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小小被吓到了,真的,她没有想到顾天意的训练居然是那样的“无情”,小小的孩子,大冬天的,穿着单薄的作训衣,在云青的指挥,跑、跳、蹲、挪,简直就是缩小版的小兵仔。

    沐小小才看了一会儿就看不去了,“天天还这么小,为什么要这么训练他啊?”沐小小心疼万分的说。

    阿伟却一脸骄傲的神色,“因为他是顾寒的儿子!”

    沐小小愣住了,顾寒的儿子就必须被这样训练吗?其他的孩子这么大的时候还在父母怀里撒娇呢,可是,天天却要每天接受这样的训练,想着沐小小就觉得顾寒和易流年对他们这儿子是不是太狠了点儿。

    “那天天和其他的小孩子一起玩吗?”沐小小觉得这小家伙真的很可怜,每天被这样训练,他还有什么童年乐趣啊?

    “当然,顾少会安排他上幼儿园。”阿伟笑着说,“那时候,训练的量会少很多,不过,训练质量还是会提上去的。”

    沐小小叹息一声。

    阿伟看着沐小小一脸心疼的样子,笑道:“这是小少爷必须接受的生活,他的身份注定了他不能像普通孩子一样长大。”

    沐小小再也看不去了,转身离开。

    阿伟很快跟了上来,“沐小姐要不要到办公室去休息一会儿。”

    沐小小点头,跟着阿伟往教官的办公室走去,走出顾天意的特别训练场,一路上,沐小小能看到一群身材壮硕的年轻人在教官的带领,艰苦的训练着,那样子,和沐小小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当兵的训练差不多。

    而训练的年轻人看着阿伟带着一个漂亮女人走过,都不禁多看两眼,不过,很快被教官的呵斥声吓得赶紧投入了训练。

    教官的办公室是很大,墙上很多的照片,都是作战训练的照片,沐小小看的津津有味。

    忽然,沐小小被一张照片吸引了目光,那是一张拍的很随意的照片。照片上的人穿着作训服,一身的泥泞,一群人几乎看不清脸,但是,沐小小还是被其中的一个人吸引了目光。

    “这个人是谁?”沐小小指着那个脸上沾着泥点的男人问道。

    阿伟看了一眼,摇摇头,“不认识。”

    沐小小露出遗憾的神色,阿伟却接着说:“我不是这里的教官,认识不了那么多人,不过,问问这里的教官应该就知道了。”阿伟看了一照片,说:“这是六年前的作训照片了,这个人应该也已经出去了。”

    “能帮我问问吗?这个人对我来说很重要。”沐小小一脸的严肃,眼中满是凝重之色,照片上的人虽然脸上满是泥点子,可是,她却觉得异常的眼熟,很像当初被神秘人派来保护她妈妈的那个大块头,张远!

    自从神秘人销声匿迹之后,沐小小总是觉得不安,不知道他又会在什么时候跳出来,拿她曾经盗取恒瑞机密的事来威胁她!

    阿伟见沐小小脸色凝重,很快道:“沐小姐放心好了,我这就去找人问问看。”阿伟说着取出那张照片,离开了。

    很快,云青回来了,看到沐小小站在办公室的窗前,哼了一声,走进来倒了一杯水。

    沐小小能感觉到她身上浓浓的敌意,觉得有点儿莫名其妙,“云青小姐,天天一直都是你在训练他吗?”

    云青心中冷哼,这个女人不会看人脸色的吗?不知道她根本不想和她说话吗?

    沐小小见云青不理自己,觉得又好笑又无奈,“云青小姐,我记得我今天才第一次和你见面吧,应该没有得罪你吧?”

    “我不喜欢你。”云青毫不忌讳的说。

    她这么直接,沐小小倒是愣了愣,这女人还真是直爽,喜欢不喜欢都摆在明面上。

    沐小小耸耸肩,第一眼的感觉影响太大了。

    “你们东余人这段时间怎么都喜欢跑到我们这儿来。”沐小小还以为云青不会和她说话,没想到她放水杯之后,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嗯?还有东余来的人在这里作训吗?”沐小小很好奇,顾寒的训练基地当真这么好吗?

    “三个月前吧,有个叫苏岩的,也跑到这里来自找苦吃。”云青说完之后又离开了。

    沐小小却整个人愣住了,她没有想到离开了东余,在这里也能听到苏岩的名字。

    三个月前,那不就是她和童海言结婚那段时间吗?那段时间苏岩似乎不在东余,原来是在这里吗?

    他为什么到这里来“自找苦吃”?

    沐小小正愣怔的时候,阿伟拿着照片回来了。

    “不好意思,沐小姐,在基地的教官现在都不认识这个人。”

    看着沐小小脸上露出遗憾的神色,阿伟赶紧又说:“不过还有几位教官在外面,等他们回来了就可以最终确认了。”

    “这里没有学员名单和资料吗?”沐小小皱着眉头问。

    阿伟笑笑,“这个基地是秘密基地,学员的资料只有两个人有,其中一个是顾少,另一个连我也不知道,学员们在这里都只有一个数字代号,根本就没有名字。”

    沐小小:“……”怎么弄得跟监狱一样。

    阿伟看着沐小小无奈的样子,笑道:“没关系,反正只要是我们这里的人,肯定是能找到的。”

    沐小小点点头,忽然又想起苏岩的事,不禁问道:“三个月前,苏岩是不是在这里作训啊?”

    阿伟听了,有点儿诧异的看了沐小小一眼,却也没有隐瞒,“是的,三个月前,苏先生来这里训练了半个月。”

    沐小小一子沉默了,苏岩为什么会来这里训练呢?

    他是不是也像她一样,是在逃避吗?

    这个想法一冲进沐小小的脑海里,就怎么也磨灭不了了,苏岩在她和童海言结婚的时候逃到这里来,是因为不想看到她嫁给童海言吗?

    寒冷的山风呜咽着,沐小小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灯光点点,听着时不时传来的学员们的吼声,这一刻,心境居然奇异的觉得很平和。

    她和苏岩认识之后的点点滴滴,浮光掠影一般在脑海中回放着,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年,但是,那曾经的欢乐、曾经的幸福都还历历在目一般的清晰。

    她和苏岩的感情在这一刻特别简单、特别清晰的呈现在她脑海中,除去上一代的恩怨、除去两人之间的相互折磨,苏岩是爱她的!而她,也是爱着苏岩的!

    这个想法浮现在脑海之后,沐小小就愣住了,随即她苦笑一声,爱又怎么样?如今,她是童海言的妻子,苏岩又将和谢然在一起!

    他们之间横隔了太多的东西,这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

    ……

    第二天上午,天天训练了半天之后,终于可以离开了。

    走的时候云青依然没有好脸色,沐小小也不以为然,不喜欢就不喜欢,她也不想去讨好谁。

    不过,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天天就不住的安慰沐小小。

    “小小姐姐,云青姨姨就是这样的人,你不要生她的气。”小家伙靠在沐小小身边,仰起小脸说。

    “我没有生气啊。只是觉得有点儿莫名其妙而已,我好像没有得罪她啊。”

    前面的阿伟笑了起来,沐小小不明所以,天天却小大人儿一般叹息了一声,“其实,这都怪我爸!”

    沐小小一脸的好奇,和顾寒有关?

    “这中间有什么故事吗?”

    天天清了清嗓子,“这事啊,说来话长。”

    沐小小看着天天的样子,不禁笑道:“好吧,我听着,反正在车上也无聊。”

    “嗯,话说,二十年前,云青姨姨还是个小姑娘,不仅长得漂亮,武功还好,而我爸,那时候也是英俊少年郎,两人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心心相惜……”天天摇头晃脑,仿佛在说古时候的才子佳人的爱情故事。

    前面的阿伟忽然轻咳了两声,“小少爷,夫人知道你这样说会伤心的,夫人伤心了,顾少会生气的。”

    天天赶紧打住,“其实事情是这样的,云青姨姨喜欢我爸,但是,我爸当云青姨姨是妹妹,后来,我爸喜欢上我妈了,要娶我妈,然后,云青姨姨就一直不喜欢我妈!”言简意赅的解释。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沐小小还是不明白,云青嫉妒流年,不喜欢流年,和她有什么关系啊,她和顾寒又没有关系。

    “因为小小姐姐和我妈妈很像啊,云青姨姨看着你就像看到我妈妈一样。”天天再次解释。

    沐小小直翻白眼儿,原来是因为这样被讨厌,她冤不冤啊!

    不过,沐小小对云青还是讨厌不起来,因为云青对天天的喜爱是毋庸置疑的,能这样对待自己情敌的儿子,只能说明云青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这样的人,其实很可爱!

    其实沐小小心中更好奇的是,她和流年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流年对她这么好?相似的外貌说明了一切,可是,当初问妈妈的时候,妈妈又说和流年根本就不认识。

    也许,这中间还有什么连她妈妈都不知道的事吧。想到这里,沐小小觉得她还是应该问清她和流年的关系。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