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小小醒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浑身上只有一个感觉,疼!

    脸上很疼,手脚很疼,身上很疼……

    她叹息一声,连睁开眼睛都疼。

    “小小,你醒了?”听到她的叹息声的童海言赶紧凑了上來,焦急的问。

    “海言?”沐小小小声的哼哼,天啦,连说话都疼。

    沐小小顿时眼泪哗哗的。

    “小小,是不是很难受?”

    沐小小如今头上、脸上全是纱布,童海言根本就看不出沐小小的神情,只是猜测着。

    “小小……”戴菲菲的哭声传來,接着是流年的声音,还有君纬和顾寒劝慰两人的声音。

    沐小小只觉得心中一暖,这时候还有这么多人陪在她身边,她还不孤单!

    “小小,对不起,是我沒有照顾好你……”童海言的声音再次响起。

    沐小小只感觉手被人握住,紧紧的,让她安心。

    “海言,谢谢你救了我。”沐小小还急得,昏迷前,她听到了童海言在叫她的名字,一定是他赶來救了她,她欠他的实在是太多了,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

    而苏岩这时候却在警察局,绑匪已经全部被抓获了,一共七人,一个不少。

    而那位老大叫廖坤,在东余市也算是混出了点儿名堂的街痞,地盘在东余西郊。

    据他交代,他是拿钱办事,有人出钱让他绑架沐小小,想要从苏岩那儿拿些东西,至于拿什么东西,他也不知道,那人说会亲自和苏岩交易,不过,那人交代,不许伤害了沐小小。

    那人还交代,绑了人之后要等两天,让苏岩着急上火了再提条件更有把握!

    至于出钱的幕后之人,廖坤说他也不知道,他就和对方见了一次,还沒有见到人,之后也一直都是电话联系……

    一番审讯來,根本就找不到多余的线索。

    就在苏岩要离开的时候,却被另一名警察叫住了,并告诉他一件事,砸中沐小小母亲的那块广告牌不是意外坠落的,而是人为毁坏,使其坠落砸死人的,换句话说,沐小小的母亲是被谋杀的!

    这个消息让苏岩整个的愣住了!

    他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似乎有危险在渐渐逼近!

    这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來,是医院打來的,沐小小醒了。

    苏岩挂断电话,快的离开了警察局,往医院赶去。

    病房里只有童海言陪着沐小小,苏岩透过门上的玻璃,看着童海言紧紧的握着沐小小的手,两人在低声的说着什么,那场景,让苏岩觉得碍眼,双拳紧握着,他恨不得冲进去将童海言拉开,可是,今天救出沐小小时,她那一声“海言”直让他心痛若死,为什么她意识不清的时候,叫的却是海言的名字?

    默默的看了一会儿之后,苏岩回身拨出了一个号码……

    十分钟后,苏建国急冲冲的赶了來。( 平南文学)

    这几天沐小小失踪的事,苏岩是千方百计的瞒着父亲,他知道父亲对沐小小的感情,他一直默默的关心着沐小小,因为他觉得亏欠了这个女儿,所以,苏岩不敢让他知道沐小小失踪的事,不过,如今沐小小已经脱离危险了,也是时候该通知他父亲了。

    “阿岩,怎么回事?小小怎么会生病了?”苏建国一脸惊慌之色,拉着苏岩的胳膊。

    “出了点儿意外,沒事的。”苏岩想到沐小小被包得严严实实的头脸就心中一疼,恨不得将廖坤那般人和那可恶的幕后之人凌迟一千遍!

    苏建国面上沒有丝毫的放松,“人呢?人在哪儿?”

    苏岩一边领着苏建国往沐小小的病房走,一边吩咐跟在后面的林伯:“林伯,小小估计要在医院住一段时间,让林婶來照顾小小吧,别的人我不放心。”

    “好的,少爷,我这就让她过來,今晚就开始在这儿照顾小姐。”林伯说着掏出手机就打起了电话。

    到了沐小小的病房,苏岩并沒有进去,这时候,他还是不要和童海言碰面的比较好,他怕压抑不住心中的火气。

    苏建国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沐小小,整个人呆住了,一刻,老泪纵横起來。

    童海言听到开门声,回头看去,却见是苏岩的父亲泪流满面的站在门口,站都站不稳的样子。

    “伯父。”童海言站了起來,去扶苏建国,他沒有叫苏建国父亲,虽然苏建国和沐小小有收养关系,但是,沐小小也沒有叫苏建国父亲,他更不会叫了,何况,彼时沐小小的母亲还在,他叫苏建国父亲也不太好。

    虽然苏建国很想听沐小小叫他一声父亲,可是,他要顾及苏岩的情绪,所以,沐小小不叫他父亲,他也沒有勉强。

    童海言见苏建国面上哀伤心疼的表情,知道苏建国是真的心疼沐小小,不禁叹息一声,沐小小也算是有福之人,虽然相依为命的母亲离世了,但是,苏建国这位养父却还是关心着她的。

    苏建国在童海言和林伯的搀扶,缓缓的走了过去,“小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弄成这样了?”

    沐小小沒有想到苏建国來会看她,这会儿听着他微微颤抖的声音,心中一暖,说起來,苏建国和她无亲无故,妈妈沐兰也说了,她其实不是苏建国的女儿,她不知道苏建国是不是看在当年和她妈妈的情分上,才收养她,但是,自从收养她之后,苏建国为她做的,已经够多的了。

    沐小小沒有说话,因为她不知道如何面对这样的苏建国。

    倒是一边的童海言知道沐小小说话都痛,于是代为回答:“出了点儿意外,都是皮外伤,沒有大碍,伯父不用太过担心。”奇怪的是,童海言的说辞几乎和苏岩一样。

    苏建国脸上的神情却担忧,“可是,伤的是脸啊,会不会留疤啊。”

    “不会的,都沒有破皮,只是有点儿肿,消了肿就好了。”童海言赶紧说。

    苏建国这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拍拍沐小小的手,“怎么弄成这样啊?真是的。”苏建国叹息一声,继续说:“我叫林婶这几天來照顾你,你好好的休养着。”

    沐小小一听赶紧摆手,示意不用。

    后面的林伯却开口了,“小姐,你就不要拒绝了,不然老爷会不放心的。”

    苏建国点头道:“是啊,海言也要上班的,有林婶儿在这儿照顾着,我才放心。”

    沐小小想想也是,海言也有自己的事要做,她还不知道要住多久,总不能一直守着她吧,于是,点了点头。

    苏建国又和沐小小说了会儿话,直到林婶儿來了,他又嘱咐了一些事,这才离开。

    有了林婶儿在,沐小小也要童海言回去,这一天,童海言都守着她,也很累了。

    童海言虽然不放心,但是,却还是听从沐小小的话,离开了。

    童海言才一走,苏岩就进了病房。

    林婶儿识趣的离开了,沐小小看着这时候出现的苏岩,略一回想,就明白了过來,这男人,连自己的父亲都利用!

    苏岩缓缓的走到她的病床前,缓缓的俯身來。

    沐小小看着那张熟悉的脸越來越大,不禁急道:“苏岩,你想干什么?”

    一刻,苏岩却已经将脸埋在了她的颈侧,接着,身子被他小心翼翼抱起……

    沐小小心中一怔,她能感觉到苏岩抱着她的手在微微的颤抖着,耳后的呼吸变得很轻很轻,仿佛他呼吸重了就会把她吹跑一般,她能听到他的心跳很快,耳后传來细细的“吧嗒”声……

    苏岩这样一个霸道强势的男人,这一刻,为她哭了,沐小小的心,在这一刻一子就软了。

    沐小小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害怕,是的,是害怕,他在害怕!害怕失去她!

    不管之前和他有什么瓜葛,但是,这一刻,沐小小只想安慰这个抱着她的男人。

    “苏岩,我沒事的。”沐小小的声音低低的,同样很轻很轻。

    可是,她的话音才落,就感觉苏岩一子收紧了手臂,将她抱得更紧了,好在沐小小的伤都在头部和手脚,不然,非得被苏岩抱成二次伤害不可。

    苏岩似乎也很快意识到他那样不好,赶紧放松了些,可是,头却始终埋在她的颈侧,就那样静静的抱着!

    沐小小的心从來沒有这一刻这么的安宁,经历了那一番可以说是生死挣扎之后,沐小小的心从來沒有这么开阔过。

    现在回想起來,在她死死的咬住那个男人的胳膊的时候,在那个男人劈头盖脸的打她的时候,她心底里,想的是谁?不就是这个抱着她的男人吗?

    那时候,她期盼着他能來救她,就算不能救她,她也想,死了就死了吧,她死了,他也就用受威胁了……

    “对不起……”就在沐小小胡思乱想的时候,耳畔忽然传來男人有点儿哽咽的声音,“我不该将你一个人留在家里的,我……”苏岩的话还沒有说完,就顿住了,因为沐小小的手环在了他的腰间。

    “我不怪你,苏岩!这是意外,不是你的错。”沐小小有点儿艰难的说,手轻轻的抚摸着他宽厚的背。

    这一刻,除了彼此清浅的呼吸声,病房里静谧一片。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