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瑞,我告诉你,这件事,我和你沒完!”潘欣悦气愤的说。

    “那你要我怎么样?”杨瑞已经沒有办法了,连声音都透着疲惫。

    潘欣悦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如何,但是,心中却依然气不过,哭着跑了。

    沐小小听到里两人离开了,才松了一口气,起身走出假山。

    看着不远处还拉拉扯扯的男女,摇摇头。

    和杨瑞分手好像也沒有多长时间,这会儿才听到他的声音,她真的是毫无感觉了,看來,当初对他,她爱得也不是太深,那时候分手远不如和苏岩分手时难过!

    沐小小敲敲头,暗骂自己怎么又想这事了。

    叹息一声,沐小小打算回病房了,可是,才转身,就听到有人在叫她。

    那声音有点儿不确定,但是,却无比的熟悉。

    沐小小回头,却看见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师兄!”

    那人正是沈杰,看到沐小小回头看向他,他走了过來,上上的打量着沐小小,“要不是看着身型像你,我还真不敢叫。”

    “笑话我是不是?”沐小小捂着自己的包子脸,眼中却满是笑意。

    “沒有沒有,小小师妹任何时候都很漂亮。”沈杰说着恭维的话,眼神柔柔的。

    沐小小这才咧嘴一笑,“沈师兄什么时候回來的?”

    上次两人说开之后,沈杰就回了德国,她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呢,沒想到,这会儿居然又见面了。

    “昨天回來的,dmc和恒瑞的药厂开业了,我不得不回來啊。”沈杰是dmc药物研究室的骨干,研究室的主任留在德国,他这位主任弟子就到了这边來主持研究工作。

    沐小小笑着点头,“恭喜!”

    “我有什么好恭喜的,倒是你,菲菲说你母亲遇到了意外,你又被绑架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沈杰一脸关切的模样。

    “流年不利吧。”想到妈妈,沐小小心情又难过了起來。

    沈杰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怎么尽说些让人伤心的话呢。

    “你也别难过了……”面对心爱女子的伤心,沈杰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了,只是伸出手轻轻的拍拍她的肩头,以示安慰。

    人的情绪有时候很奇怪,难过的时候,越是安慰,反而会觉得越难受。

    如今的沐小小就是这样,沈杰不说话还好,他一安慰,沐小小就更难过了,眼泪一子就出來了,仿佛水龙头一样,哗哗的。

    沈杰一看,心中越加的焦急了,“小小,别难过了……”

    结果,他这一说,沐小小眼泪落得更厉害了。

    沈杰一看越安慰她哭得越厉害,一子慌了手脚,意识的将她揽进怀里,手在她的后背轻轻的拍着,再不多说一个字了。

    沐小小靠在沈杰怀里,仿佛找到了依靠一般,惊天动地的哭了起來。( 平南文学)

    沈杰面上担忧极了,可是,看着跟在沐小小身后的两名男子,他脸上又满是尴尬之色。

    沐小小也不知道这一刻是为妈妈的离世哭,还是为那个和她无缘的孩子哭,更或者,为了和苏岩即将了断而哭。

    反正,她不哭出來,就会觉得胸膛里堵得难受,那种难受简直要让她的身体爆炸一般。

    花园里,淡淡的夜色,一对男女轻轻的相拥,惊天动地的哭声让周围偶然经过的人侧目。

    沈杰面上的尴尬之色渐渐消失了,不远处的树影,离开药厂就赶到医院的苏岩,看着相拥的两人,面色铁青,手死死的抓在树干上,几乎将树皮给抠了來。

    重重的冷哼一声,苏岩就要上前,眼角却忽然看到另一边,童海言正走向两人。

    “小小……”童海言的声音温柔中带着几分担忧。

    沐小小虽然哭得吓人,但是,还是听到了童海言的声音,她从沈杰怀里抬起头來,看向童海言,几乎是意识的,就从沈杰的怀里退了出來,走向童海言。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我刚才去病房,林婶儿说你出來走走,怎么哭了?”童海言看了沈杰一眼,一手握着沐小小的肩膀,另一只手温柔的拭去沐小小脸上的泪水。

    沈杰心中苦笑,空落落的怀抱让他心里有点儿失落,虽然已经决定了放弃,可是,他更愿意看到她开心快乐的笑容,而不是如今这样伤心的落泪……

    沐小小摇摇头,“沒事,想到妈妈有点儿难过,一时之间有点儿控制不住情绪。”沐小小像小孩子一眼,不好意思的说。

    童海言心疼的刮刮她的鼻子,然后自然而然的揽过她的身子,将她拥进怀里,看向沈杰,“沈先生,你好。”

    沈杰平复了情绪,若无其事的走到童海言身边,和童海言握了手。

    童海言又看向怀里的沐小小,“今天拆了纱布了,看起來恢复得不错。”

    沐小小见童海言忽然将注意力放在她的包子脸上,顿时,双手捂在脸上,一脸的不自在,她怎么忘记了,她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就不能见人,现在,不仅见了人,还一见就俩,这丢脸丢大了。

    童海言轻笑一声,“沒事儿的,在我眼里,小小永远是最漂亮的。”

    情话谁不爱听啊,沐小小心中一子甜蜜起來,心情也好了点儿。

    童海言见沐小小不再闹别扭,转而看向沈杰:“沈先生來医院是?”

    “哦,听菲菲说小小受伤了,所以來看看。”沈杰毫不掩饰自己此行的目的,“还沒有恭喜童先生,两位结婚的时候,在德国,沒來得及参加两位的婚礼。”

    “沈先生太客气了。”童海言微笑着说,然后看向怀里的沐小小,“吃晚饭沒有?”

    沐小小摇头。

    “要不,今天我们出去吃吧,沈先生也一起。”童海言热情的邀请沈杰。

    “啊,我不要。”沐小小却意识的拒绝,双手捂着脸,一脸惊恐的样子。

    童海言笑呵呵的握住她的双手,眼神温柔而认真,“小小,你这样也不丑的,相信我。”

    沐小小嘟着嘴,“你不用安慰我,我早就照了镜子了,现在我是什么样子我心里清楚得很。”

    “可是,你沈师兄好久沒有回來,如今一回來就來看你,你不请人家吃饭,是不是不太好啊?而且,总呆在医院里,你也闷的,是不是?我们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吃饭,绝对不会有人看到你如今的样子的,怎么样?”童海言耐心的诱惑着沐小小。

    “是啊,小小师妹,让补我一杯喜酒吧。”沈杰也舍不得这么快和沐小小分开,在一边说项。

    “那就去吧!”忽然,另一个声音插了进來,三人循声看去,却是苏岩走了过來。

    沐小小心头一跳,看着苏岩一步步走來,她居然意识的想要从童海言怀里退出去。

    可是,理智让她沒有迈动脚步,只是呆呆的看着苏岩走近。

    “林婶儿说你出來不少时间了,我來找你。”苏岩解释了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然后看向沈杰,“沈先生,刚才离开的时候那么匆忙,原來是來医院看小小啊。”

    沈杰脸上沒有丝毫的不自在,笑着说:“是啊,一回來就听说她被绑架受了伤,有点儿担心,所以就赶过來看看。”

    “阿岩,今天有事,都沒有时间过去,恭喜你,药厂开业。”童海言拥着沐小小,另一只手亲昵的在苏岩的肩头轻轻的捶了一。

    “也不是什么大事,一个小药厂而已。”苏岩毫不在意的说,目光落在沐小小肩头的那只手上。

    童海言将他的神情看在眼里,将沐小小往怀里带了带,“小小,既然阿岩都说可以出去吃饭,你就不要再推辞了,好不好?”

    沐小小被苏岩逼视的目光弄得浑身不自在,听童海言这样说,胡乱的点头,“好吧,出去吃。”

    ……

    童海言选的地方倒是不错的,因为沐小小喜欢中餐,所以,选了一家环境清雅的中餐馆。

    相连的两个包厢,一大一小,大的当然是沐小小四人用,小的刚好顾寒的两位手使用。

    可是,坐之后,沐小小就后悔了。

    一桌四人,她的左边是童海言,右边是苏岩,对面是沈杰。

    虽然三位都是一等一的帅哥,但是,三位帅哥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却让她有一种想逃走的感觉。

    苏岩是冷面霸道型的帅哥,脸上偶尔露出一抹有点儿坏的笑容,加上那深邃的眼,只要看一眼,就会被吸引……

    童海言则是温柔阳光型的,脸上总是温文尔雅的样子,任何时候,都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而沈杰则是那种五官深刻、棱角分明,带着点儿混血感觉的帅哥,嘴角不经意的笑,却特别的吸引人……

    这样三位帅哥,任何一个走出去,都能引來一大波女孩子的尖叫声,何况是三个同时存在!

    边上候着的是餐厅经理,虽然已经是大婶儿了,但是,看到三大美男齐聚一堂,心中恨不得自己年轻十岁,能取代沐小小的位置。

    而沐小小却欲哭无泪,她怎么感觉这不像是吃饭,反而是吃人呢,而她就是那个即将被吃的人!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