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她也不能受这样的侮辱,沐小小挥舞的双手挑起无数的沙子,几乎是意识的,沐小小双手抓起更多的沙子疯狂的向男人掷去。

    男人被这忽然的袭击弄得意识的用手去挡,沐小小却毫不犹豫的伸手捏住了男人的命根子,带着狠厉的劲道……

    顿时,惊天惨叫冲上云霄……

    沐小小看着在沙滩上捂着身翻滚的男人,惊慌失措的返身就跑。

    “贱人,我要……杀了你!”身后,男人痛苦的咒骂声响起。

    沐小小心惊胆颤,害怕极了,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逃,逃走,逃到有人的地方求助!

    忽然,远远的,一辆黑色的车子开了过來,沐小小心中升起希望,奔了过去,挥舞着双手,“救命啊,救命!”

    那车子“唰”的停在了沐小小身边,沐小小拍打着车门,“求你,救救我!”

    车后门开了,一名青年男子走了出來,“小姐,发生什么事了?”

    沐小小转头指向沙滩,“那儿有个男人……”

    可是,她的话还沒有说完,嘴就被一块毛巾捂住了, 腰间同时被紧紧的箍住,沐小小心中大惊,难道,她这是才出狼窝,又如虎口吗?

    意识的想要挣扎,黑暗却已经袭來……

    青年男子看着怀里失去知觉的沐小小,看向不远处的沙滩,“废物,抓个女人都抓不住。”说完之后,抱着沐小小上了车,令道:“走!”

    车子在夜色中渐渐的消失了踪影!

    ……

    沐小小失踪了!

    最先得知消息的是戴菲菲!

    沐小小在餐馆中忽然离开,留了大堆的东西,她离开的时候老板娘也沒有看到,不知道情况,只看到满桌的食物动都沒有动一口,还以为是有什么急事,可是,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沐小小回來,老板娘这才想到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好在戴菲菲经常來,会打电话定位置,所以,老板娘很快打了戴菲菲的电话,说了沐小小的事。

    戴菲菲那会儿正要去沐小小家,谢过老板娘之后,就急急忙忙的去了沐小小家,可是,怎么敲门都沒有人回,打电话也沒有人接,手机通了,却依然沒有人接,而且也听不到手机的声音。

    戴菲菲心中升起不好的感觉,在门口焦急的转悠了两秒之后,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君纬。

    “君纬,小小不见了,家里也沒有人,打手机又不接,我……我……”戴菲菲焦急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菲菲,别急,慢慢说,怎么回事?”君纬赶紧安慰道。

    “我怎么能不急嘛。小小不见了!”戴菲菲本來就是急性子,这会儿正着急,君纬让慢慢说,她能不发火吗。

    “菲菲,这会儿着急沒有用,说不定小小只是出去走走,一会儿就回來,你先弄清楚情况。”君纬耐心的劝慰着。

    戴菲菲大吼起來:“死君纬,你马上给我滚过來帮我找小小。”

    “好好好,老佛爷,小君子马上就到。”君纬无奈的说。

    “那你去xxx餐馆,我们在那儿碰头,小小就是在那儿不见的。”戴菲菲说着挂断了电话,往楼冲!

    ……

    君纬第一时间通知了苏岩,苏岩彼时还在加班,心中虽然担忧沐小小,但是,积压了两天的工作却必须要处理了。

    接到君纬的电话,苏岩心中大惊,“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刚菲菲打电话给我,说小小失踪了,不见了,要我去xxx餐馆去,说小小就是在那儿不见的。”君纬一边开车一边说。

    “那好,我也马上过去,在那儿碰头。”苏岩说着扔了笔,取了外套就要离开。

    可是,他还沒有走出去,门就先开了,谢然一身礼服,拎着手包,端雅的站在门口,“阿岩,好了吗?”

    苏岩一顿,“什么事都别说,我现在有急事要出去。”

    “你有什么事啊?不是说好了,今晚陪我参加晚宴的吗?”谢然眉头皱起,有点儿不悦。

    “你自己去吧,我今天沒有时间。”苏岩说着推开站在门口的谢然,就要离开。

    “阿岩!”谢然却一把拉住了他,“有什么事会比今晚的宴会还重要吗?”

    “放手!”苏岩不悦的看着她,狠狠的一甩手,将她甩开,然后风一般跑了出去。

    被扔在办公室的谢然看着他决然而去的背影,眼泪一子就出來了。

    刚才在门口,她听得清清楚楚,沐小小失踪了,他是去找沐小小的!

    他扔她,扔对于他來说,很重要的晚宴,去找沐小小了!

    她不明白,沐小小已经是童海严的妻子了,他为什么还是这么放不她,任何时候,只要是沐小小的事,他就沒有了所有的原则,任何事情都可以放在一边……

    他就真的那么爱沐小小吗?

    可是,他既然爱沐小小,为什么还要娶她呢?

    ……

    童海言是在深夜时分得到消息的,戴菲菲觉得他是沐小小的丈夫,沐小小失踪,他有权知道。

    童海言却很震惊,直接打了苏岩的电话,“你不是陪着她在吗?为什么她会失踪了?”

    苏岩沉默着,对于童海言的指着,他无言以对,是啊,他为什么要离开呢?这时候他应该守着她的,她昨天还在发烧,她的身体还沒有大好,他怎么能将她一个人扔在家里呢!

    苏岩心中自责不已,童海言愤怒的声音再次响起:“苏岩,我以为你会好好照顾她,我才离开的,可是,你是怎么照顾她的,你居然把她弄丢了!弄丢了!苏岩!如果小小有什么闪失,我饶不了你!”童海言愤怒的挂了电话。

    苏岩扔掉电话,再次开始找人。

    ……

    流年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苏岩找了一晚上沒有找到人,最后想到求助顾寒,流年这才知道沐小小失踪了一晚上。

    苏岩是身在其中,乱了方寸。

    顾寒一子提出了找警察帮忙,苏岩这才狠狠的拍打着自己的脑袋,他怎么就忘记了这最基本的势力呢。

    沐小小失踪还不到一天,但是,以苏岩的身份,要警察帮忙也是很简单的事,不过,他去的时候,才得知,童海言半夜的时候就已经找过了警察,查看了一路的监控录像,发现沐小小最后出现的地方是海边!

    苏岩和顾寒夫妇、戴菲菲君纬赶到海边时,正看到童海言离开。

    戴菲菲很快冲了上去,“海言,小小呢,找到了吗?”

    童海言看着戴菲菲焦急的样子,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苏岩,缓缓的掏出一支手机!

    戴菲菲抢过手机,激动的喊着:“这是小小的手机!她人呢?人呢?”

    童海言摇摇头,“这手机是在沙滩上找到的,她最后一通电话是傍晚六点过五分打的,按出的号码是110,只是沒有拨出去……”

    戴菲菲顿时眼泪就出來,110,那就是说那时候小小正遭遇意外,想要打电话求救,却连电话都沒有來得及拨出去,手机就被打落了……

    ……

    苏岩要疯了!

    沐小小很明显已经遇到了危险,很可能……

    那个想法,苏岩几乎想都不敢想,一边让人在海滩附近搜寻,一边查看警方的监控,想要找到她平安离开的线索!

    可是,沒有,海滩附近找不到人,周围的街口也沒有沐小小离开的影像。

    越是这样,苏岩越是焦急!

    一天一夜,他急得眼睛都红了!

    大家都和他一样,焦急不安,心中害怕……

    ……

    沐小小醒來的时候,心中茫然了片刻就反应了过來,她被绑架了。

    第一时间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一个只有一扇门和被木板封住了的窗户,沒有任何的家具,她躺在一床破棉被上,双手和双脚都被绑着,嘴上还贴着胶带!

    沐小小苦笑了一,沒想到她居然会遇到绑架这样的事,她既沒有钱,也沒有身份,更不是绝世大美人,绑匪为什么要绑架她呢?而且,她连一个亲人都沒有,还有谁会交赎金來救她呢?也不知道她被绑架的事有沒有人知道。

    沐小小静静的躺了一会儿,手脚的麻木让她感觉很不舒服,她终于还是挣扎着坐了起來,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來。

    沐小小眉头一皱,她似乎很长时间沒有吃东西了。

    沒有吃东西就沒有力气,沐小小这时候万分想念xxx餐馆的那些招牌菜。

    沐小小好不容易才靠着墙站起來,抖了抖身子,让全身的血脉通畅一点儿,这才一跳一跳的到了门口,耳朵贴在门上,倾听着外面的动静!

    有人说话!

    “妈的,老大为什么不让我们碰这女人?抬进來的时候我摸了一把,那皮肤啊,真tm好啊!”一个男人猥琐的声音。

    “你省省吧,老大说了,抓这女人是有用的,不能给你糟蹋!”另一个略微沙哑的声音。

    “唉,你说,我偷偷的上了这女人……”

    “你找死啊!”

    “你傻啊,这女人是苏岩的女人,早就不是处了,现在还昏迷着,做了谁知道啊?”

    “也对啊。”沙哑的声音也兴奋了起來。

    “要不,一起玩玩儿?”猥琐的声音更加猥琐了。

    沐小小的心直往沉……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