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沐小小情绪稳定來已经是第二天了。

    她双眼已经哭得红肿,却打起了精神,开始询问事情的前因后果。

    “伯母是被一个广告牌砸在了脖子上,当场身亡的。”戴菲菲低声的叙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中午的时候,伯母还给我打电话,问我喜欢什么馅儿的饺子,我说随便,只要是伯母做的我都爱吃。然后她就说她要去超市买点儿东西。结果,半个多小时后,警察就打电话给我,说伯母出了意外,被广告牌砸中了脖子……”

    “在哪儿出的意外?”沐小小虽然看起來很虚弱的样子,却出奇的镇定。

    “在广福路的一家咖啡厅外面。”

    “她说要去超市买东西怎么会跑到广福路去?”

    童海言这房子在市中心,也算是高级小区,配套设施都很齐备,大型超市有一家,另外,小区外面也有一家大型超市,沐兰一般买东西都在小区里的超市买东西,方便!可是,广福路却在东郊,去那儿坐公交要半个小时,打的要十五分钟,无缘无故的,沐兰怎么去广福路。

    “警察调查过了,咖啡厅的服务员说伯母在咖啡厅和人见了面,然后离开时,出來就遇到了意外。”

    “我妈见的人是谁?”

    “服务员说是一个戴着帽子的老头,沒有看清样子,只是看出那老头拄着拐杖,很有钱的样子。”

    “你妈妈见的是江大海!”顾寒却在这时候忽然说话了。

    沐小小抬头看向顾寒。

    顾寒接着说:“昨天你妈妈出门的时候接到江大海的电话,约她见面,她才去了广福路,在咖啡厅里见了面之后,江大海先离开了,过了十多分钟,你妈妈才走出咖啡厅,沒想到走出咖啡厅,就……”

    沐小小愣住了,那个男人找妈妈有什么事,他到底对妈妈说了什么?

    这一刻,对她那位生身父亲,沐小小只觉得恨不得亲手杀了他!

    ……

    精神恢复之后,沐小小在童海言和流年夫妇的陪伴,再次去了警察局,再次听警察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办完手续之后,沐小小领回了妈妈的尸体,送往殡仪馆。

    ……

    沐兰葬那天,意外的,苏建国和江大海都出现了。

    沐小小跪在墓碑前,早已沒有了眼泪,只是冷冷的看着墓碑上那带着笑的照片。

    从此以后,这世界上,就只剩她一个人了!

    一个人!

    “小小,跟我回苏家吧。”苏建国站在沐小小身后,看着跪在递上一动不动的人儿,心疼不已。

    对沐兰,他早已放,更多的,却是对沐小小的愧疚。

    沐小小一动不动,“苏老先生,谢谢你的好意,请回吧。”沐小小的声音轻轻冷冷的,不带一丝的感情一般。

    所有人都离开了,墓碑前,除了沐小小,就只有另一个身影依然矗立着。

    “你那天为什么要见她?”沐小小终于开口了。

    “小小……”

    “不要叫我的名字。”沐小小的语气带着浓浓的厌恶之情。

    江大海看着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女儿,有点儿恍惚,“我就是想见见你妈妈……”

    “想见见她?你到底对她说了什么?”沐小小还记得顾寒说的,这个男人对她妈妈不知道说了什么,他离开之后,妈妈还一个人坐在咖啡厅里,坐了二十分钟才走!一定是他对她妈妈说了什么,如果妈妈在他离开之后就离开的话,就不会出意外了!都是他害的!

    “我也沒有说什么,只是希望你和你妈能回到我身边來……”

    “你够了,去年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和妈妈永远都不会回到你身边的!永远都不!”

    “沐小小,我是你爸,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说话!”江大海也生气了,手中的拐杖用力的一跺。

    “我爸爸?哈哈哈,你不是认为我是苏建国的女儿吗?你不是认为我是野种吗?你不是觉得我妈对不起你吗?现在你说我是你女儿了?当初你打我、打我妈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是我爸!”沐小小歇斯底里的吼了起來。

    “江大海,我从來沒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男人!利用自己的女儿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利用完之后还怀疑她的忠贞!江大海,你扪心自问,你真的喜欢过我妈?爱过我吗?”沐小小的眼泪模糊了双眼,眼前的男人是她的亲生父亲,却又是他的仇人,从小虐待她、虐待她妈妈,这次又害死她妈妈的仇人!

    江大海被沐小小的一番逼问问得哑口无言,怔怔的看着眼前一脸泪水的女人,心中第一次有点儿不确定,她真的是他的女儿吗?

    “小小,当年的事……”

    沐小小冷笑了两声打断了他的话,忽然转身,背对着他,“江大海,你走吧,从今往后,我不想看到你!”

    “小小……”

    “我叫你走!你不配站在我妈的面前!我妈这一辈子都沒有开心过,沒有真正的幸福过,这一切都是你害的!现在,她连命都给你了,你还不满意吗?”沐小小情绪不稳的低吼起來。

    “小小,那是意外,我也不想的!”江大海急急的辩解。

    “是,是意外,可是,如果不是你约她见面 ,她会出意外吗?是你害死她的!”沐小小忽然转头看着身后的男人,看着这个生她却怀疑她是野种,为此而折磨她们母女的男人,她只觉得恨得不得了。

    江大海怔怔的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缓缓的转身离开,只是那背影却无比的落寞,寒风吹动着他斑白的发,这个男人仿佛瞬间就苍老了一般。

    沐小小颓然跌坐去,眼泪再次汹涌而出。

    童海言远远的看着那个娇小的身影伏在墓碑前,轻轻的颤抖着,只觉得心疼无比,他很想上前将她拥进怀里,很想为她拭去泪水,很想安慰她……

    童海言仰天,长叹一声,却意外的看到和他水平方向的另一头,一个黑色的熟悉身影静静的矗立着,他的目光直直的落在那个颤抖的人儿身上……

    苏岩……

    童海言苦笑一声,转身离开了。

    两个人的世界根本就容不第三人。

    ……

    所有人都离开了,只有那个小小的身影匍匐在墓碑前,微微的颤抖着,苏岩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慢慢的黑了來。

    雨丝忽然而至,细细的,牛毛一般,洒在青山墓碑上,平添几分忧伤。

    那个人影依然匍匐在那儿,一动不动,苏岩终于看不去了,快步的走了过去,脚步声依然沒有让她起身。

    苏岩停在她身边,轻声的唤了两声:“小小,小小……”

    那人儿依然一动不动。

    苏岩心觉有异,赶紧去扶她,这才发现,她早已昏迷了过去。

    一张苍白的脸上满是泪痕,眉头紧紧的蹙着,那柔弱的样子,让他心中狠狠的痛了一,才几天功夫,她就憔悴成这样了。

    手指轻轻的抚上她的脸,一如既往的娇嫩幼滑,可是,这时候,他心中却沒有一丝的旖旎情思,有的只有心疼。

    脱外套轻柔的盖在她身上,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她抱起,却意外的发现,她比上一次他抱她又轻了好多,她,瘦了很多呢,心,不可遏制的又痛了一。

    上车之后,苏岩才发现,她脸色变得绯红,再一抹额头,果然发烧了。

    一边给宋梓鸣打电话,一边发动了车子,想了一会儿之后,终于还是决定将她送回她自己的家。

    ……

    沐小小的病來势汹汹,苏岩曾经有一次照顾她的经验,这次再照顾她,也算是得心应手了。

    帮她擦身,给她做物理降温,一切的一切,苏岩都有条不紊,待到沐小小清爽舒服的睡在床上时,苏岩这才静静的坐在床边,看着她沉睡的小脸,心中复杂万千。

    好一会儿,他才轻手轻脚的走出去。

    客厅里,还放着沐兰的灵位,苏岩看着那个他恨了那么多年的女人,忽然觉得人事无常。

    当他第一次知道沐兰的存在的时候,他就恨她,恨她破坏了他的家庭,恨她害死了他的母亲!后來,他又恨她为什么是沐小小的母亲……

    曾经有一度,他很想杀了她,就像对裴敏荔一样,一场意外,简简单单,就能结束她的生命。

    可是,最终,他还是放弃了,即便知道她心思不纯,即便知道她觊觎着恒瑞,可是,他还是放过了她,只因为她是沐小小的母亲!

    他沒有想到,他不杀她,她还是死了。

    也许,这就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吧。

    苏岩长长的叹息一声,对着沐兰的灵位三鞠躬。

    这时候,房里却传出了动静,苏岩赶紧回到沐小小的房间,却见她依然睡着,但是,脸色苍白,眉头紧皱,神情凄楚,非常不安的样子。

    她做噩梦了!

    苏岩赶紧上前,想也不想,掀开被子,躺在了她身边,伸手将她捞进了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小小,别怕,有我在,别怕……”

    开始还挣扎的人儿渐渐的安静了來,乖顺的伏在他怀里,小猫一般蹭了蹭,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再次沉睡了过去。

    苏岩心中一叹,也闭上了眼睛,陪她一起睡。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