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海言和沐小小的婚礼虽然盛大,但是,严密的防护措施让童家少奶奶的身份只在很小的一个圈子里流传,但是,绑架的事却一子将她的身份给暴露了出來。

    第二天开始,就有无数的记者围在了病房外面,打听情况。

    沐小小有点儿头疼的听着外面的噪杂声,无奈叹息。

    林婶儿看着沐小小不胜其烦的样子,安慰她:“小姐放心好了,少爷会处理好的。”

    昨晚苏岩在病房里陪了沐小小一夜,早上的时候就发现了绑架的事上了报,报纸上的照片是童海言陪着沐小小从救护车上來的照片,还有童海言在急救室外面焦急等待的照片,最后,还有一张沐小小的生活照,非常清晰的呈现出了沐小小的相貌。

    苏岩很快找來了萧宠,让她帮着处理那些记者的事。

    这时候童海言也赶了过來,他同样看到了报纸上的报道,眼见的记者很快将他围了起來,童海言只好无奈的回答记者的问題,并请求记者们不要打扰沐小小休息。

    大家都笑着称童海言疼老婆,童海言不置可否,笑着说要去照顾沐小小,记者们这才放开了他。

    看着童海言离开,记者狗仔们议论纷纷。

    “这位童家大少有一段时间很喜欢泡夜店的啊,娶了老婆之后就再也沒有去过夜店了呢?”

    “何止啊,还记得吗?以前不少女人为了他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童大少怕那些女人找童太太的麻烦,都一一警告过的呢。”

    “童大少对童太太真好啊……”

    “听说很恩爱的呢,听说抢救的时候,童大少等在外面,担心得都哭了呢……”

    ……

    站在角落里的苏岩听着这些议论,心中一子堵得慌!

    他这时候真的很后悔,为什么要让她嫁给童海言呢,为什么要给童海言一个正大光明站在她身边的机会呢,如果她沒有嫁,那么,如今站在她身边的人就该是他,给她依靠的人也是他,虽然,他只能以兄长的身份站在那儿,但是,也好过如今这样,听着别人议论他们的恩爱啊!

    苏岩场子都悔青了,也于事无补。

    他和沐小小之间,有一条这一辈子都无法逾越的鸿沟。

    苏岩痛苦的靠在墙上,难过得几乎要晕过去了。

    ……

    童海言在的上午,苏岩去了一趟警察局,又得知了一个新的情况,那就是恒瑞西郊服装厂的火灾,是廖坤等人动的手,火灾的事虽然查明是人为纵火,警察后來也抓到了两个人。

    苏岩还记得那时候,他在警察局听了那两个纵火犯的交代,他们说是缺钱花,所以想到服装厂弄点儿钱,谁知却不小心弄得着了火。

    而廖坤交代,那次纵火也是拿钱办事,那两个被抓的是他的手,那两个人之所以愿意站出來承担,就是因为幕后之人答应到时候就算进去了,也能把人捞出來,所以,那两个纵火犯才隐瞒了事实,让廖坤等人多逍遥了一阵。

    想到昨天那个查沐小小妈妈被砸案的警察说得话,苏岩让审讯的警察问廖坤,“沐小小的母亲被广告牌砸死,是不是你们干的?”

    “沐小小的母亲?”廖坤想了一,摇摇头,“不是我们。”

    苏岩皱眉,转身去找负责沐小小母亲案子的警察,先要了解更多的情况。

    “我们从咖啡厅后面楼梯的监控那儿看到一个案发时离开的可疑男子,不过,他带着口罩和鸭舌帽,我们又从附件的监控查到该男子的行踪,他最后进了一家大型商场,然后就消失了,我们怀疑该男子在商场找了地方换了装。”

    “也就是说这条线索也断了?”

    “暂时是这样的,我们还在继续调查,寻找新的线索。”

    苏岩叹息一声,离开了警察局之后找上了顾寒。

    将一年前沐小小被神秘人安排着进公司盗取公司机密的事,后來的西郊纵火案,沐小小母亲被杀案,还有这次沐小小被绑架的事,一一向顾寒说了出來。

    “西郊纵火案和这次绑架小小的都是同一伙人,都说是拿钱办事,虽然廖坤说那幕后之人不像是同一个人,但是,我却觉得这中间还是有联系,那个神秘人后來我一直沒有找到,神秘人在沐小小的事曝光之后就消失了一般,再沒有任何的行动,而且,也抹去了所有的痕迹,我查了很久,也沒有查到线索!”

    “那你需要我做什么?”顾寒看着眼前有点儿苦恼的男人,从沐小小被绑架之后,他的精神就高度紧张,后來沐小小救出來之后在医院抢救,他又警局医院两头跑,公事都只能电话里处理,这时候还能保持这样的警觉性,看來的确不是一般人。

    “现在敌暗我明,我不知道对方到底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是,这次这样的事我不想再发生了,所以,我想请顾先生派可靠的人保护小小。”对于苏岩來说,任何的争斗他都不怕,但是,他却怕沐小小再次受到伤害。

    “这事,苏先生不说,我也会让人保护小小的。”这时候,流年走了进來。

    苏岩看到流年有一瞬的恍惚,随即好奇的问:“易总,其实有个问題我一直想问。”

    “是不是想问我和小小为什么会这么像?”

    “其实小小和你也不是特别像,至少外表上你比小小更漂亮。”苏岩实话实说。

    那边,顾寒已经将流年揽进了怀里,一脸得意的样子。

    “其实我和沐小小是表姐妹!”流年笑着说。

    “表姐妹?”

    “是的,我母亲和沐小小的父亲是亲兄妹。”流年缓缓的说。

    苏岩脸上露出好奇的神色,“你们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其实也是巧合,上次天天跑到东余遇到小小,回去之后就说他的小小姐姐和我长得很像,后來问了阿伟,阿伟也说第一眼看到也觉得特别像,感觉像两姐妹一样,当时我们也沒有在意,觉得人有相似而已。后來,无意中我和我哥聊天的时候才得知了我母亲的一些事。当年我母亲生病住院了很长一段时间,那时候都是我哥哥陪在母亲身边,母亲在那时候才提到当初为了和我父亲在一起,被家里赶了出來,从一个千金大小姐变成了一个穷困潦倒,连生命了药都吃不起的女人……”说道当年母亲的艰辛,流年不禁声音哽咽,顾寒收紧了双臂,将她更紧的拥进怀里,无声的安慰着。

    “我母亲是个硬气的人,被亲生哥哥赶出家门,后來到死,她都沒有回去过,甚至都沒有在我的面前提到过我的舅舅和外公他们,我哥哥知道的也只是在医院里母亲提到的只言片语,那时候,我才知道我还有一个舅舅,而沐小小就是我舅舅的女儿,只是她跟着我舅妈姓而已。不过,因为舅舅那么无情的将我妈赶出來,这么多年也不闻不问,任我妈妈在外面自生自灭……所以,我也沒想着要去认亲什么的……”

    听流年这样说,苏岩心中更疑惑了,既然沐小小是她舅舅的女儿,她舅舅又将她妈妈赶出家门,这样的关系,她应该不会喜欢沐小小才对啊,可是,如今看來,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啊?

    “我不想认亲,但是,天天却经常念叨着要再去找小小姐姐玩儿,顾寒就让阿伟去查了一沐小小的情况,这才知道,原來沐小小很小的时候就被她父亲虐待,她们母女被虐待得活不去,这才逃离了她父亲,这么多年,一直躲着她父亲,母女两人相依为命!”流年说到这里,叹息了一声。

    而苏岩却整个的愣住了,虽然和沐小小在一起的时候,她有提到过童年之事,但是,当时他一直以为,这世上还有谁比他的童年更痛苦呢?

    “我舅舅那个人,真是个冷血之人啊,自己的亲生妹妹可以赶出家门,自己的老婆女儿也可以逼走!”流年摇头叹息,接着说:“所以我对沐小小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她们母亲和我母亲当年何其相似,我母亲当年好在还有我父亲,虽然我父亲死得早,但是,沐小小母女却真的很艰难,特别是在我知道了,沐小小的母亲得肾病住院手术的事,后來,看着你和小小在一起,我很为她高兴……”流年说到这里,目光带着点儿遗憾的看向苏岩。

    苏岩一听流年这样说,再看着她惋惜遗憾的眼神,他心头一子就痛了起來,如果流年说的是事实该有多好,如果沐小小真的是流年舅舅的亲生女儿该多好!

    “不过,我看那童海言对小小也是不错的。”流年接來又补了一句,让苏岩顿时黑了脸,冷冷的说了一句麻烦顾寒,就转身离开了。

    流年看着苏岩黑着脸离开,疑惑的回身问顾寒:“你说,这苏岩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是喜欢小小的,为什么却眼睁睁的看着她嫁给童海言呢?”

    “他脑子有病。”顾寒酷酷的说了一句之后,低头擒住亲亲老婆的小嘴,心满意足的吻了起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