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小小很开心,当她以为这世界上沒有一个亲人的时候,忽然有个人站出來,拥抱她,说是她的亲人,那种感动,那种欢喜,让她久久无法平静,直到出去转悠了一圈的顾寒看着苏岩站在病房门口,这才进去将流年带走。

    沐小小心情好,苏岩出现的时候,她还主动的打了招呼。

    苏岩看着沐小小这样开心,心中叹息。

    沐小小沒有澄清她是苏家的女儿,让他心里忽然觉得开心,明明知道是自欺欺人,他却依然甘之如饴。

    “今天是不是很忙?”沐小小主动询问。

    “沒什么,我已经处理好了。”苏岩倾身而,亲昵的隔着纱布亲吻她的额头,“医生说什么时候可以拆纱布?”

    “明天。”沐小小脸上都是擦伤,其实不严重,只是肿得厉害,“唉,终于要露出猪头的样子了,好讨厌!”沒有女人会不在意自己的容貌,沐小小同样担心自己的脸留疤痕或其他的什么。

    苏岩轻笑一声,坐到她的床边,小心翼翼的将她抱起來,揽进怀里,“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就算变成猪头了,也肯定是最漂亮的猪。”苏岩轻声的哄着她。

    “讨厌,你才是猪!”

    “好好好,我也是猪,你也是猪,我们是一对猪!”苏岩呵呵的笑着说。

    惹來沐小小一阵挣扎捶打。

    苏岩捉住沐小小的手,将她的头按进自己的胸膛,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后背,“以后不管怎么样?我都会陪着你!”

    沐小小愣住了,这样温柔的语气,这样温柔的动作,沐小小忽然觉得眼睛发酸,她挣开双手,抵在他的胸膛,“苏岩,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苏岩动作一顿,心中泛起痛意,他和沐小小之间分分合合,纠缠不清,有很多的爱,也有很多的恨,他知道他深深的伤害了她,可是,他自己又何尝好过,看着她嫁给童海言,成为童海言的妻子,他的心也很痛的。

    他原本想沒有名分,也要和她在一起,偷/情也无所谓,他只要拥有她,就够了!

    可是,他错了!

    他的宝贝可能已经喜欢上童海言了!

    一想到她会不爱他,她会投入别人的怀抱,他的心就痛得恨不得死过去!

    所以,他决定了,无论如何,他要他们离婚!

    沐小小看着苏岩脸上神色变幻,一会儿痛苦,一会儿决然,心中叹息,他就是这样,任何事都放在心底,她永远猜不透他心中的想法!

    “你总是那样反复无常,我永远也猜不透你心里在想什么,更猜不透你到底喜不喜欢我?不过,已经不重要了!以后,我会全心全意的把你当我的哥哥。”沐小小平静的说,“也希望你能好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把我当你的妹妹。”

    苏岩的脸色一子苍白了,他一子握住沐小小的双肩,“你喜欢上童海言了?”

    沐小小痛呼一声,苏岩这才意识到自己太用劲儿了,赶紧收回了力道,却依然握着她的肩膀,“对不起,小小,可是……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沐小小看着他紧张的样子,心中忽然很难过,“苏岩,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我也喜欢你!不过,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我们之间横隔了太多的东西,如今,我已经是海言的妻子了,而你,也有了谢然。海言是个好人,我不想再伤害他了!”

    “你不想伤害他,就想伤害我吗?”苏岩的声音变得低沉,深邃的眼中一片哀伤。

    这样透着点儿脆弱的苏岩让沐小小不忍说出让他难过的话,可是,他们走到如今这个地步,已经回不了头了。

    “苏岩,我们放过彼此吧,有时候,光有爱情,也是不行的!”沐小小低头,不敢再看苏岩那受伤的眼神。

    苏岩沒有说话,但是,沐小小却感觉到他的双手在微微的颤抖。

    心,在这一刻疼痛起來,昨晚,当他抱着她默默哭泣的时候,她就已经原谅了他,她不恨他了,也不怨他了,剩的,只有爱……

    “苏岩,你别这样,我们相互折磨的还不够吗?如今我妈妈也已经死了,上一代的恩怨就这样结束了吧?”

    “不,为什么要结束,为什么要结束,你妈妈死了只是赔了我妈妈的命,那谁來赔偿我这么多年的痛苦?”苏岩激动的低吼起來,他不要放,他不要放手!

    沐小小还有说话,苏岩却猛的将她揉进怀里,死死抱住,仿佛她会随时消失一般。

    “你既然知道我喜欢你,你也承认你喜欢我,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为什么?”苏岩低吼着说,不断的收紧双臂,那力道,仿佛想要把沐小小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把。

    “是啊,为什么,我也想问你为什么?”沐小小的语气不自觉地又带上了幽怨。

    当初,她求着他,要他放上一代的仇恨,在一起,可是,他不肯,他要报仇!

    如今,她嫁给童海言,他也要迎娶谢然,如此局面不是他一手造成的吗?他又有什么资格问她为什么!

    听出了沐小小的幽怨,苏岩忽然放开她,眼神炙烈的盯着沐小小。

    心中忽然有一个疑问,沐小小为什么不在意他们的兄妹关系?还是,沐兰根本就沒有对她说她和苏家的关系?

    不过,不说也好,说了的话,她也会和他一样痛苦的,更或者,她会逃得远远的,再也不出现在他面前。

    沐小小被盯得心中直发毛。

    “总之,小小,你出院就去和童海言办离婚手续,反正你们也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

    “苏岩,你能不能不这么霸道!”对于苏岩的话,沐小小心中升起不悦之色,是他逼着她嫁给童海言,如今,他又要她离婚,他到底把她当什么了?

    “反正我不许你们继续在一起!”

    “那我和海言离婚,你是不是也取消和谢然的婚约,然后娶我!正大光明的娶我!”沐小小忽然开口。

    苏岩一子怔住了。

    “苏岩,做不到是不是?你是做不到不娶谢然?还是做不到娶我?”沐小小淡淡的说。

    “两人在一起,不一定要有婚姻的!”苏岩转开头,有点儿沒底气的说。

    “那你是要我做你的地情人,做你和谢然婚姻的小三儿!”沐小小将“小三儿”这个词咬得特别重!

    因为她知道苏岩最痛恨的就是小三儿!

    “沐小小!”果然,苏岩火了,他一子推开沐小小,站了起來!

    “苏岩,你走吧,好好的冷静冷静,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就请为我想想,不要想当然的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不是你随意摆弄的木偶娃娃!”沐小小说完也躺了去,转过身背对着苏岩。

    苏岩看着沐小小这样拒绝他,心中火大,可是,又说不出反驳的话來,那种憋屈的感觉简直要把他弄得爆炸了!

    听着苏岩离开的脚步声,沐小小心中重重的叹息一声!

    今天童海言说要经历了这么多事,他想通了,他要忠于自己的心,既然她不爱他,那么,他就努力让她爱他!

    那样温柔的童海言,那样深情的童海言是沐小小无法拒绝的,一直以來,她都觉得亏欠了童海言,她打胎的事让两人的关系陷入了低谷,走向了绝境,她以为她和他以后都会路归路,桥归桥了,可是,这几天,她再次看到了担心她,心疼她的童海言了!

    她终究是被童海言感动了,她不能再伤害这个爱她至深的男人了。

    这几天她也看清了苏岩的感情,她相信如果苏岩真的喜欢她、爱她、在乎她的话,那么,他一定会放手的,虽然想到他和她的身份将永远维持在“兄妹”这个词上,她的心就会很痛很痛!可是,她也相信,时间可以治愈一切!

    ……

    苏岩几乎要疯了!

    疯狂的飙车去了格调会所,狠狠的灌了自己几杯酒!

    被戴菲菲放鸽子的君纬正一个人无聊,看到苏岩脸色发黑的出现,而且,几秒种就灌了好几杯,立刻知道有事发生了。

    推开面前搭讪的女人,君纬走到苏岩身边,手搭上他的肩膀,“老大,心情不好啊?怎么了?”

    苏岩有点儿意外的看着君纬,又四处看了看,寻找戴菲菲的身影。

    君纬却已经幽怨的说:“菲菲今天加班。”

    “得,那就陪我喝酒。”苏岩一听,二话不说,让酒保给君纬上酒。

    “老大,你受什么刺激了?”君纬一看苏岩这脸色就知道肯定沒好事,如今能影响苏岩的,不就是沐小小了吗,于是,君纬再次问道:“是不是小小出什么事了?”问过之后又觉得不对,沐小小如果出事了的话他苏岩能坐在这儿?

    “那就是和沐小小吵架了?”君纬同学还是很聪明滴,一猜一个准儿。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鸡婆了?”苏岩不悦的将酒塞到君纬手中,自己拿起一杯一饮而尽。

    “喂,老大,你今天这是不醉不归的架势啊,不过,我刚听谢然说一会儿你们要回谢家吃饭啊!”君纬忽然疑惑的说。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