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沐小小醒來的时候,童海言已经不在房中了,但是,身旁的位置还带着一丝温热,听着浴室传來的洗漱声,沐小小有点儿恍惚。

    昨晚,一夜同床共枕,她担心的事并沒有发生,她不知道是因为她的头疼童海言不舍得碰她,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她在松一口气的时候又觉得心中愧疚。

    不是说男人都是半身动物吗?昨晚居然真的什么事也沒有发生。

    正想着,浴室门打开,童海言穿着睡衣走出來,洗漱过后,一脸的清新自然,看着正在发愣的沐小小,笑着走到她面前,自然而然的倾身在她额头落一吻,“怎么样?头还痛吗?”

    闻着男人身上好闻的清新味道,沐小小猛然回神,摇摇头,“沒有了,昨晚睡得很好。”沐小小说着忽然伸手在她自己脸上摸了摸。

    童海言见状,笑道:“嗯,比昨天好了很多,又消褪些了。”

    沐小小却颓然的垂手,“我摸着还是大。”

    “好了,起來吧,还要去医院检查呢。”

    沐小小点头,被童海言亲昵的从床上拉起來,推向浴室。

    浴室里,沐小小看着漱口杯里已经接了温水,牙刷上也挤上了牙膏,一种温暖的感觉从心底升起,这个男人真是太体贴了。

    叹息一声,沐小小快速的拾掇自己,脸的确比昨天又好了一些,还是包子,只是发酵得不太好。

    左右看了看,沐小小自己都觉得嫌弃,转身走出浴室,可是,才走出去,她就震住了。

    面前,童海言正在换衣服,此刻浑身上只穿着小内内……

    沐小小有点儿不知所措,但是,童海言却毫无所觉,将选好的衣服一件件的往身上套,神情坦然,姿势优雅,丝毫不在意沐小小的目瞪口呆。

    “帮我打领带。”一切就绪之后,男人递给她一条深蓝条纹的领带,要求道。

    童海言这种仿佛老夫老妻的态度让她一时转不过弯儿來,拿着领带愣愣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童海言看着她呆呆的样子,好笑的伸出双手,将她圈进怀里,低头在她的唇上轻点一,一触既去,却足以让沐小小清醒过來。

    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是,沐小小还是微微红了脸,她清清喉咙,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垫着脚帮童海言系领带。

    沐小小身量娇小,比童海言矮了一个头,这会儿她微微抬着头,目光专注的做着手上的事,手指灵活的,打了一个漂亮的结,然后又整理好他的衬衫衣领。

    童海言看着神情中微微带着点儿羞涩的沐小小,心中升起无限的期盼,“以后要每天都这样就好了。”

    童海言的一句叹息,让沐小小愣了愣,“好啊,那以后每天早上都给你系领带,不过,你不要嫌弃我系得不好看就是了。”

    听着沐小小这样的回答,童海言心中一动,几乎是意识的,双手还上她的腰,前进一步,将她困在衣橱和胸膛之间。

    突然的变化让沐小小有点儿反应不过來,“海言……”有点儿茫然无措的声音落在男人耳中却仿佛是蛊惑。( 平南文学)

    抬高她的巴,一个吻又快又准的落了來。

    很温柔很温柔,甚至是小心翼翼的,带着点儿试探的味道。

    沐小小意识的想要推他,开始,手才使力,童海言忽然加大了亲吻的力道,带着一种掠夺的强势,辗转吮/吸,撬开她的齿关,钻进她口中,狂放而又不是温柔,追逐着她,纠缠着她……

    “唔……”沐小小被夺了呼吸,想要挣扎,却被童海言紧紧的压制住了,动弹不得。

    沐小小心中有点儿慌,她沒有想到一向温柔的童海言居然也有这样强势的时候。

    两人从來沒有这么激烈的亲吻过,一吻罢了,童海言意犹未尽,趁着沐小小大口呼吸的时候,再次擒住她的唇,品尝她的柔软和甘美。

    亲吻着、抚摸着,房中的气温在不断攀升……

    沐小小却觉得欲哭无泪,她如今这张包子脸,童海言居然也得了口。

    男人的**总是來得很快,当沐小小后知后觉的感觉到某人腹部的异样时,整个人都石化了。

    童海言也放开了她的唇,热吻辗转流连在她的颈脖耳后,那霸道的热力穿透皮肤,引起沐小小轻微的战栗……

    一朵朵鲜艳的梅花绽放在沐小小的颈脖耳后……引人无限遐思。

    “海言……”沐小小心慌的低唤,她很想推开他,可是,理智却不断的叫嚣着不能!她不能再推开他!她不能拒绝他!他是她的丈夫,他疼她、爱她、宠她、包容她……

    对她这么好的男人,她怎么能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他!

    可是,她的心里真的接受不了,她居然该死的有一种背叛苏岩的感觉!

    正在沐小小天人交战的时候,敲门声忽然响起。

    童海言却仿佛沒有听到一般,一只手稳稳的按住她的后心,让她紧紧的贴着他,另一只手顺着脊背滑……

    “海言,有人敲门……”沐小小出声提醒,意识的推他。

    童海言闻言,忽然紧紧的抱住沐小小,将巴搁在她的头顶,重重的一声叹息,带着无尽的失落和被打扰的恼怒!

    “海言,有客人來了。”沒想到,门外却是童海言的母亲。

    沐小小吓了一跳,使劲儿的推童海言。

    童海言不甘的擒住沐小小的唇用力的吮吸了一,这才放开她,然后拉开傍边衣橱的门,露出慢慢一大柜的衣服,“这边是你的衣服。你先慢慢选。”

    童海言打开房门,看着站在门口的母亲,脸上有点儿不高兴,“谁这么一大早來啊?”

    “是苏岩!”童海言的母亲面色凝重,“你也是,昨晚小小不舒服,怎么不告诉我们?”

    “告诉你们干什么?你们又不是医生。”童海言说得理所当然。

    童海言的母亲却狠狠的刮了他一眼,“那今天早上你也该给我们说一声啊。苏岩一早过來,说昨晚小小不舒服,我们居然都不知道,这要传出去,说我们童家多冷漠无情呢,不关心自家媳妇儿,生病了我们做公公婆婆的居然也一点儿不知道!”

    童海言听着母亲的抱怨,心中对苏岩的到來越加的不高兴了。

    “是小小心疼你们,不忍心那么晚了打扰你们休息,更不想你们担心,所以才要我不告诉你们的。”童海言强调了沐小小这个儿媳妇的好。

    童海言的母亲沒想到沐小小居然这么体贴他们二老,心中微微感动。

    现在想來,她这个儿媳妇真的很好,手中有恒瑞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加上又是顾寒夫人的表妹,这种关系,怎么说也算是名门了,但是,她又沒有真正名门千金的那种傲气和娇蛮,然而贴心听话。

    这种好儿媳哪里找啊!

    “是谁來了啊?海言?”房里,沐小小已经换好了衣服,走到门口,好奇的问。

    童海言的母亲一步上前,握着沐小小的手,目光关切,“小小啊,以后哪里不舒服,一定要说,知道吗?不要忍着,也不要怕我们担心,自己的身体,自己一定要爱惜,知道吗?”

    沐小小这才知道是昨晚她头疼的事被她这位婆婆知道了。

    “我知道了,以后我会注意的。”沐小小乖巧的回答。

    那边,已经有人上來催促了,“夫人,老爷问少爷和少奶奶什么时候去?”

    “这就去,这就去,走吧,小小,你义兄听说你昨晚不舒服,一早就赶了过來。”童海言的母亲说着拉着沐小小的手就往楼去。

    沐小小的脚步却一子顿住了。

    童海言的目光微微一变,上前一步,将沐小小的手从母亲手中拉出來,自己紧紧握住,“阿岩还真是关心你这个妹妹呢。”童海言忽然轻声的在沐小小耳边说。

    沐小小诧异的转头看向童海言,却见一向温柔的童海言目光冷冷的看着她。

    沐小小心头一跳,忽然抱住他的手臂,整个人小鸟依人的靠在他身边。

    童海言的母亲看着两人亲亲密密的样子,脸上的笑容仿佛春天的花儿一般。

    楼,苏岩虽然心中焦急,但是,面上却沉稳无比,一边和童海言的父亲聊天,一边注意着楼梯的情况。

    当他看到沐小小安静的依在童海言身边走來的时候,眼中滑过一抹幽暗,握着杯子的手紧了又紧,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來了,小小啊,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童海言的父亲站起來,和蔼的问道。

    沐小小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目光不看向苏岩,“让爸妈担心了,我沒事了。”

    “头部的问題还是要检查清楚比较好。”苏岩却在这时候开了口,“小小,你也是的,头部的问題可大可小,怎么能不管呢,万一昨晚……”

    “阿岩,你不用太担心,梓鸣也说了,沒有问題的……”童海言不悦的打断苏岩的话

    “梓鸣只是医生,不是仪器,他能看到小小脑部的情况吗?”苏岩的声音变得凌厉,浑身散发着冷硬逼人的气势。

    ,,,,,,,,,,,,,,,,,,,,,,,,,,,,,,,,,,,,,,,,,,,,,,,,,,,,,,

    让童海言深吻了小小……

    大家不反对吧?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