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部检查沒有问題,童海言这才放心來,要领沐小小回家。

    可是,还沒有走出医院,就遇到了赶來的苏建国。

    沐小小有点儿意外,目光自然而然的看向苏岩,却见他面无表情,只是冷冷的看着她。

    沐小小皱眉,苏建国却已经迎了上來,面上满是焦急和担忧之色,看向沐小小的目光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慈爱感觉,“怎么样?听说昨晚头疼了,有沒有怎么样?”

    “老爷子,已经检查过了,沒有问題。”童海言接口道,心中却是微微诧异的,苏建国是不是太过关心沐小小了?

    沐小小被苏建国收养是今年的事,之前他们根本就不认识,可是,看着苏建国这焦急、担忧的样子,却仿佛沐小小是他的亲生女儿一般……

    亲生女儿!

    这个想法跳出脑海之后,童海言自己都吓了一跳,不过,他很快就否认了这个想法,这是不可能的,如果沐小小真的是苏家的私生女的话,为什么苏建国只是收她成养女,而不是认祖归宗?

    可是,如果简单的收养关系,苏建国为什么对沐小小这么好呢?不仅给了她百分之二十的恒瑞股份,而且还让沐小小改了苏姓!

    太多的疑问在童海言脑海里转悠,让他有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

    “唉,要不再在医院里住两天,再观察观察?”苏建国依然不放心的样子。

    沐小小看着苏建国担忧的样子,心中有点儿别扭,她也感觉到苏建国对她不同寻常的关心了,她忽然想到如今妈妈已经过世了,她和苏建国之间也不用假装什么养父养女了,她是不是该找个时间和苏建国说说清楚呢?

    童海言拥着沐小小,微笑着说:“不用了,医生说了沒有问題,所以,我们还是回家休养吧,这,医院,始终不是什么好地方。”

    苏建国想想也是,目光殷殷的看着沐小小,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童海言见状,正要告辞,手机却忽然响了起來。

    童海言掏出手机一看,眉头一皱,接了起來。

    “海言,小小的检查做完沒有?”是童父的声音,他的声音很大,站在他身边的沐小小能听得清清楚楚,这会儿听到他问起她,不禁疑惑。

    “已经做完了,正打算回家。”

    “先不要回家了,蔚蓝之城出事了。”童父的声音虽然沉着,沐小小还是能听出他的焦急,“工地上摔死一个工人,你马上过去看看。”

    童氏在东余市西面弄了一个叫蔚蓝之称的高级社区,工程已经进行了一大半了,预计明年就可以完工了,却沒有想到这时候居然出了事故!

    童海言面色变得凝重起來,由來,只要关乎人命,那就是大事。

    “你去吧,我自己回去就好。”沐小小也听到了童海言父亲的话,看着他脸色凝重的样子,当即道。

    “不行,我不能让你一个人这样回去。”童海言却直接拒绝了沐小小的建议。

    “可是……”沐小小知道这事有多急,他们是建设单位,这时候,越早出现就越能了解事情的真相,阻止事态往不好的方向扩散。

    “海言,你有要紧事的话,你就去处理吧,小小这里,有我们在,你晚上來接她回去就好了。”苏建国适时的开口。

    童海言却依然犹豫不决,和苏建国一起纵然是好的,但是,他却担心苏岩也会留。

    “爸,那小小就交给你了,我也回公司去了。”苏岩却在这时忽然开口,说完之后也不管童海言转身就走向停车场。

    童海言看着苏岩先离开了,心中一子就放心了,“老爷子,那小小就交给你了。”说着转头看向沐小小,“晚上我去接你,嗯?”

    沐小小点头,“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去忙吧。”

    童海言捧着她的脸,在她额上落一吻,温柔无比,然后又摸摸她的脸,万般不舍的样子。

    “好了,快去吧。”沐小小有点儿受不了他的亲密,苏岩不是都离开了吗,他还做给谁看啊。

    童海言对苏建国点点头,这才离开。

    “看着你和海言的感情这么好,我就放心了。”站在一边将两人难舍难分的情景看在眼里的苏建国老怀安慰的说。

    沐小小叹息一声,“海言的确是个好丈夫。”

    苏建国在一边笑着点头,表示赞同。

    沐小小却已经换上了严肃的表情,“苏老先生,我有事和你谈。”

    苏建国见沐小小面色严肃,心中不知道怎么的,忽然一跳,看了身旁的林伯一眼,道:“那,我们回家再谈,可好?”

    沐小小想了一, “我想回家拿点儿东西。”

    苏建国连声说好!

    ……

    在原來租住的童海严的房子里,沐小小将放在房间里的一个文件袋拿上然后再次上了苏建国的车,跟着去了苏家。

    苏家的大别墅里,早已在短短的半个小时里重新布置了一番。

    这是沐小小第二次踏足这个地方,还记得上一次是來签订收养协议的,那时候,大门两边站满穿着整齐制服的人,热烈欢迎她的到來,而这一次,苏建国并沒有做这样的安排,大家都各司其职,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沐小小心中反而觉得自在些。

    进了之后,苏建国热情的招呼着沐小小,让人上茶点,可是,真的坐之后,他却发现找不到合适的话題。

    里一时间沉默了來。

    沐小小喝了一口水之后,将手中的文件袋递到苏建国面前,“苏老先生,这是恒瑞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苏建国面色一变,“这是你应得的。”

    “不,这不是我应得的!苏老先生,今天我來找你,就是想要把话说清楚的。”沐小小面色严肃,看着对面神色变得古怪的苏建国,“我希望结束我们之间的收养关系。”

    苏建国浑身颤了颤,手中不稳,茶杯一子落在递上,茶水洒在厚厚的地毯上,形成一块大大的水痕。

    “小小,你怎么忽然要这样?”片刻之后,苏建国才稳定了情绪,询问原因。

    “苏老先生,原來我答应签订那份收养协议,是因为我妈妈失踪,是她硬要我答应成为你的养女,我那时候也是担心我妈妈,不得已之,才答应成为你的养女的。如今,我妈妈已经过世了,我觉得我们之间也该结束这莫名其妙的收养关系了。”

    苏建国面上神情有点儿痛苦,好一会儿他才说:“那你知不知道你妈妈为什么一定要你成为我的养女?”

    沐小小被这么一问,脸上露出了愧疚之色,她不知道她妈妈那时候是怎么和苏建国说的,但是,想要利用苏建国來保护她,不受父亲江大海的骚扰是最主要的一个原因,这个原因说起來非常可笑,甚至是荒谬,可是,却真实的发生在她身上,小时候,父亲就不止一次毒打她,差点儿将她打死……

    想到那些可怕的仿佛恶梦一样的童年往事,沐小小面色微微发白。

    “小小,你跟我來。”苏建国忽然起身,向楼上走去。

    沐小小收敛心神,拿起那个文件袋,跟着苏建国上了楼,直往书房而去。

    沐小小忽然觉得,苏建国的背影有点儿弯,不复之前的那么挺拔……

    大大的书房里,苏建国掏出一把钥匙,打开一个保险箱,然后从里面拿出一样东西,递到沐小小面前。

    沐小小疑惑不解,接过一看,却是一封信,而且是她母亲沐兰的亲笔信!

    “你看看吧。”苏建国说着坐了來,目光怜爱的看着沐小小。

    沐小小快速的看着信,信上说她是苏建国的女儿,要苏建国好好的照顾她、保护她……

    沐小小叹息一声,原來是这样,怪不得苏建国要对她这么好,原來是以为她是他的亲生女儿!

    “苏老先生,首先,我要对你说声对不起!”沐小小说着站了起來,对着苏建国深深的鞠了一躬。

    “小小,你不相信是不是?”

    “苏老先生,不是我不相信,而是,我妈妈骗了你!”沐小小保持着鞠躬的姿势,真诚的说。

    “小小,我知道你不愿相信。其实我也沒有想到,你母亲后來居然嫁给了大海。”苏建国径直说着,“大海去了南湾之后,我们就很少再联系,后來,他结婚我也因为忙,沒有去,却沒有想到,他娶的居然是你的母亲。”

    说到她的亲生父亲,沐小小心中就升起隐隐的恨意,妈妈,就是被他害死的!

    “只是我也沒有想到,当年的荒唐事不仅害了阿岩的母亲、害了阿岩,也害了你们母女,这么多年來,你们受苦了。”苏建国说着说着眼睛就湿润了。

    沐小小看着这样的苏建国,心中忽然有点儿酸,如果他真是她的父亲就好了,可惜,他不是!她的父亲只是一个恨不得她死的狠心人!

    “苏老先生,请你相信我,这封信上说的都不是真的,我妈妈骗了你!”沐小小将信放到苏建国面前,严肃的说。

    苏建国看着沐小小这样的神情,怔了怔。

    沐小小接着说:“妈妈之所以要骗你,是害怕我父亲再找我们母女的麻烦,她只是想你成为我们的庇佑!”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