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小小心中恨不得马上请來顾寒,但是,看着童海言和他的父母在,她才按奈住焦急的心,陪童家二老说话。

    “小小,顾寒的夫人是你表姐?”童海言惊异的问。

    沐小小点点头,“我也是才知道的。”

    童海言的父亲惊诧的问:“你们说的是顾寒?是云海市的那个顾寒吗?”

    童海言点点头,笑着对自己的父亲说:“是的,是苏岩找了顾寒,让他注资恒瑞,这会儿顾寒正在东余,开了一家拳击俱乐部。”

    童海言的父亲眼中露出欢喜之色,原來恒瑞还有这么强横的一个合作伙伴啊,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儿媳妇居然是顾寒夫人的表妹,那,他们童家和顾寒不就成了亲戚了?

    想到这层关系,童父觉得这个儿媳妇娶得太好了。然后,童父看向沐小小的目光变得热切起來,

    童父这样的目光,让沐小小有点儿不自在,“海言,爸妈昨天才回來,你好好陪爸妈吧,我这里有林婶儿照顾着,你们不用担心。”

    这是送客的意思了,虽然童父还想多了解一点儿关于顾寒的问題,但是,想想也不用急在一时,于是,很亲切的说:“那你好好休息,我们明天再來看你。”

    “爸,不用了,我估计这两天也就出院了。”

    “哎呀,要的要的,明天妈再來看你。”接收到老公眼神示意的童母赶紧说。

    沐小小也不好总是拒绝,笑着点头。

    童父童母离开之后,童海言才叹息一声,父母的表现让他有点儿失望,“小小,你不要介意。”

    “人之常情而已。”沐小小丝毫不在意。

    “那我先去公司了,午再过來。”童海言说着倾身在沐小小的额头位置轻吻了一。

    ……

    童海言一走,沐小小赶紧给流年打电话,请顾寒來一趟医院。

    流年听着沐小小语气焦急,仿佛有急事一般,很快和顾寒到了医院。

    他们一到,沐小小就将她和神秘人之间的交易和后來被神秘人威胁着盗取恒瑞机密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然后告诉顾寒,那神秘人派來保护她妈妈的叫张远的保镖就出自顾寒的秘密训练基地!

    沐小小才说完,顾寒的脸色就凝重了,就连流年脸色也微微变了,顾寒的秘密基地训练出來的人虽然都是自由的,可以自己选择老板、选择工作,但是,有一条却是必须的,那就是不能做违法乱纪、为虎作伥、助纣为虐的事,而且,必要的时候,顾寒召集他们,他们必须出现!

    秘密基地其实是政府的一支秘密力量,隶属军方一个特别部门,这是云海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环境造成的。顾寒作为这支力量表面上的掌握者,知道每个基地成员的资料是必然的。

    如今听流年说了这样的事,心中怎么能不惊,难道说,基地出叛徒了?

    “张远……”顾寒陷入了沉思,基地这么多年來培养的人员无数,顾寒当然不可能全部记得。

    “顾少,是不是六年前救的那个年轻人?”身后的云蓝忽然开口说话了。

    顾寒眸色一沉,是那个人吗?

    六年前,顾寒吞并了云海的另一股势力,灭了对方的老巢,在对方的地室里救出一个奄奄一息的年轻人,后來,顾寒将这个叫张远的年轻人放到了基地。

    如果沐小小说的张远真的就是那个张远的话,那么……

    “云蓝,不惜任何代价,将张远找出來。”顾寒冷酷的开口,他沒有说召回來,因为他心中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张远是叛徒,更或者是奸细,那么……

    沐小小见顾寒将这事重视起來,心中送了一口气,虽然这里不是云海市,但是,她相信,顾寒会有办法找到人的!

    流年也不担忧,她相信她的丈夫能处理任何事。

    两人离开之后,医生來给沐小小做检查,层层纱布被揭开,肌肤接触到空气那种感觉,真的好舒服啊。

    肌肤也是需要呼吸的,闷了这么久,沐小小一子觉得好舒服,不过,她最担心的还是脸上会不会有疤痕什么的。

    林婶儿仿佛看出她心中所想一般,笑着说:“小姐放心好了,沒有疤,还和以前一样漂亮。”

    沐小小的脸微微一红,心中却是欢喜的。

    医生也笑着说:“用了最好的药,消肿的效果不错。”

    沐小小听了之后松了一口气。

    医生离开之后,沐小小去了卫生间,可是,才一进去就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尖叫声,吓得正在倒水的林婶儿赶紧冲到卫生间门口,“小姐,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沐小小这才停住了尖叫,看着镜中,脸肿得跟包子似的自己,欲哭无泪,打开卫生间的门,指着自己的包子脸,惨兮兮的说:“那医生骗人,刚才不是说消肿的效果不错吗?怎么我的脸还跟包子似的?”

    林婶儿见沐小小说的是这,一子笑了起來,“小姐,前两天肿得更厉害,昨天你不是还说眼睛变小了吗?今天眼睛大些了。”

    “林婶儿,你取消人家。”

    林婶儿呵呵的笑了两声,“小姐别担心,消肿这种事,一般要好长一段时间的,你的已经很快了。”

    沐小小仰天长叹,“林婶儿,从今天起,谢绝一切访客。”

    “少爷也不让进吗?”

    “你觉得我这个样子能见人吗?”她才不要在苏岩他们眼中留一个包子脸的形象!

    林婶儿笑笑,“那好吧,等小姐完全好了,再让他们见你。”

    “嗯。”沐小小神情恹恹的爬回病床,心中为自己的脸默哀。

    ……

    不过,有些客人,林婶儿是拦不住的,比如,苏建国。

    看到拆开纱布的沐小小,苏建国愣了愣,眼中满是心疼之色,“感觉怎么样了?还痛不痛啊?”

    “只要不做表情帝,那是沒有问題的。”

    苏建国点点头,接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沐小小看着这样的苏建国,微微意外,苏建国是个干练果断的人,做事说话从來不拖泥带水,,如今这个样子,还真是难得。

    “有事?”沐小小如今还真不知道怎么称呼苏建国,于是干脆将称呼省了。

    “小小,你和阿岩……是不是……”苏建国一脸为难又小心翼翼的样子,开了口,又词不达意。

    可是,这简单的几个字,沐小小却是听懂了,心中升起无奈的感觉。

    “小小,虽然收养你的事我们沒有公布出去,但是,和海言结婚之后,所有人都知道了你是我的女儿……”

    “是养女!”沐小小强调。

    “是,是养女,可是,你们的兄妹关系还是众所周知的,如今你和海言在一起,阿岩也和谢然有了婚约,你们……”

    “要避嫌是吗?”沐小小淡淡的说,“何况恒瑞很多人都知道我们还曾经是恋人,更应该避嫌了。”

    苏建国脸上神色有点儿尴尬,却还是点点头,“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海言是个好男人,我看的出來,他是爱你的……”

    “这个我知道,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和我的“哥哥”再有什么的,出院之后我会和童海言补过蜜月的。”

    苏建国听沐小小这样说,连声说好!

    而沐小小心中却堵堵的,很不舒服。

    午挂了两瓶药水之后,沐小小不想呆在病房了,可是,一张包子脸她也不想出去丢人。

    还是林婶儿知道她的心思,将帽子和围巾递给她,“这样就可以出去了。”

    沐小小一子高兴了起來,现在正是天冷的时候,穿着大衣,戴着帽子、围上围巾,还有谁能看清她的脸呢。

    一番打扮之后,沐小小欢喜的走出了病房,好几天沒有走出病房,感觉外面的空气都清新了许多。

    身后跟着顾寒的两名手,沐小小也沒有走远,就在医院的花园里走了走,在假山后面找了个长椅坐了來。

    惬意的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沐小小的心情好了些,和苏岩纠缠太久,是该有个了断了。

    正在她叹息的声音,忽然听到一个有点儿熟悉的声音。

    “要我说多少遍你才相信,那事和我沒关系!”

    男子的声音透着几分不耐烦。

    沐小小微微皱眉,很久沒有听到这个声音了,如今再听到,她已经沒有任何感觉了。

    “杨瑞,你还想骗我!”女人生气愤怒的声音。

    “潘欣悦,你讲点儿道理好不好?”杨瑞也很火大。

    “我就是不讲道理怎么了?杨瑞,我潘欣悦哪点儿对不起你,你居然背着我搞女人。”潘欣悦的声音哽咽,很伤心的样子。

    “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我说过,那晚我虽然喝醉了,但是,我肯定我什么都沒有做,更不可能做对不起你的事。”杨瑞的语气软了來。

    沐小小无奈摇头,想要离开,却发现,脚步声越來越近,她这时候离开恐怕不太好吧。

    “你都说你喝醉了,你怎么知道你沒有做!”潘欣悦依然不满的指责,哭声越來越大。

    “欣悦,别哭了,你现在怀有身孕,这样哭对孩子不好。”杨瑞的语气很无奈。

    沐小小眉毛一挑,杨瑞居然都要当爹了,无端的,沐小小一子想到了自己的那个孩子,那个阴差阳错失去的孩子……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