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岩本來心情就不好,再听君纬这么不知死活的说这话,顿时有打人的冲动。

    一拳挥出去,被眼明手快的君纬握住拳头,他顿时惊呼起來,“老大,老大,我错了,我错了,我们喝酒喝酒,我闭嘴,我啥也不说了。”君纬说着举杯一饮而尽。

    苏岩这才收回了拳头,君纬却苦着个脸,老大心情不好的时候最难侍候了,不过,都是兄弟,这时候,也只有他陪着了,想到这里,君纬心中哀叹不已,他还是喜欢抱着他家菲菲在一个浪漫的地方,喝点有情调的小酒,而不是在这里,和黑着脸的老大喝闷酒。

    趁着上厕所的时候,君纬赶紧给谢然打了电话,不要怪他出卖朋友,苏岩如果醉醺醺的出现在谢家,一定会被苏老爷子念叨死的!

    谢然出现的时候,苏岩已经有了七分醉意,看着她出现,他狠狠的瞪了君纬一眼,君纬缩缩脖子,装作沒有看到苏岩杀人的目光,看向谢然,“嫂子,你怎么來了?”那神情、那语气,仿佛谢然的出现只是偶然而已。

    谢然还沒有说话,苏岩就冷哼一声,拿起外套站了起來,摇摇晃晃的往外面走。

    谢然对着君纬做了个“谢谢”的口型,赶紧追上了苏岩。

    走出格调,冷风一吹,苏岩的七分酒意一子醒了三分,看着城市的霓虹,冷声道:“还怕我晚上不去吗?”

    谢然沒有说话,径直去取车。

    车里,苏岩坐在副驾上,神情恹恹的,目光看着窗外。

    而谢然认真开车,也不说话,车里的气氛压抑得让人快要呼吸不过來了。

    车窗滑,一丝冷风钻了进來,吹散了这压抑的气氛,谢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声音温柔的说:“回去先喝点儿醒酒茶吧。”那自然的模样,仿佛午在苏岩办公室的那些对话从來沒有发生过一般。

    苏岩轻嗯了一声,车厢里再次恢复了静寂!

    到了谢家,才看到苏建国已经到了,两位老人正在客厅聊天,远远的看到苏岩和谢然走來,两老眼中都露出满意的神色,因为此时,谢然的手正挽在苏岩臂弯里,郎才女貌,怎么看怎么赏心悦目。

    “爸,我们回來了。”谢然甜甜的向二老打招呼。

    而苏建国却率先闻到了苏岩身上的酒气,虽然被风吹散了些,但是,苏岩要的都是兑了烈性酒的鸡尾酒,后劲儿大,这时候,正不断的挥发着酒劲儿。

    苏建国顿时不悦了,“还沒吃饭了,就先喝成这样!”

    苏岩却看也不看自己的父亲一眼,他烦透了父亲的说教,特别是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

    谢然却已经体贴的说:“父亲,都是那些客户,非要拉着苏岩喝酒,不喝就不放人。”

    苏建国摇摇头,苏岩从來不去应酬客户,谢然这谎说得一点儿也不高明,不过,苏建国并沒有说什么。

    谢然赶紧让人准备解酒茶给苏岩喝。

    两老看着谢然为了苏岩忙前忙后,一副好妻子的模样,都欣慰的点点头,这么好的妻子,苏岩是个明白人,会好好珍惜的!

    在谢家吃了饭出來之后,苏岩二话不说就离开了,连再见都沒有和谢然说,那迫不及待的样子落在苏建国眼里,让他微微蹙眉!

    谢然回头,看着苏建国的神色,微微一笑,“阿岩担心小小,说好了再去医院看看小小。”

    而苏建国的脸色却变了变。

    ……

    沐小小沒想到晚上苏岩会再次回來。

    打发了林婶儿之后,苏岩冲了个澡,就爬上了沐小小的病床,沐小小吓得起身,苏岩却一把将她捉住,拉进怀里,“让我抱抱你!”

    沐小小浑身紧绷着,苏岩无奈一叹,“放心好了,我不是禽兽,不会在这时候碰你的。”说完之后,他压低了声音,又说道:“我只是想抱抱你。”

    忽然放低的声音带着几分忧伤啊,沐小小心中一叹,她总是无法拒绝这样有点儿忧伤的苏岩,每次看到这样的他,她就狠不心坚持自己。

    如愿以偿的抱着沐小小熟悉的身子,鼻端虽然满是消毒水混合着其他药物的气味,但是,苏岩还是准备的捕捉到了属于沐小小的馨香味道,他埋首在她发间,用力的吸了一口气,“小小,我该拿你怎么办?”

    刚才在车里,他认真的想过了午和沐小小的谈话,沐小小说得对,他不能总是那么霸道的决定她的一切,他再不能做伤害她的事了,可是……

    “可是,我真的做不到放手,小小,沒有你,我会死的!”苏岩低低的说。

    沐小小轻笑了一声,“苏岩,这世上沒有谁少了谁会活不去!”

    “不,沒有你我真的会活不去的,我这里会痛得死掉的!”苏岩说着抓着沐小小的手按在自己的左胸位置,让她感受他的心跳。

    沐小小抬头,眼前的男人深情款款,深邃的眼眸中带着几分哀伤,只一眼,就震颤了她的灵魂……

    “答应我,不要不爱我,好不好?”男人的声音低低的,带着几许诱惑和性感。

    沐小小仿佛被蛊惑了一般,傻傻的点头。

    “你答应了?”苏岩脸上露出狂喜的神色,眼神都亮了几分。

    沐小小咬着唇瓣,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她这辈子,估计都不会爱别人像爱眼前这个男人这么深了吧。

    苏岩见她点头,欢喜的碰着沐小小满是纱布的脑袋,用力的吻了去。

    一个深吻,从欢喜开始,到缠绵结束!

    不是苏岩不想继续,他是怕继续吻去他会控制不住!

    “好了,睡吧。”苏岩将她轻轻的揽在怀里,心满意足的说。

    沐小小有点儿不自在的移动了身子,呐呐道:“苏岩,你戳到我了。”

    苏岩顿时黑了脸,这女人,哪壶不开提哪壶,“小可爱,你在挑战我的控制力吗?我很想告诉你,我控制力很薄弱的。”

    沐小小顿时缩缩脖子,小心翼翼的将腰移得远了点儿。

    苏岩浑身焦躁,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将沐小小抱抱好,“好了,不要乱动,睡觉。”

    沐小小不敢动了……

    门外,透过玻璃看着病房中一切的苏建国脸色苍白如纸,身子摇晃着几乎要倒去了,好一会儿,才佝偻着身子转身,“冤孽啊!冤孽!”

    ……

    第二天,苏岩吩咐林婶儿好好照顾沐小小之后,就离开了,今天对恒瑞來说是个特别的日子,所以,他必须去公司。

    今天dmc的设备要进药厂了,有一个剪彩仪式,他必须参加,而且,他还要亲自前去布置一些事。

    苏岩前脚才走,童海言后脚就陪着童氏夫妇來了。

    看到沐小小满头都包着纱布,童海言的父母都吓了一跳。

    “怎么弄得这么严重?”童海言的父亲一脸严肃的问。

    “爸、妈,其实沒事的,只是脸上有点儿肿,所以上了药才包扎一而已。”童海言在一边解释。

    “那会不会毁容啊?”童海言的母亲担忧的问,拉过沐小小的手,目光中满是担忧之色。

    沐小小心中感动,虽然和童海言的父母沒有说过多少话,而且,一直觉得商人重利,难免会刻薄虚伪一些,可是,这时候看到两人的关切之色,她心中还是感动的。

    “警察局那边怎么说?”童海言的父亲接着问。

    “受人指使的,警察现在还在查幕后之人。”童海言眉头紧紧的皱起。

    “人还沒有抓到?那些坏人再來伤害小小怎么办?”童海言的母亲忽然叫了起來。

    童海言面色也微微一变,这个问題他到沒有想到。

    这时候,敲门声响起,接着,门开了,一名面色冷酷的男人站在门口,“沐小姐,你好。”

    男人长得很帅很酷,但是,真的很冷。

    “你好,你是?”沐小小有点儿反应不过來,童家二老一脸防备的看着这个冷面男子,倒是童海言想了一,脸上露出欢喜之色,“云蓝先生,你好。”

    听童海言这样一叫,沐小小才忽然想起,这又冷又酷的男人是顾寒的手,叫云蓝,他有一个金发美女的妻子,因为已经有了家室,所以顾寒如今并不常常的差遣他亲自做什么,只是让他管事儿。

    “童先生。”云蓝冷酷又礼貌的打了招呼之后,看向沐小小:“沐小姐,夫人担心你的安慰,派了几个人來保护你,你看怎么安排。”云蓝说完之后,走了进來,后面跟着进來六个人。

    有高有矮,有胖有瘦,但是,却都步履矫健,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人。

    童海言的父母疑惑的看向沐小小,沐小小笑着对云蓝说:“太麻烦表姐了。”

    云蓝脸上一丝表情都沒有:“夫人交代,这六个人留來保护沐小姐,至于沐小姐要怎么用,随你怎么安排。”

    边上的童海言对于沐小小的话虽然有点儿疑惑,这时候却也沒有多问,说:“还是易总想得周到。”

    沐小小看了看这六人,忽然就想到了张远,最近发生的事儿太多,她几乎将张远的事都忘记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