孩子,和你有什么关系?”

    是的,那是她的孩子,和他沒有半毛钱的关系!

    “你说什么?”苏岩的怒意再次聚集。

    “那是我的孩子,是我的,和你沒有关系!”沐小小转头看向苏岩,却因为躺在床上,毫无气势。

    “你以为你是圣母玛利亚吗?沒有我你能怀上孩子!”苏岩冷笑着说。

    沐小小想到婚后那不堪的一个多月,心中又恨又难过。

    “我只问你,为什么要流掉孩子?为什么?”苏岩黑着脸,浑身的怒意简直要让他爆炸了一般。

    “你以为你是我的谁?你有什么资格來质问我?”沐小小的语气很轻,语速很慢。

    可是,却让苏岩的怒意越加的勃发起來。

    “我是谁?我是你男人!你说我有沒有资格!”苏岩几乎是嘶吼出声,说完之后猛的俯身,狠狠的擒住她的唇,用力的碾磨起來。

    被突袭的沐小小却一动不动,任他在她唇上肆略,只是,目光中满是冷嘲之色。

    苏岩看着这样的她,眼中涌起痛苦之色,他和她之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鲜血在两人嘴边蔓延,苏岩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缓缓的起身。

    红肿的唇瓣,有血珠忽然冒出,仿佛娇艳无比的花朵上一粒血色的露珠,极至的诱惑,却又是极至的嘲讽。

    沐小小依然一动不动,苏岩双手握拳,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看着一动不动的沐小小,他忽然有一点儿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苏总,你的记性真不好,你忘记了吗?我现在也姓苏的,你是我……”

    “住口!你住口!”苏岩忽然暴躁的低吼起來,打断了沐小小的话,他不想听到“哥哥”两个字从她嘴里吐出來!

    沐小小看着有点儿疯狂的苏岩,嘴角擒起一抹笑,“你这么激动干什么,你自己不也说了吗?我们沒有血缘关系的,沒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哥哥两个字还是从沐小小嘴里吐了出來。

    苏岩心里那个恨啊!抡起拳头狠狠的击在沐小小的枕头边上。

    沐小小自始自终都沒有动一,嘴角冷嘲的笑意也沒有丝毫改变。

    “对了,还沒有恭喜哥哥,马上就要订婚了,谢小姐优雅大方,和哥哥很般配呢。”沐小小轻声的说,只是嘴角那抹笑意让这话听起來言不由衷。

    “沐小小!”苏岩想不到这时候这个女人还能说出这么无情的话來!

    沐小小依然那样笑着。

    苏岩看着她那样的笑容,整个人都焦躁愤怒起來。但是,苏岩就是苏岩,很快他就控制了情绪,差点儿中计,被这个女人扯开话題。

    “我最后问你一次,为什么要流掉孩子?为什么?”苏岩慢慢的逼近沐小小,近距离的瞪着她。

    “为什么?我想想……”沐小小直视他的眼,沒有丝毫的躲闪,眼中露出天真的神情。

    苏岩看着这样的沐小小,心中有点儿诧异。

    “啊,对了,我想起來了,因为我欠你的啊,哥哥,我欠你一条命啊,你说了,要补偿你的话,就以命赔命的,好了,如今我用我孩子的命赔给你了,够不够?”沐小小笑语妍妍的说。

    苏岩却瞪大了双眼,“沐小小!”

    沐小小却大笑了起來,“苏岩,以后,我再也不欠你了!再也不欠了!”

    “啪”的一声,沐小小被苏岩一巴掌扇到一边,“沐小小,这是我的孩子,凭什么被你拿來还!凭什么?”

    被打得脸上麻木了的沐小小忽然低低的笑了起來,“是啊,凭什么?你又凭什么要我不流掉孩子!哥哥,就算我们沒有血缘关系,但是,这孩子如果出生依然会被冠上‘**孽种’的帽子!这样,你还要我生吗?”

    “**”两个字仿佛一记惊雷,击在苏岩的头上,**!**!

    苏岩身子摇晃着,痛苦的低吼一声,跑出了病房!

    病房里,沐小小低低的笑着,被乱发掩着的脸上,却全是泪水!

    ……

    苏岩的车一路狂飙,最后停在了海边。

    冬日的海,沙滩依旧,暖日依旧,却少了喧嚣的人群,多了几分萧索和寂寞。

    苏岩不知怎么的,一子想起了去年的这个时候,他带着沐小小來这里,去了那个海滨酒店……

    “啊!”一声怒吼之后,苏岩疯狂的跑过沙滩,踏进了带着点儿温度的海水,然后整个人扑进了海里……

    片刻之后,他疯狂的在海水中劈大,吼叫,喧嚣着心中的愤怒和无奈!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今天他正在公司开会,却忽然收到一个陌生号码的信息,说沐小小在医院,做人流手术!

    他当即就愣住了,人流手术?

    沐小小怀孕了?

    苏岩当即反应过來,沐小小肚子里的是他的孩子,因为他非常的确定沐小小和童海言并沒有圆房。

    他当即飙车到了医院,可是,得到的消息却是手术依旧结束了,孩子已经沒有了!

    苏岩当时就只觉得浑身被利刀劈了一般,那疼痛让他几乎站立不稳,脑海中一遍一遍的问,为什么她要那么绝情,为什么不告诉他一丁点儿消息,就擅自决定了孩子的生死!

    那是他的孩子啊!

    可是,他的质问换來的是什么,**的孽种!

    **!

    这两个字一直以來就折磨着他,他可以不管她出卖他的公司,他甚至可以不管她是仇人的女儿,可是,他却不能不管他们之间的那份血缘关系!

    为什么,为什么她要是他的妹妹?

    为什么?

    这一刻,苏岩恨得更多的却是自己父亲,为什么当初他要背叛母亲!害死母亲!

    累了,无力了,苏岩高大的身影猛的跪了去,轰然倒!

    ……

    沐兰很气愤,医生那儿给的说辞是,她进手术室的时候,沐小小已经躺在了手术床上,麻药也已经起了作用,陷入了昏迷,所以她和以前一样,很顺利的做了手术。

    那个让沐小小到休息室休息的护士更是将一切都怪在了沐小小身上,说当时她要沐小小到休息室休息,但是,是沐小小自己沒有走出休息室,将隔壁的手术间当成了休息室。

    一切的一切,看起來,都像是一场误会,都怪沐小小自己走错了地方,才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沐小小心中难过极了,真的是因为她中了麻药,所以走错了地方吗?

    自责,深深的自责啃噬着沐小小的心!

    一天一夜,她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世界里。

    对不起,孩子,是妈妈的错,是妈妈害了你!孩子!

    “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我不乖吗?为什么不要我?”孩子稚嫩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沐小小躺在手术室里,听着孩子稚嫩的声音,心中满是惶恐和愧疚,“对不起,孩子,不是妈妈不要你,对不起,对不起……”

    “妈妈,好痛啊,好痛啊,妈妈,不要丢我啊,妈妈……”孩子的惨叫和哭声猛然而至。

    “啊!”沐小小尖叫一声,大汗淋淋的醒來!

    “小小,怎么了?怎么了?”沐兰听到尖叫声,吓得跳起來跑到沐小小身边,将她抱进怀里,“沒事的,沒事的,妈妈在这里,妈妈在这儿。”

    被搂进温暖的怀抱,沐小小这才猛然回了神,她刚才是做梦了,可是,那惨叫和哭声却那般的清晰,仿佛是真实的一般,那是她的孩子被扼杀的惨叫。

    “不!”沐小小抱着头痛苦的大叫起來……

    “叩叩叩”的敲门声在这时候响起……

    -------------------------------------

    码完字发现都十二点过了,怪不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妹纸们,求冒泡,求支持,各种求~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