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时分,沐小小再次不安的挣扎起來,她才一动,苏岩就惊醒过來,看着她焦躁不安又伤心难过的样子,苏岩心疼极了,紧紧的抱着她,禁不住低头吻上她的额头,“小小,不要难过了,我会陪在你身边的,小小……”

    似乎是他的话安慰了她一般,她再次安静了來,柔软的身子在他怀里拱啊拱的,一双小手在他胸膛里一阵摩挲,直到钻进他的衬衫,贴上他温热的肌肤,她才停了來。

    可是,她的一阵摸索却让刚才还坐怀不乱的男人乱了呼吸。

    小妖精,不知不觉就燃起了他的欲/火。

    算起來,他已经很久沒有碰她了,她去医院打胎,后來,她离开童家住到这里,他就再也沒有碰过她了。

    熟悉的馨香,熟悉的娇软身躯,熟悉的温度,一切的一切,在这一刻都忽然变成了燎原的火,在他体内迅速的燃烧起來。

    情不自禁的,他的吻从额头滑,点过她的眉眼、琼鼻,最后落在嘟嘟的红唇之上。

    花瓣儿一般的美好,一如记忆中的香甜味道……

    那美妙的感觉仿佛开闸的洪水,瞬间就淹沒了他。

    吮/吸、碾磨,纠缠不休……

    温度在亲密的纠缠中攀升,唤醒了男人最原始的渴望。

    怕伤到她,他的动作轻柔无比,仿佛最柔的风,轻轻的拂过……

    沉睡的女人依旧沒有醒來,仿佛沉浸在永恒的梦中一般。

    沒有以往的激烈与狂狷,他缓慢的,小心翼翼的,仿佛对待最易破碎的珍宝一般宠爱着她。

    狂烈的欲/火,让他满头大汉,却不忍像平时一样为所欲为的要她。

    隐忍的欢爱,却深刻而缠绵……

    一声低吼过來,男人和女人同时攀上至极的欢悦巅峰。

    男人看着满身大汗的自己,无奈摇头,这一场欢爱,估计是他这辈子最累、最煎熬的一次。

    无奈的摇摇头,他还是起身将两人都收拾了一番,快天亮了才沉沉睡去。

    ……

    夜里虽然活动了两个小时,但是,苏岩还是比沐小小先醒來。

    彼时,温暖的阳光透过不太厚重的窗帘照了进來,苏岩看到怀里的小人儿那么乖顺的伏在自己怀里,小手紧紧的拽着他的衣襟,那种被依赖的感觉让苏岩心情大好。

    低头在她额上印一吻,轻手轻脚的了床。

    洗漱之后,苏岩钻进了厨房,他记得沐小小特别喜欢在早上吃粥品的。

    洗米,锅,放水,开火,慢慢的熬了起來。

    四十分钟后,整个里都弥漫着浓浓的粥香,苏岩一步不离的守着,搅拌着,那细心的模样,俨然一个家庭煮男,谁会想到严肃冷酷的恒瑞总裁居然也会有这么一面呢。

    又过了二十分钟,关火,盛粥,放进调羹,苏岩闻了闻,满意的笑了。

    看看时间,沐小小应该会醒了吧,只是不知道,她看到他会是什么反应呢?

    苏岩轻叹一声,走出了厨房,“叩叩叩”的敲门声在这时候响起,苏岩皱眉,这时候会是谁來呢?童海言吗?一边想着,一边打开了门。

    让他意外的是,门外站着的,居然是谢然!

    “你怎么到这儿來了?”苏岩满脸的不悦,沉着个脸。

    “你都能在这里,我怎么就不能來了。”谢然一脸嘲讽的笑,看着苏岩身上的围裙眸光闪了闪,目光往里瞟。

    “你來能干什么?”苏岩身型一移,挡住了谢然窥视的目光,“走吧,你!”

    “苏岩,沐小小是童海言的妻子,要照顾也是童海言來照顾,啥时候轮到你來贴身照顾了?”谢然冷笑着说,觉得他身上的围裙实在是碍眼不已,她的男人,堂堂恒瑞总裁,这时候却像个家庭煮男一般,系着围裙,为一个女人在厨房里忙碌,这简直是不能想象!

    “我干什么还轮不到你來管。”苏岩火大的低吼。

    “苏岩,你搞清楚,我是你未婚妻!”谢然也很火大,她恨,恨这个男人任何时候都不把她放在眼里,她恨无论她为他做什么,他都不看在眼里,她更恨,他所有的温柔给的都是另外一个女人!

    苏岩冷笑一声,“我早就告诉过你,除了苏太太这个身份,我什么都不能给你!”

    “苏岩,你别太过分了!”谢然心中又恨又怒,音量不禁提高了好几度!

    “谢然!过分的是你!”苏岩也怒了,才订婚几天而已,这个女人简直是太自以为是了。

    忽然,一个虚弱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要打情骂俏,请出去,不要在我家门口恶心人!”

    苏岩回头,却是沐小小站在身后。

    “小小……”

    “走!我不想看到你们!”沐小小很虚弱的样子,赶人的话也说得毫无气势。

    谢然这时候却忽然推开苏岩走了进來,“沐小姐,听说你母亲出了意外,请节哀顺变,不要太伤心了才是。”明明是安慰人的话,可是,她却摆出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

    沐小小看着这样的谢然,冷笑一声,“谢小姐有心了,多谢!”

    “够了,谢然,你给我回去。”苏岩看着谢然那神情,更加的火大了。

    “阿岩,你别生气,我马上就走就是。”谢然这时候却忽然换上了一副小媳妇儿的模样,“你这个做哥哥的,这时候是要好好的陪陪她,安慰安慰她的。”

    苏岩听着谢然说到“哥哥”两个字,心中的怒火一子暴涨起來,快速的看了沐小小一眼,却见她神情冷淡,毫无反应,心中觉得堵得慌,拽着谢然,毫不客气的将她推出了门,“公司里很多事,你先回去处理吧。”

    对于苏岩的粗暴对待,谢然心中火大得很,在被他捏得发疼的手腕上一阵抚摸,心中对沐小小的恨意更深了几分,可是,她却依然摆出乖顺的样子,“那阿岩,我回去了,你放心好了,恒瑞有我,我会帮你处理好一切的。妹妹,你好好休息吧。”

    沐小小只觉得恶心不已,这女人也叫得顺口,妹妹?谁是她妹妹,她以为她是谁啊!

    再看苏岩堵在门口的样子,沐小小心中更加不悦了,上前使出全身的力气去推苏岩,“我这里,不需要你们!”

    可是,苏岩矗立在门口,大山一般,即便沐小小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也推不动他。

    一刻,苏岩已经“砰”的一声关上了门,回身,捉住了沐小小推他的双手,一拉,将她拉入自己怀里,紧紧的抱住。

    这突然的状况让沐小小愣了两秒,接着,她很快的挣扎起來,“苏岩,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你走啊!我不想看到你!你给我滚!滚啊!”

    沐小小一边挣扎一边大喊,整个人激动得不行。

    一刻,苏岩却忽然撑住她的后脑,用力的堵住了她叫嚷不休的小嘴!

    世界顿时安静了!

    “唔,,”沐小小却依然不停挣扎,双手用力的推搡着他,推不动就用力的捶打,可是,她的一切行动对于男人來说,都和挠痒痒差不到!

    男人吻得兴起,抱着她身子一转,将她抵在门上,吻得更深更激烈了。

    攻城略地,势如破竹,男人的强势与霸道这一刻显露无遗,沐小小的挣扎渐渐变成了攀附,呼吸被夺,本就虚弱的她很快浑身无力,连站立都变得困难起來。

    直到快要窒息,苏岩才放开她的唇,却死死的将她抵在门板上,以额相抵,呼吸相闻,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彼此脸上,因为缺氧而变得娇艳的脸色越加的红艳了。

    苏岩满目怜惜的看着大口呼吸的女人,苍白的脸这时候因为这绯红显得越加的娇弱不堪,让人怜惜。

    他的大手抚上她的娇颜,轻轻摩挲,美妙的触感一如记忆中那般让人爱不释手。

    沐小小却睁着大大的眼睛,狠狠的瞪着他,好一会儿之后,呼吸顺畅了,她才不悦道:“你为什么在这里?”如果她沒有记错的话,昨天在公墓,陪着她的是其他人,虽然那时候大家都离开了,但是,她知道,他们都在外面等着她,童海言、流年夫妇、还有戴菲菲和君纬都在,怎么说也该是他们陪着她才是,可是,如今为什么在她家的是这个男人。

    “我担心你!”苏岩抚摸着她的脸,认真的说。

    “担心我?哥哥,你不必这样的,你忘了,我有老公的,我有什么事,我老公会照顾我的!”沐小小冷冷的说,双手抵在他的胸膛,试图拉开两人的距离。

    苏岩看着她冷淡的样子,心中很痛,哥哥,哥哥,他讨厌她总是将这两个字放在嘴巴,不断的提醒他两人之间的不伦关系!

    他很不喜欢!

    一刻,他再次低头擒住她的唇,带着点儿惩罚意味的,用力的吻着,牙齿碰着牙齿,咯咯直响,弄得沐小小嘴唇生疼生疼的。

    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在两人的唇齿之间,男人这才放开她,细长的银丝拉出一段暧昧……

    唇瓣上点点腥红让苏岩体内一热,深邃的目光落在那娇艳之上,升腾起两簇灼人的火焰……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