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岩还沒有赶到医院,半道上就被简一峰的一个电话拦住了,不得不赶回公司。

    公司里,大大小小的管理层人员挤满了会议室,萧宠也从医院赶了回來,看到苏岩,她不悦的说:“以后你那些破事儿不要找我去解决,不知道人家最讨厌医院的那股味道了啊。”

    “你这样说,你大哥不得气死?”苏岩笑嘻嘻的提醒,宋梓鸣就是医生,身上经常有消毒水的味道。

    “那不一样,那是我哥!”萧宠说着哼了一声,扭着身子坐到了位置上。

    谢然看着苏岩那么自然的和萧宠说话,心里虽然不舒服,但是也知道苏岩和萧宠之间是沒什么的,她收拾心情,走到苏岩身边,“人都來齐了,可以开始了。”那样子,简直就是苏岩的贴身小/蜜。

    谢然身为dmc的高管,出现在恒瑞的高层会议上其实是说不过去的,但是,这次会议是两家合作的项目,加上如今谢然的身份有是苏岩的未婚妻,所以,大家都沒有异议。

    苏岩坐到位置上,翻看了一简一峰准备的文件,开始了会议。

    这次的会议要说的是药厂投入使用的事。药厂历时近一年,如今已经修建完毕,而且已经检验交付,药厂马上就要挂牌投入使用,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dmc从德国运來的设备要进厂。药物实验室的人员都是dmc那边提供的,然后就是药品生产的相关事宜了,招收员工,分配管理,药品申批等等,一系列的事情都要开始上轨道。

    一个会议,中午休息半个小时,大家吃了饭之后又继续,直到午两点,会议才结束,所有人都有点儿疲惫,苏岩也不例外,但是,他心里挂念着沐小小,走出会议室就想要离开,却被谢然拦住了。

    “又想到医院去?”谢然脸上的不悦之色不加掩饰。

    苏岩看到谢然这样问,脸色也不好了,可是,看到周围还沒有走的员工,他沒有和谢然吵,毕竟在所有人眼中,他和谢然还是亲密的未婚夫妻,这才订婚沒有多久,闹出不愉快的话对公司沒有好处,大家会怀疑恒瑞和dmc的合作出问題的,所以,苏岩转身回了办公室。

    谢然见苏岩妥协,嘴角勾起一抹笑,也跟了上去,身后的简一峰看着两人这样,无奈的摇摇头,而边上的萧宠看着谢然得意的样子,瘪瘪嘴,冷哼一声,妖娆的离开了。

    苏岩的办公室里,他烦躁的看着桌上堆着的文件,开始处理了起來。

    谢然进來看着他认真专注的样子,目光一子柔和了來,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而苏岩本身又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男人,这样一个好看又有气质的男人,认真工作的样子果然特别的吸引人。

    苏岩才批了几份文件,就不悦的抬起头來,“你要在那儿花痴多久?”他就不懂了,为什么以前会觉得谢然这女人优雅大方,虽然她是高学历、高智商,但是,犯起花痴來和一般的女人沒两样,甚至比一般的女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谢然一子回了神,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神色,走到苏岩对面的椅子上坐,“上次说的事,你请顾寒帮忙沒有?”

    “沒有。”

    “为什么沒有?药厂马上就要开业了,万一那背后的黑手这时候搞破坏,那我们……”

    “我就怕他不搞破坏!”苏岩一副万事尽在掌握的样子。

    “你有办法对付那幕后黑手了?”谢然双眼发亮的问。

    苏岩轻嗯一声,却沒有要告诉谢然的意思,谢然一看苏岩的态度,顿时脸上有点儿挂不住,但是,她也知道,她在苏岩面前,不能发火、不能发脾气,不然,苏岩会更不喜欢她。

    想到这里,谢然重新坐坐好,微微低头,用一种我见犹怜的姿态说,“阿岩,你是不是特别讨厌我?”

    苏岩眉头,抬头看了谢然一眼,“有什么话就说,别给我拐弯抹角。”苏岩明显沒有耐性和她多说话,手上批示文件的动作丝毫不慢。

    “既然你这么讨厌我,为什么又要把我从德国叫回來?”上次在云海,她主动爬上他的床被他扔之后,她就死了心,伤心的回了德国。

    可是,才回去沒多久,苏岩居然就问她要不要和他订婚。

    她不敢相信,细问之,苏岩才说他只是需要个妻子,除了苏太太这个身份他什么也不能给她,而且,最不会给她的就是爱!

    可是,她就是不信邪,她知道苏岩的女人很多,如果苏岩只是要一个女人來当苏太太的话,他能选择的女人太多太多了,他之所以选上她,是不是说明她在他心中其实也是不同的?于是,不信邪的她回來了,成了他的未婚妻!

    她就不信,她用一辈子的时间也换不來他的爱!

    可是,如今看着他为了沐小小几乎疯魔的样子,她心里真的很难过!她不明白,沐小小都已经是别人的女人了,他为什么还是这样念念不忘呢?

    她到底有哪里比不上那个沐小小!

    “你就想问这个?”相对于谢然的哀伤,苏岩冷酷得仿佛石头,无所谓的语气让谢然心中更加难受了。

    可是,她是谢然,和苏岩走在一起,是她自己选择的,所以,她不允许自己露出那种被遗弃的可悲样子,“我只是想知道你选择我当苏太太的原因。”

    苏岩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说:“我不想一天三次的听我家老头在我耳朵边念叨你的名字!”

    谢然一子愣住了!

    “你是说,是因为父亲要你娶我,你才娶我的?”

    “你以为是什么?”苏岩的语气带上几分嘲弄之色,“我对你是什么感觉,你不是早就知道的吗?我们之间只是合作关系,谢然,你忘记了,我们是签了协议的!”

    谢然一子面色苍白了起來,是,她一回來,他就要她签订了一份协议,那上面清清楚楚的说了他们的婚姻只是个名头,他们将成为有名无实的夫妻。

    “还是你不想继续了?不想的话,我们现在就结束合作,我找别的女人也是一样的。”苏岩的语气淡淡的,冷冷的,仿佛面对商场上的谈判对手,无情而冷酷!

    谢然心头巨痛,可是,她脸上却露出淡淡的笑,早就知道的,不是吗?

    可是,即便如此,她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心,还是管不住自己不爱他!

    她该怎么办?怎么办?

    苏岩签完文件的时候见谢然面色苍白的看着他,嘴角的笑看起來无比的脆弱,不知怎么的,苏岩心头一跳,不过,他沒有时间、也不想安慰她,他要赶到医院去,今天一天沒有见他的小小了,他想他的小小了。

    直到走到门口了,谢然才忽然开口道:“我爸爸叫你今晚过去吃饭。”

    苏岩身型一顿,眉头紧紧的皱了起來,他晚上想陪沐小小的。

    “怎么?连在我爸面前演戏都不愿意吗?”谢然站起來,回身看向他,“你爸今晚也会过去。”

    苏岩一听,眉头皱得更深了,“我知道了。”他不愿听老头子的唠叨。

    ……

    车赶到医院的时候,童海言不在,倒是流年正在病房里和沐小小说话。

    “所以,你是我表姐?”沐小小有点儿惊讶的说。

    流年点头,握住她的手,“是,我是你表姐!”

    原來流年來将两人的关系给说了一遍,苏岩在外面,心中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如果流年说的都是事实该多好啊,那他就可以和小小在一起了,可惜……

    不过,让苏岩意外的是,沐小小这时候却并沒有告诉流年她是苏家的女儿,而是和流年一样沉浸在认亲的欢喜当中。

    “怪不得那么照顾我,原來早就知道了我们的关系,可是,表姐,你为什么不早点儿告诉我呀,害我和我妈都在猜,到底是哪儿的亲戚我们沒想起來。”说到妈妈,沐小小一子沉默了。

    流年却仿佛沒有发现她的异样一般,“唉,怎么说,那个人都对你们不好,我要说我是他的侄女儿,你会喜欢我们?”

    “他是他,你是你!”沐小小淡笑着说,怪不得她妈妈也不知道这门亲戚,原來她父亲还曾经将亲妹妹赶出家门。

    流年也点点头,笑着抱了抱沐小小。

    而门外的苏岩却心中疑惑了,他今天倒是忘记问了,沐小小的父亲到底是谁呢?

    “少爷,你怎么不进去?”忽然,一个声音在苏岩身后响起,苏岩回头看去,却是林婶儿。

    苏岩沒好气的皱了一眉,林婶儿一子就明白过來,不好意思的笑笑,压低了声音道:“童少爷已经回去了,据说是他父母那儿有什么事,今天估计是不会再來了。”

    苏岩满意的点点头,他就怕童海言在这里陪夜,不过,沐小小住院之后,童海言的父母却沒有出现,这一点,他心中有点儿不满,怎么说,沐小小也是他们童家的媳妇儿,出了这样的事,他们居然都不來看一眼!

    林婶儿见苏岩脸色神情变化,忽然开口道:“好像童少爷的父母前几天在国外,还不知道小姐的事,好像今天才回來……”

    林婶儿这样一解释,苏岩心里才舒坦点儿,他不允许任何人怠慢了他的宝贝!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