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浴室里折腾了好久,沐小小才磨磨蹭蹭的走出來,意外的是,童海言却并沒有在房间里,沐小小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这才仔细的打量起这个房间來,房间是复合式的,布置得很温馨,非常符合她的审美和舒适要求,每一幅画、每一个装饰都放在恰到好处的地方,看起來,特别的顺眼。

    只一眼,沐小小就猜到这个房间可能是童海言亲自布置的,因为这家里只有童海言才了解她的喜好!

    不过,让沐小小意外的是房中并沒有挂两人的大幅婚纱,只有床头放着一张两人的生活合影,小小的,却显得很温馨!

    沐小小转了一圈,看到外面还有一个大大的阳台,透过玻璃,沐小小能看到外面的阳台上放着两张大大的藤椅,要是夏天躺在藤椅上看星星一定很浪漫。

    “喜欢这里吗?”忽然,身后传來童海言的声音。

    沐小小回头看去,却见童海言穿着睡衣站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

    沐小小放松的心一子就提了起來,“你……什么时候进來的?”

    童海言看着沐小小一子变得紧张,心中苦笑,他估计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丈夫,和老婆结婚好几个月了,居然还沒有和老婆同房过,如今,两人共处一室,他的老婆居然会紧张。

    “小小,你在紧张什么?”童海言说着慢慢的向她走來。

    沐小小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后背一子贴在了玻璃门上,“咚”的一声响,让沐小小觉得尴尬无比,“我沒有紧张啊,只是……只是有点儿不习惯。”

    童海言长叹一声,“那从今以后就慢慢习惯。”童海言并不逼她,他知道,自从他们结婚后,发生过太多的事,如今,他决定重新來过,而她也愿意再给彼此一个机会,那么,一切就从今天开始习惯吧,习惯他们的身份,习惯他们的婚姻,习惯他们在一起共同的生活!

    沐小小沉默了一,心中小小的纠结了一,然后快刀斩乱麻一般,定决心,走向了童海言!

    既然要了断,那么就从这一刻开始吧!

    ……

    吹风机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嗡嗡的响着,沐小小僵直着身子,任由童海言为她吹头发,思绪却在这时候飘远,曾经,苏岩也这样给她吹头发,那时候,他的手指很温柔,很温柔的穿过她的发丝……

    意识到自己又想起了苏岩,沐小小恼恨的摇头,谁知,头皮上却传來疼痛的感觉。

    “哎呀,拉痛你了是不是?”童海言赶紧放吹风机,一脸自责的样子。

    沐小小心中一叹,明明是她自己胡乱动,他怎么一副都是他的错的样子?

    “海言,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我……”

    童海言却摸摸她的头,一脸宠溺的样子,“小小,你是我妻子,你值得我对你好,我只怕自己对你不够好!”怕对你不够好,怕你被苏岩抢回去,怕最终还是会输给苏岩……

    心里的话童海言沒有说出來,只是目光温柔的看着沐小小。

    这样温柔的目光,这样深情的眼神,仿佛一子将她定住了一般……

    空气在这一刻也似乎变得暧昧起來,沐小小愣愣的看着童海言的帅脸越靠越近,眼看着两人的唇就要贴在一起了,沐小小却忽然双手捂在脸上,身子往后一倒,轻轻的惊呼一声,“啊,不行不行,海言,你出去,出去。”她怎么忘记这会儿她是个包子脸了呢!这个样子怎么能和男人亲热啊!

    童海言一脸失落的神色。

    沐小小似乎也发现了自己这样躲开不好,回头就看到了童海言失落的样子,她知道她一定又伤到他了,她赶紧又坐起來,依然捂着自己的脸,“海言,你好讨厌,人家这个样子,你也亲得去,不觉得在亲一只包子吗?”

    这样玩笑的语气让童海言的失落一子被驱散了些,他有点儿哭笑不得的看着捂着脸的小女人,“我不是说过了吗?任何时候,你在我眼中,都是最漂亮的。”童海言再次逼近了沐小小。

    沐小小意识的就想拉开距离,可是,理智告诉她,不能!她不能伤害这个男人。

    “唔,不行,我自己照镜子都看不过去!”沐小小拼命摇头,虽然心中不断的告诉自己,和童海言睡在一起是早晚的事,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或许她还沒有做好准备吧。

    “是不是还沒有做好准备?”童海言仿佛看穿她的心思一般,忽然问道。

    沐小小愣住了,咬着唇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不知道怎么回答,回答是,那就是对他的伤害,回答不是,那是自欺欺人。

    “好了,我给你时间。( 平南文学)”童海言却忽然再次开口,宠溺的眼神让沐小小觉得愧疚不已。

    “对不起,海言,我……”沐小小想要解释,可是,才开口,童海言的手指就轻轻的按在她的唇瓣上,“嘘,不需要解释,我给你时间,但是,不要让我等太久!因为,我已经等得够久了。”

    指尖是她柔软娇嫩的唇瓣,只是轻轻一触,就让他心之向往,他,是渴望她的!

    一刻,童海言就将沐小小揽进了怀里,“小小,答应我,再不要让我失望了,好不好?”

    沐小小轻轻的靠在他怀里,听着他带着点儿期盼的声音,一子恍惚了起來。

    “答应我,不要不爱我,好不好?”心底,那个人的声音在这时候忽然响起,让她浑身一怔,不禁绷直了身子。

    “答应我,好不好?”童海言的声音再次在头顶响起。

    沐小小一子觉得心里乱极了。

    “……不要不爱我,好不好?”

    “……再不要让我失望了,好不好?”

    两个男人的请求这时候都在脑海里升腾起伏,一句比一句更强烈,一句比一句更急迫,让她头疼欲裂,沐小小意识的抱着脑袋。

    “小小,怎么了?”童海言很快就发现了她的异样,见她双手抱头,面色都变得苍白起來。

    “头疼。”沐小小皱着包子脸,双目紧闭,痛苦的说。

    童海言一听,顿时紧张了,赶紧放开她,“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痛起來了?”

    “我不知道……好痛!”沐小小痛苦的**了一声,脑海里两个声音仿佛在争吵一般,一声比一声高,让她的头都要炸开一般。

    “痛得厉害吗?要不,我马上送你回医院,都是我不好,今天听医生说你好多了,就想让你回來养伤,我早该听医生的话再让你在医院观察两天的!”童海言自责不已,抱起沐小小就要去医院。

    沐小小却拉住他的衣襟,“不用的,海言,沒那么严重,这会儿已经晚了,不要惊动爸妈。”

    童海言心疼的看着她,“你能受得了吗?”

    沐小小皱着眉头,“沒事的,可能一会儿就好了。放我來吧。”

    童海言依言将她轻轻的放回床上,目光殷殷的注视着她。

    沐小小双目紧闭着,静静的等待着那两个声音消失……

    童海言看了一会儿,终究还是不放心,起身给宋梓鸣打了电话。

    很快,宋医生赶了來,认真的给沐小小做了检查,眉头紧紧的皱起。

    “还痛吗?”宋梓鸣面色凝重。

    站在一边的童海言更是焦急不已。

    沐小小皱着眉头,“好点儿了,沒有刚才那么痛了,但是还是觉得脑袋很胀胀的,有点儿难受。”

    “梓鸣,会不会是脑震荡?”童海言面色凝重的问,沐小小受伤的毕竟是脑部。

    宋梓鸣却摇摇头,“应该不会的,进医院的时候,就已经坐了全面的检查,并沒有发现有脑震荡的情况。”

    “那,会不会脑袋里……”有淤血,后面几个字童海言沒有说出來。

    宋梓鸣再次摇头,“小小在医院好几天了,如果真的有淤血的话今天医生检查的时候不会沒发现。”

    “那她这是……”童海言见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心中反而更担忧了。

    “应该沒有大碍,先休息一晚,明天再做个详细的检查。”宋梓鸣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

    沐小小有点儿不好意思的对宋梓鸣笑笑,“对不起,宋医生,总是麻烦你。”

    宋梓鸣暖暖的一笑,“我是医生嘛!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童海言去送宋梓鸣了,而沐小小则茫然的望着天花板,努力的放空自己的思绪,片刻之后,居然就那么睡着了。

    童海言回房的时候,看到沐小小双眼轻闭,睡容安详,心中滑过一丝异样。

    他好像从來沒有看到过这样的沐小小,他和她最亲密的事也止于蜻蜓点水一般的吻……

    她的脸还有点儿肿,看起來有点儿奇怪,但是,他丝毫不介意,掀开辈子躺在她身边,却并沒有抱她。

    刚才,送宋梓鸣出去的时候,宋梓鸣还告诉了他沐小小头痛的一个可能,就是精神压力太大。

    童海言心中有点儿不是滋味,和他在一起,她居然会觉得压力太大?难道,她就真的那么不想和他在一起吗?如果她不想和他在一起,那又何必勉强她自己呢。

    一次次的给他希望,到头來,却还是伤害……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