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门声在这时候响起,林伯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老爷。”

    苏建国怔怔的看着沐小小,缓缓的坐,沉声道:“进來。”

    林伯推门而入,忽然,一阵冷风灌了进來,让温暖的书房一子降温了好几度。

    “老爷,吃药的时间到了。”林伯手中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是一只装着药片的小量杯和一杯白开水。

    沐小小有点儿意外,随即又释然了,苏建国释然看起來年轻,其实也是快六十的人了,加上为了恒瑞劳心劳力的,有点儿什么毛病也是在所难免的,何况,他和苏岩的父子关系又不好,这人的心情不好,自然更容易生病了。

    “放吧,我一会儿吃。”苏建国的声音沉沉的,神色严肃。

    林伯看看他,又看看沐小小,终究是什么也沒有说,放药之后,离开了。

    关门声响起,隔壁了刚才的那一阵寒冷。

    书房里静寂了好一会儿,苏建国才再次开口,“你是说,你妈妈为了要我保护你,骗我说你是我的女儿?”

    沐小小点头,“对不起,苏老先生,我并不知道当初妈妈会这样骗你,看在她人已经过世的份上,请你原谅她的欺骗!”沐小小说着对着苏建国再次鞠了一躬,然后将手中的文件袋放在书桌上,“这是恒瑞的股份,我一点儿也沒有动过。”

    苏建国长长的喘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好一会儿之后,才缓缓开口:“那你的父亲是江大海吗?”

    听到“江大海”这三个字,沐小小就浑身的怒意,有点儿颓然的笑了笑,“是啊,他就是我的亲生父亲,可是,他却从來不相信我是他的亲生女儿!”

    苏建国听着沐小小那种心伤而自嘲的语气,忽然睁开了眼睛,“那你母亲说你小时候那些事是真的?”

    沐小小淡淡的一笑,“苏老先生,听说你和他是好朋友?那你真的了解他那个人吗?”

    苏建国这倒是被问住了,他和江大海的确是好朋友,他们是校友,那时候,江大海对他很崇拜,总是喜欢跟着他,也喜欢模仿他,他也喜欢这个聪明的学弟,虽然相差好几岁,但是,却还是成了好朋友。只是,后來,他去了南湾之后,联系就少了。

    “你一点儿也不了解他那个人,他冷血、残酷!”沐小小不自觉的就想到了童年的那些不堪过往。

    “怎么可能,大海是个豁达的人,他善良、敦厚……”苏建国意识的为朋友辩白。

    “善良、敦厚?”沐小小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事一般,大笑了起來,她沒想到苏建国这样的商贾大家居然也有看人看走眼的时候。

    苏建国看着沐小小脸上满是嘲弄的神色,心中升起一丝异样。

    “苏老先生,既然话都已经说开了,那么我索性就全部说了吧。”沐小小忽然定决心一般的说:“这事,怎么说也是我们对不起你,对不起苏家,之后,你要怎么处置,我都无话可说。”

    她和妈妈始终是欠了苏家,对不起苏建国,如今,她不能继续利用这位老人了。

    她相信她能保护好自己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苏老先生会以为我父亲是个善良敦厚的人,但是,从我记事以來,他在我眼中,就是个暴戾而残忍的人,他折磨我妈妈,殴打我们,辱骂我们,甚至有好几次,他都趁着妈妈睡着的时候差点儿杀死我……”

    苏建国面上满是震惊的神色,难以置信的样子。

    沐小小继续说道:“我那时候总是想不明白,人家的爸爸都那么疼女儿,为什么我的爸爸却那么凶,总是打我、打妈妈……后來,妈妈终于忍受不了他的折磨,带着我逃跑了,开始的时候,他疯狂的找我们,扬言要狠狠的教训我们……东躲**的日子我过了很多年,基本上每学期都在转学……”

    “后來,妈妈带我來了东余,在郊县落了脚,这里离南湾近,妈妈一直有留意他的消息……”

    “再后來,妈妈得了肾病,要手术……他终于找到了我们……”

    “那时候妈妈吓得快要疯了,不顾自己的身体就要带我离开,可是,我怎么能让那样的妈妈离开医院呢,妈妈一直担惊受怕,也许是这样,她才找上苏老先生你的吧,我妈妈是希望收养我,让我成苏家的女儿,让他有所顾及,不敢像小时候那样对我,于是,她才写了这样一封信给你,骗你说我是你女儿,让你心甘情愿的照顾我……”

    “其实妈妈是想多了,我现在已经长大了,我已经不怕他了!”沐小小说道这里,长长的叹息一声,“苏老先生,事情就是这样!我妈妈只是为了保护我,所以才这样骗你,还请你原谅。”

    苏建国满脸怅然之色,“你,真的不是我女儿?”

    “苏老先生,知道为什么我父亲会那样对待我和我妈妈吗?因为他也一直认为我是你的女儿!他认为我妈妈背叛了她!所以他才那么恨妈妈,那么恨我,恨不得我死!”沐小小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满是寂寞与孤单,她有父亲,视她为仇人。

    苏建国眉头紧紧的皱起,“到底是怎么回事?”

    沐小小叹息一声,“那还得从当年的事说起,苏老先生,当年,我妈妈之所以会出现在你的公司成为你的秘书,是我父亲可疑安排的,他想让我妈妈盗取你公司的机密,后來,一次醉酒,我父亲就安排了一个女人和你……之后,他让我妈妈骗你说是她和你……他要我妈妈引诱你,取信于你,进而得到方便盗取公司机密……”

    “只是后來,你居然要离婚娶我妈妈,我妈妈被吓住了,这才离开你,跟着我父亲去了南湾,并在南湾结了婚,她真的沒有想到,她的离开,间接导致了苏岩妈妈的自杀……”

    “够了!”苏建国忽然大力的一拍书桌,“砰”的一声响,打断了沐小小的述说。

    沐小小吓得后退一步,看着面前,浑身颤抖,面色清白交错的苏建国,心中满是愧疚之色,“对不起,苏老先生……”

    “滚!你给我滚!”苏建国忽然激动的低吼起來,眼中赤红一片,是怒,是恨!

    沐小小咬着唇,再次对着苏建国鞠了一躬,转身退了出去。

    可是,才打开门,她就看到苏岩面色铁青的站在门口!

    沐小小一子愣住了,苏岩的目光却越过她,看向书房里的苏建国,见他双眼紧闭,颓然的坐倒在椅子上,眼中露出一丝痛色。

    很快,他的目光转了回來,看向面前的沐小小。

    这样近的距离,两人几乎呼吸相闻,可是,沐小小的身子仿佛被定住一般,动也动不了。

    一刻,苏岩就拉着她大步的离开了。

    苏岩走得很快,沐小小几乎要小跑着才能跟上他!

    苏岩拉着她了楼,出了,直接将她塞进车里,然后发动车子,轰然而去。

    苏岩始终沒有说话,面色复杂至极。

    而沐小小这时候,也不知道是因为心虚,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也沒有开口,车厢里很静,气氛压抑得让人呼吸困难。

    苏岩的车子开得很快,沐小小渐渐的面色开始发白,可是,她却依然一声不吭。

    当车子终于在大明山山顶停之后,苏岩才阴沉的开口:“刚才在书房里,你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沐小小面色苍白,点头嗯了一声。

    “是你父亲安排你母亲进公司的?”

    “是。”

    “是你父亲要你母亲引诱我父亲的?”

    沐小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是!”

    苏岩咬牙切齿,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手背上青筋暴露,浑身勃发的怒气让沐小小心惊不已。

    忽然,他打开车门走了出去,走到空旷之地,对着山疯狂的大吼了起來。

    沐小小缓缓的车,看着苏岩状若疯狂的背影,心中很疼,几乎是意识的,就走向了他,她不想看到他这么痛苦!

    可是,造成这种情况的,却是她的父母!

    沐小小的脚步停在了苏岩身后三步的地方,她想要安慰他,可是,她又有什么资格安慰他呢?

    苏岩发泄了一通之后,身子仿佛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毫无形象的坐在了地上,头低低的垂着。

    沐小小看着这样的苏岩,不自觉的就想到了春节那次他的失常……

    正在沐小小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苏岩忽然开口了:“你不是我爸的亲生女儿?”

    沐小小愣了一,沒想到苏岩忽然转移了话題,但是,还是很快回答道:“是,我不是你爸爸的女儿。”

    苏岩听了之后,忽然低低的笑了起來,接着越笑越大声,和刚才的疯狂大叫完全不同,刚才的他,浑身勃发的是怒意,而这时候的他,满身都是悲伤……

    “苏岩,你别这样,你不要吓我。”沐小小真的有点儿被这样的苏岩吓到了,一会儿疯狂大叫,一会儿又悲伤的大笑,她宁愿看到他悲伤的哭,也不愿看到他这样的笑。

    “你妈妈真是骗得好啊,骗得好啊!”苏岩忽然大笑着说,骗的他以为她是他的亲生妹妹,骗的他不敢要她,反而要将她嫁给别人,真是骗得他好苦啊!

    ,,,,,,,,,,,,,,,,,,,,,,,,,,,,,,,,,,,,

    苏岩终于知道真相了!终于知道不是兄妹了~撒花~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