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寒在云海市是一个特别的存在,表面上,他是云海市龙头企业天成集团的执行总裁,他的夫人是云海第一服装品牌流云精品服装设计的设计总监兼总裁。夫妻两人是云海商场上最强劲的联合力量。

    六年前,天成集团前总裁唐天龙因涉嫌走私毒品、故意杀人等罪名入了狱,从那以后,顾寒接手了唐天龙名所有的产业,也第一次暴露了顾寒手的这个秘密训练基地。

    据说那是个私人训练基本,是打手、保镖、保安等等保全人员的训练基地。

    从那个基地出来的好手是富豪权要们最喜欢的私人保镖,高素质、高功夫,最重要的是忠心耿耿。

    其实,顾寒这个秘密训练基地是隶属于云海市公安部的一个编外训练基地,是经过国防部特批的一个训练基地,当然这些都是不为人所知的,所以,顾寒的另一个身份知道的人也不多。

    沐小小知道的这些还是苏岩特别调查过的,也有从易流年的只言片语中推测到的。

    所以,当沐小小满怀期盼的走出奔驰房车,站在冷风飒飒的山坳里时,一时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训练场就在这里?”沐小小还以为顾寒的训练场和他的拳击俱乐部一样很现代化,建在城里呢,却没有想到是在山沟沟里。

    “小小姐姐。”顾天意的声音拉回了沐小小乱飘的思绪,这才看到,前面的铁门缓缓打开,一名身材娇软的女子抱胸而立,她面容清妍,扎着马尾,一身蓝色运动装,虽然不言不语,但是,一身的气质却不容忽视,一动不动却给人活力四射的感觉。

    沐小小在打量她的时候,她也在打量沐小小。

    不过,沐小小眼中的是好奇,那女子眼中的却是淡淡的敌意!

    敌意?

    沐小小有点儿不明白,她们是第一次见面吧,这女子怎么一脸敌意的样子。

    “云青,人我带回来了。”身后,阿伟将顾天意从沐小小的身边拉走,送到云青面前。

    小家伙苦着个脸,可怜巴巴的回头看沐小小,圆圆的眼睛湿润着,泫然欲滴的模样,让人恨不得揉进怀里好好的疼爱一番,哪里舍得让他受一丁点儿委屈啊。

    “天天……”沐小小意识的喊了一声,跟了上去。

    “这位就是沐小姐吗?”云青不悦的看着沐小小,这女人虽然没有流年那么漂亮,但是,外貌上果然有几分相似,最重要的是,气质很像,她相信,如果这个女人和易流年站在一起的话,一眼就可以看出她们是表姐妹!

    沐小小看着那叫云青的女子先开了口,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你好,我叫沐小小。你就是天天的教练吗?”沐小小其实有点儿不敢相信,眼前的女人怎么看怎么像个大学生,和顾天意口中严厉的教练形象有点儿不符。不过,一年前,一名清新小美女早已让她见识过什么叫人不可貌相,所以,对于眼前的娇软女子的身份,她没有丝毫的怀疑!

    云青点点头,“沐小姐有兴趣来这里玩吗?”

    “来见识见识而已。”沐小小笑着说。

    云青却不悦的看向阿伟,这个训练基地可不是随便谁想进就进的。

    阿伟轻咳了一声,“那个,顾少说了,让沐小姐随意参观。”

    云青冷哼一声,低头看向顾天意,“好了,天天,今天耽搁的时间太久了,还不进来。”

    顾天意哭丧着脸,“云青姨姨,小小姐姐才来,我能不能陪陪她啊!”

    “你说呢?”云青笑眯眯的说,但是,顾天意的小身子却忽然颤了颤,现在的云青姨姨好恐怖,和爸爸一样,笑容越灿烂,其实越生气。

    “没有没有,我就随便说说,训练这种事持之以恒最重要,我们去训练吧。”顾天意马上一副懂事的样子,一改刚才可怜兮兮的模样,迈开小腿儿往里走,一边走还不忘一边回头看向沐小小,“小小姐姐,让阿伟叔叔带着你四处转转吧。”

    看着顾天意离开的小背影,沐小小有一种恍惚的感觉,那小小的人儿背影挺直,虽然才几岁,却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坚毅味道,果然不愧是顾寒的儿子!

    ……

    东余,恒瑞大厦顶层,苏岩阴沉着脸坐在办公桌后面,他的面前,两名西装革履的男子低垂着头,一言不发。

    “你们到底是怎么跟的?”苏岩火大的将桌上的东西全部扫落在地,怒视着面前垂手而立的两名男子。

    “苏总,这都是意外,意外。”

    “人跟丢了你给我说意外!人跟丢了,你们去查了吗?啊!”苏岩为什么这么生气,因为沐小小失踪了,从他眼皮子底失踪了!

    “我们去查过了,机场、车站、码头,都没有沐小姐离开的痕迹,唯一的可能就是沐小姐是坐出租离开东余的!”

    苏岩使劲儿的揉揉眉心,出租的话就那走不远,但是,东余周围那么多地方,她能去哪儿呢?

    “去吧,继续查,找到人为止!”苏岩疲惫的挥挥手。

    两名西装男子离开,走出办公室两人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刚才在里面,两人大气都不敢出,憋死了。

    简一峰抬头看了两人一眼,什么也没有说,低头做事,仿佛没有看到一般。

    办公室里,苏岩看着一地狼藉,长叹一声,起身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碧云卷,远处海天一色,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沐小小打掉孩子让他很生气,可是,在医院里和她大吵之后,他在海水里泡了大半夜,却也清醒了。

    那孩子,的确不能留,他和沐小小之间血缘的羁绊,注定了孩子不可能是个健康的孩子……

    他不能怪沐小小,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怪他自己放不,怪他自己太执著!

    想着想着,头就开始隐隐的痛了起来。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

    “阿岩。”谢然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让苏岩觉得头更痛了。

    “进来。”苏岩矗立在窗前,一动不动。

    谢然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办公桌前一片狼藉,窗前,高大的背影一动不动。

    谢然的好心情一子就没有了。

    “有事吗?”苏岩的声音透着一股子冷漠的味道。

    “没事我就不能来了吗?”谢然缓缓的走过去,将手包扔在沙发上,站在苏岩身边,和他一样,看着窗外的天空。

    苏岩冷哼一声,没有说话,也没有看身边的女人一眼。

    谢然虽然心中难过,却还是强自打气精神,说:“德国的设备已经过来了,药厂那边的实验室还没有弄好,这批设备要暂时放在安全的地方。”

    听谢然说到正事,苏岩也收敛了情绪,“找一个货柜放吧,实验室那边还有一个月就能使用了,到时候设备再进厂。”

    “设备进厂之后,实验室就可以启动了,前期的准备工作就可以开始了。”

    “我已经交代去了,设备进厂,原材料进厂,马上就可以投入生产了。”

    “马上?你确定吗?”谢然却在这时候露出了质疑的神色。

    “你什么意思?”

    “你忘记了,这药厂从我们的项目提出开始,药厂的地皮拍卖,因为有人泄密,我们拍地的时候资金就超出了预算,后来,又有人想来盗取我们研究的药方……”

    “你想说什么?”苏岩听她忽然老事重提,眉头皱起,不悦的问。

    “我知道这时候我不该提沐小小……”

    “不该提你就不要提!”苏岩忽然提高了声音。

    “可是,我还是要说!苏岩,沐小小的事你和伯父不追究,我无话可说,甚至,后来,伯父要收养沐小小,我也不说什么,毕竟那是你们苏家的事,可是,后来,沐小小身后的人,你查出来了吗?没有,什么都没有查到!如今,药厂马上要建好了,设备马上就要入厂,马上就要开始投产了,你能确定我们周围是安全的吗?”谢然的话非常严肃。

    但是,这样的话落在苏岩耳中,就是对他能力的质疑,就是对他办事能力的质疑,当然,他更在意的却还是她在这时候提到沐小小!

    “那你想怎么样?”

    “怎么样?沐小小幕后的人不查出来,我就不放心!”

    “那是不是那个人查不出来,我们的药厂就放在那儿当摆设了?”苏岩转身,怒瞪着身边的女人。

    谢然被他带着怒意的气势吓得后退一步,不禁放软了语气,“我也不是那个意思,但是……”

    “那你是什么意思?让我把沐小小再抓回来,严刑拷打吗?”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那幕后之人没有一点儿线索,难道我们不该有所防范吗?”

    “那你说要怎么防范?”

    “你和顾寒如今不是在合作吗?我听说他有一个秘密的训练基地,专门为富商政要提供专业的保镖人员,而且,我还知道,那些保镖不是一般的保镖,我们可以找他要一队保镖,保护实验室。”

    苏岩沉默了,谢然说得不无道理,沐小小说的那个神秘人,他没有查到任何的蛛丝马迹,而且,如果这个神秘人继续行动的话,他还能继续查,可是,沐小小曝光之后,那个神秘人也就消失了,神秘人没有行动,他也就无法掌握新的线索,如今药厂马上就要投产了,如果这时候那神秘人又有行动的话,他就被动了。

    谢然见苏岩听进了她的话,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

    苏岩不喜欢她又怎么样?她可以在事业上帮他,帮他扩大他的商业帝国,她相信,久而久之,苏岩一定会知道,她比沐小小更适合站在他身边!

    ---------------------------------------------------------------------------------------------------------

    关于顾寒的故事,有兴趣的妹纸可以看看《大叔蜜宠调皮妻》,这里涉及到顾寒的一些背景,哑鱼只是略作交代,毕竟这个故事的主角是苏岩和沐小小。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