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自欺欺人只会让自己更加的难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如今的沐小小就是这样,忘不掉却又强迫自己去忘掉,无疑是痛苦的。

    一夜,辗转反侧,睁着眼睛到天明。

    早上颓废的起來,连可爱的天天都沒有心情去理会了。

    天天看着沐小小双眼无神,脸上毫无神采的样子,心中想到妈妈对他的叮嘱,于是,安静的退了出去,“阿伟叔叔,小小姐姐心情不好,我们不要打扰她,你守着她,我自己去找云青姨姨。”天天小大人儿一般,一脸懂事老成的样子。

    阿伟摸摸他的头,“放心好了,这里有阿伟叔叔,不会有事的。”

    房里的沐小小当然不知道门外一大一小的对话,她只是很快又懒回床上,根本不想起來,她觉得浑身无力,脑子里很乱,一边告诉自己不要想苏岩,一边又浮现出两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正在沐小小天人交战的时候,手机响了,一看,却是戴菲菲。

    “小小。”戴菲菲的声音充满了担忧之色。

    可是,沐小小却从手机里听到了君纬的声音,“菲菲,我的领带呢?”

    “你和君纬在一起?”沐小小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題。

    戴菲菲有点儿别扭的嗯了一声。

    两人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沐小小再次开了口:“菲菲,麻烦你再帮我照顾我妈妈几天,我可能还要过几天才回來。”

    “放心好了,伯母那里我每天都有去看她,她很好。”戴菲菲轻声的说。

    “谢谢你,菲菲。”

    “死丫头,和我还客气。”戴菲菲笑骂了一句之后,又沉默了一会儿,“小小,你和苏岩……”

    “菲菲,从我嫁给童海言开始,我和他就什么也不是了。”沐小小心里很难过,这一句话要用平静的语气说出來,简直用了她所有的力气。

    “可是,苏岩喜欢的是你!而且,我知道你也是喜欢他的!”戴菲菲不禁叫了起來。

    “那又怎么样?”

    是啊,那又怎么样呢?

    相爱的人能携手一生固然可喜,但是,相爱不能相守也不是世界末日。

    她相信,今天她心痛、她难过,也只是一个过程而已,时间会治愈一切的,再浓烈的爱也经不起时间的流逝……

    “菲菲,你不要担心我,我沒事的,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沐小小说完之后挂断了电话。

    她怕她再不挂电话,就要在电话里对着戴菲菲嚎啕大哭了。

    命令自己起床,洗漱,穿衣,吃早餐,又和台风在院子里玩了好久,直到满身是汗,累得手指头都不想动了,她才回房洗澡。

    无聊的打开电脑,屏幕上却意外的弹出一个视频窗口。

    欢快的音乐,浪漫的玫瑰,画面上的人,个个衣着光鲜,大红的地毯上落满花瓣……

    苏岩……和谢然的订婚仪式,为什么明明是订婚,却弄得比结婚还要隆重?

    一身黑色礼服的苏岩,粉色婚纱裙的谢然,两人站在一起,郎才女貌,一对璧人。

    可是,为什么她却觉得那么刺眼?

    当两人将精致的订婚戒指套在对方的手指上,当苏岩倾身吻住谢然的唇瓣时,沐小小“啪”的一声合上了电脑。

    音乐声嘎然而止,仿佛沐小小的心跳一般!

    眼前变得一片模糊,沐小小意识的伸手往脸上抹去,触手一片温热的水渍。

    ……

    海浪声声,浪花朵朵,冬日暖阳,那溅的浪花绽起一片迷离之光。

    沐小小独自坐在沙滩上,海风吹拂着她的长发,纷乱的遮住了她的脸,泪水在木然的脸上肆意横流。

    沐小小仿佛沒有知觉一般,任由自己在风中变成一尊雕塑。

    忽然,耳朵里“轰”的一声巨响,仿佛有惊雷落一般,心脏也骤然收缩起來,那种紧缩让沐小小觉得呼吸困难,仿佛一刻就要死掉一般。

    她这是怎么了?沐小小意识的一手捂着耳朵,一手按着心脏,却依然止不住那轰鸣和收缩!

    她要死了吗?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死过去的时候,一切的不适又忽然消失了,耳朵里除了海浪和海风的声音之外,再沒有其他,心脏也开始正常的跳动了起來。

    可是,刚才那一瞬间的折磨却让她汗流浃背,浑身都湿了,无力感也在这一刻袭來,她一子躺倒在沙滩上,看着薄薄的日光在天空弥漫。

    也不知道躺了多久,沐小小只觉得浑身冰冷,身体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一般。

    刺耳的手机铃声却在这时候响了起來,沐小小茫然了片刻,终究懒得去接。

    可是,那打电话的人却非常有耐心,仿佛沐小小不接电话就不罢休一般。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五分钟,沐小小终于无奈的掏出了手机。

    “小小……”戴菲菲的声音很焦急,很害怕,有点儿说不出话來的感觉。

    沐小小并沒有催促她,她静静听着,等待着。

    电话那头,戴菲菲几乎要哭出來了。

    “小小,你快回來吧,家里出了点儿事,要你回來处理。”

    沐小小疑惑,戴菲菲的声音很不对劲儿,“菲菲,是不是我妈妈出事了?”这是沐小小的第一反应。

    “不是不是不是!”戴菲菲却矢口否认,“总之,你快点儿回來吧。”

    “小姐,联系到死者家属了吗?”忽然,一个男人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过來。

    死者的家属!

    五个字却仿佛惊天巨雷一般,让沐小小顿时头昏眼花!

    “菲菲,发生什么事了?”沐小小焦急的大吼,声音却嘶哑得很。

    “小小,总之,你先回來再说。”戴菲菲几乎哭了起來,说完之后很快挂断了电话。

    “菲菲,菲菲!”沐小小拼命的大叫,电话那头却传來嘟嘟的忙音。

    沐小小有点儿茫然的看着屏幕变黑的手机,愣怔了两秒之后,手忙脚乱的爬起來,冲向了停车场。

    远远的,阿伟看着沐小小脚步不稳的拼命跑來,以为她遇到了什么危险,赶紧迎了上去。

    “阿伟,送我回东余!”

    ……

    四十分钟后,当沐小小在停尸房看到那个熟悉的人时,整个的愣住了。

    怎么可能呢?今天她们还通了电话,她还说今天会在家里包了饺子,晚上和菲菲一起吃……

    她怎么可能躺在这里呢?

    边上,戴菲菲早已哭成了泪人,娇弱的靠在君纬的怀里。

    沐小小伸出手,却颤抖着不敢去触摸,心中焦急的喊着,“妈妈,你起來啊,我回來了,我们回家吧,你怎么躺在这儿呀,我们回家吃饺子吧。”沐小小的手终究是落了去,触手冰冷而沒有弹性……

    “妈妈……”低低的一声呢喃溢出,一刻,沐小小只觉得眼前一黑,软到了去……

    ……

    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她又回到了小时候,在南湾的那段日子。

    那时候,她总是和妈妈在一起,记忆中那个总是对她们拳脚相加的男人不见了,只有她们母女,她们相依为命,却过得简单而幸福,妈妈工作很多,很忙,但是,晚上,妈妈总是会抱着她睡,那时候,妈妈的怀抱很柔软、很温暖,带着她喜欢的馨香……

    可是,忽然,那怀抱怎么不见了。

    “小小,妈妈不能陪你了,以后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知道吗?”妈妈的声音越來越远,渐渐消失。

    沐小小惊慌失措,却发现自己躺在一片冰天雪地当中,浑身冰冷得沒有了知觉。

    “妈妈!”伴随着一声惊呼,沐小小满头大汗的从床上坐了起來。

    “小小!”一刻,她的双手就被人握住了。

    沐小小一脸惊慌,眼睛到处寻找着熟悉的人。

    “妈,,妈,,我妈呢?”沐小小看着握着自己双手的流年,眼睛瞪得大大的,惊慌的低吼。

    “小小,别这样,难过就哭出來吧。”流年紧紧的握着她的双手,也跟着哭了起來。

    “我为什么要哭?我才不哭呢。”沐小小想要挣脱流年的手,“你放开我,我要找我妈妈。”

    “小小……”流年怕弄伤了她,终究是放了手。

    沐小小却手忙脚乱的爬起來,冲出了房间。

    可是,客厅里,大大的照片映入眼帘,让沐小小顿住了。

    戴菲菲看着跑出來的沐小小,眼泪一子又出來了。

    沐小小怔怔的看着那相框,缓缓的走过去,最后停在那相框前,颤抖着手拿起那相框,黑白的照片上,妈妈笑意盈盈的看着她,温婉美丽。

    “妈!”沐小小大叫一声,将那相框抱在怀里,大哭着跪倒在地!

    房里,戴菲菲哭着依偎在君纬怀里,顾寒将眼泪汪汪的流年抱住。

    好一会儿之后,流年才上前将沐小小扶起來,将她抱进怀里,陪着她一起哭。

    童海言來的时候,沐小小已经再次哭晕了过去,看着在睡梦中依然泪水不断的沐小小,童海言心疼不已。

    而大门外,一个身穿黑色礼服的高大男子静静的矗立着,听着一门之隔的悲戚哭声,心中复杂至极,想要进去,却终究垂了想要敲门的手,长长的叹息一声,转身离开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