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沒有想到苏岩居然这样咄咄逼人,童海言的父母脸色有点儿难看,童海言同样沉了脸。

    沐小小也皱起了眉头:“那个,哥,我沒事的,马上海言就带我去医院再做检查的……”这是沐小小第一次在人前叫苏岩“哥哥”,感觉别扭得不得了。

    苏岩带怒的目光看向沐小小,冷哼一声,“是父亲担心你,生怕你出事,要我一早过來问问是怎么回事。”苏岩转开目光,冷声道。

    童海言的父母脸色缓了來,童海言拉着沐小小,两人挤在单人沙发上坐了來,亲密的样子简直羡煞旁人!

    可是,这样的亲密只有当事人才知道是怎么的别扭。

    沐小小的身子僵直的仿佛一截木头,就算苏岩沒有看她,可是,她如今这样几乎坐在童海言身上却仿佛如坐针毡一般。

    童海言也感觉到了她的僵硬,要是以前他一定会放松一点儿,可是,今天,在苏岩面前,他却收紧了手臂,将沐小小紧紧的压在自己的腿上……

    “阿岩,用早餐沒有?沒有的话就一起吃点儿吧。”童海言的母亲热情的邀请着。

    苏岩看了沐小小一眼,也不客气,点头答应了。

    餐厅里,童海言和沐小小亲亲密密的坐在一起,而苏岩则选了沐小小对面的位置坐。

    不知怎么的,沐小小一子就想到了昨晚的晚餐,好在,现在这里还有童海言的父母在,苏岩该不会乱來的吧?

    童海言殷勤的照顾着沐小小,怎么看都是一个完美的温柔丈夫。

    沐小小低着头,只顾着吃,只是眼风偶尔扫向苏岩,却见苏岩目光淬了火一般,死死的盯着她的脖子。

    沐小小心惊不已,苏岩的目光太炙热,让她无所适从,不禁腹诽,当着童家人的面,他怎么这样看她?

    童海言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夹了一小块儿绿茶蛋糕到沐小小面前,另一只手顺手将她的头发拢到耳后。

    对面的苏岩眼中开始冒火了,他倏地站了起來,“我吃饱了,海言,我先到外面等你们。”苏岩说着转身离开了。

    沐小小惊诧的看着苏岩离开的背影,“他怎么了?”

    童海言看着沐小小耳后那暧昧的吻痕,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一直以來,都是他在退让,如今,他决定不再退让了。

    ……

    苏岩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几乎将手中的报纸捏成废纸!

    一个晚上而已!

    一个晚上!

    童海言那个混蛋居然就动了小小,丝毫不顾小小还沒有完全康复的身体……

    苏岩被沐小小脖子上和耳后的那些欢爱痕迹弄得都要冒火了!

    他的宝贝,他的女人,如今,居然……

    更可恨的是,是他,亲手将她送到别人怀里的,是他亲手将她推开的……

    想到这样一个结果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他就恨得吐血!

    猛的一拳击在沙发的护手上,苏岩心中又气又恨又怒,那种喷薄的情绪让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看着面前已经凉掉的水,苏岩拿起一饮而尽,冰冷的液体滑入喉咙,让他一子清醒了很多。

    “阿岩,我们好了,走吧。”那边,童海言拉着沐小小走出餐厅,拿起大衣,给沐小小穿上,围巾围上,帽子戴上,他的动作自然不做作,仿佛做了无数次,沐小小就那么乖巧站在那儿,任由童海言帮她。

    苏岩看在眼里,双手紧紧的握住,修剪得平滑的指甲依然刺入了掌心……

    “走吧。”苏岩说着,率先走出了童家。

    看着苏岩离开的背影,沐小小轻咬着唇,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走吧,我们去医院。”童海言说着握住她的手,还亲昵的在她脸上亲吻了一。

    沐小小淡淡的一笑,看着童海言的目光变得若有所思。

    刚才在餐厅里,苏岩忽然发怒离开,她还沒有反应过來,后來,看到童海言母亲暧昧不明的目光不时的扫向她的颈脖耳后,她一子就明白了过來,是童海言故意在她身上留的吻痕刺激到苏岩了。

    虽然童海言一直对她很好,很温柔、很体贴,可是,如今看着他这样可以的在苏岩面前表现的亲密,她就觉得心中不舒服。

    “怎么?觉得心里不舒服?”童海言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冷声道。

    沐小小诧异的抬头看他,却见他脸上哪里还有刚才的温柔,呐呐道:“海言……”

    “沐小小,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童海言说完之后放开了她的手,走了出去。

    沐小小站在原地,看着童海言的背影,怔怔的,随即苦笑一声,最后一次机会吗?

    她现在,是不是无论做什么、说什么,都是错!

    ……

    沐小小在童海言和苏岩两人的陪同回了医院做检查,宋梓鸣也很快赶了过來,和医院的医生做了一些简单的说明。

    做脑部ct 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每一次扫描就是一次细微的疼痛。

    苏岩、童海言、宋梓鸣三个大男人都等在外面。

    苏岩和童海言各站一边,两人都是高大帅气的优质男,即便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那也是特别吸引人的,來來往往的女病人、女家属、女医生、小护士都不免多看两眼,很快走廊上就挤满了唧唧喳喳的女人,而且,更有八卦的妹纸认出了两人的身份。

    “是苏岩呢!”

    “诶诶诶,另一个是童海言呢!”

    “果然好帅!好有型啊!”

    “只是可惜,两人都是名草有主了呢。”

    “名草有主怎么了?结婚了可以离婚,订婚了不还沒有结婚吗?”

    “就是就是……”

    ……

    宋梓鸣听着那些议论,不禁摇头,看向站在门口的两个男人,很明显的感觉到两人之间的诡异感觉,心中一叹,红颜祸水啊,一子就祸害了他两个朋友。

    苏岩当然也看到了走廊里那些女人,面上露出厌恶的神色,背转身,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几分钟过后,几个高大的男子出现在走廊里,有意无意的将他们和那些女人隔离了开。

    沐小小出來的时候,看着站在一左一右的两个男人,有点儿不知所措。

    医生这时候正好走出來,宋梓鸣赶紧迎了上去,“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一会儿再看來结果。”

    苏岩正要上前,童海言却已经握住了沐小小的手,将她揽进怀里,“感觉怎么样?做ct会有点儿不舒服的。”

    沐小小有点儿恍然的看着眼前又变得温柔无比的男人,从童家出來后,一路上,他都冷着脸,这会儿又温柔了起來。

    沐小小柔柔的一笑,“沒事,有点儿头疼。”心中却是一叹,她怎么忽然觉得童海言有点儿小孩子气呢,她知道童海言在生气,气她早上因为知道苏岩到來的那一刹那的愣怔,气她听到苏岩名字时那种不经意的心慌……

    他看穿了她!

    他太在乎她了,她的一言一行,每一个眼神,每一个细微的动作,他都看在眼里,他能感觉到她细微的情绪变化,他能感觉到她对苏岩的在意。

    他更气她对苏岩的在意。

    所以,在苏岩面前,他对她温柔体贴,他对她亲密无间,他想看到苏岩生气愤怒的样子。

    可是,在苏岩看不到的时候,他又气她。

    童海言看着她柔柔的笑,轻轻的哼了一声,却沒有放开她。

    苏岩看着两人搂在一起的样子,眼睛都要喷出火來了。

    宋梓鸣看着两人之间气氛开始变得不对劲儿,不禁摇头,拍拍苏岩的肩膀,长长的叹息一声。

    两人都是他的兄弟,都是一起玩到大的朋友,他是说什么都不合适的。

    童海言却根本就不管苏岩,半拥着沐小小往休息区走去,可是,才走了几步,就看到一个男人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陪着笑脸迎了上來。

    童海言皱眉,沐小小疑惑不解,身后的苏岩却冷笑了一声。

    “童先生、童太太,”男人将手中的东西放,又对着后面的苏岩点点头,“苏总。”

    “你是?”童海言确定他根本就不认识眼前的男人。

    那男人脸上的笑容很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焦急和担忧,还有一丝歉疚,他搓搓手,“童先生、童太太,昨晚,真是对不起,孩子不懂事,乱嚷嚷……这个,还请童先生和童太太不要介意!”

    沐小小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你是那些孩子的父亲?”

    “是是是,童太太,昨晚的事,真的很抱歉,还请你们不要介意,这……这些,是我们的一点儿心意。”男人说着将刚才放的东西提起來往童海言和沐小小面前送。

    “这位先生,你不用这样的,我不介意的。”沐小小说的是实话,虽然当时被那些孩子围着叫“大脸怪”她有点儿伤自尊,有点儿难受,但是,人家毕竟是孩子,她怎么能和孩子计较呢。

    男人一听沐小小这样说,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可是,当他的目光看向苏岩时,他的心又提起來了,“那个,苏总……”

    苏岩却冷哼一声,走了。

    沐小小这才明白,原來,介意的不是她。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