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的脚步声慢慢靠近,沐小小一子慌了,四里查看着,却发现,这空落落的房子里除了那破被子,什么都沒有!

    脚步声越來越近了,沐小小跳着到了被木板封着的窗口,从木板的缝隙里往外看,外面很破败,看样子,是一个废弃的工厂车间,很大,但是,一个人也沒有。

    沐小小绝望了,被关在这样一个地方,她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來救她的。

    门在这时候,忽然被打开了。

    两个带着黑色头套的男人出现在门口,一个高瘦,一个相对矮一点儿,但是却更加壮硕,两人看到沐小小站在窗前,两人都愣了愣。

    “妈的,居然已经醒了。”高瘦男子声音猥琐,是那个最先提议的男人。

    那个矮壮男子犹豫了,“我看算了吧。”

    沐小小紧紧的贴在墙壁上,防备的看着两人,心中惊恐万分,眼中却故作镇定,她想起來了,刚才这两个男人说了,他们的老大不许他们动她,那高瘦的猥琐男子也说,要偷偷的做,很显然,如今她醒了,他们就不能偷偷的碰她了。

    “妈的!”那高瘦男子犹自不甘,不愿意走,目光如狼似虎的在沐小小身上乱瞄,那猥琐的样子,让沐小小简直想吐。

    “算了,说不定老大会松口的,到时候随你怎么玩儿。”矮壮男子拉着高瘦男子,关上了门。

    门被锁上的那一刻,沐小小汗流浃背的跌坐在地上,刚才她真怕那个猥琐男会不顾一切的碰她。

    松懈來的沐小小坐在地上,思索着她到底会被谁绑架,她自己沒有得罪过谁,肯定不是冲着她本身來的,刚才那两个人提到苏岩,难道,是因为苏岩?

    想到上次她被泼墨,就是因为妒忌,那这次,会不会也是哪个爱慕苏岩的女人,妒忌她所以绑架她?

    可是,不对啊,如果是妒忌的话,不是应该对谢然手吗?毕竟谢然才是苏岩的未婚妻,要绑也该绑谢然才是啊?而且,如果是女人因为妒忌绑架她的话,不是该让这些人轮了她吗?还会好心的不许这些人碰她?

    如果不是女人,会不会是苏岩商场上的对手,用她威胁苏岩,从而达到一些目的。

    绑了她,还不许手碰她,那就是说他们达到目的之后,会放了她,还要毫发无伤的放了她,他们不愿将苏岩逼急了。

    想通了这些之后,沐小小心中无奈极了,她和苏岩的关系,苏岩会答应对方的条件吗?想到当初就是因为苏岩不愿意提高童家的投资回报,所以又逼着她嫁给童海言的,她心中就不确定起來,说到底,她在他心目中,还是比不上那些利益的。

    正想着,门再次被打开了,矮壮男子拿着盒饭走了进來,往地上一放,一言不发,就要离开。

    沐小小赶紧“唔唔”出声,男子看过來的时候,沐小小背转过去,示意自己手被捆着,嘴被封着,不能自己吃饭。

    那矮壮男子走过來,撕开沐小小嘴上的胶带。

    沐小小嘴巴上火辣辣的痛,顿时苦着个脸,唉唉有声,“大哥,我手绑在后面怎么吃啊。”

    那男人犹豫了起來,沐小小赶紧说:“我一个弱女子,你们又锁着门,难道还怕我跑了不成,大哥,给我解开吧,等我吃完了你再系上?”

    男人想了想,觉得沐小小说得也对,于是给她解开了手,“快吃吧。”说完之后站到门口,并不离开,那样子,是要守着沐小小吃完然后再把她绑起來。

    沐小小心中无奈,这时候也不想那么多了,先吃东西吧,就算要逃跑,也要有力气跑才行。

    沐小小顾不上那么多,吃了起來。

    正在沐小小专心对付食物的时候,那个高瘦男子忽然出现,不知道在矮壮男子耳边说了什么,矮壮男子离开了。

    高瘦男子眼中露出笑,慢慢的向沐小小走來。

    沐小小虽然在吃东西,可是,注意力却全部在男人身上,发现他靠近,她的心都提起來了。

    这个猥琐男人是个色鬼,那双眼睛里赤/裸/裸的都是不怀好意。

    那男人似乎也发现了沐小小的防备,嘿嘿的笑了两声, “美女,不用怕,哥哥不会伤害你的,只有你乖乖的!”

    沐小小听这语气就知道要糟,果然,那男人的目光邪邪的落在沐小小的胸部,如果不是有头套,肯定已经流口水了!

    “你想干什么?”沐小小沉声问道,她不确定他们所谓的老大对他们有多大的约束力,但是,这时候,她还是寄希望这男人不该违背他老大的意思。

    “这大冬天的,哥哥这不是怕你冷吗,给你人工取暖。”男人说着就向沐小小扑了过去。

    沐小小大惊之色,意识的要跑,却忘记脚是被绑着的,才一动,就摔了去。

    接着身上一重,男人已经压了來,“美女别怕啊,哥哥一定会让你快活的,哈哈哈……”男人得意的大笑起來,将沐小小翻了个身,开始拉扯她身上的衣服。

    沐小小急了,手忙脚乱的挣扎,“你敢违背你们老大的命令,你不想活了!”

    “你以为老大真的不动你,时间早晚而已,只要老大拿到钱,立马就会把你赏给我们兄弟几个的,老子只是早点儿尝尝鲜而已。”男人大笑着说,手上的动作丝毫不停。

    沐小小绝望了,大哭大叫着,却推不开男人,很快衣不蔽体……

    沐小小眼中露出恨意,忽然仰头,狠而准的咬住了男人的手臂!

    男人一声痛呼,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在沐小小脸上。

    沐小小生生的挨了一巴掌,却死咬着男人的手臂不放,目光狠厉的盯着男人,那狠劲儿,仿佛要将男人的手咬断一般。

    “贱人放开!放开!”男人吃痛,巴掌一一的招呼在沐小小脸上,沐小小被打得眼冒金星了,脑海中却只有一个念头,不能松口,不能松口,不能!

    鲜血顺着沐小小的嘴角流向两边,很快将她的两颊染红……

    “贱人!贱人!”男人沒想到沐小小居然这么狠,心中后悔不已。

    沐小小眼前发黑,可是,却依然沒有松口,脑海中只有一个意识,不能松口,不能松口……

    男人慌了,他能感觉到沐小小的牙齿刺入他的血管,他能感觉自己的血在快速的流逝,身上渐渐变得无力……

    沐小小咬得很巧,咬中了男人手臂上的动脉,如今,男人血流不止,怎么打沐小小她也不松口,男人又急又恨,简直快哭了……

    “小小,小小……”忽然,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是童海言!他來救她了!

    ……

    苏岩赶到的时候,正看到沐小小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他又急又怒,快的跑过去,将男人一脚踢开。

    男人痛呼一声,昏迷了过去。

    “小小……”苏岩看着躺在地上的沐小小衣不蔽体,一动不动,双目紧闭,脸上又红又肿,全是伤痕,嘴上咬着一块肉,头颈周围鲜血淋淋的样子,特别吓人。

    苏岩脑袋里轰的一声,脱外套将沐小小裹住,然后抱了起來,“小小,小小,你怎么样?”

    苏岩一边喊,一边抱着沐小小往外面冲,大叫着:“救护车、救护车……”

    接着,在别处搜寻的童海言、顾寒、君纬等人都赶了过來,看着苏岩泪流满面,焦急又惶恐的样子,都愣住了。

    童海言一眼就看到了苏岩怀里的人儿,那一脸的伤痕让童海言心痛不已,他二话不说,上前就要从苏岩怀里抢人。

    他退让,是因为他知道沐小小心中喜欢的是苏岩,而苏岩明显也是喜欢沐小小的,所以,他退出,他祝福他们!可是,在他以为苏岩会好好的照顾沐小小的时候,苏岩却将人弄丢了!

    既然苏岩不好好的珍惜她,不好好的照顾她,那他为什么还要放手!

    两个大男人仿佛在抢心爱的玩具一般,都抱着沐小小不撒手。

    顾寒在一边看不过去了,“还是先送到医院去比较好吧?”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同时朝对方吼道:“你放手!”

    这时候,苏岩怀里的沐小小痛苦的**了一声,接着轻声的唤了声:“海言……”

    苏岩一子呆住了,童海言心中又是欢喜又是心酸,赶紧趁着苏岩愣怔的功夫,将沐小小抢了过來!

    苏岩的手还保持着抱着沐小小的姿势,心却痛得他恨不得死过去。

    她都已经昏迷了,可是,她嘴里吐出來的却还是童海言,是她丈夫的名字!

    难道说,沐小小已经喜欢上童海言了?

    不!不可能的!

    苏岩猛的回了神,追了出去。

    ……

    而救护车里的童海言却死死的握住沐小小的手,看着她伤痕累累的脸,心疼得眼睛都红了,他将脸埋在她的掌心,低低的呢喃,“对不起,小小,是我错了,我不该退缩的,我不该放手的!以后不会了,我会好好的照顾你,决不让你再受到任何的伤害,小小……”

    车里的医务人员看着这样的童海言都唏嘘不已,原來这女人就是童氏的少奶奶的啊,看來,夫妻两人很恩爱啊!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