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市是一个比东余市更加繁荣的港口城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顾寒和易流年因为在东余还有事情,所以在云海,就由天天小朋友來接待沐小小。不过,虽然天天小朋友的训练被精简了很多,但是,每天依然只有半天时间陪沐小小,天天非常不爽的样子,但是,沐小小却觉得很好,天天训练的时候,她就一个人到处走走看看,而且因为有流年的吩咐,阿伟一直陪在她身边,当她导游,为她讲解,所以在云海的日子倒也丰富多彩。

    不过,沐小小心中始终挂念着张远的事,每天都要问上一遍,阿伟见沐小小如此焦急的样子,也不敢怠慢,将这事吩咐了去,两天后,终于有了回音,那个学员叫张远,离开基地之后去了一个保全公司,三年前受雇为私人保镖,如今在雇主身边,具体在什么地方就不知道了。

    沐小小听了之后,心中异常激动,真的是张远。

    阿伟见此,“沐小姐找这个张远是有什么事吗?”

    沐小小前思后想,不知道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阿伟,神秘人的事,苏岩沒有查出來,但是,顾寒不一样,顾寒的手段她也曾经听苏岩说过,顾寒在黑白两道都很吃得开,而且,准确的说,是在黑/道上更吃得开,云海之王,不是叫假的!

    阿伟见沐小小犹豫的样子,也不追问,反而退了出去,陪台风玩儿了起來。

    沐小小在里看着阿伟和台风玩耍,反反复复的想了一会儿之后,决定先给流年打个电话。

    “易姐。”

    “小小在云海还习惯吗?”

    “嗯,很好。”

    “习惯就好,有什么需要给阿伟说就是了,不要客气,把逝水苑当自己的家就是了,知道吗?”

    “我不会客气的,易姐。”沐小小笑着说,沉默了两秒之后,她终究还是开了口:“易姐,有个事儿,想找你帮忙。”

    “又和易姐客气是不是?”

    “嗯,是这样的,去年我妈生病的时候,要做换肾手术,我沒有钱,也找不到肾源,当时有人让我到苏岩的公司去偷一份资料出來,他就帮我找肾源,给我妈做手术,我当时也沒有多想,就答应了,后來,偷了一份资料之后,那人就留了我偷资料的证据,后來用那证据威胁我继续偷,后來,我偷资料的事被苏岩发现了,那个人也再沒有出现过了!苏岩也查不到那人是谁!可是,我偷资料的证据还在那人手上!”沐小小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你是要找那个人。”

    “是的,那个人曾经派了两个保镖到医院保护和监视我和我妈,两个保镖一男一女,男的叫张远,我在你们的基地看到了张远作训的照片。”

    “你是说,张远是从我们基地出去的。”

    “嗯,是的。”

    电话那头,流年沉默了一会儿,“好了,这事儿易姐知道了,你放心吧,易姐会帮你把人找到的。”

    沐小小欢喜的谢了流年,这才挂了电话。

    ……

    张远的事有顾寒去办,沐小小相信很快就会有神秘人的消息了,想到这里,沐小小心中松了一口气。

    天天因为上午的训练太累,午根本就出不了门了,沐小小在家陪了他一午,到傍晚才出门。

    來云海市十多天了,每天晚上少不了要到碧海云天坐坐。

    在云海的这些天,沐小小过得很轻松,沒有去想苏岩和谢然的事,今天当然也不例外,悠悠闲闲的喝着好看又好喝的鸡尾酒,看着舞池里扭动的年轻身体,人也跟着年轻起來。

    碧海云天很干净,沒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來这里玩乐的都是真正有品位的人,白天辛苦工作,晚上來放松放松的。

    当然,也少不了各种寻找激情的男女。

    沐小小的外表无疑是出色的,清丽脱俗,虽然和易流年沒法比,但是,也是清新小莲花一朵。

    因为是在碧海云天,阿伟自然不用守在她身边,于是,独坐独饮的沐小小自然吸引了不少异性的目光。

    对于那些上前搭讪的男人,沐小小一律笑着婉言拒绝,直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让她整个人呆住了。

    苏岩!

    他怎么可能在这里?

    似乎是沐小小的目光太过直接, 男人很快就注意到她了,嘴角勾起一抹笑,向她走來。

    “嗨,美女,这里有人吗?”男人说着已经坐在了沐小小身边,熟练的叫了酒,然后转头打量沐小小。

    沐小小这才发现,这个男人只是和苏岩长得很像而已。

    他不是苏岩!

    回到现实的沐小小心情一子就跌落到了低谷,她自嘲的笑了笑,她简直是疯了,那个男人就要和别的女人订婚了,这时候,他肯定是和他的娇妻在一起,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忽然变得忧伤的沐小小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很快又叫了一杯酒。

    男人饶有兴趣的看着沐小小,“美女,你这样喝很容易醉的。”男人说着伸手握住了沐小小的手,制止她再饮。

    可是,才握上沐小小的手,男人就露出了一个惊喜的神色,这女人的皮肤好嫩好滑,男人沉浸在那美妙的肌肤接触中,不自觉的抚摸起來。

    沐小小皱眉,毫不客气的“啪”的一声拍掉了男人的手,狠狠的瞪着男人。

    男人这才回了神一般,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美女怎么称呼?”

    沐小小对于男人刚才吃豆腐的行为很是不悦,当然不愿意搭理他了。

    男人见沐小小不说话,但是也沒有离开,心中松了一口气,再接再厉,“我叫夏天。”

    夏天?倒是个清爽的名字,人也长得帅,就是眼中那邪火看起來特别让人不爽。

    “夏天是吗?我不是你的目标,找别的女人玩儿去吧。”沐小小说完之后起身离开了。

    夏天看着沐小小离开的背影,只是笑,直到沐小小的背影消失在楼梯了,他才收回目光,转而向酒保打听,“哥们儿,刚才那美女是什么來历知道吗?”

    那酒吧认真的看了夏天一眼,“夏少还是换个目标的好,那位可不是谁都能招惹的。”

    “哦,我怎么不知道云海市什么时候多了个我夏天不能招惹的女人了。”夏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根本不相信酒保说的话。

    “那位不是咱云海人,是东余那边过來的,顾少的客人。”酒保将最后五个字咬得很重。

    夏天眉头微微一皱,手在巴上刮了刮,“说起來,刚才那女人和你们易总长得很像啊!”

    “谁说不是呢,我听说好像是易总的妹妹來着。”酒保低声说着自己知道的消息。

    易流年的妹妹?那就是顾寒的小姨子!

    顾寒多疼老婆,整个云海都知道,想要讨好顾寒,那讨好了他老婆就成了,如今……

    夏天心中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他拉过酒保,嘀嘀咕咕的说了一阵,开始那酒保还使劲儿摇头,后來,就笑着点了点头。

    ……

    第二天傍晚,沐小小才走进碧海云天,就被一大束蓝色妖姬挡住了去路。

    沐小小愣了愣,花束移开,一张满是笑容的脸露了出來。

    沐小小的心猛的被扎了一,可是,她很快就反应了过來,不是苏岩!

    “怎么又是你?”沐小小不悦的推开眼前的娇花,脸色不太好。

    这段时间,她在尝试着淡忘那个人,淡忘那些事,可是,如今,一个伪苏岩出现在她面前,不断的提醒她记起那个人,那些事……

    夏天有点儿意外,居然还有女人不爱花,这女人果然是不一样的,拿着花束跟了上去,夏天坚决的认为烈女也怕缠,所以,只要脸皮厚,什么样的女人拿不?

    “沐小姐不要这么无情啊。”夏天嬉皮笑脸的样子。

    “你打听我?”对于这男人叫出她的姓名,她有点儿不悦。

    “我喜欢你,当然要了解你啊。”夏天说着又将花束递到了沐小小面前。

    沐小小仿佛听到了好笑的笑话一般,转头看着他,“喜欢我?一见钟情?”拉倒吧,她才不信呢。

    “我知道你不信,不过,沒关系,时间会证明一切!所以,请沐小姐不要先急着拒绝我。”夏天摆出自认为最帅的poss。

    “no,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答案,我不喜欢你!”沐小小毫不留情的说。

    夏天很诧异,他长这么大,还沒有女人这么毫不犹豫的拒绝他!

    沐小小也管不了那么多,看着他那张脸,就让她觉得心慌,觉得心里难受!

    不过,夏天可不是那种被拒绝了就打消了念头的人,相反的是,他是那种越挫越勇的男人。

    “沐小姐,为什么啊?你拒绝我也给我个理由啊?”夏天不死心的问,亦步亦趋的跟着沐小小。

    “因为我不喜欢你这张脸!”

    这个理由让夏天愣住了,不自觉的摸着他自己的脸,他的脸怎么了?不是很帅吗?

    趁着他愣怔的时候,沐小小已经直接上了二楼。

    好一会儿之后,夏天才回了神,将手中昂贵的花束扔在一边,“我就不信,我追不到你。”

    而楼上的沐小小却重重的叹息了一声,明天,苏岩和谢然就要订婚了啊。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