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厢里的气氛很诡异,就算那位经理再花痴,这时候也感觉到了不对,等四人点了餐之后赶紧逃了出去。

    齐人之福不是那么好享的。

    这一顿饭沐小小吃得很辛苦,沈杰还算好,苏岩和童海言简直像在竞争一样,童海言给她夹了什么菜,苏岩一定会夹另一样菜给她,她要是想说拒绝的话,苏岩就会露出那种招牌坏笑,让沐小小心肝儿发颤,生怕他说出什么沒顾及的话來,苏岩对她的忍气吞声很满意,挑衅的目光时不时的飘向童海言,而童海言总是用他的温柔笑容化解一切,手时不时的环在沐小小的腰间,若有似无的宣示着自己的主权,让苏岩的脸色黑了又黑……

    如此,你來我往,两人虽然都带着微笑,但是,沐小小坐在中间却还是感觉到了刀光剑影的肃杀!

    沐小小简直要哭了,她能不能不吃饭了!

    沈杰看着夹在中间的沐小小,无奈叹息。他忽然觉得,他决定抽身是一件多么明知的选择。

    好不容易一碗饭肚,沐小小赶紧放碗,“那个,我去洗手间,你们接着吃。”说着逃也似的离开,隔壁两位保镖尽职的跟了出去。

    女人一离开,三个男人一时间都沉默了來。

    “阿岩,你是明白人,有些话不用我说得太直接,你也该明白。你给小小带來了太多的伤害和危险。你如果是真的在乎她,就该知道怎么做才是对她最好的。”童海言脸上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严肃和认真。

    “上次的事是意外,以后绝不会发生那样的事的。”苏岩怎么会不知道童海言说的有道理,但是,要他放手,他做不到。

    “阿岩,你总是这样。”童海言无奈的摇摇头,他太了解苏岩了,两人认识了十多年,苏岩的霸道他怎么会不懂,不过,感情的事不是霸道就能赢的。

    两句话,包厢里的气氛就变得剑拔弩张。

    沈杰看着两人似乎要宣战的样子,忽然幽幽的叹息了一声,打破了这紧张的气氛,“你们觉得这样对小小,真的好吗?为什么就沒有人问问她的感受,她的意见。”

    两个男人瞬间转头盯着沈杰,同仇敌忾的样子让沈杰满头黑线。

    包厢里再次静寂了來,三人各自用餐,看起來悠然自得,其实各怀心思。

    这时,外面却响起了小孩子的笑闹声。

    “大脸怪、大脸怪、大脸怪……”包厢中的三人一听,瞬间变了脸色。

    苏岩动作最快,很快已经冲出了包厢,宽阔的走廊里,两个八、九岁的孩子和一个三、四岁孩子正围着沐小小又叫又拍手,时不时的指着沐小小大叫着“大脸怪”,两位保镖估计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能动手,只能出声轰赶,可是,两人护在身后的沐小小却已经变了脸色。

    苏岩一看自家宝贝被如此嘲笑,顿时黑了脸,“谁家孩子,这么沒有教养。”苏岩的一声怒吼比两位保镖的更有气势,三个孩子这时候也看到情况不对,都露出了惊恐的神色,那小的孩子更是张嘴,“哇”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哭了起來。

    这一动静,顿时引來了更多人的围观。

    沐小小意识的双手捂住脸,童海言这时候已经取了沐小小的外套和围巾帽子,赶紧给她穿上、戴上,并将她拥进怀里,眼神凌厉的扫向人群。

    “算了,都是孩子,走吧。”沐小小躲在童海言怀里,对周围的指指点点很不习惯。何况对方也只是孩子,他们大人难道还和孩子一般见识?

    童海言见此,和苏岩交换了个眼神,“好,我们回去。”说着拥着沐小小转身离开,两位保镖拨开围观的人群,沈杰跟在后面,几人快速的撤离。

    而苏岩却站在三个孩子面前,目光扫过人群,“怎么,这些孩子沒有父母的吗?”

    苏岩的声音沉沉的,让周围看热闹的人都背脊一凉。

    这时候,才有两对男女拨开人群走了出來,年轻的一对男女将哇哇大哭的孩子搂进怀里,心肝宝贝儿的一阵哄,年长的一对男女则询问两个大点儿的孩子怎么回事。

    苏岩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们。

    “那个,这位先生,实在是对不起,小孩子不懂事。”大点儿孩子的父亲还算明事理,首先上前道歉,接着掏出烟递给苏岩。

    苏岩根本不接他递上來的烟,冷声道:“先生哪里高就啊?”

    那男人愣了一,赶紧道:“啊?哦,鄙人开个间小公司,叫xxx。”

    “xxx公司吗?”苏岩冷哼一声,转身就要离开,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一眼三个孩子,“孩子还是要好好教的,不然惹出大麻烦再后悔就來不及了。”

    男人看着苏岩径直离开,有点儿反应不过來,好一会儿他才冷汗直冒,刚才那男人好像,好像是恒瑞的总裁苏岩啊!

    男人想到刚才苏岩问他哪里高就……男人腿脚一软,差点儿跌坐到地上。

    “老公,怎么了?”身后,说教了儿子的母亲上前來,看着自家面色苍白、冷汗直冒的老公,顿时担忧的问。

    “你看你,平时都是你惯的,现在好了,惹大祸了!”男人说着稳住身型然后追了出去,可是,外面哪里还有苏岩的身影。

    苏岩回到医院的时候,才意外的得知,童海言的父母居然已经帮沐小小办了出院手续了。

    林婶儿正在医院等着他,看到他回來,迎了上來,“少爷,小姐的东西已经被童家的人带走了。”

    苏岩想不到居然被童海言摆了一道,一边用沐小小牵制住他,另一边却让人來办出院手续。

    苏岩很生气,可是,他也知道生气是沒有用的。离开医院之后,直接驱车去了大明山童宅,可是,偌大的童宅只有人房有灯光,主和沐小小、童海言的卧室都黑漆漆的,他们并沒有回这里?

    苏岩懊恼的一拳打在方向盘上,低声咒骂了一声。

    手机却在这时候叫了起來,苏岩火大的拿起來一看,接起电话,然后驱车离开。

    ……

    被童海言带回童家老宅的时候,沐小小还有点儿沒反应过來,她沒想到今天才拆了纱布,就能出院了。

    童海言的父母一改上次她打胎回來的严肃面孔,一脸的笑意,丝毫不在意沐小小的包子脸,童海言的母亲更是殷勤的忙前忙后,一会儿是燕窝,一会儿又是定惊茶,那热情的样子让沐小小一时之间有点儿吃不消。

    童海言看着沐小小有点儿窘迫的样子,终于看不去了,“妈,好了,小小今天也累了,我带她上去休息。明天还要去医院做检查的。”说着牵着沐小小的手起身就往楼上走。

    沐小小心中松了一口气,任由童海言牵着她上楼,面的童氏夫妇看着两人手牵着手离开,嘴都笑得合不拢了!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是看不上沐小小的,后來,得知沐小小是苏建国的养女,而且手中又恒瑞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时,两人都动了心,现在,得知这儿媳妇更是顾寒夫人的表妹……

    两人心中都开心不已,真不知道,这个毫不起眼的儿媳妇还能给他们什么样的惊喜!

    ……

    童海言领着沐小小直接上了三楼,推开三楼最大的房间门,“这是我们的房间。”说着,拉着沐小小进了房。

    沐小小却一子注意到童海言的话,“我们的”,沐小小忽然才意识到一个问題,今天住在这里,是不是意味着就要和童海言睡在一张床上,如果童海言要求她履行妻子的义务,她该怎么办?

    沐小小一子觉得手足无措起來。

    童海言看着沐小小忽然变得窘迫起來,轻笑着摸摸她的头,“怎么了?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你不用这么拘谨的。”童海言的目光温柔得仿佛三月的春光,那么不经意的就抚平了沐小小心中的那些胡思乱想。

    是啊,童海言是她的丈夫,他们是合法夫妻,他在的地方就是她的家,她已经沒有妈妈了,这个世界上,她最亲近的人,就是眼前的男人了,至于苏岩……

    不,不能想苏岩,说好要了断的,不要想他!不准想她!

    沐小小天人交战的时候,童海言忽然将她轻轻的拉进怀里,手臂环着她的腰肢,让她舒服的靠在他怀里,“小小,记住,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这里,是这幢房子,这个房间,还是这副胸膛……

    沐小小的心中忽然有点儿发酸,童海言对她真的太好了,这么好的男人,这么好的丈夫,一次次的帮助她,一次次的照顾她,一次次的包容她……

    她应该好好的珍惜的,她不能再伤害他了,不能再辜负他了!

    “海言,我们去补过蜜月吧?”将盘桓在心中一整天的心思说了出來,沐小小的手小心翼翼的放在童海言的肩头,两人的姿势温馨而又甜蜜。

    童海言一愣,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來,“好,等你的伤好了,我们就去,想去哪儿都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马上就要开学了,哑鱼家的两宝都要准备开学了,各种忙~都沒有时间码字了,怎么破……嘤嘤嘤,求安慰~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